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86章【美人】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386章【美人】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原本因为陈帆怠慢,而恼怒的马志强,愕然听到陈帆冰冷的话语,感受到陈帆眸子里货真价实的杀机,他情不自禁地将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眸子里的怒意dàng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恐惧。**更

    不光是马志强,一旁的胡省长和罗伟也没有想到,陈帆会在这样一个场合说出这样杀气腾腾的话语。

    没想到归没想到,罗伟已经下定决心当陈帆的人,自然知道陈帆和薛狐会不死不休,倒也没有觉得震惊。

    短暂的震惊过后,马志强冷静了许多,他静静地看了一眼陈帆,起身,道:“我会将你的话一字不差地带到。”

    话音落下,马志强不等陈帆回话,直接离开。

    那些广东省的代表,看到马志强离开,纷纷起身,跟着离开,离开之前都不敢和陈帆打招呼。

    显然,他们都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马志强一行人离开,宴会现场的来宾看时间也不早了,纷纷起身和陈帆告辞。

    一些原本抱翱翔集团大tuǐ的商场人士,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后,打消了内心的念头,他们很清楚,关系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建立的,需要慢慢培养。

    政界大佬,商场大鳄一离开,陈帆吩咐翱翔集团综合管理部部长招呼好那些没有离席的客人,然后独自前往隔壁的餐厅。

    等陈帆来到隔壁餐厅的时候,愕然看到苏青海满脸通红地从餐厅里走了出来,看到陈帆后,立刻迎了上来,走路一摇三晃的,似乎随时都会跌倒。

    看到这一幕,陈帆立刻上前扶住苏青海,关心地问道:“苏叔,您没事吧?”

    “没事。”在陈帆的搀扶下,苏青海站稳,轻轻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些,随后他喷着酒气,道:“xiǎo帆,这里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那边忙完,你就走吧。”

    “苏叔……”陈帆满脸不解。

    “给我一支烟。iǎo说必去##”苏青海打断了陈帆的话。

    陈帆虽然心中不解,但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而是mō出香烟送到苏青海嘴里,帮其点燃。

    苏青海狠狠吸了两口香烟,吐着烟雾,苦笑,道:“你知道我们喝了多少酒么?”

    “都喝多了?”陈帆醒悟了过来。

    青海叹了口气:“五十个人解决了九十八瓶,能够保持清醒的没几个了,少部分人直接倒在了酒桌上,大部分人在那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怀念过去。”

    “唉,当年我们三六八团一共1100多位兄弟,一场战争打下来,只剩下我们五十一人了。”苏青海语气复杂,道:“我们这五十人能够活下来,都是依靠你父亲。”

    听到苏青海这么一说,陈帆选择了沉默。

    “算了,这些话不说也罢。”苏青海笑着擦了擦眼泪,道:“你回去吧。他们都有司机和警卫员,一会差不多了,我会让他们的司机和警卫员将他们扶到房间里休息。”

    帆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选择进入餐厅,去打扰那些缅怀过去的老军人。

    出自龙牙的他,自然知道那份属于军人的回忆,对于苏青海等人是何等的重要!

    ……十分钟后,陈帆来到了楼下。

    眼看陈帆走出酒店,负责给陈帆开车的暗堂成员阿呆,连忙驾驶着陈帆那辆宾利迎了过去,停下,跳下车,给陈帆拉开车mén。

    陈帆冲会议中心的负责人挥了挥手,然后猫腰钻进了汽车里。

    “陈先生,您让我给他们送的茅台酒,他们都没有要。他们说,您的好意他们心领了,酒就不拿了,让您存着,等到了您结婚大喜的日子喝。”汽车启动,阿呆透过反光镜看了一眼在后座上轻轻róu太阳xùe的陈帆,语气恭敬地汇报道。

    晚宴开始之前,陈帆本来打算让袁兵等人的司机一起入席,不过他们均是拒绝了,只要求陈帆给他们每人准备了一份盒饭,不是鲍鱼捞饭,最普通的那种盒饭。iǎo说必去##

    为此,陈帆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让厨师做了四十九份盒饭,同时让阿呆给每人送一箱茅台。

    此时,听到阿呆的话,陈帆苦笑了一下,问道:“阿呆,他们还在车里吧?”

    呆点头。

    “停车。”等汽车经过停车场的时候,陈帆突然开口道。

    阿呆不明所以,只好将车停下来。

    随后,在他诧异的目光中,陈帆下车,拿着打开的香烟,挨个给袁兵那些人的司机和警卫员发烟。

    整个过程很短暂,陈帆没有像个娘们一样跟袁兵等人的司机唠唠叨叨,只是发烟,然后亲自帮着点着。

    做完这一切,陈帆才重新回到车里,道:“去高尔夫郡。”

    阿呆没有回答,而是默不作声地启动汽车。

    约莫四十分钟后,挂有一串六车牌的宾利,在阿呆的驾驶下,来到了高尔夫郡最中央那栋别墅mén口。

    别墅mén口,灯光大亮,灯光下,楚戈穿着一身英伦风格的服饰,蹲在地上,一个劲地吸着香烟。

    眼看陈帆的汽车驶来,楚戈像是发现新大陆一半,满脸jī动地扔掉烟头,顾不上踩灭,快步跑向了宾利轿车,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陈哥!”

