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330章【不见棺材不落泪】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330章【不见棺材不落泪】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330章【不见棺材不落泪】

    “啪”

    军区门口,宾利轿车里,林东来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试图利用尼古丁来麻醉内心激动的情绪,可是效果并不大,他脸上的兴奋根本无法抹去。

    这已经是他在一个小时之内抽的第十根烟了。

    “姐,要不我给李森打个电话问问吧?”深深吐出一口烟雾,林东来扭头看了一眼同样满脸兴奋的林韵,提议道。

    昨晚林韵因为陈帆的事情,被一直将她当成心肝宝贝的李森抽了一巴掌,脸蛋鼓起留有淤青不说,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她和林东来一样,都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陈帆如同哈巴狗一样从南京军区爬出去的情形。

    之前漫长的一个多小时,基本耗光了她的耐心,她也等不及了,林东来的提议正合她的心意,只见她第一时间点头:“好。”

    得到林韵的支持,林东来不再犹豫,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拨通了李森的电话。

    十几秒钟后,电话接通,林东来不等电话那头的李森说话,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李哥,那个王八羔子怎么还没出来啊?莫非被李老爷子一枪给崩了?”

    电话那头,严重受到打击的李森没有回答。

    “李哥,怎么不说话?”林东来有些焦急。

    “他出去了。”李森软绵绵地说道。

    “出来了?”林东来心中一动,问道:“李哥,那小子是不是被教训得挺惨的?”

    “是挺惨的。”电话那头,李森觉得嘴巴有些发苦:“他把我们一家人吓得挺惨。”

    他把我们一家人吓得挺惨??

    愕然听到李森这么一说,原本满脸兴奋的林东来,顿时愣住了

    几秒钟过后,他回过神,正要说什么,缺发现李森已经挂断了电话。

    “什么情况?”眼看林东来放下电话,坐在后排的林韵迫不及待地问。

    “李哥说,那个王八羔子把他们一家人吓得挺惨。”林东来满脸呆涩地说道。

    “什么?”林韵瞪大了迷人的大眼睛,呆呆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林东来郁闷地说着,脸上的兴奋表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难道那个家伙虎口拔牙?”林韵说着,摇了摇头:“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就算再嚣张,也不可能比陈家人还狂啊?”

    “我也这么觉得。”林东来也是满脸怀疑:“可是……李哥这么说……”

    “快看,李颖的车出来了。”不等林东来把话说完,林韵忽然看到李颖那辆宝马730从军区大院驶出。

    林东来下意识地朝宝马730看去,无奈根本看不清车内的情况。

    “还愣着干什么?快跟上去啊。”林韵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表情,打算让林东来跟上去看个究竟。

    林东来也很想看个究竟,为此,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启动汽车。

    前方的汽车里,李颖安静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透过反光镜看着渐渐远去的南京军区,心中唏嘘不已。

    当年,她带着薛强踏入这座许多江苏官员一辈子也没资格踏进的大院,最后薛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离开,而她也是彻底和李家翻脸。

    今天,她带着陈帆踏进这座大院,遇到的阻力比当年那次更大,结果却截然相反。

    这不禁让她感叹世事无常。

    陈帆却没有李颖那般多愁善感,此时的他,已经发现自己和李颖被人跟踪,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随后,他想了想,加快了车速,行驶了几公里后,拐入了一个胡同里。

    这是一条比较狭窄的胡同,仅仅能通过两辆汽车,周围的房屋年代已久,上面贴着大大的拆字,居民早已搬走,为此,街道上车辆和行人很少。

    “走错了。”思绪万千的李颖看到陈帆将车拐入胡同,柔声提醒道。

    陈帆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

    嗯?

    李颖一怔,下意识地透过反光镜看了一眼后面,顿时看到了跟踪的宾利轿车。

    眼看宾利汽车跟了上来,陈帆踩下刹车,打了一下方向盘,汽车顿时横着停在了道路上,挡住了去路。

    “你呆在车上不要动,我下去看看。”汽车停下后,陈帆微微一笑道。

    “嗯。”

    似乎明白陈帆要做什么,李颖没有感到紧张,见识过陈帆恐怖武力值的她,对陈帆的身手有着盲目的信任。

    听到李颖的回答,陈帆不再停留,推开车门,直接走了下去。

    后面,驾驶着宾利轿车的林东来看到前方的宝马第一时间踩下刹车。

    “嘶~”

