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57章【针锋相对】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357章【针锋相对】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重症监护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陈帆和陈飞两人,心中猜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陈飞被陈帆眯着眼睛注视着,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头野兽盯上了似的,从头到脚一阵发麻,胸口像是压了一座大山,呼吸频率直接被打乱。

    在众人的注视中,在陈飞被陈帆那毫无感情色彩的目光震住的时候,陈帆的步伐再次动了。

    他挪动脚步,径直朝陈飞走了过去。

    或许是不愿意打扰安详睡过去的陈老太爷,陈帆的脚步很轻,每次抬起脚后,脚会在空中略微停顿,然后轻轻地落在地板上,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

    一步,两步,三步……

    “你要干什么?”陈飞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心中告诉自己,失去陈老太爷庇护的陈帆不值得一提,可是他那疯狂跳动的眼角肌肉出卖了他内心那缕无法抹去的恐惧。

    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在陈帆的眸子里察觉到了杀意!

    那种由无数人鲜血堆积的杀意!!

    “闭嘴!”

    陈帆开口了,他的语气不温不火,身子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立在了陈飞身前。

    “你……你算什么东西?”

    尽避心中残留着一丝恐惧,但是眼看周围这么多人,而且都是军方和政界的大佬,还有父亲陈永瑞也在,陈飞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和陈帆争锋相对。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和陈帆不同。

    在陈家,陈老太爷的突然离世对于陈帆的打击最大,但是……对于陈飞的影响最小。

    他是那种极为自私的人。

    纵然他也清楚,陈老太爷的死会导致陈家的地位出现一些动摇,但是他相信以陈家这么多年的经营,动不了根基。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于陈老太爷的离世,陈飞心中还有一种大快人心的味道!

    因为他想看到陈帆从神坛跌下,如同乞丐一般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得不到的东西,你陈帆也不要想得到!”

    这是他心中最真实的写照。

    “唰!”

    就在陈飞认为就算给陈帆十个胆子,陈帆也不敢动手的时候,陈帆动了!

    除了陈战外,所有人只听到了破空的声音,根本没有看清陈帆的动作。

    下一刻,在所有人震惊的表情中,陈帆右手如同钳子一般卡主了陈飞的喉咙。

    被陈帆卡住喉咙,陈飞的呼吸瞬间被打断,整张脸憋成了猪肝色,四肢本能地挥舞,试图打陈帆,却根本挨不到陈帆的身子,也无法挣脱陈帆对他的束缚。

    “陈帆,你干什么?”短暂的震惊过后,陈永瑞脸色陡然大变。

    而一旁的陈建国也是紧皱着眉头,冷声喝道:“陈帆,放下小飞!”

    没有理会,没有回答,陈帆冷冷地盯着惊慌失措的陈飞看了两秒钟,然后大步朝门口走去。

    “混账东西,我让你放下小飞,你聋了么?”看到这一幕,那些来自军.政两界的大佬被惊得不轻,而陈建国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依然没有理会,陈帆死死地卡着陈飞的喉咙,来到了门口。

    空中,陈飞因为呼吸缺氧,眼球泛白,似乎随时都会死过去一般。

    “你再敢踏进这间屋子半步,我就送你去给老太爷陪葬!!”

    陈帆将陈飞的身子拉到身前,声音沙哑地说着,说话的同时,身上的恐怖杀意霍然释放,杀意以他的身体为圆心朝四周蔓延,仿佛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冷了下来。

    感受着陈帆身上那股令人心悸的杀意,重症监护室里,哪些大佬们心中震动不已,同时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陈建国,仿佛要看陈建国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然而——

    这一次,不等陈建国开口,陈帆单手拎着陈飞的同时,伸手去开门。

    哗啦!

    伴随着一声脆响,房门被陈帆拉开。

    “嗖!”

    房门打开,陈帆像是丢垃圾一般,直接将陈飞丢了出去。

    “砰!”

    陈飞的身子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整个人一阵眩晕,全身疼痛无比。

    “呼……呼……”

    他像是溺水之人上岸一般,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只是眸子里却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因为,在陈帆开口的那一刻,他怕了!

    只是,短暂的恐惧过后,他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深入骨髓的恨意!

    他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挣扎着要起身。

    下一刻,一只粗厚的大手,将他拎了起来。

    “你不能进去!”小柱子面无表情地看着陈飞,语气毋庸置疑。

    陈飞刚刚被陈帆羞辱,心头正恼火呢,愕然听到小柱子的话,看着近在咫尺的小柱子,不由一怔!

    对于陈飞而言,如果陈老太爷还活着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小柱子!

    不光是他,就连那些省.部.级大佬见到小柱子也丝毫不敢摆官威!