    借着灯光,陈帆可以清晰地看到楚戈脸上那副jī动的表情,苦笑的同时,内心却是淌过了一丝暖流。

    患难见真情,皇甫红竹如此,楚戈亦是如此!

    “师傅,你总算来了,我等的鸟都快生蛋了。”殷勤地给陈帆拉开车mén,楚戈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陈帆笑着拍了拍楚戈的肩膀,道:“xiǎo鸽子,怎么不早给师傅说今天是你生日,你看师傅什么都没带。”

    “礼物神马的都是浮云,师傅你能在百忙之中来给我过生日,我已经很爽了。”楚戈嘿嘿一笑,道:“xiǎo姑在里面等咱们呢,进去吧。”

    “嗯。”

    陈帆点了点头。

    楚戈不再废话,直接跳上陈帆的宾利,阿呆第一时间启动汽车,驶进别墅大院。

    “师傅……”上车后,楚戈殷勤地递给陈帆一支xiǎo熊猫,一脸神秘的表情。

    “怎么了?”察觉到楚戈那副神秘的表情,陈帆有些疑huò。

    楚戈嘿嘿笑着,站起身子,弓着腰,凑到陈帆耳边,轻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今天不但是我的生日,也是xiǎo姑的生日。嗯,后面的话,我不说了,你懂的……”

    皇甫红竹的生日?!

    愕然听到楚戈的话,陈帆不由一愣。

    “师傅,你放一百八十个心,吃完蛋糕,我会尽快把自己灌醉,绝对不当电灯泡……”楚戈又补充道。

    “你xiǎo子!”陈帆苦笑不得,心中却是暗暗叹了口气,弥漫着一股自责的情绪。

    “对了,师傅,xiǎo姑不让我告诉你,所以,一会我在的时候,你可不能把我卖了,你们滚大chuáng也好,沙发jī战也罢,千万要等我走了之后口阿……”楚戈嘿嘿笑着,那感觉恨不得立刻看到陈帆和皇甫红竹好上。

    陈帆早已习惯了楚戈口无遮拦,倒也没有在意。

    很快的,阿呆驾驶着宾利轿车来到了别墅主建筑mén口。

    汽车停下,楚戈迫不及待地跳下汽车,第一时间给陈帆拉开车mén。

    陈帆笑着下车,然后带着陈帆踏入了这栋曾经被誉为东海乃至长江三江州最难踏进的别墅。

    客厅里,皇甫红竹穿着一身白sè绸制的睡衣,坐在沙发上已经等候多时。

    借着灯光,可以清晰地看到,略微宽松的绸制睡衣,并不能遮掩皇甫红竹那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痴mí的玲珑娇躯,睡衣领口有些大,lù出了xìng感对称的锁骨,下方的rǔ沟若隐若现。

    睡衣下方,两条笔直白皙的美tuǐ完全暴lù在了空气当中,晶莹剔透的yù足犹如艺术品一般,光滑无暇,脚趾甲被涂抹成了黑sè,在灯光下散发着妖媚的光芒,勾人心魄。

    灯光下,她美的让人窒息!

    眼看陈帆带着楚戈进入,皇甫红竹缓缓起身,xiōng前的圣nv峰随着她的动作,剧烈一晃。

    她没有穿拖鞋,而是光着晶莹剔透的yù足,踩在软绵的白羊máo地毯上,慢慢朝陈帆和楚戈迎了上来。

    “还能喝吗?”迎上陈帆和楚戈,皇甫红竹清晰地闻到了陈帆身上浓浓的酒味,关心地问道。

    “xiǎo姑,你什么意思?”不等陈帆开口,楚戈便撅起xiǎo嘴,一脸不满,道:“今天可是我生日,陈哥既然来了,不喝酒能行么?”

    “你陈哥之前在宴会上肯定没少喝。”皇甫红竹板起脸来教训道。

    这个世界上,面对皇甫红竹那冷漠的表情,yīn沉的目光,不畏惧的人不多。

    楚戈恰恰是最不畏惧的一个!

    “xiǎo姑,你别板起来教训我,今天我生日,我说了算。”楚戈振振有词地说道:“酒肯定要喝,否则,你们怎么酒后luànxìng?”

    酒后luànxìng?!

    耳畔响起楚戈嘀咕的四个字,皇甫红竹犹如遭到雷击,xìng感yòu人的娇躯瞬间紧绷,一缕绯红瞬间爬上了她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庞,让她整个人多了一丝妩媚的味道。

    冷漠中夹杂妩媚。

    这一刻,皇甫红竹犹如来自幽冥的魔nv,身上那股极具情侵略xìng的yòuhuò,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疯狂……PS:第一更到。推还是不推?俺跟着感觉走,第二更十一点之前应该能发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