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62章【回家】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62章【回家】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以前的苏珊和大多数出身富贵人家的女孩一样,身上多少**富家千金的秉性,不过自从她在陈帆的世界中迷失后,便不知不觉地改掉了那些恶习。

    对于如今的苏珊而言,她几乎不摆夹小姐的架子,更不会无缘无故地出言伤人。

    可以说,之前在面对燕青帝和范闲的时候,苏珊是真的生气了。

    抛开那天在香港拍卖会上,燕青帝、范闲两人为了抢那块手表和她血拼不说,今天两人强行要买走她送给陈帆那块手表的态度让她很不爽,尤其是燕青帝无形中摆身份吓唬人的举动,更是让她反感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随性的女孩,虽然跟随陈帆后改变了不少,但走到了恼怒的时候,她没有掩饰内心的怒火,而是毫不客气地发泄了出来。

    苏珊刁钻的话语和狂妄的态度,虽然不至于让燕青帝动怒,但实实在在地激怒了范闲,以至于范闲差点在大众广庭之下,对她动手。

    而后来陈帆的出现,则是让以隐忍恐怖的燕青帝都动怒子。

    然而……动怒归动怒,燕青帝没有像范闲那般撂下狠话,更没有想过在机场报复陈帆和苏珊,而是带着范闲,默不作声地来到候机厅,坐在距离陈帆挺远的地方。

    只是……在这之前,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内容很简单,让对方在一个月之后将苏珊和陈帆的资料交到他的手中。

    至于为什么是一个月,而不是立刻找陈帆和苏珊的晦气,并非他懂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而是回到燕京后,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一与陈家第四代天之骄女,号称军中第一金huā的陈宁定亲。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件事情不但对燕青帝有着深远的影响,对燕家和陈家影响均不小,说大一点,对整个国内的政坛形式都有着一定的影响。

    强强联合。

    不管两家人揣着怎样的目的,至少表面上,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这次定亲极为贴切。

    二十分钟后”一架飞往燕京的大型客机如同小鸟一般,钻进了云彩之中,离开了东海。

    机舱里,陈帆、苏珊两人和燕青帝、范闲都坐在豪华舱”位置相隔并不远。

    途中,双方没有怒目相视,甚至没有太多的眼神交流,只有范闲几次忍不住用恶毒的目光望向陈帆和苏珊。

    这个小细节被陈帆看在眼中,记在心中,通过这一点,他推断出范闲是一个心胸狭窄、瑕疵必报之人。

    明白这一点的同时,陈帆考虑了一下,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因为……他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回趟家,而且是带着苏珊”实在不适合给陈家增添麻烦。

    大约两个小时后”飞机准时在燕京国际机场降落,陈帆和苏珊两人率先下了飞机,和燕青帝、范闲分道扬镳,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燕少”按我说,不如这一两天把这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狗男女办了算了。”望着练帆和苏珊离去的背影,范闲咬牙切齿地说道”出身于京城范家的他,是货真价实的顶尖纨绔,从小到大,欺负人多,被人欺负几乎没有,有也是老家伙,像被同类人欺负,这是头一回,这让他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相比而言,燕青帝要冷静的多:“不行。我和陈宁定亲之事迫在眉睫,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发生任何影响到两家关系的事情。那个苏珊自身虽然没什么,但其父亲苏青海和陈家陈战是生死战友,关系非同一般,动了他们,会引起很多连锁反应。”

    “燕少,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京城很多人都对陈家那个废物有着莫名的畏惧?要知道,他可是陈家第三代中最没权力,最没出息的一个。”范闲不解地问道。

    缓缓将目光从陈帆和苏珊离去的背影上收回,燕青帝轻轻叹了。气:“你有所不知,虽然陈战因为他的女人放弃大好前程,甘愿做一个好男人、好丈夫,但是你不要忘了,他曾是越南战场上最锋利的一把军刀之一,他的那些生死兄弟如今遍布全国,而且均是有着不小的权力。这是一张很恐怖的关系网,而且是用金钱买不到那种。”

    范闲瞳孔略微放大,稍显震惊。

    “或许,在陈家,陈战算不上什么,但是放眼整个京城或者三军之中,陈战绝对是个人物。何况,他的身体里终究流淌着陈家的血液,而且被陈家那个老祖宗曾经看重过、栽培过,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谁敢轻视于他?”说到最后,燕青帝的表情略显凝重。

    似是察觉出了燕青帝语气中得那丝担忧,范闲不甘心地问道:“燕少,看样子,你是不打算对那个黄毛丫头下手了,只对付他身边那个王八羔子?”

    青帝点了点头,道:“苏青海只有一个女儿,若是真的动手,以苏庆海雷行厉风的性格,没准会拼老命,到时候陈战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至于那个男人则不同。当然,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一点深刻的教训是可以的。”

    陈帆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燕青帝和范闲眼中如同案板上鱼肉一般的存在,可以任由两人“宰割”。

    事实上,即便他知道,他也不会在乎。

    曾经,血色炼狱的人天**他的脑袋,而最终那些人都被送进了地狱!

