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28章【死人】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28章【死人】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挂断电话后,何老六用火柴点着了烟斗,轻轻地吸了起来。眸子里跳跃着森然的杀意和无法掩饰的兴奋。

    自从青帮被赶出东海,皇甫红竹清理了红竹帮中的叛徒,何老六就有这个想法了一一那次的事情之后,他成了红竹帮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在中立派中一呼百应!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的他,虽然在中立派中威信极高.但是却不敢保证,中立派那些人会和他一起造反,推翻皇甫红竹。

    毕竟,对于那些中立派的人而言,利益代表一切,他能够给那些人带来的利益比不过皇甫红竹!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何老六只能压制自己的野心,选择隐忍的同时寻找机会。

    而陈帆逼迫他砍断亲生儿子两条胳膊那件事情,就像是催化剂一般,让他心中那颗造反的种子发芽成长。

    那一天,他对着自己的情人和儿子发誓,会让陈帆付出代价!

    对于何老六而言,那一天是他真正抛开一切包袱,下定决心的一天。

    下定决心后,他没有鲁莽行事,而是开始小心翼翼地等待机会。

    后来,他等到了机会一一皇甫红竹为了帮助陈帆,毅然放弃了和山口组的合作,而且反目成仇,给红竹帮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红竹帮的走私生意损失惨重。

    借着这件事情的负面影响,何老六私下里找到了那些中立派的大佬,利用收买、拉拢、诱惑等手段,将那些大佬拉到了一条船上,暗地里更是接触了原本支持皇甫红竹的大佬。

    当时那些大佬心里对皇甫红竹已经很不满了,何老六出手时机可谓是把握得恰到好处,那些原本支持皇甫红竹的大佬虽然没有明确表态支持何老六,但也没有出卖何老六,而是持观望态度,说难听一点就是墙头草。

    对何老六而言,那样便足够了!

    那时候的他,基本上算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再能找一个占理的借口,他便可以摇旗,借机颠覆皇甫红竹。

    只是这个机会迟迟没有等到,相反,纳尔集团在大陆投资的事情让他精心准备的篡权计划J付之东流n那些原本动摇的皇甫红竹的支持者,看到自身利益因为皇甫红竹而升值后,再次选择支持皇甫红竹;那些中立派的成员也因为皇甫红竹能够给他们带来比以前更大的利益,而动摇了篡权之心。

    这个沉重的打击并没有动摇何老六放弃篡权报复陈帆的决心,只是他没有再按照事先制定的那个稳妥地,温水煮青蛙式的计划,而是走了另外一个极端一一一方面,勾结外人,利用这次祭奠实施暗杀,另一方面,威逼利诱让那些原本动摇的中立派成员,坚定地站在了他这一边。

    “姓陈的,你敢要我儿子的胳膊,我就敢要你的命!”

    “就算你出自北方陈家又如何,这件事情根老子何老六没有任何关系!”

    脑海里闪现出那天自己儿子被砍断双手的一幕,何老六双眼通红,眸子里的杀意再也没有丝毫的遮掩!

    楚问天并没有平葬到公众墓地,而是下葬在了云山山腰。

    当时,为了下葬楚问天,天问集团花费巨资在云山半山腰修建了一处墓地,占地面积颇大不说,整个墓地只下葬了楚问天一人,可谓是豪华到了极点。

    墓地依山而建,水光山色绝奇,清幽秀美皆备,是由一位南方著名的风水大师选定的。

    数百辆汽车在高速公路与云山公路相接的地方下了高速,然后浩浩荡荡地驶向了云山。

    对于陈帆而言,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云山,当初和欧洲新车王格林飙车的时候,就是在云山公路。

    “皇甫小姐,楚先生难道下葬在云山?”不知为何,当车队行驶在云山公路上的时候,陈帆心中涌出了一个不好的直觉,多年养成的敏锐嗅觉,让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和楚戈一样,皇甫红竹这两天心情也极为糟糕,眸子深处的忧伤根本无法抹去,只是在众人面前,她可以很好地隐藏起来。

    原本她不知在回忆着什么,愕然听到陈帆的问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点头过后,她恍然醒悟,似乎知道陈帆这样问是有目的的,于是问道:“怎么了?”

