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51章【战屠夫,你配么??】三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51章【战屠夫,你配么??】三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451章【战屠夫,你配么??】三

    走在通向主席台的红地毯上,包括陈帆在内,众人都察觉到现场参会人员异样的目光。

    面对这一切,陈帆的表情平静如水,只是……那份平静和周平川等人略微皱眉的举动形成了截然的反差。

    故作镇定。

    这是主席台下,绝大部分心中的想法。

    在他们看来,此时此刻的陈帆就是在故作镇定。

    “这些丑!”

    希曼有些不悦地在心中暗骂了一句,然后走到了主席台中央,周平川和昌鑫两人指了指最中央的位置,示意希曼坐下。

    希曼没有立刻入座,而是看了陈帆一眼,察觉到陈帆用目光示意他坐下后,他才缓缓坐下。

    随着希曼的入座,周平川和陈帆等人也相继入座。

    周平川和昌鑫分别坐在希曼的左右两侧,陈帆靠近昌鑫而坐,罗伟则是靠近周平川,除此之外,还有一名主管经济的副省.长和负责主持会议的省.委秘书长。

    嘎吱!

    就当主席台上陈帆几人相继入座,省.委秘书长将话筒拿到身前,打算说开场白的时候,原本已经关闭的会议厅大门被人推开。

    随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会议厅门口。

    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

    一个浑身上下散着香味的女人。

    一个足以用天姿国色、倾城倾国、美若天仙这类词语来形容的女人。

    纳兰香香。

    她在会议即将开始的前一刻,最终赶到了会场。

    她的到来,立刻吸引了会议厅内包括陈帆在内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看到一身红色晚礼服,高贵如仙女一般的纳兰香香出现后,眸子瞪得滚圆,眸子里的惊yan、yù望根本无法掩饰。

    秒杀。

    纳兰香香一出场,便秒杀了大多数人。

    而被称之为天之骄子的燕家大少,在纳兰香香出现的那一刻,眼前也是陡然一亮,嘴角弥漫出了一道玩味的笑容,那笑容仿佛猎手看到了猎物一般,略显兴奋。

    陈帆算是少数一些没有被纳兰香香秒杀的人之一。

    只是……纳兰香香的出现,也让他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纳兰香香。

    就在陈帆在封存的记忆中搜寻纳兰香香的身影时,一身红色晚礼服的纳兰香香对着主席台上的众人歉意一笑,余光顺便扫了陈帆一眼。

    就一眼。

    很短暂。

    随后,她一手夹着黑色的皮包,一手轻轻拽着拖地的晚礼服,迈着xìng感的步伐朝主席台下方走了过去。

    吧嗒!吧嗒!

    一时间,富有节奏的声音在安静的会议厅里响起,纳兰香香昂着头,一步步地走向了燕青帝。

    嗯?!

    看到名动南半国的纳兰香香径直走向了燕青帝,现场顿时出现了一阵的sao动。

    他们心中不由涌出了一个共同的念头:纳兰香香是为燕青帝来的!

    这个念头一出,那些深知纳兰香香为了报复陈帆不惜拿自己身子当资本的人,心中不由暗暗感叹燕青帝够狠。

    在他们看来,燕青帝简直就是要狠狠地践踏陈帆的自尊心,让陈帆颜面无存!

    或许是为了印证他们心中的猜测一般,纳兰香香迈着xìng感mí人的步伐,径直走到了燕青帝身旁。

    灯光下,燕青帝对着纳兰香香1ù出一个mí人的微笑,同时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纳兰香香还给燕青帝一个微笑,款款入座。

    主席台上,看着纳兰香香款款入座的举动时,陈帆的脑海里终于闪现出了一个镂刻在内心深处的画面。

    那个画面里的事情生在三年前。

    “妈的,放下枪,要不我一枪打死她!”

    画面里,一个佩戴着黑色贝雷帽,穿着黑色特种作战服的匪徒,抓着一个女人挡在身前。

    画面里,泪水染湿了女人苍白的脸庞,颤抖着身子,哭着乞求道:“不要……不要开枪!不要啊!!”

    “砰!”

    枪响了。

    一颗子弹霍然出膛,瞬间划破空气的阻力,冲着女人身后匪徒的握枪的手臂直射而去。

    与此同时,因为恐惧而jī求生yù.望的女人,在枪响的那一瞬间,猛地低头去咬匪徒的手臂。

    “噗嗤!”

    子弹无情地打爆了女人的脑袋,血四溅!

    看到这一幕,那个浑身染满鲜血,浑身散着恐怖杀意的男人瞬间呆了。

    他那双血红的双眼瞬间放大。

    “砰!”

    枪再一次响了。

    拿着女人当挡箭牌的匪徒,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嗖!”

    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凭借恐怖的危险感应力,在子弹射进他心脏的前一瞬间,纵身侧扑。

    噗嗤!

    子弹打中了男人的胳膊,鲜血瞬间飙射而出。

    “砰!”

    第三声枪声响起。

    开枪的是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噗嗤!”

    尽避男人握枪的胳膊被打中了,可是……他的枪法依然准得惊人,一枪打爆了匪徒的脑袋。

    轰!

    随后,他的身子轰然倒地,溅起一片尘土。

    没有在意身上的疼痛,也没有在意流血的手臂,男人死死地盯着那个被他打爆脑袋的无辜人质,脸上一片呆涩。

    那个女人则是瞪圆了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似乎……她在质问陈帆:为什么?为什么要开枪??

    为什么?