    汽车轮胎和地面一阵激烈的摩擦后,留下了一串清晰的轮胎印,宾利轿车停在了距离陈帆只有不到三米的地方。

    汽车里,无论是林东来还是林韵,看到从宝马汽车中走下的陈帆,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了一半,眸子瞪得滚圆

    由于汽车玻璃无法从外面看到里面,为此,眼看汽车停了下来,陈帆毫无畏惧地走了过去。

    只是——

    在走路的过程中,他的神经紧绷在一起,身体状态瞬间调到最佳。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陈帆自信,即便对方手中有枪,凭借他对危险的感应能力和恐怖的反应力,足以在对方开枪之前躲开。

    一步,两步,三步……

    在林东来和林韵满脸震惊的表情中,陈帆走到了宾利轿车车窗前,轻轻敲击了一下车窗玻璃。

    咕咚

    汽车里,林东来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吐沫,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看向陈帆的目光充满了恐惧,哪还敢去开门?

    不光是他,后排的林韵也被吓傻了。

    即便之前在电话中,李森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是她和林东来一样,执意认为陈帆不可能带着李颖走出南京军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残酷的现实,给了他们两人一个响亮的嘴巴

    “砰砰”

    陈帆再次敲击了一下车窗,示意让汽车里的人打开车窗。

    “姐,开……开不开?”林东来的声音在颤抖,这对于身为南京地下世界王者的林东来是头一回,以他的身份,在南京,能让他如此恐惧的人物不多,而敢如此无理敲他窗户的也不多。

    但是……面对能够让李家和陈家同时弯腰的陈帆,他怕了。

    真的怕了

    没有回答,林韵比林东来状态还糟糕。

    车外,陈帆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眯了一下眼睛,然后在林东来和林韵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后退一步,抡起脚,对准车窗就是一脚

    “哐当”

    这一脚,势大力沉,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车窗玻璃震得粉碎。

    “啊”

    汽车后排上,林韵吓得花容失色,抱着头,失声尖叫了起来。

    林东来则是第一时间卧倒,结果碎裂的玻璃渣还是溅了他一身,甚至将他的手背割出了一条口子,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车窗玻璃碎裂,陈帆一眼便看到了车里的林东来和林韵,眉头缓缓松开,面色平静地问道:“你费劲心思跟踪我,想干什么?”

    咕咚

    林东来再次咽了口吐沫,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他试图说些什么,可是嘴巴张大后,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

    “回答我”

    陈帆忽然怒吼一声,仿佛怒狮咆哮,震得原本碎裂的车窗玻璃一阵坠落。

    “我……我……”见识过陈帆恐怖身手的林东来,吓得浑身打着哆嗦,他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抖了抖身上的玻璃碎片,扭头看着陈帆,支支吾吾道:“不……不是……”

    “那是什么?”陈帆面无表情地问。

    林东来咬了咬牙,道:“我……我们只是想确认一下最终结果。”

    “是想看到我被轰出南京军区的惨样吧?”陈帆瞬间明白了林东来的用意:“很遗憾,结果让你们失望了。”

    尽避心中已经早有准备,但是……听陈帆亲口说出,林东来是呆了一下。

    “滚”

    陈帆冷冷道。

    “是……是,我马上滚”

    这一刻,林东来再无半点南京地下教父的本色,浑身哆嗦地应了一声,颤抖着启动汽车。

    陈帆却没有再理会两人,转身走向了宝马730。

    待陈帆钻进宝马730的时候,林东来调转车头,将油门踩到底,像是被吓破胆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姐,你……你说他到底是谁?”将汽车拐出巷子,林东来心有余悸地问道。

    林韵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嗡”

    林韵的话音刚落,林东来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听到手机震动声音,林东来竭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拿起手机,看到是杨琳的电话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东来,我刚听我爷爷说,那个混蛋带走了李颖。”电话那头,杨琳也吓得不轻。

    “我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

    “他刚才砸了我的汽车……”林东来郁闷到了极点,在他看来,这件事情若

    是传出去,恐怕要被南京某些圈子的成员笑掉大牙。

    “啊,他砸了你的汽车?”电话那头,杨琳先是一惊,随后紧张地说道:“东……

    东来,你……你听我说,你……你……千万不能找他报复。因……因为他……他

    是陈……陈家,陈帆”

    “陈家,陈帆?”

    “啪”

    耳畔响起这四个字,林东来浑身一哆嗦,手机直接从手中脱落,汽车像是失去控制一般冲向了路边的草坪……

    PS:出差,为了码字在宾馆吃泡面不说,还要听隔壁“哼哼哈嘿”的孩子伤不起啊,极度需要月票和推荐票安慰

    月票,推荐票,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