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17章【陈帆,我想见你!】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17章【陈帆,我想见你!】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陈帆?陈帆!陈帆……,这两个字犹如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不断地在陈飞的耳畔回荡,他的眸子瞪得滚圆,嘴巴也是微微张开,嘴中叼的香烟瞬间脱落,掉在他的大腿上,顿时将他的裤子烧出了一个黑洞。

    尽避如此,可是陈飞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完全失去直觉一般。

    随后,当烟头烧到他的皮肉时,他才反应过来,猛地从座位上弹起,结果动作太过激烈,大腿直接撞在了饭桌上。

    “砰!”

    一声闷响过后,陈飞身子倒在了地上,直接将身后的椅子砸倒。

    从来没有一刻,陈飞像现在这般失常。

    也从来没有一刻,陈飞像现在这般狼狈。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被张芊芊一巴掌抽到了脸上,抽到了心头上,直接将他心中那份多年来养成的傲慢和狂妄抽得粉碎!

    “你***说他是谁??”倒地后,陈飞第一时间爬了起来,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边问,一边凶狠地朝张芊芊走了过来。

    面对有暴走迹象的陈飞,张芊芊没有丝毫的恐惧,依然高高地仰着脑袋,保持着那份属于她自己的骄傲和幸福:“看起来,你和他认识?而你这般激动,是否在间接地告诉我,他和你出自一个陈家?

    “你这个下贱的女人,既然你是他的人,为何还要来见我,难道是他指示的?”陈飞彻底陷入了疯狂之中,说话的同时,一下掐住了张芊芊那雪白的脖子,似是要一把将张芊芊掐死。

    原本就带病的张芊芊,被陈飞这么卡住脖子,当下呼吸困难,不过她的脸上却挂着嘲讽的笑容:“我只是想证实一下他的身份而已。

    另外,如果是他指使我来的,或许,我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从了你……”

    如果是他指使我来的,或许,我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从了你!

    猛地听到张芊芊这句话,陈飞浑身颤栗不止”心中那份骄傲像是被人用一把锤子砸得粉碎比起之前而言,张芊芊这句话的杀伤力更大!

    “唰!”,短暂的震惊与愤怒过后,陈飞霍然挥出一巴掌。

    似是察觉到陈飞要动手一般,张芊芊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冷笑道:“看来你自卑了”因为……你自认为比不上他,对么?”

    “贱女人,你是在玩火!”陈飞怒急攻心,眸子里露出凶光,同时朝张芊芊逼近。

    看到陈飞眸子里的邪念,张芊芊并未后退,而是淡淡道:“我的嘴巴给他服务过”我的胸部被他侵占过,我的下面也被他用过,难道你要穿他穿过的破鞋么?”

    陈飞当下停下了脚步,浑身颤抖不止!

    这些年来,他虽然也玩过有妇之夫,但是享受的是另一种快感,那种征服和给别人戴绿帽子的行为能够极大的满足他内心阴暗的一面。

    毕竟,那些女人都是自愿的”甚至有的是求他上床的……

    而如今的张芊芊却不同”张芊芊没有丝毫顺从的意思,更不像其他那些女人一样将他当成高高在上的皇帝,相反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嘲讽和鄙夷。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陈飞即便强行占有了张芊芊,也不会有丝毫的征服感,相反”因为陈帆的缘故,他只会觉得这是一种耻辱这只能证明”他比不上那个在他心中如同废物一般存在的陈帆。

    毕竟,张芊芊是心甘情愿地给陈帆当情人、当玩物,而他却要用强,两者之间,一今天,一个地。

    “呼!呼!”

    脑海里猛地闪过这些,陈飞眸子里的邪念渐渐退去。

    “愚蠢的女人,你以为他能保你?我告诉你,用不了多久,他会自身难保。”随后,陈飞用一种阴森到极点的目光望着张芊芊,一字一句道:“等到那个时候,我会让你哭着、跪着求我碰你,到那时候”你后悔也不会有用!我会将你送到国内最肮脏的夜总会!”

    “是么?”张羊芊不以为然。

    陈飞冷冷一笑:“你很快便会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张芊芊眉头一挑,却没回答。

    “你最好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滚出这间包厢。”见张芊芊不说话,陈飞浑身颤抖地捏紧拳头,一字一句道:“否则等我改变主意,等待你的将是噩梦!”

    似是察觉到陈飞动了杀机”张芊芊没有继续火上浇油,而是直接离开了包厢。

    就在张芊芊走出包厢的那一瞬间,陈飞猛地抓起身旁的椅子,对着摆满各种精致凉菜的饭桌狠狠地砸了下去。

    “砰!”,下一刻,玻璃粉碎的声音响起。

    

    原本,周秘书按照陈飞意愿去和张胜光夫妇洽谈,结果还洽谈成功,便看到张芊芊走出了包厢,这让他觉得不对劲,于是第一时间回到了包厢里,正好看到了陈飞丧失理智的举动。

    这让他脸色大变,两腿更是发软,差点没一**坐在地上。

    自从跟了陈飞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见陈飞如此愤怒!

