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87章【酒后……】求月票!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387章【酒后……】求月票!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387章酒后……求月票!

    在铲除血色炼狱那两年里,陈帆游荡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天过着如同幽灵一般的生活,演绎了一场又一场震惊整个地下世界的杀谬盛宴。

    除了一场又一场杀谬之外,他还和全球各地,各种种族,各种肤色的女人演绎了许多爱情动作片,当然,片子和爱情无关,只是动作……

    那些女人之中,有大红大紫的好莱坞明星,也有古老印第安部落所谓的女神,甚至,连梵蒂冈教廷圣女也曾被他征服在胯下。

    用阅女无数来形容陈帆的话,或许有些夸张,但是不能否认,他在那年中见识了各种各样的美女,对于美女的免疫力完全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然而——

    此时此刻,面对冷漠与妩媚并存的皇甫红竹。

    陈帆不得不承认,皇甫红竹属于那种放到任何时代,都能让男人变成野兽的女人!

    饶是他心智坚强的足以用恐怖来形容,饶是他见过了各式各样的美女,但是,在那一刹那,他依然有些失神。

    俗话说,无欲则刚。

    对于皇甫红竹,楚戈虽然从未畏惧过,但足够尊敬,一直当成长辈来看待。

    为此,冷漠与妩媚并存的皇甫红竹,在他眼中,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我说你们俩好歹也是当长辈的人,眉来眼去,能不能等我离开之后啊……”楚戈嘿嘿笑着,唯恐天下不乱。

    楚戈这一开口,皇甫红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此时表情不对劲,于是竭力地想调整,结果根本无济于事,相反,或许是因为内心有鬼的缘故,脸上那抹红愈加的明显了,配上嘴角那抹鲜红,极具诱惑力。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陈帆略微尴尬地拍了一下楚戈的脑袋。

    楚戈奸诈一笑:“小泵,师傅,咱们是不是先吃蛋糕?”

    先?

    听到这个字,陈帆哭笑不得,而皇甫红竹连教训楚戈的勇气都没了,直接转身,凹凸有致的曲线占楼无疑。

    她光着脚丫,迈着轻盈而性感的步伐走向了沙发,诱人的香臀随着她的走动,一晃一晃的,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某个少儿不宜的画面。

    暗中摇了摇头,陈帆将目光从皇甫红竹那诱人的娇躯上收回,跟着楚戈一起走向了沙发。

    茶几上,摆放着一个蛋糕,不大,但足够三人吃,除此之外,还摆着许多水果和几瓶产自法国某个著名酒庄,年限不短的红酒。

    “我想你在宴会上喝了那么多酒,肯定吃不下东西,所以我和小瓣先吃了一份牛排。”坐在沙发上,皇甫红竹习惯性地翘起了二郎腿,两条玉腿夹得很紧,丝毫没有让睡衣下方的春光暴露。

    陈帆点了点头,然后熟练地打开一瓶红酒,缓缓倒在高脚杯中,而楚戈则是麻利地打开蛋糕盒,开始插蜡烛。

    皇甫红竹则是帮着楚戈点燃蜡烛。

    陈帆倒完酒,看到这一幕,想了想,起身关掉了客厅的大灯。

    大灯关闭,客厅里陡然陷入了黑暗之中,唯有猩红的火苗散发着红黄色的光芒,光芒映照着三人脸上的笑容,气氛温馨。

    “许愿吧。”点完最后一支蜡烛,皇甫红竹轻声对楚戈道。

    烛光前,皇甫红竹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冷漠、阴柔的气息,有的只是温柔,那份如同长辈面对晚辈的温柔。

    楚戈难得地没有和皇甫红竹斗嘴,而是老实地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借着烛光,陈帆和皇甫红竹同时将目光投向了楚戈,清晰地看到,楚戈的嘴角挂着一道坏坏的笑容。

    随后,楚戈睁开了眼睛,坏笑地看了一眼陈帆和皇甫红竹,大声道:“愿上帝保佑师傅早日推倒小泵,哦也!”

