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83章【风未起,雨先落!】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83章【风未起,雨先落!】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陈宁和燕青帝订婚仪式的变故在下午的时候,便传遍了帝都某些特殊的圈子,并且以一种无法阻挡的方式往大江南北传递。

    因为明眼人,都很清楚,这次变故将引起怎样的连锁反应。

    一场风暴,悄然聚集,至于何时席卷,这个没有人能够猜得到”但是在这之前,即将被卷入这场风暴中的人都需要提前做准备。

    下午三点,五环外,一栋别墅里。

    白雪山如同往常一样,穿着一身黑色的披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啪!”

    他夹着一支雪茄,试图点燃,通过尼古丁来麻醉自己,但是因为太过紧张”几次点烟都没有点着”最后火机直接掉在了地上。

    “唰!”

    白雪山像是疯了一般,抓起雪茄狠狠扔了出去。

    这一下,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般,让他无力地靠在了沙发上,喘着粗气,浑身不停地打着哆嗦。

    这一刻,这个曾经凭着自己一点一点努力,在帝都站稳脚跟的黑金草根,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锐气”就仿佛一个活死人一般,双眼空洞地望着天huā板。

    这一切,只因为一个电话。

    十分钟前,一位身在体制内的朋友打来电话,将早上燕京饭店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他不知道电话是何时挂断的一当他听到范家因为那个陈家的年轻人而掉入深渊后,他就像是被雷击了一般”直接松开了电话,以至于后来那位体制内的朋友说了些什么,他都未曾听到,或者说就算听”也听不进去了。

    范家。

    这两个字在燕京有着多么强大的能量,白雪山心里很清楚否则当日得知自己踢到铁板后,他不会比娘们还要娘们的跪在范闲脚下,祈求范闲出面。

    原本,他以为范闲出面的话凭借范家的能量,足以将那条过江猛龙踩死!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那条过江猛龙摇身一变,成了地头蛇!

    而且是一条,没有人敢动的地头蛇!!

    如果说范家这两个字足以让白雪山变色的话,那么陈家,这两个字足以让白雪山吓得尿裤子。

    在燕京打拼了这么多年,白雪山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军,方有着无上权威的陈家有多么的恐怖。

    而他却因为讨好范闲,试图挤进燕京某些特殊圈子,派人去暗杀陈家那今年轻人。

    这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

    暮然间白雪山笑了笑容里充满了自嘲的味道。

    “白雪山啊白雪山,你不是一直告诫自己,要小心行事,步步为营吗?你甚至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当成你的警句,现在可好”你像一条狗一样在这里爬了十几年,好不容易做人了,到头来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竹篮打水一场空”你说你傻不傻啊?”,“你应该能够想到,敢得罪范闲那个级别的人,绝对不是街上的阿猫阿狗”可以被人随意捏死可是你为什么就不事先去调查调查,而是选择盲目地下手呢?是太急于求成了么??”,“更可笑的是,你还指望着范家可以帮你祜除祸害,可是你没有想到,范家都成了替死鬼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厅里,白雪山像是彻底疯了一般,喃喃自语过后狂笑了起来。

    他笑得是那般的疯狂,以至于笑出了眼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别墅外响起了刺耳的警集声。

    十分钟后”曾经叱咤帝都黑道圈,被称为饿狼的白雪山被带走了。

    与此同时,某个特殊部门的人,接到上面通知后,停止了春节休息,直接前往范家,将范家家主在内一些实权派人物带走调查。

    而范闲则是如同白雪山一样,是被〖警〗察带走的。

    龙卷风尚未刮起,暴风雨骤然降临!

    或许是由于这一年来,实在太过忙碌,苏青海打算好好休息的缘故,自从大年三十晚上给陈家人打电话拜年过后,就将手机关了,准备趁着过年的几天好好陪一下老婆秦桂珍。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欠秦桂珍母女两人实在太多……,太多……

    为此,对于燕京那边的巨变,他并不知情。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当下午,某位在珠宝行业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商场大蛞登门拜访时”苏青海觉得十分莫名其妙。

    来人姓方”名成,燕京人”祖上几代都是做珠宝生意的。

    虽然上个世纪连绵的浩荡”让方家的生意受到了巨大的影响,甚至差点没落,不过到了方成这一代,方成凭借过人的生意头脑,又重新让方家崛起。

    如果说如今的苏青海已经踏入了电力和能源这个行业的顶尖圈子的话,那么方家便是珠宝行业的巨头之一。

    然而尽避如此,苏青海和方成并没有打过交道,只是在一次慈善会上偶然见过一面。

    为此,对于方成的突然到来,苏青海深感惊讶,尤其是看到方成气色难看时,他心中的疑惑更盛。

    虽然心中极为好奇方成找自己的原因,不过苏青海倒也没有直接询问,而是将方成领进家门,秦桂珍见来了客人,立刻沏茶倒水。

    “苏先生,请原谅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不清自到。“坐在沙发上,方成没有去碰桌上的茶水,而是一脸担忧地望着苏青海”道:“方某实在是迫不得已。”

    “哦?”苏青海眉头微微一皱,道:“方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我只是在一次慈善会上有过一面之缘”并无业务上来得来往”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前来找我?”

