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34章【好奇之心】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334章【好奇之心】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从翱翔集卝团大楼到商业街,陈帆整整骑了一个小时,中途引得无数路人侧目相望,其中大多是男人看田草,相比之下,倒是很少有女人看向陈帆,尤其是成年女人。

    毕竟对大多数成年女人而言,被自己的男人骑着自行车游dàng在大街上,偶尔一次可以接受,因为那叫浪漫,次数多了绝对无法接受,因为那叫寒酸。

    她们宁愿要坐着宝马那份来自虚荣心的满足,也不要穷酸的浪漫。

    用某位曾因一句话出名的女人的话说:我宁愿娄在宝马车上哭泣,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微笑。

    现实。

    在这个拼爹、追求物质利益的年代,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学会了现实,只是相比而言,男人们不像女人们所表现得那般lù骨罢了!

    陈帆将电动自行车放在了商业街入口处的一处停车场里,引得几位停车的“成功人卝士”纷纷lù卝出了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那感觉仿佛在说:这尼玛的真是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

    对于那些“成功人卝士”的嫉妒表情和嘲讽目光,陈帆没有理会,田草自然也不会理会。

    在她看来,一个电卝话就可以让她去参加翱翔集卝团高层会卝议的男人,需要用汽车这类东西来证明自己的身份么?

    “现在十一点,我们可以先逛一个小时,再去吃麻辣烫,我听同学说这附近有一家味道很好。”和陈帆并肩走在人群中,田草无法卝像之前那般大胆,并没有挽住陈帆的胳膊。

    “你喜欢吃麻辣烫?”陈帆好奇地问,对于田草这个爱好,他并不知情。

    草点了点头:“不过没有在外面吃过,都是我妈给做的。”

    听田草这么一说,陈帆一时沉默了,他知道,对于很多孩子而言,吃麻辣烫算是廉价消费,而对曾经的田草而言,在外面吃一次麻辣烫,或许是一个很奢侈的行为。

    见陈帆沉默,田草并没有觉得以前不敢在街上吃麻辣烫有多么丢脸,而是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道:“我们去商场变一逛吧。我妈脚一直不太好,我想给她买个足浴盆,这样的话,她每天可以利卝用足浴盆按卝摩。

    还有,我妈虽然在东海呆了十几年,可是依然不适应东海的湿冷,我要给她买个空调,让她到了冬天不再怕冷。最后则是要给她买一个洗衣机。”

    说到这里,田草的声音出现了一丝异样:“本来,我长大了,洗衣服这些事情都是力所能及的,应该自己去做。可是……我妈xìng子倔1每个周都要让我把衣服拿回去,她给我洗,说是不能因为洗衣服耽误我的学习。”

    “前几次我自己洗了,结果回去她很生气,几天都不和我说话。”说到这里,田草的眼圈微微有些泛红:“现在买了全自动洗衣机,她就不必每周惦记着给我洗衣服了,我也不用因为自己洗衣服而招惹她生气了。”

    陈帆再一次沉默了。

    面对田草这番话,他心中某根弦被触动了,他很想说些什么,可是……等张卝开嘴才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

    随后的一个小时里,陈帆跟着田草到商场买了足浴盆、空调和洗衣机。

    其中足浴盆是买的最贵的.空调和洗衣机则是中档次的。

    空调和洗衣机是商场亲自送,并且上门安装,足浴盆则是要现场带走,陈帆没开车,无法带走,于是多花了一些钱,让商场的送货员亲自送上门。

    买完这三样东西后,田草欢笑着带着陈帆到附近一家麻辣烫店,店里人满为患,大多是年轻男女,其中以高丰生、大学生最多,像陈帆和田草这般穿着正式,气度不凡的客人几乎没有。

    无论是田草那股朴素和女王混合的气质,还是陈帆那副有着丰富阅历和过去的沧桑、从容,都是一般人无法拥有的,两人一进入麻辣烫店,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面对这些目光,陈帆和田草都没有在意。

    对于田草而言,这是第一次在外面吃麻辣烫。

    对于陈帆而言,这是人生第一次吃麻辣烫。

    田草要了份最辣的,两人吃得很过瘾,从店里走出的时候,满头大汗,心情却是无比的舒畅。

    吃完麻辣烫后,田草又带着陈帆逛了一下午,买了不少东西,其中大多是给田姨买的,田草只买了两身衣服,一身是青春装,在学校穿,一身是职业装,留着今后实习穿。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田草心满意足地结束了逛街,两人手上提满了手提袋,尤其是陈帆,一个人提了近十个。

    “我们怎么回去?”看着满手的手提袋,田草傻眼了。

    陈帆笑了笑,道:“骑自行车回去。”

    “我一个人拿不了这么多。”田草手里提着六个袋子,已经是极限了。

    “没关系,我拿。”陈帆一副xiōng有成竹的模样。

    “你拿?”田草一呆:“那你怎么骑车?”

