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510章【他回去陈家之时,便是燕家垮台之日!】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510章【他回去陈家之时,便是燕家垮台之日!】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510章【他回去陈家之时,便是燕家垮台之日!】

    作为魏老爷子在职时的第一秘书,莫老当年也是朝中上下的第一秘书,一生在官场,他的察言观-能力,自然是极为恐怖的。

    陈帆的表情变化很细微,不过却落入了莫老的眼中。

    “小子,今天来我这里除了送茶叶之外,没请人来喝茶吗?”虽然看穿了陈帆的心思,不过莫老并没有点破,而是笑眯眯地问道。

    显然,莫老已经习惯了陈帆拿在石峰茶园谈话当一种另类威慑的手段,猜到陈帆今晚除了送茶叶之外,应该还会找一两个可怜虫过来敲打一番。

    “请了,应该快到了。”陈帆尴尬地笑了笑。

    陈帆的话音刚落,远方便驶来了一辆奥迪6。

    或许是被吓得不轻,脸上长满肚子高高隆起的陶建明没有让司机开车,而是亲自开车过来。

    透过汽车玻璃,望着远处和莫老谈笑风生的陈帆,陶建明只觉得手脚都有些不利索了,心中的恐惧陡然增加了几分。

    用莫老的话说,一个槛只比为数不多几个办公地点低的地方,是最适合敲打人的地方。

    对于心理素质不佳的人而言,进这种地方,腿肚子都会打哆嗦。

    陶建明在东海也算个角,可是远远没有资格踏入那座茶园,他的心理素质也不算差,无奈儿子陶伟闯得祸实在太大,以至于他还没有开车到茶园口,腿肚子就开始打哆嗦了。

    茶园口,莫老凝目看了一眼前来的车辆,一眼便看出是官车,随后收回目光,笑呵呵,道:“小子,去你上次去的那个竹林茶屋吧,我先去泡一壶野茶尝尝,稍后给你们泡茶。”

    “麻烦您了,莫老。”陈帆感谢道。

    莫老哈哈一笑,不再废话,端着茶壶,转身步入了茶园。

    望着莫老那笔直而落寞的背影,陈帆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虽然莫老口口声声说魏老爷子爱茶如命,事实上,凡是曾经在帝都官场呆过的大佬都知道,真正爱茶如命的是莫老。

    而魏老爷子打造石峰茶园,多半是变相地给自己的老部下找一个安身之地。

    因为……莫老没有子nv!

    对于一个老人而言,没有子nv的晚年,无疑是孤独和寂寞的。

    收回目光,陈帆点燃一支香烟,注视着那辆驶来的奥迪6停下,然后看着一名身材胖的中年人从车中走下,疾步朝自己走来。

    夜-下,那张胖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陈帆默不作声地吸着香烟,回忆着有关陶建明的所有资料,表情平静。

    “陈……陈先生。”陶建明连走带跑地来到了陈帆面前,鞠躬,敬畏地说道。

    这一刻的他,不知道是在敬畏陈帆,还是敬畏眼前的园子,或者说两者都有。

    “进去谈吧。”陈帆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淡淡道。

    “是。”

    陶建明重重地点了下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哆嗦着,朝着这座名震大江南北的园子,迈出了人身之中的第一步。

    一步。

    陶建明浑身颤抖不止,差点踩空,好在另一只脚及时跟上,才没有跌倒在地。

    陈帆没有理会,转身,率先带路。

    两步。

    陶建明再次咽了口吐沫,定了定神。

    三步。

    陶建明踏进茶园,后心一阵发凉,后背的背心完全湿透,细密的汗珠不断地从额头渗出。

    半分钟后,心惊胆战的陶建明没敢欣赏夜幕下的茶园,而是紧跟着陈帆来到了一间位于竹林之中的茶屋。

    “陶行长,请坐。”进入茶屋,陈帆掐灭烟头,丢进烟灰缸,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陶建明浑身一哆嗦,苦笑道:“陈先生,那座位我没资格坐,您坐便好。”

    “陶行长,您今年四十九,对么?”陈帆见陶建明不敢入座,也不再多说,而是转移话题。

    “嗯,明年二月满五十。”陶建明战战赫赫,远不如林家疯狗进入茶屋时那般坦然。

    当日,林东来虽然在踏进茶园的时候红了眼睛,泪流满面,可是进入茶屋后,表情坦然,没有丝毫的惊恐。

    当然,当日林家疯狗是来臣服陈帆的,而陶建明是心中有鬼,来求陈帆网开一面的,两者目的不同,心态自然也就大不相同。

    “四十九,正厅级。”陈帆轻轻敲击着茶桌,极富节奏:“如果你再努力努力,鲤鱼跃龙也未尝不可。”

    陶建明心中一震,不知道陈帆唱得哪一出,没敢接话。

    “我听说你现在和陈飞走得很近,官场都说你标上了陈家的标签,此事到底是真还是假?”陈帆突然停下敲击桌面的举动,目光如刀地看向陶建明。

    陶建明心中一震,脸-陡然一变,略作思索,便飞快地说道:“陶某能够被陈家看上,是陶某的荣幸。”

    话音落下,陶建明不敢去看陈帆的目光,将头埋倒。

    虽然他不知道陈帆为何要这么问,但他也听说过陈帆和陈飞之间的过节,知道两人很不合,如此一来,他只能选择陈家。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和陈飞走得近,确实也是因为陈家的缘故。

    对于很多人而言,攀上燕家是荣幸,攀上陈家同样也是。

    尽避陈家老太爷撒手离开人间,陈家在官场上处处被燕家压制,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朝野之中,除了燕家因为雪耻大年初一的耻辱,敢明目张胆地叫板陈家之外,还真没有哪个派系敢跟陈家叫板的。

    陶建明低下了头,陈帆则是皱起眉头,心中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滴答!滴答!