    他不知道的是,对于陈飞而言,陈家老太爷溺爱陈帆是他这些年来一直无法消除的心结!

    今天,陈飞先是被陈帆嘲讽、羞辱,然后被张芊芊用最狠的方式打脸!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所谓的城府、所谓的涵养早就被陈飞抛到了九霄云外,有的只是愤怒!

    “陈书*记!”,虽然心中害怕到了极点,但周秘书还是第一时间开口呼唤陈飞。

    陈飞用椅子砸碎饭桌上的菜盘子,结果身上到处都是油水,加上他大腿处被烟头烧了一个窟窿,看上去是从难氏营里走出来的一般”哪还有半点市委书*记的气势?

    看到这一幕,周秘书吓得一**坐在了地上。

    身为一个秘书,他很清楚”领导的一些事情是不能知道的”同样的,有些事情更不能更新整理看到!

    通常情况下,若是当秘书的看到领导狼狈不堪、丧心病狂的一幕,那么”他的秘书生涯也基本上结束了一“没有一个上位者愿意天天看到知道自己狼狈模样的人在自己面前晃悠,那只会勾起他心中的痛!

    “出去告诉张生光夫妇,他们的恩情,我陈飞心领了!”,听到周秘书的呼唤”陈飞渐渐冷静了下来”他一把扔掉手中的椅子”冷冷地说道。

    周秘书虽然吓得半死,但他更清楚的是”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必须把握住!

    “是”陈书*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周秘书第一时间从地上爬起”像是疯了一般,冲出了包厢。

    走廊的尽头,张生光夫妇见张芊芊出门后,心里就觉得不对劲”不停地询问张芊芊结果”张芊芊闭口不谈,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在原地等待陈飞和周秘书出门。

    就在张生光夫妇期待的表情中,周秘书像是被人戴了绿帽子一般,脸色发青地冲出包厢,气势汹汹地朝张生光夫妇冲了过去。

    “周秘书!”,尽避觉得周秘书此时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张生光夫妇还是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张生光,陈书*记让我转告你,你送给他的恩情,他铭记于心!”,周秘书在张生光夫妇身前一米处站定,咬牙切齿地说道。

    恩情?

    原本可以让张生光夫妇兴*奋的两个字,落入两人耳朵里”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这一切,只因为此时的周秘书,表情实在太冷了!

    那感觉恨不得立刻上来将他们两人撕成碎片!

    “周秘书”发生什么事情了……”张生光满脸担忧地问道。

    周秘书怒极反笑:“你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张生光,你还真他妈问的出来……”

    气急之下”周秘书直接爆了粗口,而张生光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转头望向张芊芊:“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姓周的,你确定要我说?”张芊芊没有回答张生光,而是冷笑地看着周秘书。

    原本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周秘书,猛地听到张芊芊的话,心中不由一个机灵一一对于张芊芊到底和陈飞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可以肯定,张芊芊惹怒了陈飞。只是……,此时此刻,因为他闹得动静太大,除了走廊里一些服务员,甚至就连一些包厢的客人都忍不住出来看热闹。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张芊芊说出什么对陈飞不利的话来,他就完蛋了!

    “张生光,你厉害,你狠”你养了个好女儿啊!”,周秘书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哼了一声。

    说罢,周秘书掉头就走。

    似是听出了周秘书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张生光浑身一震,随后恼怒地瞪着张芊芊,顺手甩出一巴掌。

    “啪……”

    动怒之下,张生光这一下用了十成力气,直接一巴掌将张芊芊打倒在地。

    挨了张生光一巴掌,张芊芊那原本苍白的脸蛋上多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嘴角更是被打破,鲜血瞬间溢了出来。

    “混账东西,你到底做了什么?”看到张芊芊那副惨样,张生光没有丝毫的怜惜,有的只是恼怒”在他看来,以周秘书的反应以及撂下的狠话来看,他们夫妇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光是张生光,就连张芊芊的母亲冯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为此,她没有出言相劝,而是一脸失望的看着张芊芊。

    看到这一幕,张芊芊没有哭,相反,她笑了。

    灯光下,她的笑容充满了凄惨的味道!

    慢慢地,慢慢地,张芊芊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深深看了张生光夫妇一眼,头也不回地跑了。

    “芊芊!”

    冯婷见状,连忙追喊。

    “追什么?”,张生光一把拽住冯婷,道:“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去认错……”

    渐渐跑远的张芊芊,听到张生光的话,泪水终于不争气地涌出了她的眼眶。

    随后,在那些服务员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张芊芊哭着,捂着嘴巴冲进了电梯。

    “叮!”

    电梯门关上,张芊芊无力地蹲倒,泪水仿佛短线的珠子一般从她的眼眶中涌出。

    随后,她几乎下意识地从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她从未拨打过的电话。

    很多个夜晚,她都想拨通这个电话,只是,无法鼓足勇气。

    这一刻,她终于忍不住了,她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那个男人,想躲到那个男人的怀中添伤!

    “陈帆,我想见你!”,电话接通,张芊芊用尽全身力气,哭着喊出了这句话。

    话音落下”她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一刻,她哭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