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33章【陈建国,我们要见面了!】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33章【陈建国,我们要见面了!】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死呆子,好了,我就饶你一回,我不跟你闹了,你出来!”苏珊见卧室里没了动静,想起李颖还在楼下,道:“你个sè魔把人家李颖姐看了个jīng光,起码得跟人家解释两句吧?”

    卧室里,陈帆听到苏珊的话,哭笑不得。

    以他和李颖的关系,自然是没法解释的。

    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他和李颖没有华层关系,李颖只是苏珊姐妹,这种事情也没法解释的。

    毕竟他不能说:唔”那个,我不xiǎo心看到你们在那里百合,还看到了你们chūn光乍现的样子吧?

    “老婆啊,我不是都说了嘛,我什么都没看到。”陈帆只好撤谎。

    听陈帆这么一说,苏珊那被浇灭的一丝侥幸又死而复生,期待地问:“死呆子”你确定你神马都没看到?”,“我向上帝发誓,绝对没有!”陈帆信誓旦旦。

    “那你之前笑那么〖yín〗dàng干嘛?”苏珊想起了之前陈帆那副sèmímí的模样,心中有些不敢确定陈帆是否在忽悠她。

    陈帆厚着脸皮,问:“很yín”dàng么?”,“你以为呢?”苏珊没好máo”道:“简直跟猪八戒见到蜘蛛jīng有得一拼了。”,“唔”老婆,我觉得你比蜘蛛jīngxìng感多了。”,陈帆笑着打趣。

    苏珊俏脸一红”羞怒道:“去死,你个流氓,不理你了!”,话虽然这样说,可是苏珊心里却是美滋滋的,随后不等陈帆回话”收起剪刀”准备下楼找李颖。

    察觉到苏珊脚步声远去,陈帆心中明白:李颖为了避免尴尬,肯定已经早早离去了。

    想了想,陈帆觉得有必要给李颖打个电话”否则依李颖外强内柔的xìng子,今晚多半又要失眠……

    拿出手机”换上国内的手机卡,陈帆正要拨通,却又停了下来,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到睡觉前再打,毕竟,苏珊下楼见李颖不见了,肯定还会过来的。

    似乎是为了印证陈帆的想法一般”片刻过后,苏珊气鼓鼓地来到卧室mén口:“死呆子”人家李颖姐连招呼没打就走了”肯定是生气了,都怪你!”,嘎吱!

    陈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打开了卧室mén。

    房间mén口,苏珊已经丢下了剪刀”上身穿着一件白sè的T恤,下身一条淡蓝sè的牛仔kù,脚下一双水晶拖鞋,整个人又恢复了惯有的青chūn、活泼气息,不再像之前穿情趣内衣那般走奔放、xìng感路线。

    “老婆啊,如果将你和李颖换个身份,你会不会走?”陈帆苦笑着问。

    “也对。”,苏珊若有所思,随后又将所有罪责怪在了陈帆身上:“你说你个踩狗屎的混蛋”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今晚回来?”

    说着,苏珊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满脸好奇,道:“不对啊”按计划的话,jiāo流活动个天才刚过半啊,你怎么提前跑回来了?”,“我这不是想你想的无法入睡,特地回来给你一个惊喜么?”,陈帆幽幽叹气:“谁知道竟然碰到你和李颖……”

    “真的?”这一次,苏珊直接过滤了后半句话,眼前发亮地盯着陈帆,看起来有些xiǎojī动。

    “比真金还真!”,陈帆一本正经。

    “唔…………看在你还有良心的份上,本xiǎo姐就饶了你这次。”苏珊满脸幸福地扬起了xiǎo脑袋,随后又想起了什么,又有些发愁:“只是……李颖姐那边该怎么解释?”

    话音落下”苏珊眼巴巴地看着陈帆”期待陈帆给她出主意她刚才根本没敢给李颖打电话。

    “这有什么难解释的?”,陈帆指点mí津:“按我说的,你就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行么?”,苏——点把握也没有。

    “绝对没问题。”陈帆拍着xiōng口保证。

    “好”那就按你说的办。”,苏珊咬牙做出决定:“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到前面,如果李颖姐不理我的话,我跟你新帐老账一起算!”

