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35章【有人要找死】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35章【有人要找死】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

    俗话还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dòng。

    号称蒋大公子的蒋凯,在继承蒋刚厚黑一面的同时,也继承了蒋刚好sè的本质。

    从正处级到现在的位置,蒋刚的仕途之路一帆风顺,同样的,他的炮.途之旅也异常jīng彩。

    而年仅二十八岁的蒋凯完全将蒋刚的好.sè继承到了极致,准确地形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从十五岁利用蒋大公子的身份之后,蒋凯如今已经完成了千人斩。

    那些nv人之中有学生、有白领、有空姐、有护士、有体制内人员,有演艺圈一线、二线艺人……

    有的是知道他的身份主动倒贴;有的是被他略施手段屈服……

    或许在nv人的品质上,他比不过陈飞,但是论数量,论玩nòngnv人的手段,他要比陈飞更加轻车熟路。

    这,让他在nv人面前有着他人无法拥有的自信!

    为此,对于他而言,能够放份,以普通体制内人员的身份苦苦追求田草十几天,已经算是奇迹了。

    当耐心被耗尽后,他选择了摊牌。

    他本以为摊牌过后,田草就算不立刻改变态度,也至少会给他一个面子!

    但是……

    他失望了。

    在那些售楼xiǎo姐的注视中,在他得意的表情中,田草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语气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冷漠:“我不认识你,也不愿和你一起吃饭,请不要再影响我的工作!”

    耳畔响起田草的话,看着田草那略微不悦的表情,蒋凯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被田草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那一巴掌将他心中那份常年玩nòngnv人积攒而来的自信chōu得东摇西歪。

    “你说什么?”蒋凯脸sè陡然一变,然后手一松,鲜花直接洒落在了地上。

    随后,他的脸sè变得yīn沉了起来。

    看到蒋凯生气的模样,那些售楼xiǎo姐都暗暗为田草担心,在他们看来,如果青年的身份真的让萧远山都忌惮的话,那么田草的下场堪忧。

    毕竟,在这个拼爹的时代,能力在很多时候,能够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在权势和金钱面前,能够不屈服的人不多。

    何况是田草这样一个柔弱nv孩?

    “请不要影响我的工作!”田草重复了一遍。

    “好,很好!”蒋凯皮笑容不笑地拿出一款限量版的手机,当着田草和众多售楼xiǎo姐的面,直接拨通了萧远山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蒋凯冷笑地看着田草,然后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道:“萧总,我是蒋凯,晚上想拜访你,不会不给面子吧?”

    “好,晚上八点,金茂酒店,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蒋凯像是一个猎手看向猎物一般盯着田草,冷笑道:“我保证,明天,你会求我。”

    没有反驳。

    田草的一脸风轻云淡。

    而包括售楼部经理在内所有人都一脸担忧。

    蒋凯不再废话,转身离去。

    “xiǎo……xiǎ凯刚走,一名三十多岁的nv人飞快地来到了田草身旁,满脸担忧的表情。

    “经理,我没事。”田草微微一笑。

    “唉,xiǎ为售楼部经理的nv人,皱起眉头,叹气道:“你惹到大麻烦了。刚才那个人是蒋刚的儿子,目前在发.改.委当副主任。”

    田草无动于衷。

    “xiǎo草,那个蒋凯名声很不好,祸害了很多n人担忧地看着田草道:“你还是尽快离开杭州吧,不,是离开浙江。”

    “是啊,xiǎ时,另外一名售楼xiǎo姐也围了上来,满脸愤怒道:“我虽然没见过那个蒋凯,不过我听我一个姐妹说,她的一个同学是空姐,被蒋凯看上,一开始和你一样,对蒋凯很反感,最后被蒋凯nòng不说,一些照片还被放到了网上,最后那个nv的自杀了……”

    话音落下,售楼大厅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那些为了生存挣扎的售楼xiǎo姐们似乎想起了工作中遇到的种种刁难、羞辱,脸sè难看,目光黯淡。

    这一刻,她们流露出了底层人士的无奈。

    察觉到这一点,田草不由想起了自己当初被迫前往云山飙车场,被一群无良纨绔当成赌注的事情。

    那天,如果不是陈帆犹如战神一般出现在她身前,她的命运或许和售楼xiǎo姐口中的空姐一样么?

    田草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如果没有陈帆,她的那份骄傲和坚持,或许早已支离破碎。

    ……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萧远山出现在了金茂酒店的一间豪华包厢mén口。

    对于如今身为翱翔集团副总裁、浙江分公司负责人的萧远山而言,他已经重新让萧家崛起,并且挤进了浙江商界的第一梯队。

    萧家,已不是以前那个萧家!

    他,也不是以前那个为了让萧家重塑辉煌,弯着脊梁游走在各个圈子的落魄家主。

    原本,以他今时今日在浙江乃至整个南半国的名声和地位,若是蒋凯只是杭州发.改.委副主任的话,他根本不会将蒋凯放在眼里。

    他之所以如时赴约,是因为蒋凯是蒋刚的儿子,而蒋刚又是浙江这个经济大省的二把手!

