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82章【汽运到头?】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82章【汽运到头?】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282章【汽运到头?】

    “燕青帝,这门婚事,我,陈宁,拒绝”

    安静的大厅中,陈宁这句话犹如一道惊天巨雷炸响,令得无数人脸色狂变。

    拒婚

    没有人想到,陈宁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拒婚。

    客人们没有想到,陈家、燕家的人也没有想到。

    内心最为震撼的,还要属燕青帝。

    身为燕家第四代的佼佼者,燕青帝被燕家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培养,如今不到三十岁的他,已经混到了副厅级,前途无限。

    燕家的光环加上自身的努力,让他成为了帝都乃至全国红色圈子一颗璀璨的新星,站在了帝都纨绔圈的金字塔顶峰,让无数人仰视。

    或许是燕青帝太过优秀了,当传出他摘走军中第一花陈宁的时候,许多同龄人虽然羡慕嫉妒,却没有在背地里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样损人的话。

    因为他们都觉得,燕青帝和陈宁属于门当户对,天赐一对。

    尽避这样,可是……深知许多人都想摘走这多军花的燕青帝在得知陈家答应将陈宁嫁给他后,依然欣喜若狂。

    因为他得到了别人锤炼已久,去始终无法得到的东西

    然而……如今,到嘴的鸭子飞了,这让燕青帝无法接受。

    似乎……直到这一刻,燕青帝也不敢相信这一点,因为……在他看来,以燕家的光环和他自身未来的前景,想嫁给他的人,足以从燕京排到拉萨

    他瞪圆眼睛,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地望着陈宁那张流露着决然表情的脸庞,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你要退婚?”

    宁很干脆地点头。

    眼看陈宁再次点头,燕青帝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脸上再无半点身为燕家大少的骄傲。

    那份骄傲被陈宁一巴掌抽得粉碎。

    因为……有些时候,不落在脸上的巴掌,更加的响亮和生疼

    场面一时间变得极为诡异,绝大部分人的目光都不断地在陈宁、陈老太爷、燕庆来、陈建国四人身上来回转悠。

    “宁儿……”终于,身为燕家家主的燕庆来忍不住开口了,他竭力控制内心的情绪波动,试图对陈宁说些什么,可是那疯狂跳动的眼角肌肉出卖了他内心。

    似乎猜到了燕庆来要说什么,陈宁没有给燕庆来说下去的机会,而是宛如古代的烈女子一般立在那里,一字一句道:“燕爷爷,宁儿从小性子刚硬,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从不收回”

    说完,陈宁对着燕庆来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燕爷爷,宁儿让您难堪了。”

    这番话,直接将燕庆来后面的话堵了回去,他的脸上写满了尴尬,想微笑说没事,可是无论如何也笑不起来,那两个字更是无法出口。

    因为……对于燕家而言,刚才的一切是无法抹去的耻辱

    “老太爷,爷爷,宁儿对不起陈家。”随后,陈宁上前几步,直接跪倒在地,等待陈老太爷发落。

    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每一个人的预料,包括一号人物在内的一些大佬都是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才思索这件事情会引起的连锁反应,而陈建国则是眉头紧皱起。

    对他而言,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唯一没有让他想到的是,做出这一切的不是陈老太爷,而是陈宁。

    “宁丫头,时代不同了,年轻人都讲究自由恋爱,既然你意已决,此事就到此为止吧。”就当陈建国将目光投向陈老太爷询问接下来该如何处理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陈老太爷开口了,他的语气不温不火,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谢谢老太爷。”陈宁恭敬地磕了一个响头,然后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离去。

    “咳。”

    陈老太爷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顿时让众人将目光从陈宁身上收回,投向陈老太爷。

    “庆来啊,现在的孩子,想法和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同,或许这件事情真的是我们仓促了。”陈老太爷先是看了燕庆来一眼:“不过,既然孩子们不愿意,我们也不能太过强求,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是,陈叔叔。”虽然知道陈老太爷说的是客套话,但是燕庆来还是第一时间鞠躬回答,只是此时脸上的恭敬和之前有着天壤之别。

    不光是燕庆来,其他人也知道,陈老太爷只是在圆场而已。

    类似这种豪门婚姻,本来就不存在什么愿意不愿意,都是政.治和利益的牺牲品,说难听一点,就是皇帝的新衣。

    “诸位,刚才的事情大家就当没有发生过吧。”陈老太爷心中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他没有再对燕庆来多说什么,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虽然订婚仪式没法继续了,不过诸位大多都是从远方赶来的,就这么离开,我老陈家和燕家都会过意不去的。所以,宴席还是继续,诸位就当聚会了。”

