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91章【威慑】求月票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91章【威慑】求月票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91章【威慑】求月票

    信么?

    第一反应是:信!

    深知陈帆身份的两名大汉很清楚,自己跟随的孔溪虽然在浙江呼风唤雨,并且有青帮这座大靠山,可是……陈帆有一百种方法玩死孔溪。

    第二反应是:不信!

    在两名大汉看来,孔溪是惹不起陈帆,可是……他们记得纳兰香香和陈帆有仇,如今却搬出陈帆吓唬他们,他们怎么可相信?

    “哈哈!”短暂的愣神过后,其中一名大汉,满脸不屑的笑容:“纳兰香香,你吓唬谁呢?你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你和陈帆有仇?”

    “纳兰香香,我数三声,如果你再给脸不要脸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另外一名大汉说着踏前一步。

    纳兰香香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向了夏老师,满脸歉意道:“对不起,夏老师,让你受牵连了。”

    “一!”

    那名大汉冷喝一声。

    “没……没事。”夏老师似乎完全被吓住了。

    “二!”

    那名大汉再次靠近。

    “夏老师,麻烦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纳兰香香之前在奔跑的过程中扔掉了挎包,此时身上根本没带手机。

    夏老师不明所以,拿出手机j给纳兰香香。

    纳兰香香一手接过,第一时间拨通一个在不知不觉间被她牢牢记在内心深处的手机号码。

    “三!”

    两名大汉报出最后一个数字。

    “跟她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完把她的衣服给我扒了!”李桂寅强忍着两tuǐ间和脸上的疼痛,挣扎着站了起来,脸肿的如同猪头一般,目光却是怨毒到了极点。

    再次听到李桂寅开口,两名大汉不再废话,同时扑向纳兰香香。

    “不要!”

    远处,贾平安看到这一幕像是疯了一般,刚要移动,却再次被拦了下来。

    东海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教室里,陈帆原本正在和虞玄、周文两人听课,听到手机的震动声,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电话,想了想,还是走出教室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陈帆,宝儿被人打了。”

    面对面色凶狠朝着自己扑过来的两名大汉,纳兰香香面色平静如水。

    宝儿被人打了?

    宝儿被人打了!!

    耳畔响起这句话,陈帆心中的某根弦仿佛被拨动了一般,瞳孔陡然放大,整个人瞬间愣住了。

    陈帆愣住了,两名扑到纳兰香香的两名大汉也呆住了。

    人的名,树的影。

    尽避他们之前有很多理由去怀疑纳兰香香在吓唬他们,可是此时,当纳兰香香握着手机,说出陈帆两个字后,他们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宝儿有事吗?”

    走廊里,原本表情轻松的陈帆,眼睛瞬间眯了起来,一股恐怖的杀气顿时以他的身体为圆心朝四周蔓延。

    龙有逆鳞,屠夫也有逆鳞。

    对于陈帆而言,宝儿是他的逆鳞之一!

    如今听到宝儿被人打了,他第一反应是震惊,随后听出了是纳兰香香的声音,顿时起了杀机。

    在陈帆看来,以纳兰家族的实力,在杭州没几个人敢招惹纳兰香香。

    “被人打了一巴掌。”纳兰香香如实说道。

    “谁干的?”陈帆声音嘶哑。

    “孔溪的女人。”

    感受着从无线电传递过来的恐怖杀意,纳兰香香心中震惊的同时,看到身前两名大汉带着几分恐惧,几分疑望着自己,亲昵地将宝儿搂在身前,缓缓吐出了两个字。

    孔溪?

    耳畔响起这两个字,陈帆皱着眉头,眯着眼睛问:“孔溪现在在你身边么?”

    “不在,不过他的女人、孩子和手下都在。”纳兰香香心中暗暗惊讶陈帆分析能力之强的同时,第一时间开口道。

    “跟孔溪的手下问孔溪的手机号。”陈帆沉声道:“另外,宝儿在你身边吗?如果在的话,把手机给宝儿。”

    “嗯。”

    纳兰香香心情复杂地应了一声,然后将手机递给宝儿,道:“宝儿,陈帆要跟你说话。”

    那边,李桂寅将孔秋扶了起来,孔秋因为被踹到了肚子,整个人疼得脸色白。

    看到孔秋那副痛苦的模样,李桂寅跺了跺脚,尖声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那两名大汉第二次是真的被“陈帆”两个字吓到了,以至于完全处于呆涩和恍惚之中。