    毕竟,在浙江,没有哪个商人敢不把蒋刚放在眼里。

    包厢里,蒋凯早已等候多时,见萧远山出现在mén口,并未起身,而是略有些不满,道:“萧总,真是大忙人啊,请你吃顿饭真不容易。”

    “蒋少,路上有些堵车,抱歉,抱歉。”萧远山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淡淡一笑,丝毫不在意蒋凯的不满,而是径直走向沙发。

    “萧总果然是今日不同往日了,说话都不一样了。”蒋凯嘲讽了一句,根本没有将萧远山放在眼里。

    因为……他曾听自己的父亲蒋刚说过,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蒋刚便要入京,挤进权力金字塔的上一层。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自然不会将因为外力而一飞冲天的萧远山放在眼里。

    “蒋少,不知道你今天约我是为什么事?”萧远山对于蒋凯嚣张跋扬的xìng格早已了解,倒也没有生气,只是不冷不热地问道。

    听萧远山这么说,蒋凯开mén见山道:“我看上了你们公司的一个nv人。”

    萧远山心中一动。

    萧家的大本营在杭州,萧远山对于蒋凯过去的事迹自然有所耳闻,此时听蒋凯这么一说,本能地感觉不妙。

    “蒋少能够看上我公司的员工,这让萧某深感荣幸。”萧远山不动声sè道。

    萧远山这一恭维,蒋凯心中的怨气少了一些,笑道:“惭愧,惭愧啊。不瞒你说,萧总,我看上那个nv人似乎对我没兴趣啊。”

    “哦?”萧远山故意好奇地问道:“不知是哪个nv人眼拙,居然连蒋少都看不上?”

    “你们公司的售楼冠军,田草。”蒋凯说到田草两个字时,本能地闪现出了中午被田草拒绝的一幕,表情略显狰狞。

    田草?!

    这两个字如同闷雷一般在萧远山的耳畔炸响,萧远山的瞳孔陡然放到最大,一种叫做震惊的情绪瞬间塞满了他的脸庞。

    他目瞪口呆地望着蒋刚,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怎么?莫非这个田草身份非同一般?”蒋凯虽然嚣张跋扬,但在蒋刚的熏陶下,察言观sè能力不差,瞬间察觉到了萧远山的异常,眉头不由皱起。

    咕咚!

    没有回答,萧远山狠狠咽了一口吐沫,因为震惊而加快的心跳渐渐恢复正常,脸上的震惊之sè也缓缓褪去。

    “蒋少的意思是?”萧远山没有回答蒋凯的话,而是若有所思地询问蒋凯。

    蒋凯有些不悦:“萧远山,你跟我玩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蒋凯看上的nv人,就算她是白骨jīng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萧某不明白。”萧远山皱眉。

    蒋凯冷笑道:“好吧,你装糊涂,我也不跟你装疯卖傻,那个叫田草的nv人我要定了,我不管你是砸钱还是怎么办,总之,明天晚上,我要她脱光了,躺在我的床上,明白?”

    “不可能!”萧远山斩钉截铁地拒绝。

    “萧远山,也就是说,这个忙,你帮?”蒋凯脸sè一变,声音冷了下来。

    萧远山点头:“这个忙,我帮不了!”

    “萧远山啊萧远山,你果然是翻身当主人了啊。”蒋凯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和罗伟走得近了,就可以不把我和我爸放眼里了?”

    “蒋凯,五年前,你是这副模样,五年后,你没有丝毫进步,真悲哀。”萧远山答非所问,随后语气也随之冷了下来:“这个忙不要说你,就是你老子亲自来找我,我也会帮!”

    “行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萧远山如今是个人物了。”蒋凯陡然站起身,冷笑道:“萧远山,我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

    话音落下,蒋凯气呼呼地朝mén口走去。

    萧远山张开嘴,试图提醒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随后……眼看蒋凯离开了包厢,萧远山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帆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出了陈帆的声音:“萧叔,您好好。”

    “陈先生,有件事情,我需要向您汇报。”听到萧叔两个字,再一对比之前蒋凯的嚣张态度,萧远山心中唏嘘不已,却没时间感叹,而是语气恭敬道。

    电话那头,陈帆察觉到萧远山的语气凝重,疑惑地问道:“萧叔,您说。”

    “是这样的,陈先生……”萧远山理了一下思路,用最简短、最jīng炼的话语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陈帆。

    “这件事情,你不用cào心了,我来处理。”陈帆给出答复,语气依然恭敬:“萧叔,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挂电话了。”

    “陈先生,再见。”

    萧远山恭敬道,心中却是明白,蒋凯,甚至蒋刚都要完蛋了!

    或许是为了印证萧远山的猜测一般,电话那头,陈帆挂断电话后,直接拨通了皇甫红竹的电话。

    “红竹,再派几个人去杭州保护田草。如果蒋刚的儿子蒋凯想找死,先给我打断两条腿,等时机成熟,我再送他和他老子下地狱!”

    灯光下,陈帆站在落地窗边,杀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