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70章【当人还是当狗?取舍!】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70章【当人还是当狗?取舍!】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70章【当人还是当狗?取舍!】

    随着五一七天长假的取消,五一期间,各地旅游人数急剧下降,有着六朝古都的南京也不例外。

    在过去三天里,外地到南京来的游客并不多,大多数游客都来自周边地区。

    五月四日的时候,三天假期结束,南京各大景区,已经很少能够看到外地游客的身影了。

    五月四日,对于南京大部分人而言,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可是……对于nj军区的人而言,却是一个很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因为再过一天,便是一把手李云峰的生日。

    无论是在官场还是在军界,逢年过节给上级领导孝敬,已经成了默认的规则。

    在nj军区,能够出席参加李云峰六十四岁生日宴会的人屈指可数,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底下的人只能在五月四号这天将礼物送到军大院。

    从早上开始,一辆辆挂有军牌的汽车便络绎不绝地进出nj军区大院,汽车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有陈年茅台,有比黄金还贵的茶叶,还有当今时代富豪们热捧的古董。

    身为南京黑道教父的林东来本来和nj军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不过……娶了杨琳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了nj军区杨家的上ménnv婿。

    在nj军区,司令、政委都是出自李家。

    杨琳的爷爷杨广德身为副政委,算得上四把手。

    除此之外,三月份以少将军衔从燕京军区调入nj军区的张铁柱,担任参谋长一职,算得上nj军区的实权人物,表面上排位子的话,在前五。

    而因为张铁柱在陈老太爷生前的时候,一直伺候陈老太爷,是陈老太爷最亲信的人之一。

    这样的经历,让他在军方有着恐怖的影响力和人脉,也让他在nj军区的实际影响力仅次于李云峰。

    身为杨广德的孙nv婿,林东来根本没有资格出席李云峰的生日宴会。

    不光是他,就连杨广德那些儿子、孙子也都没有资格!

    整个杨家,唯一有资格的,只有杨广德一人而已!

    没有资格参加李云峰的生日宴会,林东来却也不傻,暗地里找人huā斑价买了一把清朝时期的火枪,当成礼物送给李云峰祝寿。

    通过姐姐林韵的关系,林东来将礼物jiāo到了李云峰的长孙李森手中,试图通过李森的手jiāo给李云峰。

    五月四号中午的时候,做完这一切后,林东来如同往常一样,没敢将车开到杨家的将军楼mén前。

    倒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知道,他还没有那个资格——因为出身贫寒,因为涉黑,林东来在杨家人心中的印象一直不好,地位自然也就谈不上。

    轻轻叹了口气,林东来拿出手机拨通妻子杨琳的电话:“琳琳,我去办点事,帮我给你爸妈和老爷子问好。”

    “东来,爷爷让你过来吃饭,说是有事情跟你说。”

    电话那头,杨琳有些兴奋地说道。对于她而言,嫁给林东来是因为喜欢,作为林东来的妻子,她自然希望林东来在杨家的地位可以高一些。

    愕然听到妻子杨琳的话,林东来呆了好几秒钟,最后满脸jī动,道:“琳琳,你说老爷子让我去吃饭,还要单独和我说事?”

    “嗯,爷爷是这么说的。”杨琳给出明确答复。

    “好,我马上过去!”

    林东来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内心的jī动,调转车头,重新驶入军区内院,将车开到杨广德的将军楼前。

    将军楼里,因为李云峰明天要大寿的缘故,杨家那些成员均是在场,见到林东来进mén后,和往常一样,没有热情迎接,甚至连好脸sè都没有。

    对于根正苗红的杨家子弟而言,他们一直觉得涉黑的林东来是杨家的一大污点。

    面对那些冷眼,林东来早就麻木了,没有觉得生气,相反,微笑着和众人打招呼,然后坐到了最偏远的一张桌子上,埋头吃饭。

    大厅里,杨家子弟似乎早已习惯了林东来卑微姿态,纷纷挪开目光,没有人注意到低头吃饭的林东来,眸子里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那道目光,带着几分委屈,几分隐忍,几分野心。

    光芒一闪而过。

    午饭过后,如同杨琳所说的那样,杨广德将林东来单独叫到了书房,这让一些不知内幕的杨家子弟跌破眼镜。

    因为,这是林东来第一次踏进老人的书房。

    曾经叱咤东海乃至长江三角洲的楚问天能够站在东方明珠,以成功者的姿态俯视整座城市,多半是靠自身的努力。

    当然……楚问天也借过势,借的楚戈母亲的家族。

    不过他只借了一次,那次过后,他脱离了那个红sè家族,并且一脚将那个家族踩在脚下,将过去的耻辱十倍还之。

    从那之后,楚问天利用各种资源铺路,最终获得了一张足以让省.部.级大佬都心惊胆战的人脉图。

    那份人脉图,是楚问天脱离那个红sè家族后,屹立于东海不倒,令得青帮不敢轻举妄动的最重要原因。

    一直以来,林东来都将楚问天当成自己的偶像,当成自己追赶的目标。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在复制楚问天的老路。