    此时,愕然听到李桂寅不满的尖叫,猛然醒悟。

    “大哥哥!”与此同时,宝儿接过电话,满脸开心笑容地叫道。

    大哥哥……

    电话那头,陈帆听到宝儿能够震撼他心灵的声音,身子陡然一僵,随后柔声:“宝儿不怕,有大哥哥在,没有人再敢欺负宝儿。”

    “宝儿不怕。”宝儿犹豫了一下,道:“大哥哥可以帮帮姨吗?那些坏人要欺负姨。”

    “宝儿,放心,他们也不敢欺负你姨。”陈帆柔声说着,眸子里杀机愈来愈浓。

    “你们两个废物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实验门外,坐在汽车,叼着香烟,面色冷漠的孔溪看到自己两名手下站在纳兰香香身前,不敢动手,以为两人被纳兰香香搬出纳兰家族这座大山吓住了,当下冷喝道:“杭州是我孔溪的地盘,就算纳兰德隆那个老不死的来这里,也掀不起风1,你们只管给我打人就是!”

    两名大汉之前被李桂寅一喝,整个人清醒了许多,只是没敢上前教训纳兰香香。

    因为他们看到宝儿拿着电话开心地说着什么。

    这让他们相信了电话那头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陈帆!

    “咕咚!”

    此时,愕然听到孔溪不满的话语,其中一名大汉咽了一口吐沫,心惊胆战地说道:“孔……孔爷,纳兰香香没有用纳兰家族吓唬我们,而……而是打通了陈帆的电话。”

    “谁?”

    汽车里,正在吸烟的孔溪听到陈帆两个字,浑身本能一震,嘴巴张开,烟蒂直接从嘴中脱落,掉在衬衣上。

    “陈……陈家陈帆。”那名大汉满脸恐惧地说。

    “孜孜……”

    与此同时,烟头将孔溪身上那件价值好几万的衬衣烧出一个窟窿,汽车里弥漫着一股烤rou的味道。

    “嘶~”

    再次听到陈帆两个字,感觉到身上传来的疼痛,孔溪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第一时间拿起烟头,掐灭,冷声骂道:“妈的,你们脑子被门挤了么?纳兰香香和陈帆有仇,她怎么可能给陈帆打电话?”

    “孔溪,陈帆问你的电话是多少,他要给你打电话。”孔溪的话音刚落下,纳兰香香的声音再次响起,悦耳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进了孔溪的耳朵里。

    “你们把无线电j给纳兰香香。”孔溪听到纳兰香香的话,气得脸色铁青。

    那名大汉听到孔溪的命令,不敢怠慢,连忙取下耳麦和对讲机递给纳兰香香。

    “纳兰香香,你当我孔溪是白痴?你以为你搬出陈帆的名头就能吓住我?”汽车里,看到纳兰香香接过无线电,孔溪冷冷道:“我告诉你,这里是杭州,杭州你懂么?就算你老子,你爷爷来这里,我照样bsp;“有没有吓唬你,你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就知道了。”纳兰香香沉声说着,心中第一次弥漫起了一股诡异的感觉。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行!纳兰香香,我今天就把电话号码给你,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搬出陈帆!”孔溪冷笑一声,直接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纳兰香香:“我告诉你,你如果搬不出陈帆,你的下场会很惨!”

    纳兰香香用心记下来,然后将无线电j给大汉,淡淡道:“如果不想死,在孔溪再次给你们下达命令之前,最好不要动手。”

    说完,纳兰香香不等那名大汉回话,直接走到宝儿身旁,蹲下身子,道:“宝儿,把电话给姨,姨跟你大哥哥说两句话。”

    “大哥哥,姨要跟你说话,我们等会说哦。”和陈帆聊天的宝儿,似乎忘记了脸上的疼痛,笑得十分开心。

    听到宝儿的话,陈帆轻轻嗯了一声,而纳兰香香的表情则是有些诡异……

    因为刚才的时候,她在对宝儿说话的时候,没有直呼陈帆的名字,而是说出了“你大哥哥”四个字。

    定了定神,纳兰香香接过电话,正色道:“孔溪的电话是……”

    用心记下孔溪的电话,陈帆没有再说什么,挂断电话的同时,快拨通孔溪的电话。

    很快的电话接通,听筒里传出了孔溪低沉的声音:“哪位?”

    “陈帆。”和宝儿说话的时候不同,此时的陈帆,语气冰冷的如同来自九幽深渊,语气中蕴含的恐怖杀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因为参加了浙江商业j流活动的缘故,孔溪记得陈帆的声音。

    此时,耳畔响起陈帆那熟悉的声音,察觉到陈帆语气中的杀意,孔溪如同被电击了一般,浑身颤抖不止!