    虽然苏青海不知道方成到底有什么事情”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不简单,否则方成也不会不清自来而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在方成看来,苏青海应该早就知道燕京城的变故才对,而且如果知道的话”自然可以猜到他的来意。

    如今听到苏青海这么一说”方成倒是有些疑惑了他不知道苏青海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

    “苏先生,我是来登门道歉、负荆请罪的。”犹豫了一下,方成开门见山点明来意。

    苏青海顿时一愣:“登门道歉?”

    苏青海那副惊愕的表情落入方成的眼睛后方成明白,苏青海恐怕真的不知道燕京的事情。

    因为……那副发自内心的惊诧是装不出来的。

    明白这一点,方成问道:“苏先生莫非您还不知道燕京城发生的那件大事?”

    “什么事?”苏青海皱着眉头问道。

    “那件事情和令千金及未来的女婿有关。”方成脸色复杂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方成将陈宁和燕青帝订婚仪式上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苏青海,其中包括那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听完方成的叙述,苏青海沉默了。

    纵然他不在体制内,可是他很清楚,这件事情所引起的连锁反应会有多么恐怖。

    他的表情一时间变得极为凝重。

    而方成则是一脸恳忑不安的表情。

    对于身家高达是一位数的他而言,这辈子,他很少对人低声下气更不用说像此时此刻这般心里没底了。

    前来找苏青海,是他犹豫再三做出的决定。

    在他看来,虽然那天他不在店里,而且他的员工最后以拍卖的形式让陈帆和范闲争夺那对玛瑙耳坠”可是在那之前,他的员工可是因为范闲身份特殊而强行不让陈帆和苏珊购买那块耳坠的!

    说好听一点是巴结范闲,说难听点是狗仗人势!

    这,让方成心里充满了担忧。

    因为……他很清楚,那件事情可以算是后面那些大事情的导火线之一一一。

    所以,他第一时间从燕京飞到苏青海,试图从苏青海这里突破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苏先生”这些都是我这些年从国内外弄到的珍藏每一样都价值连城”既然令千金喜欢珠宝想必会喜欢这些珍藏的。”就在苏青海沉默的时候,方成打开随手提着的黑皮箱子,箱子里装着四个盒子,盒子打开后,立刻呈现出了四样珠宝。

    纵然苏青海对珠宝没什么研究,但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四样珠宝价值绝对不低,每一样最少都在九位数!

    然而苏青海却没有接过箱子,甚至”他的目光只是在箱子上略微停顿了一下便挪开了视线:“方老板,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吧。”

    愕然听到苏青海这句话,方成浑身剧烈一震,脸色也是大变!

    他之所以来找苏青海,是因为苏青海身份特殊,如果由苏青海出面的话,可以化解危机,如今苏青海拒绝,直接让他傻眼了!

    因为他不能,也不敢直接去找陈家的人!!

    至于……找其他人去陈家说情……

    这就更不可能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就算huā再多的钱,也没有人敢去碰陈家的霉头!

    “方老板”我懂你的意思。”看到方成一脸惊慌的表情”苏青海正色道:“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苏青海不缺钱。比身家,我未必就比不过你!!”

    隐约思索了一番陈家、燕家关系破裂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后,苏青海将话题重回到了购买玛瑙耳坠的事情上面,语气颇为不善。

    显然,他自身对于方成手下员工的做事方法也很不舒服。

    “我知道……”方成嘴巴发苦地试图解释什么。

    “你走吧!”苏青海没有给方成解释的机会:“我能够答应你的只有一点:这件事情,我不会追究。

    至于陈家方面”你自求多福!”

    方成脸色一黯”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而是神情沮丧地收起四样珠宝,然后和苏青海道别。

    待方成离开后,苏青海一个人钻进了书房里。

    书房里,他坐在藤椅上”点燃了一支香烟。

    烟雾中,他的眉头死死地拧在一起,表情极为凝重。

    不知过了多久,一支香烟燃尽,苏青海缓缓将烟头掐灭,起身走到落地窗边,望着窗外的湛蓝天空,自嘲一笑道:“陈老太爷他老人家一辈子吃的盐比我吃的米还多,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老人家肯定会妥善处理这件事情”犯不着我在这里瞎操心。”

    话音落下”苏青海的脸上再无半点担忧。

    因为他知道,那今年近过百的老人以陈家为棋盘,布局搏杀一辈子,从未败给!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