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31章【一边暗流涌动,一边春光满屋】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31章【一边暗流涌动,一边春光满屋】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夕阳彻底落下了山头,夜幕徐徐降临,西湖附沂变得热闹了起来,一副车水马龙、人满为患的景象。

    众所周知,杭州西湖畔的一些黄金地方都被一些机构的公馆所占据,其中梅家茶社(情节需要,请勿较真)是一个例外。

    梅家茶社。

    顾名思头,老板姓梅。

    它位于西湖畔最值钱的地段,透过窗户能够清晰地看到雷峰塔。

    和那些神秘的公馆一样,梅家茶社的门槛极高,一般人根本无法踏,、。

    当纳兰永柯带着扎着小辫,穿着紧身服饰,一身娘娘腔气息的小九进入梅家茶社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能够踏入这家茶社的人非富即贵,小九这号另类的货色,自然是无法入他们的法眼的,真正吸引他们目光的是纳兰永柯。

    准确地说是纳兰永珂那身儒雅的气息以及手中玩弄的玉珠和大拇指上的玉扳指。

    “那颗玉扳指曾在燕京一个高档拍卖会上出现过,据说以八千万的天价被东北纳兰家的人买去了,想必那位便是号称东北小王爷的纳兰永珂了。”

    “之前我见孔溪那家伙也来到了茶社,莫非纳兰永珂这个东北小王爷是来见他的?”

    “八九不离十。”

    “孔溪受到薛狐器重,成为杭州乃至浙江的大掌柜,如今孔溪和纳兰永柯见面,莫非薛家要和纳兰家联手对付陈家小子?”

    “纳兰香香凭借天姿国色,四处招揽权贵人士,试图找一个既能拜在她柳裙下,又能扳倒陈家小子的人物,一直未能如愿以偿。这足以证明陈家小子和纳兰家的恩怨不浅,没准,纳兰家和薛家还真能联手。”

    “嘿,南方已经很乱了,若是纳兰家插手进来”那这台戏就好看喽。”

    一间茶屋里,几名气度不凡的中年人,看到纳兰永珂出现后,闲聊了起来。

    对于这一切”纳兰永柯并不知情。

    第一次进入这间在杭州乃至整个南半国都极具名气的茶社,他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倒是像游客一般,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一间间由竹子打造的茶屋,一副悠哉的模样。

    很快的,在茶社服务员的带领下,纳兰永柯来到了一个茶屋门口。

    轻轻敲了两下茶屋们,听到茶屋里传出一个磁性十足的声音后,服务员推开茶屋门,道:“孔先生,您邀请的客人到了。”

    “纳兰先生后,服务员又对纳兰永珂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和曾经的杭州黑道教父赵天霸一身草莽气息不同,如今杭州黑道的掌舵者孔溪身材单薄不说,面目清秀,鼻粱上还架着一副金边眼镜,乍一看上去,一副商场精英的打扮。

    “纳兰兄应邀,孔溪深感荣幸”请,请进。”孔溪第一时间起身,满脸灿烂的笑容,说话的同时,却是在暗暗打量纳兰永柯。

    纳兰永珂也同样在打量孔溪”听到孔溪的话,淡淡一笑,道:“孔兄言重了。”

    说话间,他满脸轻松笑容地迈进了房间,而小九则是识趣地关上了房间门。

    “纳兰兄,杭州地美”人美,茶香,今天小弟就在纳兰兄面前献丑一把。”待纳兰永珂坐下”孔溪微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亲手给纳兰永珂煮茶。

    对此”纳兰永柯倒也没有客气,而是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纳兰永柯这么一说,孔便不再多说,手法熟练地开始煮茶。

    不知过了多久,孔溪亲自给纳兰永柯沏了一杯茶,笑道:“纳兰兄,老弟水平有限,见谅,见谅。”

    纳兰永柯端起茶杯,先闻其香,后尝其味,边啜边闻,浅斟细饮,姿态优雅,一看便是对茶道精通的人物。

    “好茶。”

    轻轻品尝了一口,纳兰永柯赞了一句,然后轻轻放下茶杯。

    “纳兰兄谬赞了。”孔溪谦虚地笑了笑,随后同样喝了一口茶,斟酌了一下,问道:“想必纳兰兄不远千里从东北赶到杭州,是为了看望小女吧?”

    “嗯。”

    纳兰永珂风轻云淡地点了点头。

    “纳兰兄,实不相瞒,今日邀请你前来喝茶,是薛爷的意思。”孔溪见状,略微沉吟,开门见山,道:“前段时日,蒋刚对香香小姐几番打扰,薛爷知道后,勃然大怒,如今已经通知蒋刚,今后不准再打扰香香小姐,同时让孔溪代蒋刚和薛率给纳兰兄赔罪,还望纳兰兄海涵。”

    说着,孔溪起身,对着纳兰永柯拱手。

    “这事也不能怪薛爷,毕竟薛爷不知情。另外,小女也是胡闹,何来赔罪一说,孔兄严重了,来,喝茶喝茶。”纳兰兄淡淡一笑,毫不在意。

    “江湖传说纳兰小王爷度量大,胸襟宽,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孔某汗颜,汗颜啊……“……”孔溪装模作样地恭维了一番,重新入座,喝了一口茶水整理了一番思绪,随后试探性地问道:“纳兰兄,我和香香小姐有过几面之缘,隐约得知香香姑娘和陈家陈帆有过节,不知是真是假?”

    “确实有这回事。”

    出乎孔溪预料的是,纳兰永柯根本没有丝毫掩饰。

    “哦?”孔溪假装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随后直勾勾地盯着纳兰永珂问:“既然如此,不知纳兰兄有没有和薛爷联手对付陈家小子的意思?”