    “……”

    陈帆。

    “走,愣着干什么?跟我一起去发短信!”苏——把拉起陈帆,下楼。

    楼下客厅里,佳人离去”留下了一堆令人喷血的玩意,其中,包括李颖逛街时穿的衣服。

    唔,还有换下的内衣内kù……

    “不准看…………”苏珊只想着给李颖发短信,忘记沙发上的东西还没收拾,下楼见到那些玩意,俏脸红得发烫,却故意装出一副气严肃的模样。

    “那我上楼了啊。”陈帆哭笑不得。

    “快去!”苏——把推开陈帆,又补了一句:“不准锁卧室mén。”

    几分钟后”苏珊拿着手机,重新来到了陈帆的卧室”满脸惊异,道:“死呆子,神了啊你,你怎么知道这样可行呢?”卧室里,陈帆本来在吸烟想事,见苏珊进mén,听到苏珊的话,一本正经,道:“很简单啊,只有我说我什么都没看到,李颖才不会心里纠结啊。你说说,要是我说我什么都看到了,那…………”

    “那你到底看到没有?”苏珊心头一紧,又凶巴巴地问。

    “当然没有。”陈帆连忙否认,随后故意岔开话题:“对了,老婆,田姨今天怎么没回家?”

    “xiǎo草最近在杭州实习,昨天晚上回来了”我就让田姨回去陪她两天。”,苏珊果然中计,被陈帆成功转移了话题。

    田草在杭州实习?

    陈帆心中微微一怔,不过转念一想,以田草的能力,想必将学习和实习的时间搭配得很好”用不着他担心。

    不过,对于田草跑到杭州实习,陈帆多少还是有些好奇的。

    毕竟,就算田草要到基层实习的话,东海也有不少子公司可以让田草实习,犯不着跑到杭州去。

    “这样啊。”心中想这些的同时,陈帆嘴上却也不慢,随意地应付道。

    “对了,呆子,去英国感觉如何?”,苏珊忽然想起了什么,不怀好意地问。

    陈帆心中想着田草为何会去杭州实习,也没有多想,顺口答道:“还行。”

    “有黛芙那个大洋马陪你,才是还行?看来,要双飞”你才很凵IP凶啊?”苏珊笑里藏刀,那感觉仿佛陈帆要说个“是”,就立马要陈帆好看。

    黛芙?

    大洋马?!

    陈帆一个jī灵”连忙表现得如同正人君子一样:“老婆啊,天地良心,我可是代表学校去和四所高校的学生jiāo流的,连黛芙的面前没有见。

    而且为了你,提前赶了回来”你却说我……”,“算啦,算啦”当我没说。”听陈帆这么一说”苏珊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打断,心中却是像吃了蜂mì一般,甜滋滋的。

    随后苏珊不再提之前发生的尴尬”也聪明地不再提黛芙,而是问陈帆在英国有没有遇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暂且不提陈帆在找黛芙治病期间,曾在英国呆过几个月”在那之前,他在铲除血sè炼狱的时候,也曾去过英国,对于英国可谓是极为熟悉。

    为此”听苏珊那么一问,陈帆简直是信手拈来,脱口而出”将英国的风土人情,贵族礼仪,绅士作风,讲得头头是道。

    苏珊听得是如痴如醉”浑然没有睡意。

    陈帆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若是自己再不给李颖去个电话安慰一番”恐怕李颖会伤心一晚上。

    对此”陈帆只好转移到英国的政治体系上面”讲了一大堆政fǔ机构,以及那些机构的职能作用等等。

    一般而言,nv孩对于这些是很不感冒的,那感觉就像是男人不会热衷于逛街美容之类的事情。

    苏珊也不例外。

    听到陈帆讲起了政治,苏珊兴趣全无,两个半xiǎo时后,哈欠连连,一副要和周公nv儿百合的架势。

    “死呆子,我困了,抱我去卧室睡觉吧?”苏珊打了个哈欠,撤jiāo让陈帆抱她回卧室。

    陈帆见状,自然是点头答应:“好。”,苏珊傻笑着,伸出双手”等待去抱。

    陈帆上前一把将苏珊抱起,苏珊顺势搂住陈帆的脖子,如同安静的xiǎo猫一般,钻进了陈帆的怀中,脑袋贴着陈帆的xiōng口,听着陈帆那强有力的心跳”满脸幸福的笑意。

    抱着苏珊来到卧室”陈帆将苏珊放到chuáng上”拉下被子,然后帮着将窗户关xiǎo了一些。

    做完这一切,陈帆看到苏珊满脸柔情地看着自己,笑着挥了挥手:“晚安。”,“晚安。”,苏珊柔声道。

    感觉到苏珊眸子里涌现出的温柔,陈帆心中一暖,却没再说什么,而是关掉卧室灯,轻轻合上房mén”走向自己的卧室。

    回到自己的卧室,陈帆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十点了,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季颖的电话。