    但是……今日不同往日——陈老太爷走了,失势的不止陈帆一个人,还有小柱子!

    “你算什么东西?给我让开!”短暂的愣神过后,陈飞满脸怒意地喝道。

    “啪!”

    没有回答,小柱子挥出一记手刀,准确无比地砍在了陈飞的后颈上,力道恰到好处,只是将陈飞打晕了过去而已。

    ……

    重症监护室里,陈帆疯狂的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那些外人眼里,他们没有想到,陈老太爷前脚刚走,后面陈家就出现了裂痕,出现裂痕不说,矛盾之深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想!

    而对于陈家人而言,他们没有想到,陈帆居然在这个时候对陈飞动手!

    “陈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相比陈飞而言,陈永瑞的城府和隐忍显然要强得多,他虽然对于陈帆将陈飞扔出去的举动愤怒到了极点,但是却没有发作,只是冷冷地盯着陈帆。

    “我说过,今天,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扰到老太爷的休息。”陈帆面无表情地望着陈永瑞:“你儿子太呱噪了,我只能将他丢出去。”

    “你……”陈永瑞气得浑身发抖。

    “混账东西,你有什么脸和资格说这样的话?”就当陈永瑞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陈建国踏前几步走了上来,与陈帆针锋相对。

    大部分陈家成员都觉得陈帆太过嚣张,看到陈建国出面教训,都暗暗支持,也有少数例如陈战夫妇还有陈宁的父母都是紧紧地皱着眉头。

    显然,他们极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

    而对于那些外人而言,他们其实也不想看到这一幕。

    虽说陈老太爷死后,他们未必像以前那般拥护陈家,以陈家为首是瞻,但是总归还是和陈家站在一条船上的。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陈家出现内斗对他们而言并非什么好事。

    再者,他们心中对于陈老太爷这个人物是极为敬重的!

    陈老太爷刚走,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陈老太爷的亡魂被惊醒。

    只是——

    在这个特殊时刻,他们没有出来,也不敢、不能出来阻止这一切,只是暗中为陈帆捏了把冷汗。

    “我为什么不能说?”面对陈建国,陈帆没有退让,只是平静地反问道。

    “混账东西,你可知道你老太爷的病是怎么来的吗?”陈建国满脸怒意地质问。

    陈帆眉头皱起,没有吭声。

    “还不是因为你个不争气的混账东西折腾的!”眼看陈帆不说话,陈建国冷冷道。

    “叔,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你怎么能把爷爷的死怪罪到小帆身上?”一直扶着孙亚玲轮椅的陈战站了出来,语气有些怒意,不过当着众多大佬的面,他没有直呼陈建国的名字。

    “陈战,你是想替你儿子出头还是歪曲事实?”陈建国沉声道:“你爷爷第一次查出得了癌症,不就是因为他个不争气的东西离开龙牙,惹得你爷爷大发雷霆,最后被气进医院的吗?”

    嗯?

    听陈建国这么一说,在场众人下意识地回忆了一番,其中少数几个知道内幕的人,心中微微一震,因为……陈帆离开龙牙和陈老太爷被查出癌症的时间完全吻合!

    陈战也知道时间吻合,但是他也很清楚,陈老太爷的病情和那次生气关系不大!

    不光陈战知道,陈帆当初得知陈老太爷被气进医院并且得了癌症后,也特地暗中到燕京军区总医院看过陈老太爷,并且通过特殊渠道,得知陈老太爷的病情是长期养成的,并非那次生气。

    那一次,陈帆得知陈老太爷没事后,才悄然离开燕京,期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我不想和你吵,如果你对我打了你的宝贝孙子有意见,我们回到家中慢慢谈。”陈帆眉头缓缓松开。

    “慢慢谈?我告诉你,混账东西,我忍你很久了!”陈建国伸手指着陈帆,叱喝道:“纵然你老太爷因为当年的决定,让你经历了许多人没有经历的苦难!但是,你也从中得到了很多!”

    陈帆再次眯起了眼睛。

    “你老太爷和龙牙培养了你,让你成为了全军最优秀的军人之一!”陈建国越说越激动:“可是,这大半年来,你做了什么?”

    “你仗着你老太爷对你器重,对你溺爱,所以你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地利用从军队中学到的本事目无王法,一次又一次的惹是生非!!”陈建国说到最后,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你老太爷在世的时候,我怕伤了他老人家的心,一直容忍你、放纵你!既然,你到现在依然执迷不悟,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再对你客气了!!”

    陈建国这话一出口,众人的心头顿时一紧!!

    “今天在场的所有人作证,从今往后,我陈家,再也没有陈帆这个人!!!”陈建国冷冷地盯着陈帆,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