    出了机场,陈帆和苏珊搭乘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燕京军区。

    “叔叔和阿姨住在军区?”听到陈帆报出地集,出租车司机一脸骇然,而苏珊则是意识到了什么。

    陈帆点了点头。

    “难道陈家人都住在军区吗?”苏珊打算打破沙锅问到底。

    陈帆轻轻摇头:“只有四个人,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我大爷爷,我太爷爷。”

    话音落下,陈帆心中却是如同明镜一般明亮。

    他很清楚,以自己太爷爷的身份和地位及影响力”完全可以住进那条被称为元帅街的柳荫街,而事实上,多年之前,那位还未过世的一号首长曾经邀请过,不过老太爷却是拒绝了。

    “那是〖主〗席、〖总〗理、开国元帅住的地方,我没有资格住在那里。”

    这是陈家老太爷当年拒绝那个给新〖中〗国做出巨大贡献的一号首长时说的话。

    事实上”身为那支神秘部队的头领,陈家老太爷曾经担任过太祖的警卫员,也曾在柳荫街住饼,只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去那里住,他是打死也不愿意责的。

    那时候,深知陈家老太爷脾气的一号首长没有太过强求,而是笑着打趣:“国涛啊,你说你没资格住那里,不要说那些小辈”就连我这个老家伙也不好意思住了啊。”

    集时,对于一号首长这句打趣的话,陈家老太爷并没有回话,而是选择了沉默。

    对于那时候的陈家老太爷而言,曾经那些出身如死的弟兄虽然走了一大半,但多少还活着一些,他没事会和那些人喝喝茶、聊聊过去,而时隔十几年之后的今天,曾经那些和他一起战斗过,一起为了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并最终成为新〖中〗国第一代元老的将军们,全部离开了人间”唯有他一人独自活在这世上。

    或许是因为陈帆报出的地点太过惊世骇俗,出租车司机没敢把陈帆当成初到北京的肥羊,亮出明晃晃的屠刀,而是老老实实地按照最近、最不堵车的路线驶向燕京军区。

    对于燕京,苏珊不是第一次来,而和陈帆一起却是第一次。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苏珊显得颇为激动,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一会问东,一会问西,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只是……当出租车停在距离燕京军区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时,苏珊忽然间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直接蔫了。

    与此同时,一种叫做紧张的情绪弥漫在她的心头,表现在她的脸上。

    “呆子,我害怕。”下了车,苏珊紧握双手,手心里尽是汗水。

    陈帆轻轻抚摸了一下苏珊的秀发,笑道:“傻丫头,这是回自己家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陈帆心中却在暗问。

    这真的是自己的家么?

    似乎……自己从四岁之后,回到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吧?

    心中涌现出这样的想法,陈帆心头微微颤抖,随后又强行将负面情绪压下。

    而苏珊听到陈帆的安慰后,内心一阵感动,紧握的双手也缓缓松开,而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燕京军区的大门。

    军区门口站岗的士兵,早已发现了陈帆两人,自两人下车开始,他们就用余光锁定了两人,尤其是陈帆、他们在陈帆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只是,陈帆和苏珊没有靠近,他们也就一直无动于衷。

    “对不起,两位,这里是燕京军区,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就当陈帆带着苏珊走到军区大门口的时候,其中一名端着枪的士兵,转过身,面无表情地说着,同时目光死死地盯着陈帆,眸子里流露出了深深的戒备。

    “麻烦帮忙接通陈战的电话。”面对一脸戒备的士兵,陈帆表现的十分客气。

    陈战?!

    愕然听到陈帆的话,包括问话的士兵在内的士兵们,均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在陈家,陈战是个废物,无欲所求,扮演着好男人、好丈夫的角色,而在军中,陈战却永远是哪个在越南战场上大杀四方,被评价为锋利军刀的〖中〗国军人!

    “好,请稍等!”或许是陈帆提起了陈战这个名字,士兵的语气要比之前客气的多。

    随后,士兵第一时间按照陈帆所说,拨通陈战的电话。

    而陈帆的身子却是轻轻地哆嗦了一下。

    就一下。

    不明显。

    可是“…陈帆自己却清晰地察觉到了。

    是紧张么?

    陈帆在心中暗问自己,忍不住轻轻闭上了眼睛。

    是彷徨。

    下一刻,心中涌出一个〖答〗案。

    PS第一更到,第二更七点半。

    另外推荐一本朋友的书,貌似也算老书了,是写收藏的,喜欢的朋友不妨去看看。

    把玩古董,把玩出一世高雅:收藏古董,收藏出万贯家财。这是一个民国专业,做旧,的大家王极东,死后的灵魂和现代同名小辈重合而发生的收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