    “何老六有中国地下飙车大老板之称,这云山地下飙车场是他的产业,所以,对于云山,他应该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陈帆皱眉,道:“我害怕他会利用这次机会做些什么。”

    “这一点,我事先也想过。”皇甫红竹若有所思道:“应该不可能。”

    陈帆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第一,自从你提醒我何老六有反叛之心后,我就私下里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并未发现他与其他势力有接触,这可以排除他勾结外面势力的可能o第二,这次祭奠,他的骨干手下全部参加,而且和我们一样没有佩戴武器,没法暗算我们!第三,问天人脉极光,虽然出身黑道,但是做了不少大善事,表面上也算得上大企业家,这次来祭奠他的人,除了黑道势力之外,还有军政商三方的人,何老六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那些人的面前做手脚,那些人他得罪不起!”皇甫红竹解释道:“最后,我将剩余的暗堂成员全部派了出来,对附近进行了严密检查,若是有危险,应该早就发现了。”

    听皇甫红竹这么一解释,陈帆略微松了口气,只是心中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他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在过去一些年里,很多次,他能够逃出娄天,完全是靠着对于危机感的敏锐性。

    云山是由数十座山组成,那些山高低不一,有的山高达上千米,有的只有数百米高,楚问天的墓地在中央一座山顶上。

    那座山有一个瀑布,山手机看W顶并不像一般的山那般很尖,相反,那座山的山顶很平坦,而且占地面积不小。

    山顶被天问集团整个买了下来,推平建成了一个广场,广场上立着数十根大理石雕刻的柱子,地面上也均是铺着大理石,草坪修建的极为整齐不说,一些特殊的花儿依然绽放着,一副鸟语花香的画面o

    车队在广场上停了下来.除了每个大佬的心腹成员之外,其他红竹帮成员纷纷站成两排,每三米相隔,充当迎宾。

    皇甫红竹下车后,带着楚戈站在最前方,迎接着前来祭奠楚问夭的各方大佬。

    在皇甫红竹做着一切的时候,陈帆并没有下车,毕竟,他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外人。至于今天前来,完全是因为担心楚戈无法控制情绪,做出一些影响祭奠的事情来。

    半个小时后,寒暄结束,皇甫红竹带着楚戈朝广场尽头的墓地走去,陈帆见状,连忙下车跟上。

    一时间,原本空旷的广场上人满为患,黑压压的一片,那些站成两排的红竹帮成员,统一穿着黑色西装,佩戴着白花,鼻梁上架着黑墨镜,表情肃穆,身子站得笔直,如同一杆枪一般。

    祭奠尚未异始,气氛就变得极为肃穆,甚至可以用压抑来形容。

    在这种气氛下,无论是前来祭奠楚问天的黑道大佬,还是军政商界的大佬也都没有低声交谈,而是默默地跟在皇甫红竹、楚戈、陈帆、独一刀四人的后面。

    很快的,一群人来到了墓地前。

    墓地周围早已被人布置,墓碑前摆放着各种祭奠用品。

    早已等候多时的工作人员见众人前来,连忙迎上来和皇甫红竹交谈了两句,得到皇甫红竹的指示后,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宣布了一下祭奠规定,要求祭奠开始后,不准喧哗、追逐、打闹。

    虽然以今天来的这些人的身份,应该不会做出这些事情,不过是祭奠程序的一部分,工作人员自然不敢忽视。

    祭奠规定宣布完毕后,一名工作人员走到皇甫红竹身旁,道:“.皇甫小姐,可以开始了。”

    皇甫红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拍了一下楚戈的肩膀,道:“小瓣,去给你爸叩头上香。”

    楚戈眼圈发红,整个人仿佛被人适用了定身术,定在了原地一般,身子僵硬地盯着前方的墓碑,一动不动。

    看到这一幕,陈帆知道楚戈是因为激动所致,于是双手摁住楚戈的肩膀,凝视着楚戈那双通红的眸子,一字一句道:“小瓣,作为一个男人,有些事情是你必须面对的。去吧,去给你爸叩头上香,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不要在外人面前丢了你爸的脸!”

    “嗯!”

    楚戈含泪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上前,“噗通”一下,双膝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爸,小瓣来看您了!”没有理会膝盖处传来的剧痛,楚戈深深看了一眼楚问天的墓碑,重重地叩了一下!

    “砰!”

    一声闷响过后,楚戈的额头顿时起了一个大包。

    砰!

    砰!

    连续三个响头之后,楚戈的额头上渗出了鲜血,和泪水混合在一起,染湿了他的脸庞,寒风吹过,有些甚至凝固在了脸上……p头结束,楚戈并没有立刻起来,而是跪在地上,默默地流泪。

    陈帆见状,直接上前接过工作人员手中的香,递给了楚戈。

    看到陈帆递香,楚戈停止了哭泣,却没有擦脸上的泪水和血迹,而是起身上香。

    做完这一切,楚戈跟着陈帆默默地回到了人群前面。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陈帆,大多目光充满了疑惑。

    这些人之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见过陈帆,他们疑惑陈帆到底是什么人,而那些见过陈帆的,则疑惑陈帆和红竹帮之间的关系毕竟,刚才的一切应该由皇甫红竹来做,而不是陈帆!

    只有一道目光例外。

    目光的主人是何老六。

    他望向陈帆的目光没有丝毫的疑惑,有的只是森然的杀意。

    似乎,在他眼中,陈帆已经成了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