    只是,如今,他还在借势阶段。

    所以……当踏进那间他在许多个夜晚做梦都想进入的书房时,他收敛起了那份属于“林爷”的威势,夹着尾巴,像一条摇尾巴的哈巴狗。

    “爷爷。”

    林东来内心平静如水,表面却lù出了几分紧张,那几分紧张清晰地落入了杨广德眼中。

    “林东来,你和xiǎo琳结婚也有三年了吧?”望着在自己面前lù出一副卑微姿态的林东来,杨广德突然问道。

    面对杨广德如起来的问题,林东来微微一怔,旋即点头答道:“是的,爷爷。”

    “三年了。”杨广德凝视着林东来那张俊美却不失男人味的脸庞,莫名其妙地感叹道:“在过去的三年里,你在杨家人面前,总会故意表现出一副xiǎo心翼翼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扶不上墙的阿斗,受够了白眼。”

    杨广德轻描淡写的话语,如同闷雷一般在林东来耳畔炸响,惊得林东来脸sè巨变。

    他知道,自己的演技终究没有骗过这位在军中攀爬多年的老人。

    “林东来,我知道,你一直将楚问天当成目标,你想成为长江三角洲的第二个楚问天。”杨广德轻轻一笑,道:“如果你真的能够成为第二个楚问天,我非但不会怪你当白眼狼,相反还会佩服琳琳慧眼识珠。只是……楚问天只有一个,想成为第二个楚问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林东来没敢吭声。

    “过去三年里,你虽然没有开口让杨家出面一次帮你办事,可是……暗地里,你将‘借势’两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杨广德感叹,道:“这也是你能在短短三年时间里,称霸南京黑道的原因。”

    “东来知错!”

    林东来脸sè苍白地跪倒在地。

    “林东来,你知道,你比楚问天差在哪里么?”杨广德静静地看着真正在自己面前lù出恐慌的林东来,淡淡地问道。

    一直以来,杨广德都没有正眼瞧过林东来,今天突然说了这么多话,而且字字珠玑,令得林东来方寸大luàn,不知道杨广德这么做的用意,如今听杨广德这么一问,连忙摇头,道:“爷爷,东来不知,还望爷爷指点mí津。”

    “傲骨!”杨广德缓缓吐出两个字:“一个成功的男人,无论他在底层攀爬还是他身居高位,他不能太过傲气,否则迟早会遭殃。但是,必须要有傲骨!”

    “林东来,你很聪明,你也很会隐忍,关键时候也够心狠手辣。但是……在大人物面前,在很多时候,你没有傲骨。”杨广德一针见血:“楚问天即便当狗,也是站着当狗,而你即便成为了南京黑道的掌权者,在当人的时候,也是跪着的。”

    “跪着的人永远比不过站着的狗!”

    杨广德一锤定音。

    林东来脸sè苍白如纸。

    “我听说无论是陈家后生还是薛狐那边都有派人和你接头,而陈家后生更是在商场上分给了你一块不xiǎo的蛋糕,对么?”杨广德静静地等着林东来思索了两分钟,再次开口问。

    林东来没敢隐瞒,第一时间点头:“是的,爷爷。”

    “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的策略是,两头都不答应,准备见机行事,最后等形式明朗后再做出决定,对不?”杨广德问。

    林东来咬了咬牙,再次点头。

    “愚昧!”杨广德冷声教训,道:“无论对于陈家后生还是青帮,你都是一个棋子,或者说卒子。一个卒子,想等到棋局结束的时候,拥有选择的权力,这不可能!”

    林东来心中一惊,虚心讨教,道:“爷爷,那我该怎么办?”

    “不要卷入这场龙虎斗。只要你态度坚决,有杨家在,陈家后生和青帮都不会动你!”杨广德一字一句道:“你若是卷入的话,会坏了我的大事!”

    大事?

    林东来心中一动,当下明白杨广德所谓的大事便是明年李云峰退休,杨广德升职一事。

    “爷爷,您是说,陈帆和陈家决裂,如果我站在陈帆这边,无形中等于您表态,这会影响到您明白升职的事情?”林东来xiǎo声问道。

    杨广德面sè严肃地点头:“燕家虽然在政界处处压制陈家,可是在军方,燕家连chā手的资格都没有!以目前的形式,陈家多半会和陈家xiǎo子彻底划清界限,如此一来,若是你参与到其中,难免会让陈家认为我暗中支持陈家后生,这样多半会让包括陈家在内的许多势力误解。”

    “可是……我拿了他的好处。”林东来恳忑不安。

    “退回去,拿了多少,都给我退回去!”杨广德的声音彻底冷了下来,不带丝毫感情sè彩:“否则,给我滚出杨家!”

    ps;林东来,这是陈帆的第一颗棋子,也算是后期一个重要的角sè,想必lù出真实面目的他,会让不少朋友喜欢。

    第二更,九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