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91章【变故】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91章【变故】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呼……

    再次听到陈帆的问话,老妇人终于停止了哭泣,她没有擦去脸上的泪痕”而是深深吐出一口气,双眼空洞,表情木然,轻轻说道:“走了,都走了……”

    走了?!

    愕然听到这两个字,陈帆像是触电了一般,浑身僵硬,下意识地问道:“李奶奶,她们去哪里了?”

    “不知道啊。”老妇人轻轻地说养,表情痛苦到了极点,泪水再次从眼眶流出。

    “不知道?”陈帆脸色狂变。

    妇人咬着牙,轻轻点了点头:“莹莹的妈两年前就走了,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两年前就走了?听到老妇人这么一说,陈帆傻了,彻底傻了!

    他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一刻,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至于莹莹啊,昨天晚上倒是在家里,不过下午的时候又出去了。说是去城里找同学借点钱买米和菜回来,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老妇人说着,眸子里尽是担心。

    借钱买米和菜?!

    饶是陈帆在之前已经被一系列变故弄得麻木了,可是听到老妇人说出这句话后,再一次被惊呆了。

    因为在刘猛活着的时候,刘猛每个月将工资一分不少地寄回家里,陈帆也要寄,刘猛不让,为此,陈帆每次都是偷偷地寄,不让刘猛发现。

    后来”刘猛死后,得到了一笔抚恤金,陈帆不敢一次性寄回刘猛家中,而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一点的娜寄只是寄的钱是以前的三倍!

    因为陈帆怕邮寄多了,会让刘猛的家人察觉到什么。

    除此之外,陈帆还在瑞士银行存了一千万美金,那一千万是他在报复血色炼狱期间”接了一次任务得到的。

    他准备将那笔钱留给刘莹莹。

    如今,老妇人告诉刘莹莹出去借钱买米买菜,这让陈帆有些不敢置信,因为他每个月给刘猛家寄一万块钱,足够一家人的开销了。

    不信的同时,陈帆也知道,老妇人不可能骗自己而且他刚才进门的时候通过微弱的光线清晰地看到,家里的家具都走过去那些破旧的,一个都没换。

    白英。

    陈帆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刘猛妻子白英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贤妻良母在陈帆的印象中,家里的存折是由白英拿着的。

    而之前老妇人说白英已经出走两年了……

    一下子,陈帆猜到了事情的经过~白英很有可能带着存折离开了,留下了无依无靠的老妇人和刘莹莹!

    这个推测让陈帆无法相信和接受,也不敢相信,只是……,理智告诉他,只有这一种可能!

    “唉…………”眼看陈帆脸色不断变化,老妇人重重地叹了口气轻轻说道:“两年前,莹莹的妈在走的时候,也没说要出去干什么,只是给莹莹留了两万块钱”说走过段时间就回来。”

    老妇人似乎早已明白什么她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疑惑,相反,听起来有点痛苦和难过的味道:“可是……,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家里的钱在夏天的时候也huā扁了,这半年来,都是莹莹从外面借的。”

    说到这里老妇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今天她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恐怕是没借到钱了。唉”都借了半年一分钱没还,谁还会借给她啊!!”

    说着说着老妇人哭不成声。

    耳畔响起老妇人的话,看着老妇人痛哭不止,陈帆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戳了一下似的,鲜血淋漓,一股剧烈的疼痛以他的心脏为圆心,慢慢地蔓延,令他的脸色苍白如纸。

    “陈帆啊陈帆”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曾经幸福的家庭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吗?”

    “如果,三年前,你告诉她们,刘猛死了,为你死的,那么,即便她们痛苦,她们恨你,这个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

    “三年啊,三年来,你只是执意地认为,你铲除了血色炼狱,可以为他报仇。可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过”他最需要的不是你去报仇,而是家人可以好好地活下去啊!!”

    灯光下,陈帆的脸上写满了自责。

    深深的自责!

    “啪!”

    没有犹豫,陈帆抡起手,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

    这一巴掌异常的响亮,一巴掌下去,陈帆的脸顿时被打得高高鼓了起来,嘴角也溢出了猩红的血迹。

    “砰!”

    下一刻,陈帆红着眼睛,咬着牙,直接跪在了老妇人的身前。

    “小帆,你……”,看到陈帆的举动,老妇人惊得忘记了流泪,瞪大了泛黄的眼睛。

    “砰!”