    面对陈老太爷的提议,自然无人敢反对。

    “爷爷,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一下。”就在这时,脸色苍白如纸的燕青帝起身走到燕庆来的身旁说道。

    庆来看了燕青帝一眼,表情复杂,想安慰什么,却也知道不是安慰的时候。

    眼看燕庆来允许,燕青帝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深深对着陈老太爷在内的诸位大佬鞠躬:“陈老太爷,各位爷爷,实在抱歉,青帝因身子不舒服,要先行离开一步。”

    “无妨,你去吧。”陈老太爷开口允许。

    燕青帝缓缓抬头,歉意一笑,目光略微从陈帆身上扫过,没有停顿,也没有萌生恨意。

    只是很平淡的一眼。

    “这个燕青帝不简单啊。”

    眼看燕青帝在短短时间内恢复正常,陈帆心中暗道一句,他很清楚,这次不光是陈家和燕家把梁子结下了,自己和燕青帝恐怕也是结下了无法化解的仇恨。

    深知这一点,陈帆微微眯起了眼睛,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后……继范德贵、范闲、陈宁三人之后,燕青帝也离开了大厅。

    如此一来,身为主角的两人均是离席,大厅里再无半点喜庆的气息,而是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压力。

    一波三折,不欢而散。

    用这八个字来形容这场订婚仪式再贴切不过了,随后的两个小时里,虽然宴席继续,可是因为气氛太过压抑,这顿饭吃得所有人都很不舒服。

    尤其是燕家家主燕庆来。

    他明明内心愤怒到了极点,可是却强颜欢笑,这种滋味,对于身居高位的他而言,是头一回,足以让他这辈子难以忘记

    两个小时后,宴席结束,各方客人相继离场。

    身为这次宴席的主人,燕庆来和陈建国护送了包括一号人物在内的各方大佬,其他身份低一些的客人则有陈、燕两家第三代成员负责护送。

    待将一号人物在内的众人送出饭店后,陈建国回头看了一眼燕庆来,却发现燕庆来也在看他。

    “老燕啊,对于今天之事,我深感歉意,还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陈建国上前说道。

    燕庆来淡淡一笑:“老陈,你多心了,我怎么可能往心里去呢?陈叔叔说得对,年轻人嘛,想法和我们都不同,这次事情的确是我们太过仓促了。”

    言不由衷。

    望着燕庆来那隐藏在眸子深处的怒意,陈建国心中冒出这四个字。

    他本想化解这场飞来的矛盾,不过得知这一点后,他知道,矛盾想一时间化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好了,老陈,家中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处理,我先行一步。”眼看陈建国不说话,燕庆来伸出手。

    陈建国伸出手和燕庆来轻轻握了一下,然后目送着燕庆来离开。

    与此同时,燕京饭店的一间豪华套房里。

    陈帆和苏珊陪着陈老太爷坐在大厅里喝茶。

    相比陈建国而言,陈老太爷的脸上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反倒是陈帆一脸愧疚的表情。

    “小帆啊,你不必内疚,更不必自责,今日之事,不是你的错,没人敢怪到你的头上”看出陈帆的心思,陈老太爷忍不住开口道。

    对于陈帆而言,他真正在乎的不是陈建国和其他陈家成员对待他的看法,而是无形中连累了陈家,让陈老太爷难堪。

    他很清楚,若是以陈老太爷真正的脾气,在陈宁没有拒婚之前,燕青帝就要糟糕

    “而且……话又说回来,要说那个燕家小子没有参与暗杀你的事情,我是定然不会信的所以,宁丫头站出来拒婚,虽然会影响到两家关系,但也算出了口恶气,利害各半,无需多想。”眼看陈帆不说话,陈老太爷再次开口,眸子里闪烁的目光却极为复杂,有欣赏,有惊讶,还有一缕深谋远虑:“何况,有些人确实需要敲打一番,早了一点也无妨。”

    话音落下,这个曾经带着老陈家,一步一个脚印崛起的老人,眸子里闪烁着他人无法理解的精明。

    ……

    与此同时,燕庆来钻进了那辆在饭店停车场等候已久的汽车。

    汽车里,燕青帝早已等候多时。

    和之前在大厅里一脸微笑的燕青帝不同,此时的言情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眸子里的恨意刻骨铭心。

    “青帝啊,不要气坏了自己。”看到这一幕,上车后的燕庆来轻轻拍了拍燕青帝的肩膀,安慰道:“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口恶气,爷爷迟早会给你讨回来”

    燕青帝默不作声。

    随后汽车缓缓启动,燕庆来透过反光镜看了一眼渐渐远去的燕京饭店,冷笑道:“陈家的气运也该到头了”

    PS:第一更到,第二更九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