    不……不可能!

    他不可能是陈帆!

    孔溪在心中疯狂的呐喊,随后咽了口吐沫,竭力地稳定情绪,问道:“你是陈帆?”

    “是。”陈帆给出明确答复。

    听到陈帆的确切答复,孔溪最后一丝侥幸心d然无存,他满脸不敢置信地问:“纳兰香香不是和你有仇么,你怎么?”

    “孔溪,你的档案虽然十分干净,没有任何污点,可是……我有一百种方法玩死你,你信么?”陈帆没有回答孔溪的话,而是轻描淡写地问。

    信么?

    信!

    在孔溪看来,如果陈帆能够拿出对付燕家和陈家时的那种底牌,那么就算是杀了他,也是白杀!

    毕竟,他的命比起燕家和陈家的脸面而言,不值得一提!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一分钟之内,如果我知道你还没有带上你的人滚,我保证,下午晚饭前我会出现在你的面前。”陈帆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咚……咚……”

    耳畔回d着陈帆威胁的话语,孔溪的心脏像是被人用一只大手揪住了一般,剧烈地跳动着。

    “呼……呼……”

    放下电话,孔溪急促地喘了两口粗气,然后再次咽了口吐沫,飞快地拿起了无线电,带着几分恐惧,几分焦急地说道:“立刻带李姐离开!”

    “是,孔爷!”

    两名大汉听到孔溪的话,顿时明白了什么,心脏一阵bsp;“李姐,孔爷让我们带您和秋离开这里。”两名大汉心有余悸地看了纳兰香香一眼,径直走到李桂寅身旁说道。

    身为孔溪的女人,李桂寅也知道前段时间孔溪因为陈帆在杭州的一系列事情,而心神不宁,成天将自己关在书房里bsp;同样,她也知道,纳兰香香和陈帆有仇,甚至纳兰香香为了报复陈帆,特地扮作燕青帝的女人出席浙江省.委举办的商业j流会。

    所以,她和之前的孔溪一样,根本不信纳兰香香能够搬出陈帆。

    如今,听到两名大汉的话,一向欺软怕硬的李桂寅那张鼓起的脸蛋苍白如纸,上面的红色手印也变成了青紫色。

    “那个贱女人打了我和我妈,怎么能这样走呢?”李桂寅得知这一切后,被吓得不轻,而孔秋却不知天高地厚地喊了起来。

    “闭嘴!”

    听到孔秋不知死活的话语,李桂寅脸色一变,恼羞成怒地抡起手臂,对着孔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李桂寅和之前打宝儿一样,同样用了十成力气。

    “啪!”

    一巴掌下去,孔秋顿时被打倒在地。

    看到这一幕,两名大汉微微一怔,而孔秋则是被打傻了。

    他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李桂寅,问:“妈,你打我?”

    “让你不要招惹有身份的孩子,你就是不听!”李桂寅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一句,然后一把将孔秋拽了起来。

    被李桂寅这么一拉,孔秋回过神,疯狂地摇着头:“妈,从到大,你都没打过我。现在,我们被人欺负了,你却打我?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那个姓陈的青年可以一巴掌拍死你爸!

    李桂寅说出答案,同时充满了不甘。

    不甘归不甘,欺软怕硬的xìng格已经深入李桂寅的骨髓,她没有给孔秋解释,而是拉着孔秋,在两名大汉的陪同下,狼狈地离开。

    远处,那四名大汉看到这一幕,纷纷迎了上来,而贾平安则是快步跑向了纳兰香香。

    “香香,怎么回事?”原本之前还担心纳兰香香安危的贾平安,看到李桂寅等人狼狈离开,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疑冲纳兰香香问道。

    “大哥哥说了,不准他们欺负姨和宝儿,所以他们都走了。”宝儿扬起脑袋,满脸得意地说道。

    大哥哥?

    贾平安一怔,随后便明白宝儿说的是陈帆。

    “香香你……”得知这一点,贾平安目瞪口呆。

    在他的记忆中,纳兰香香一直以来都对陈帆恨之入骨,就算那次虚情假意地道歉之后,也未曾减少恨意,相反心中的恨意还有所增加。

    “我只是利用了他。”

    纳兰香香故意板起脸,冷冷地说道。

    虽然……之前的时候,她很不愿意低头去求那个男人,可是她也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她搬出纳兰家根本无法吓退孔溪。

    回忆着之前心中弥漫的那种诡异的感觉,纳兰香香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可以给予她和宝儿,一些纳兰家族无法给予的东西!!

    ……

    ps:两更八千字,有一千是免费,求一声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