    “呼~”

    话音落下,楚戈不再停留,一口气将烛光全部吹灭。

    黑暗中,皇甫红竹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表情尴尬到了极点。

    对于普通人而言,猛地置身于黑暗,会极为不适应,视觉会产生短暂的盲区,盲区内看不到任何东西,唯有适应了黑暗的光线后,才能隐约看清周围一些东西。

    陈帆小时候被陈老太爷用秘方改变过身体,之后又在龙牙的秘密基地进行了十几年的非人类训练,夜视能力极为恐怖。

    

    在这一瞬间,他能够清晰地看到皇甫红竹的表情很尴尬,身子更是僵硬至极,同时,他还看到,皇甫红竹虽然低着头,可是目光却是在观察他……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楚戈嘿嘿笑着,起身去开灯。

    “唉,你说说你们,心动不如行动,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么?那么好的机会都被你们放过了!”重新打开客厅大灯,楚戈见陈帆和皇甫红竹都没有挪动身子,满脸遗憾道。

    连续被楚戈调侃和陈帆的关系,皇甫红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楚戈,同时,她的心中隐隐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情绪,那股情绪就仿佛一道道电流从她身体里流淌一般,浑身软绵无力。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似是看出来皇甫红竹的无奈和尴尬,陈帆故意板起来教训,道:“来,喝酒!再废话,答应你教你格斗功夫的事情,顺延一年!”

    “哦,n!n!师傅,陈哥,你不能这样残忍!”皇甫红竹板起脸,楚戈丝毫不怕,陈帆板起脸来说狠话,楚戈直接被吓着了,连忙求饶道:“师傅,我保证不再废话,嗯,只喝酒!喝酒!!”

    楚戈说着,端起酒杯,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

    楚戈态度的转变,令得皇甫红竹那张迷人的脸庞上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似百花盛开,美的惊人。

    “生日快乐。”

    随后,陈帆和皇甫红竹不约而同地开口。

    “砰!”

    祝福过后,酒杯碰撞的声音响起。

    灯光下,三人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随后,楚戈似乎真的担心陈帆不教他格斗功夫,没有再继续搞怪,而是一个劲地缠着陈帆和皇甫红竹喝酒。

    楚戈尽避酒力也算不错,但是和陈帆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没法比。

    随后,半个小时里,四瓶价格加起来能够买一辆轿车的红酒,被陈帆、皇甫红竹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喝完四瓶酒,楚戈觉得不够尽兴,又开了两瓶皇家礼炮,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

    等到第二瓶皇家礼炮喝到一半的时候,楚戈确实醉了,醉得不省人事,整个人如同撒娇的孩子一般,依偎在了陈帆身上。

    皇甫红竹虽然没醉,但是如此多酒灌下去,也有些不好受,脑袋有些发晕,唯有陈帆依然保持着清醒。

    “我把小瓣送上去。”陈帆对着因为喝完酒,皮肤略有些红晕的皇甫红竹说了一句,不等皇甫红竹回话,一把将楚戈抱起,走向了楼梯。

    很快的,陈帆来到了楚戈的卧室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和大多数纨绔子弟的卧室不同,楚戈的房间里,没有那些时尚的电子产品,也没有价格昂贵用来装逼泡妞的装备,有的只是武器。

    匕首,短刀,大刀,长剑,手枪,微冲,狙击枪……

    楚戈的卧室就像是一个小型武器库,摆放着十多种武器,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

    看到这一幕,陈帆不由停下了脚步,愣了好几秒钟。

    “到底是楚问天的儿子,骨子里就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陈帆苦笑着感叹了一句,将楚戈抱到床上,放下,盖好被子。

    做完这一切,陈帆退出房间,来到楼下客厅。

    客厅里,皇甫红竹光着脚丫,斜躺在沙发上,手掌撑着下巴,犹如一尊睡美人。

    她似乎有些醉了,听到陈帆的脚步声,并没有起身,只是微微睁开了眼睛,目光中没有阴柔,有的只是迷离。

    陈帆见状,径直走了过去,蹲子,轻轻整理了一下皇甫红竹额前凌乱的秀发,柔声道:“没事吧?”

    没有回答,皇甫红竹微笑着摇了摇头。

    “还能喝吗?”陈帆问。

    皇甫红竹点头:“能。”

    听皇甫红竹这么一说,陈帆拿起皇家礼炮倒酒,倒得不算多,只有半杯。

    倒完酒,他将一个酒杯递到皇甫红竹面前,等皇甫红竹抓住后,才端起自己的酒杯。

    “砰!”

    酒杯的碰撞声再次响起,只是比起之前而言,轻微了许多。

    “生日快乐。”

    喝完杯中的酒水,陈帆凝视着皇甫红竹迷离的眸子说道。

    嗡!

    耳畔响起陈帆的祝福,皇甫红竹身子瞬间僵硬,瞳孔陡然放大,脑袋一片空白。

    “唰!”