    没有回答,陈帆用力地给老妇人磕了一个响头。

    老妇人呆住了。

    “砰砰砰砰砰砰……”

    陈帆一下又一下的磕头,他磕得十分用力,几下过后,额头鲜血淋漓。

    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忤悔、赎罪。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老妇人看到他的诡异举动后,从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脸色大变。

    似乎……她猜到了什么。

    “李奶奶”对不起!!”陈帆将头深深地埋在地上,声音嘶哑地说出了这句,他曾经酝酿无数次,却无法鼓足勇气说出的话。

    没有回答,老妇人只是静静地坐着,默默地流泪。

    灯光下,她仿佛被抽走了灵魂一般,眸子里再也无半点光泽。

    废旧的瓦房,一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这种安静,仿佛地狱之火一般炙烤着陈帆的内心。

    几秒钟后,他咬牙,抬头”望向老妇人。

    “李奶奶”,当看到老妇人空洞的眼神”不喜不悲的表情时,他脸色大变,连忙朝前挪动了下身子抓住老妇人干枯的双手,满脸担忧地试图说什么。

    “小帆,告诉我,小猛他……他是不走出事了?说到小猛两个字时,老妇人再也无法忍受,单薄的身子狂震不止。

    泪水滑过了陈帆那张坚毅的脸庞,他的脸上写满了内疚和自责”他满脸痛苦地点了一下头。

    这一下,很干脆。

    也很吃力!

    虽然心中早已猜到了这一点,可是,看到陈帆点头承认,老妇人的瞳孔还是瞪得老大”那原本狂震不止的身子也渐渐停了下来。

    “李奶奶……”看到老妇人反常的表现”陈帆的心揪在了一起。

    老妇人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孩子,我没事,没事”听到老妇人这么说,陈帆本能地想说什么,可是话还没出口,又听老妇人喃喃自语道:“小猛他虽然工作特殊”顾不了家,甚至一两年都不能回来一次。不过,他会经常打电话回来的。”

    说到这里”泪水再次从老妇人的眼眶涌出。

    “可是啊,这三年来,他一个电话都没打,这很不正常的。”老妇人缓缓地说着,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一件身不关己的事情,可是那平淡的语气中,却蕴含着常人无法体会的痛苦。

    “一开始,英子很疑惑,说:妈,刘猛最近怎么不打电话回来啊?我安慰她:英子啊”小猛工作特殊,估计这段时间忙,你体谅体谅他吧。”

    “我虽然这样说”可是我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其实,我也很希望他能打个电话回来”不为别的,只要报个平安就好。”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小猛的电话还是没有打来,英子从疑惑变成了埋怨,说:别的男人如何如何”小猛一出去就一两年不回来,心里根本就没这个家。”

    “说实话,听着英子那么说,我这个当妈的心里很不好受啊。我很想告诉英子”其实小猛他很爱很想这个家”只是迫不得已。”

    “后来,英子她似乎埋怨多了,也觉得没意思了,渐渐地不再唠叨了。同时,她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再将所有心思放在这个家上面了,后来,干脆直接离开了这个家。

    “我知道,她觉得委屈,所以走了,我不怪她,即便当后来莹莹告诉我”她带走了家里的折子,我也不怪她,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们老刘家对不起她。”

    “只是,苦了莹莹这个孩子啊。”

    说到这里,老妇人的身体狠狠地抽搐了起来,随后又说道:“莹莹这孩子从小就很乖巧,小猛虽然常年四季不在家,可是她从来没有埋怨过什么。”

    “即便一开始的时候,小猛不打电话回来,她也想小猛的很,可是只是埋在心里,不说出来。”

    “后来,当英子发生变化后”莹莹偷偷抹过几次眼泪,也在我面前问过她妈到底怎么了。唉,那时候啊,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我心疼啊”心疼莹莹这个孩子。”

    “两年前,英子离开后,莹莹哭了,哭得很伤心。她哭着求我,说她要爸爸妈妈。我哭着跟她说,莹莹啊”你别急”你爸你妈会回来的。”

    “从那之后,莹莹不再提这件事情了,只是……她跟我说,她不想读书了”想打工赚钱养活我。我跟她说,读书要紧”你爸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考上大学,所以”你一定要读书。”

    “后来,她听了我的话,没有去打工。半年前,莹莹的老师来到家里,说莹莹已经连续两个学期没有交学费了,再不交学费,学校就不让读了。”

    “我跟老师说:莹莹她爸在部队,是国家养着的,每个月都有工资,能不能缓缓,等莹莹她爸回来就交。老师说:不行”他本来一直觉得我们家困难,就向上面申请,特地批准莹莹可以推迟一年交,再也没办法推迟了。”

    “那天,莹莹又一次提出要去打工,结果,村长过来,帮着莹莹把学费交了,说是村里人一起凑的,除了学费还给了我们一千块钱。”

    “等那一千块钱huā完之后,小猛他还没回来,莹莹没有再提退学去打工”而是想方设法地从同学那里借钱……”

    老妇人缓缓地说着,似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

    陈帆没有打断老妇人的话”只是静静地听着,泪水早已染湿了他的脸庞”他心如刀割,身子一直抽搐不止,双手握着拳头。

    握得很紧,很紧!

    忽然就当陈帆觉得老妇人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老妇人的身子忽然急速地抽搐了起来,脸色也是苍白如纸!

    随后,老妇人两眼一闭”身子无力地朝后倒去。

    “李奶妈!!”

    陈帆脸色狂变,起身一把抱住老妇人,嘶哑的吼叫顿时响彻宁静的村庄。

    传出去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