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429章【大风起兮,云飞扬】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429章【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卧室里,纳兰香香穿着一套白色带huā纹的睡衣。

    她背靠着卧室的房门,身子微微哆嗦不说,眼圈隐隐泛红。

    当初,她和纳兰家族翻脸”带着宝儿走出东北,走得很干脆,在东北乃至一些特殊的圈子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和纳兰家族翻脸之后,纳兰香香很干脆地和之前的未婚夫取消了订婚。

    因为”那个出身于津京唐某个能量不俗的大家庭的男人当初之所以和她订婚,一是贪图她的美貌,二是看中了纳兰家族的实力,属于典型的联姻。

    既然她脱离了纳兰家族,那么所谓的联姻也便失去了意义。

    “纳兰香香是一个心狠的女人。”很多知道纳兰香香所作所为的人,这都这般评价她。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和整个家族翻脸,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也不是所谓的赌气,而是要一刀斩断全部的亲情!

    这是残忍的!

    她的心里也不好受。

    此时此刻,听到自己的父亲,纳兰永轲说出“纳兰家族,兴也香香,陌也香香”这样的话,纳兰香香浑身狂震不已”绝美的脸庞瞬间惨白如纸。

    她下意识地拉开了卧室的房门,结果看到一身儒雅气息的纳兰永轲站在了卧室门口,表情复杂地看着她。

    “是不是那个挨千刀的混蛋要对家族动手了?”纳兰香香紧张地问着纳兰永轲。

    “不是。”纳兰永轲轻轻摇了摇头,随后叹气道:“香香,你当初依然脱离家族,除了和你爷爷怄气之外,还是因为你不想因为自己的举动连累整个家族,对么?”

    纳兰香香脸色一变,紧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正如纳兰永轲所说,她当年脱离纳兰家族,一半是因为纳兰德隆太过心狠不帮她姐姐报仇,再者也通过纳兰德隆的选择得出陈帆身世不简单”为了不给纳兰家族惹祸,她退出了纳兰家族试图通过自己一己之力报复陈帆。

    见纳兰香香不说话,纳兰永轲上前,伸出手,纳兰香香下意识地要躲闪”最终却无动于衷,任由纳兰永轲慈爱地抚摸她的脑袋。

    “傻丫头,你那点心思,我和你爷爷岂能看不出来?”纳兰永轲叹了口气道。

    纳兰香香眼圈泛红,脸上写满了委屈。

    “傻丫头,这两年在外面没少受委屈吧?”纳兰永轲轻轻整理着纳兰香香额头的头发问道。

    委屈么?

    要知道曾经的她是纳兰德隆最疼的孙女”纳兰家的公主,不要说在东北,就是放眼全国,她的身份都不差。

    然而为了给自己的姐姐报仇,她不但失去了纳兰家族的光环,而且在通过自身条件吸引那些权贵人士飞蛾扑火般地扑向她的时候,受到的委屈和侮辱不在少数。

    毕竟那些人都是冲着她的身体来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她一方面要保住自己清白的身子,一方面还想利用那些人士为自己的姐姐报仇,这其中的辛酸苦辣,也许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对于她而言,陈飞口中的“采香”,已经是很文明的词语了,还有的人直接很干脆地让她脱了衣服上床,更有甚者,直接骂她既当婊子又立牌坊。

    一时间,晶莹的泪珠从纳兰香香的眼眶涌出,滑过她那张绝美的脸庞流进了嘴里,有点咸更多的则是苦。

    “傻丫头,你从小性子又烈又倔,当初”你爷爷将你嫁给在津京唐地区能量不俗的凌家,让你受了一次委屈,于心不忍,所以,第二次,你使性子离开东北,你爷爷没拦你。”纳兰永轲叹气,道:“只是……傻丫头,其实你仔细想想的话,应该能明白,你爷爷没有选择报仇,是不想么?”

    “不是!是不敢能够让纳兰家族忍气吞声的人有多少?不多。但是那个人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一个连整个纳兰家族都不敢报复的人”仅凭你通过一些小手段利用那些权贵人士就能够扳倒么?”纳兰永轲面色复杂,道:“想必”时至今日”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爸……”

    纳兰香香泪流满面。

    纳兰永轲一下将纳兰香香拥入怀中,轻轻拍着纳兰香香的后背”叹气,道:“香香,你不傻,相反,你很聪明”所以你能够在利用自身条件报仇的时候,一直没有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应该很清楚,这个世界,想得到多少,就必须付出多大的代价。你爷爷说了,这个世界上能够扳倒那个人的人不多”而想让那些人站在那个人的对立面去,你和整个纳兰家族都给不出他们想要的东西。”

    “他不是被赶出陈家了么?还有我打听到,他非但得罪了青帮”还和燕家燕青帝也有过节,难道青帮加燕青帝还斗不过失去陈家庇护的他么?”纳兰香香轻声问道。

    “很难。

    纳兰永轲嘴巴泛苦的吐出两个字。

    难么?