    酒杯从她手中脱落。

    陈帆伸出手,稳稳地抓住酒杯,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抱歉,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否则的话,我就将慈善晚会推迟了……”陈帆歉意地说道。

    没有回答,皇甫红竹深处白嫩纤细却含有老茧的右手,用掌心堵住了陈帆的嘴,脸上充斥着无法抹去的感动和幸福,性感的红色嘴唇微微颤抖着,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看到这一幕,陈帆轻轻挪开皇甫红竹的手,然后轻轻捧起皇甫红竹的脸庞,对准那两片鲜红的花瓣吻了下去……

    察觉到陈帆略带急促的呼吸,感受着陈帆身上的阳刚气息,皇甫红竹浑身微微哆嗦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像一朵娇艳的花朵,任由陈帆去采。

    轻轻地,轻轻地,四唇相接,陈帆吻上了皇甫红竹,犹如蜻蜓点水。

    皇甫红竹犹如遭到雷击,浑身僵硬。

    闭上双眼的她,察觉到陈帆的嘴唇离开,下意识地伸出双手,勾住陈帆的脖子,鲜红的嘴唇热情似火般地迎了上去。

    四唇再次相接,两人的身子瞬间贴在了一起。

    皇甫红竹生涩地伸出香舌,轻松地钻进陈帆的牙城,顿时和陈帆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犹如两条小别的蛟龙,互相缠绕、追逐、吸允……

    皇甫红竹的主动,就像一把火一般,直接点燃了陈帆体内的欲火。

    热烈回应皇甫红竹的同时,他下意识地将手伸向了皇甫红竹胸前那两座颤抖的峰峦,隔着绸制的睡衣,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皇甫红竹只觉得像是触电了一般,浑身一阵酥软,她本能地挪开嘴唇,闭上眼睛,急促喘息的同时,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整个人如同一滩水一般,软在了沙发上。

    看到这一幕,陈帆的左手轻轻抚上那两条白皙笔直的美腿,犹如一条小蛇一般,从下而上,轻微滑动,右手则是开始解睡衣的纽扣。

    一颗。

    两颗。

    三颗。

    四颗。

    白色的绸制睡衣缓缓从皇甫红竹的娇躯滑落,洁白无瑕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了陈帆的视线里,胸前的峰峦被镂空的黑色蕾丝胸衣遮盖,半遮半掩,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

    皇甫红竹两条玉腿本能地夹紧,娇躯扭动不止,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伴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峰峦上下晃动,两条玉腿搭在一起,死死夹着,阻挡着陈帆的大手侵略腿根旁边的神秘花园。

    没有继续往上,陈帆的左手撑开,五指轻微地在皇甫红竹那白嫩的大腿内侧划过,每一次划过,似乎都能带起阵阵电流,让得皇甫红竹咬着鲜红的嘴唇,只能用鼻音发出轻哼。

    那一声声的轻哼,就像是致命的毒药,吞噬着陈帆最后的理智,他的右手从皇甫红竹那光滑平坦的小肮轻轻滑过,一路朝上,然后轻微一摁。

    “唰!”

    镂空黑色蕾丝胸衣的纽扣被解开。

    失去胸衣的束缚和遮掩,两只小白兔霍然跳出,在灯光下,泛着层层,上方的颗粒,粒粒鼓起,如同两对雕刻的玉兔,晃人眼睛。

    “兹~”

    陈帆左手轻轻拽了一下已经滑落的绸制睡衣。

    下一刻,皇甫红竹浑身上下,除了两腿之间的白色蕾丝外,再无他物。

    俯身,陈帆张开嘴,轻轻地含了上去。

    “嗯……”

    皇甫红竹浑身一阵抽搐,两腿间,溪水泛滥。

    陈帆像是在品尝美味一般,慢慢地、轻轻地品尝着那两朵从未被人开发、品尝的花瓣,同时左手再次沿着那白嫩的大腿内侧,由下而上,一路滑过,最终停在了神秘花园洞口,一片湿润。

    轻轻一抚。

    “不……不要……”

    皇甫红竹浑身颤抖着睁开眼睛,迷离的目光中闪烁着最后一丝抵抗。

    “不……不要在这里。”

    她喘着粗气,抓住了陈帆准备扒掉那最后一层遮拦的左手,轻轻说道。

    :多写了一千字,迟了几分钟。

    过了十二点,就是新的一月了,很认真地求一次!!

    惊喜!全球最大掌上购书商城开业,发送“实体书”到10658080,130万种图书随心购,免运费货到付款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