    “双手不扶车把呗,这也不算什么高难度的事情。”陈帆说着,双手拎着手提袋,骑在了电动车上,对一脸目瞪口呆的田草,道:“.还愣着干什么,上车!”

    田草半信半疑地坐在电动自行车后座上,随后……在路人膛目结舌的表情中,陈帆双手拎着手提袋,没有抓车把,仅靠身卝体平衡控卝制着自己行车,离开了商业街……

    相比来时而言,陈帆带着田草回田草和田姨租的房子,更加引人目光,回头率简直就是百分之二百!

    一路上,田草一开始显得十分震卝惊,后来看到那些路人吃惊的目光时,却像是像吃了mì一般,笑得很欢乐。

    四十分钟后,陈帆带着田草来到了租房子的地方。

    这是一处典型的贫民区,附近没有高楼大厦,有的只是二层小楼的院子,胡同显得有些脏,偶尔可以看到垃卝圾乱丢的现象。

    当田姨开门,看到满手拎着手提袋的陈帆和田草时,惊呆了。

    “妈,今天我实习结束了,本来想打算请陈帆吃饭,不过他不愿意在外面吃,所以我们买了一些菜回来。”面对满脸惊讶的田姨,田草笑着解释:“妈,又要辛苦你啦!”

    “傻丫头,这有井么辛苦的。”田姨苦笑一声,道:“陈少,快进来吧,家里有些乱,你不要在意。”

    进入房间后,陈帆发现总共三间房间,其中一间是客厅,却摆着一张chuáng,另外一间是卧室,里面摆着一张单人chuáng和一张书桌,书桌上摆满了书籍,除了课本以外,全部都是经济领域的书籍,而且都是盗版的。

    厨房在隔壁,很简陋,却很干净。

    房间不像田姨说得那般乱,很整齐,也很潮冷。

    整个房间里除了田草的房间有一个电暖风之外,并没有任何取暖措施。

    这一切,让陈帆无法想象,田姨和田草母女两人是如何度过上一个寒冷的冬天的。

    “因为只有一个电暖风,所以我每天晚上都和我妈挤一个被窝,这样两个人都不会冷。”

    等田姨去做饭后,田草似乎看出了陈帆的心思,笑了笑解释,笑容没有一点虚伪和牵强的味道,似乎对于她而言,能够和田姨挤一个被窝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小草,明天我去帮你租新的房子吧,就租到学校附近。”陈帆想了想,道:“至于花钱你不要怕,大不了,我让杨远先预支你的薪水。”

    显然,陈帆知道,直接给田草钱财,以田草的xìng子,是断然不会接受的!

    “不用。”田草有些感动地看了陈帆一眼:“我上个月的薪水有十万块呢,而且开学后,我还要继续实习,到时还有薪水。”

    十万?

    开学后继续实习?

    听到田草这么一说,陈帆先是一怔,随后明白这是杨远的安排.想了想,道:“你开学就高二第二学期了,明年就高三了,继续实习的话,不会影响到学习成绩吗?”

    “我本来打算高二就要考大学的,不过去实习的话,就再等一年。”田草轻轻摇了摇头,脸上流lù着属于她的骄傲和自信:“实习英然会给我的学习造成一定影响,但是我相信,明年一定可以拿到东海市高考状元!”

    感受着田草那份无与伦比的自信,陈帆没有吭声,他很清楚,那份自信不是狂傲,而是用他人几倍努力换来的。

    晚饭很丰盛,六菜两汤,将木质的小方桌摆得满满的,为了庆祝,田草特地买了一瓶香槟。

    吃饭期间,田草脸上的幸福笑容一直没断,陈帆也是吃得很开心。

    这份感觉远远不是像和陈飞在五星级酒店那般,吃一桌上万的饭可以比拟的。

    唯一让陈帆觉得奇怪的是,田姨在吃饭的过程中,虽然也时不肿地笑,并且给陈帆夹菜,但是陈帆能够清晰地察觉到,田姨脸上的笑容很牵强,眸子深处掩藏着一丝无法深深的担忧。

    那丝担忧让陈帆隐约觉得,田姨似乎并不想他和田草在一起

    这让陈帆百思不得其解!

    直觉告诉陈帆,这和田姨特殊的经历有关系。

    一个年轻时很漂亮的女人在过去十几年之中,没有嫁人,独自一人将田草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大。

    这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陈帆第一次对田姨过去的经历产生了好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