    随着时间的流逝,陶建明汗流浃背,冷汗沿着他那张胖的脸蛋滑落,滴落在竹板上,声音刺耳。

    还有少部分汗水流进了陶建明的眼睛,蛰得眼睛疼,可是他却不敢伸手去擦,依然大气不敢喘一下地站在陈帆面前。

    陶建明虽然在陈飞面面前远远不像在陈帆面前表现得恐惧、害怕,最多只是拘谨、卑谦罢了!

    两者之差,犹如云泥之别。

    不知过了多久,一身麻布衣服的莫老端着一壶清香的大红袍进入竹屋,看也没看陶建明一眼,径直走到茶桌前,将茶放下,微笑道:“小子,茶我给你泡好了。另外,刚才我给魏老爷子打电话,说了你给他送茶叶的事情,老爷子很高兴,说你今晚有事就算了,明天没事的话就去他那里吃顿便饭,陪他下两盘棋。”

    “唰!”

    愕然听到莫老的话,原本就心惊胆战的陶建明吓得两腿一软,差点一**坐在地上。

    而陈帆则是感激地起身:“多谢莫老。”

    “魏老爷子要见你,可不是因为我这个糟老头子多嘴,所以谢就不必了。”莫老嘿嘿一笑,转身离开,自始至终没看陶建明一眼。

    莫老离开后,陈帆端起茶壶,倒了两杯,道:“陶行长,既然你是陈家的人,那么就没必要客气了,坐下,一边喝茶一边谈吧。”

    差点没被吓出心脏病的陶建明,听到陈帆的话,心中一动,隐约猜到了什么,却不敢肯定,而是伸手擦了擦冷汗,点头哈腰地坐在了陈帆的对面,却没敢去碰那杯热腾腾的茶水。

    这倒不是他不想碰,事实上,能够喝莫老亲手泡的茶水,这传出去绝对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也是身份的象征。

    毕竟,在东海,能够踏进石峰茶园的人不少,可是能够亲口喝到莫老亲手泡的茶的人,不超过一巴掌!

    “陶行长,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我今天找你的目的。”陈帆轻轻喝了口茶水,开见山,道:“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儿子陶伟试图拿这次市委反腐倡廉活动做文章,威胁冯婷,试图让冯婷的nv儿去陪人睡觉,对么?”

    哗!

    陶建明一听,吓得连忙起身,结果因为太紧张的缘故,直接碰到了茶杯,茶水顿时洒了出来。

    陈帆伸手,一把抓住宾落的茶杯,淡淡道:“莫老的茶杯很贵的,打碎了,你赔不起。”

    陶建明面如土

    “据我所知,冯婷担任区行行长的时候,曾经挪用过三百万的公款,有这件事吧?”陈帆沉声问。

    陶建明心跳比起之前更快了,战战赫赫道:“有,有……”

    “冯婷说她将那笔钱还了回去?”陈帆再次问。

    陶建明没敢再伸手擦冷汗,而是颤抖着说:“嗯。她在三个月后还了回去。”

    “冯婷说她当时清除了痕迹,只是没清除干净。”陈帆皱眉,道:“既然如今钱已经还回去了,想必你应该有办法将那些痕迹清理掉吧?”

    “银行这边没问题,不过她还款时用的是从开发商那里得到的钱,开发商那边……”陶建明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可是意思却很明确:开发商那里不好处理。

    “开发商那边不用你心,会有人去处理。”陈帆再次端起茶杯,有意无意,道:“冯婷一个区行行长都能那么多,想必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噗通!

    陶建明直接一**坐在了地上。

    他本能地想起了陈帆在浙江利用蒋刚手中的污点,将蒋刚送进牢房的事情。

    “话已至此,具体该怎么做,想必你心里也有打算了,我就不画蛇添足了。”陈帆放下茶杯,沉声道:“你走吧!”

    “呼……呼……”

    陶建明面-苍白地站起身,深深地给陈帆鞠了一躬,然后双腿颤抖地走出竹屋,沿着石子小路,缓缓离去。

    他知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踏入石峰茶园,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他同样知道,陈帆最后一句话是在提醒他消除自己的那些污点。

    他不知道的是,他和他的儿子能够平安无事,完全是因为他属于陈家派系阵营中的一员。

    因为,那个曾经被当成丧家之犬一样赶出陈家的年轻人,恨的只是陈家为数不多的几个人。

    他,不恨陈家!

    也从未恨过!!

    因为,那个家,是那个躺进八宝山的老人,靠着大智慧、大魄力,一步一步撑起来的。

    不久的将来,他会再次回去——带着屠夫的骄傲和荣耀,挺直脊梁,回到那个位于帝都的陈家之中。

    那一天,陈家注定会因他而荣耀!

    同样……他回去陈家之时,便是燕家垮台之日!!

    ……

    :第一更。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