    纳兰香香不禁想起了陈帆拥有到新身份和新背景。

    她不傻,她很清楚,拥有翱翔集团董事长这个身份的陈帆,在以总参助理袁兵为首的一行人保驾护航之下,无论是青帮还是燕青帝想彻底斗垮”确实很难。

    “香香,我听说陈飞调到东海后”淅江的蒋刚,又开始对你动手动脚了”是不是?”纳兰永轲忽然问道。

    蒋刚!

    听到这两个字。

    纳兰香香,脑海里陡然闪现出了一个秃顶肥胖的男人。

    一个经常出现在渐江各大媒体、报刊的男人。

    她想起了那个男人在她面前时,所流露出的赤luoluo欲望,那股欲望恨不得立刻将她扒光。她想起了那个男人在她面前时,经常伸出肮脏的肥手揩油。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是那个男人在淅江的地位。

    淅江二把手!

    这是他的身份!

    当初,那个肥胖的男人,曾经放出豪言”说是只要她陪着上床”一定帮她报复她的仇人。

    后来,她坦言自己的仇人是燕京陈家子弟后”蒋刚吓得不轻”却没有识趣退步,但也没有继续吹嘘能够扳倒陈帆,只是像牛皮糖一样,一直粘着她,直到陈飞出现后,蒋刚才退去。

    她吸引到陈飞来到杭州,一方面确实想过借陈飞之手铲除陈帆”一方面,也有借势吓跑蒋刚的目的。

    陈飞来了之后,蒋刚确实走了,只是走得并不彻底一当陈飞调到东海后”蒋刚又开始像牛皮糖一样粘着她,而且有点得寸进尺的味道。

    见纳兰香香不说话,纳兰永轲正色道:“本来我的意思是给那个蒋刚一点颜色瞧瞧”不过你爷爷说,蒋刚是薛家的人,不太好招惹”而且咱们纳兰家毕竟在东北扎根,南方不是我们的主场,斗他的话,损失会很严重。所以,你爷爷的意思是”让你离开杭州,跟我回东北。”

    纳兰香香没有吭声。

    “另外,你爷爷还说,陈家那小子和青帮的角斗就要开始了,杭州身为青帮的第二大本营”肯定是角斗的主战场,他担心你的安全。”纳兰永轲又补充道。

    这一次,纳兰香香依然没有回答”不过眼前却是一亮。

    察觉到纳兰香香略微期待的目光,纳兰永轲苦笑着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要劝说这位性子倔强的女儿回东北,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爸,放心吧”蒋刚的事情,我自有分寸”能够处理。”纳兰香香想了想,道:“陈家那个混蛋的事情,我不会再不自量力地参与了,我会冷眼旁观。至于回东北”我暂时不想回去,而且宝儿已经适应了杭州的气候,我也把她送进了最好的小学。”

    “好吧。”听到纳兰香香不回东北,纳兰永轲心中叹了口气,但想到纳兰香香不再执着于报复陈帆”又放心了不少,想了想,道:“既然你不愿意回去,那么我也不强求你。不过”保险期间,我让平安留在你身边。”

    “嗯。”

    纳兰香香没有拒绝。

    与此同时,浙江省委大院。

    身为淅江二把手的蒋刚吃完晚饭后,如同往常一样,在书房里”一边批阅文件,一边吸着香烟。

    “叮铃铃……”

    忽然间,电话铃声在安静的书房里响起。

    蒋刚随意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后,脸色微微一变,第一时间掐灭烟头,接通了电话,语气略显恭敬:“薛爷。”

    “蒋刚,听说你最近看上了一个叫纳兰香香的女人?”电话那头,薛狐的语气不温不火。

    愕然听到薛狐的话,蒋刚脸色微微一变”没有第一时间回复。

    “那个女人是东北纳兰家族的人,他爷爷是纳兰德隆。”薛狐见蒋刚不说”沉声道:“陈家小杂种和纳兰家有过节,我打算利用,暂时联合纳兰家,你不要坏了我的好事。”

    “薛爷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蒋刚心中一动,登时明白了薛狐的意思。

    “你明白就好。”薛狐道:“蒋刚,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这些年,你手中那些不大不小的污点不少,以前”没人敢抓住你这些小把柄做文章”是因为他们不敢得罪咱们。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陈家小杂种就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你要收敛一些,同时想办法把那些污点都消除了。”

    “好!”

    蒋刚脸上略显不满,不过却没有在语气中表现出来。

    得到蒋刚的回复,薛狐不再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蒋刚则是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吸了两。”烟雾环绕在他的脸庞”让他的表情略显阴沉:“薛狐啊薛狐,虽然我蒋刚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你出力不小,可是更多的则是我蒋刚自身的努力。陈家小子杀了你儿子”连累我不说,如今你却把我当成一条狗一样使唤,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话音落下,蒋刚狠狠掐灭了烟头,满脸不爽的表情。

    这一刻的他,浑然不知,一场风暴,正以他为圆心悄然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