    主席台上,陈帆回想起那个深埋在内心深处,永远都不想揭开的画面,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灯光下,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双拳紧握,身子不受控制地哆嗦了起来!

    甚至……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涌现了出来。

    虽然他之前就听说过纳兰香香为报复以身体为代价,四处寻找强大靠山,可是……因为不愿去揭开心中的伤疤,他刻意地没有去调查这件事情,甚至还让告诉他消息的皇甫红竹停止调查。

    所以,他没有见过纳兰香香,也没有第一眼认出纳兰香香。

    而如今,他现纳兰香香和回忆中那个女人有几分相像,并且勾起了心中那份不愿意去面对和揭开的回忆。

    这直接导致,他渐渐好转的病情,在这个关键时期,突然爆了!

    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爆都疯狂!

    一股恐怖的戾气,以陈帆的身子为圆心弥漫。

    他的表情痛苦极了!

    主席台上,包括周平川在内,所有人都察觉到了那股恐怖的寒意——他们只觉得从头到脚一阵冰凉,浑身汗瞬间乍起。

    当他们看到陈帆那痛苦的表情时,他们脸色均是一变,不知道陈帆生了什么事。

    希曼除外。

    因为他知道陈帆有战后心里综合症。

    他下意识地站起身子,刚要朝陈帆走去,却霍然察觉到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脚步略微停顿,随后拿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时,他的瞳孔陡然放大,二话不说,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希曼,出来接我。”

    电话接通,听筒里传出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声音落下,电话挂断,希曼犹豫了一下,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焦急地朝会议厅外面跑去。

    与此同时,豆子大的冷汗不停地从陈帆的额头涌出,他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表情更是痛苦到了极点。

    “陈先生,你怎么了?”短暂的愣神过后,萧远山强忍着恐惧,上前扶住了陈帆。

    不光是他,就连周平川和罗伟也纷纷上前,一脸关心的询问。

    主席台下,那些参加会议的人员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先是一怔,随后像是炸开了锅一般,纷纷议论了起来。

    “真没想到啊,曾经名动京城,清洗云南,威震东海的陈家公子哥会输得这么惨!”

    “是啊,看样子,他似乎……有些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啊。”

    “难道他和纳兰香香是恋人关系?否则,为什么纳兰香香出现后,他就失控了呢?”

    “很有可能,否则他不会如此jī动!”

    “燕家大少果然名不虚传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正中要害。”

    ……

    隐约听到周围那些人的议论,燕青帝扭头,对着纳兰香香扬起一个灿烂的脸:“香香姐,这出戏,好看么?”

    好看么?

    没有回答,纳兰香香只是皱眉看着陈帆。

    爷爷,你不是说,天底下能够扳倒他的人不多么?

    你不是说,整个纳兰家族不是他的对手么?

    为什么今天的他,这般不堪一击?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纳兰香香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随后看了一眼燕青帝,淡淡道:“没有我想象中的精彩。因为,你的对手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大。”

    不够强大么?

    燕青帝心中陡然一动,隐约感到了一丝不妙。

    理智告诉他,那个能让整个英伦半岛颤抖的陈帆,不应该如此不堪一击才对。

    或许是为了印证燕青帝的猜测一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会议厅门口响起。

    燕青帝下意识地抬头。

    下一刻,他清晰地看到,一个穿着职业套装,拥有一头金色长,一双湛蓝眸子,浑身散着高贵、睿智气息的女人,在希曼的陪同下,满脸担忧地冲进了会议厅。

    进入会议厅,看到陈帆双眼泛红,双拳紧握地靠在椅子上颤抖时,那个高贵如女神一般的女人,抛弃了所谓的高贵和荣耀。

    “让开!”

    她用尽全身力气,大喊。

    陪在陈帆身旁的萧远山、周平川、罗伟三人听到这声充满威严的怒吼,下意识地让开身子。

    主席台下,包括燕青帝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那个女人身上。

    在全场所有人的注视中。

    那个被评价为英国上流社会女神的女人。

    那个已经成为克纳尔家族继承人的女人。

    那个曾经走进过屠夫内心世界的女人。

    那个因为得知纳兰香香要出席会议,不远万里特地赶到杭州的女人。

    朝着陈帆冲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一秒,两秒,三秒……

    “亲爱的,放松,放松一些,不要去想那些,因为……那不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你的错!”

    终于,她跑到了陈帆身前,俯身,双手捧起陈帆的脸,流着眼泪,柔情地说道。

    耳畔响起黛芙的话,眸子里呈现出黛芙那张熟悉的面孔,陈帆眸子里的红光略微涣散了一些……

    察觉到这一幕,黛芙心中一动,当着全场人的面,低头,深深地,深深地ěn上了陈帆的嘴bsp;她试图用这种熟悉的方式,让陈帆在噩梦中清醒过来。

    至于,这样的举动是否太过惊世骇俗?

    她没有心情去考虑!

    渐渐地,渐渐地,她察觉到陈帆的呼吸平缓了下来,眸子里的红光也消散了大半。

    这个现,让她长长松了口气。

    她挪开嘴,然后拿出一块绣着郁金香图案的手帕,温柔地擦去了陈帆脸上的汗水。

    做完这一切,她擦去脸上的泪痕,深吸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

    仿佛只是瞬间,她的表情变得异常的冰冷,目光如刀一般从会议厅所有参会人员身上扫过,最后锁定在了燕青帝和纳兰香香身上。

    “他会让你们后悔的,我以克纳尔家族的名义誓!!”

    主席台上,她缓缓开口。

    那声音,如虎啸,如闷雷。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