    “联手?”纳兰永柯笑了笑,调整了一下婆姿,道:“怎么个联手法?”

    “联手铲除陈家小子和红竹帮,事成之后,东海那块风水宝地,纳兰家和青帮一人一半。”孔溪抛出诱饵。

    “东海一半地盘?嗯,这个条件不错。”纳兰永珂故作遗憾状:“可惜啊,家父当年南下试图在东海扎根,结果被赶出东海,狼狈地回到东北。从那之后,家父便立下规矩,纳兰家的子削后代,不准越过山海关,所以“……联手之事我是有心无力,难以说服家父。

    身为杭州黑道的掌舵者,孔溪对于纳兰家族和陈帆之间的恩怨也是所有了解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根本没有想到纳兰永珂会一口拒绝如今见纳兰永珂婉转地拒绝,一时竟然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

    房间里,气氛也变得有些诡异。

    轻轻喝了。茶,孔溪再次开口:“纳兰兄,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孔某来时,薛爷曾电话嘱咐过,若是纳兰兄有意的话,条件还可以另谈。”

    “倒不是条件的问题。之前我也说了条件很诱人,关键是家父那关过不去。”纳兰永珂歉意地笑了笑:“薛爷的好意我代表纳兰家心领了,还望孔兄代我感谢薛爷。”

    懈吧。”

    再次得到纳兰永柯的肯定答复孔溪明白,联手之事恐怕要泡汤,脸上的笑容不禁减少了几分。

    薛狐啊薛狐,有你和燕家出手,纳兰家再出手,岂不是画蛇添足?恐怕你是想将纳兰家拉下水吧??

    纳兰永柯不动声色端起茶杯,轻轻浅尝,心如明镜。

    气氛变得更加诡异,双责似乎都在等对方开口,然后谈话不欢而散。

    就在孔溪按照薛狐的指示和纳兰永柯商谈联手之事的同时,陈帆却没有跟随皇甫红竹一同前往高尔夫郡那栋别墅。

    而是由阿呆驾驶着他那辆挂着一串六车牌的宾利,赶往家中。

    待陈帆那辆宾利回到小区后隐藏在小区里的暗桩第一时间现身。

    小区里的暗桩都是红竹帮暗堂的人,负责保护苏珊、李芸、刘莹莹三人的安全,之前,陈帆从皇甫红竹口中得知,这段时间以来,并没有不长眼的人去打扰三人这让陈帆放心不少。

    为此,此时见到那些暗堂成员要现身问好,打开窗户微笑着摆了摆手。

    那些暗桩见状,纷纷退了回去坚守岗位。

    “阿呆,这几天你也累坏了,回去好好睡一觉吧。”当汽车停在小区的停车场后,陈帆拍了拍阿呆的肩膀。

    耳畔响起陈帆的话,阿呆心头一震,心中顿时被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所充斥,他憨厚地笑着摇了摇头:“谢谢陈先生关心。”

    陈帆不再说什么,打开车门,下车,走向公寓楼。

    公寓灯火通明,显然苏珊是在家的。

    明白这一点,陈帆不由加快了脚步,心中却在想,苏珊见到自己时的表情会不会很精彩。

    “阿呃……,…”

    公寓客厅里,浑身上下只穿着一套情趣内衣的苏珊,本来想站在电视机前,给下午陪她一起逛街的李颖摆个FOSS,却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

    “姗姗,穿上衣服吧,小心感冒了。”

    同样只穿着一套纱质情趣内衣的李颖穿着高跟鞋,坐在沙发上,看到苏珊打了个喷嚏后,忍不住提醒道。

    “没事,开着空调呢,感冒不了。”苏珊飞快地摇了摇头,然后故意挺了挺日益壮大的胸脯,道:“李颖姐,你觉得我穿这身性感么?”

    “性感。”李颖笑着点头。

    下午的时候,苏珊打电话约她一起逛街,结果苏珊不知脑袋发热还是怎么了,硬是拉着她买了几套性感、奔放、喷血的情趣内衣。

    这还不说,回来之后,苏珊兴致盎然地非要拉着她将新买的情趣内衣换上,振振有词说什么,来场情趣内衣秀。

    李颖原本和苏珊关系就很好,等于无话不说的姐妹,之后又因为陈帆的事情,多少觉得对不起苏珊,为此,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陪着苏——起乱来。

    “真的啊?”苏珊被李颖这么一夸,有些飘飘然,笑嘻嘻地问道:“李颖姐,你说,若是让那个呆子看到我这副打扮,会不会流鼻血啊?”

    “姗姗啊,怪不得你今天拉着我去买这些东西,原来是你个浪蹄子春心荡漾了啊……,…”李颖心中一动,表情不变,笑着打趣道:“老实交代,是不是打算和陈帆偷吃禁果了?”

    “哪有的事嘛。姗姗是觉得李颖姐美丽动人,想和李颖姐玩百合呢……”苏——听,坏笑着走到沙发边,一下将李颖扑倒在沙发上,将手伸到李颖腋下,挠起了痒痒。

    “啊……啊…………姗姗,别闹了,痒………痒啊……“……

    李颖笑着求饶。

    与此同时。

    陈帆来到了公寓门口,隐约听到了“啊,“啊“…”的声音。

    这不禁让他脸色一变,二话不说,第一时间掏出钥匙,一个箭步冲到门前,开门。

    喀嚓!

    伴随着一声脆响,房门应声而开。

    陈帆出现在了房间门口,看到沙发上那香艳、匪夷所思的一幕,顿时瞪圆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