    电话那头”李颖已经回到了富人区那栋曾经留下陈帆气息的卧室里,整个人蜷缩在chuáng上,一动不动,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chuáng头柜上放着两个红酒瓶,里面的红酒被李颖喝得一干二净。

    灯光下,她的脸蛋红扑扑的”仿佛已经醉了。

    “嗡……嗡……”

    只是,当她听到手机的震动声时”却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一下翻身,一把抓起chuáng头柜上的手机,看到是陈帆的来电后,瞳孔陡然放大,红扑扑的脸蛋上涌现出了一丝jī动。

    没有犹豫,她,迫不及待地接通了电话。

    “睡了吗?”听到电话接通,井帆柔声问道。

    耳畔响起陈帆那熟悉的声音,李*浑身微微一震:“还没有。”

    “怎么还不睡?”陈帆点燃一支香烟问,话出口后,又后悔了,这摆明了明知故问。

    果不其然”听到陈帆这么一问,李颖有些委屈道:“等你电话等不到,想你想得睡不着。”

    陈帆无言以对。

    “陈陈帆,你生气了吗?”眼看陈帆不说话,李颖有些心虚,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生气”在想你穿那纱质吊带的样子”,陈帆笑道。

    “讨厌!”李颖一听,故意撤jiāo了一声,随后yòuhuò”道:“要不你现在过来,我穿给你看?护士装、空姐装、nv仆装、警服”你想看什么,我给你穿什么……”

    “唔那玩意似乎还在我这里。”陈帆心中一动”却经受住了yòuhuò。

    “算了,你走了这么多天,姗姗也怪想你的,今晚”你陪她吧。”李颖叹气道。

    “吃醋了?”陈帆笑着问。

    “当然!”李颖哼哼道:“为了补偿我,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帆不假思索答应。

    李颖一怔:“你不问就答应了?”

    “问与不问没有区别的,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做太难堪的事情。”陈帆心有感触道。

    “你啊你”真是把我们每个人吃得死死的!”李颖有些无奈说了一句”随后沉yín了一番,道:“五月五号是我爷爷六十四岁生日,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回NP好不好?”

    李云峰生日?

    陈帆眉头一挑”随后瞬间明白了李颖的心意,轻声道:“好。”

    “那就说定了,你坐了十几个xiǎo时飞机,也累了,早点睡,啵,晚安……”,电话那头”李颖听到陈帆答应了下来,〖兴〗奋得手舞足蹈。

    而陈帆的眉头却没有松开。

    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嘟嘟”声,陈帆放下手机,再次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起来。

    烟雾环绕在他的脸庞”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却能隐约看到他的身子在微微地哆嗦。

    他的心里瞬间闪过种种念头。

    大军区司令员一般都是六十五岁退休!

    李云峰几年六十四,离退休只有一岁!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李云峰六十四岁生日,等于是退休前最后一今生日,军方那些大佬自然都会过去捧场的。

    包括陈建国。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陈帆明白,李颖要带他回去,不是想让他在陈建国面前难堪”相反,李颖想通过李家默认他的身份而给陈建国还以颜sè!

    毕竟……,当初”陈帆可是被陈建国一脚踢出了陈家!!

    李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陈建国:陈家不要陈帆”我们李家要!

    “傻nv人,你这又是何苦呢?”缓缓掐灭烟头,陈帆轻轻叹了。气。

    随后,他站起身子,径直走到了落地窗边,将目光投向了北方的天空。

    “你老太爷和龙牙培养了你,让你成为了全军最优秀的军人之一!”

    “可是,这大半年来,你做了什么?”

    “你仗着你老太爷对你器重,对你溺爱,所以你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地利用从军队中学到的本事目无王法,一次又一次的惹是生非!!”

    “你老太爷在世的时候”我怕伤了他老人家的心,一直容忍你、放纵你!既然,你到现在依然执mí不悟”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再对你客气了!!”

    “今天在场的所有人作证,从今往后,我陈家”再也没有陈帆这牟人!!!”

    眸子呈现出当日被赶出陈家的一幕,耳畔响起陈建国的话语,陈帆的表情平静了下来。

    “陈建国”真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要见面了。”陈帆望着北方的天空,轻声道:“时间过得好快呢。”

    “还记得那天我对你说的话吗?我说过,当日之耻,我会十倍还给你!”

    “五月五号,我会给你还一点利息,希望你的心脏能够承受得住“…………

    话音落下,陈帆的双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