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16章【他和你一样,也姓陈!】第一更,四千!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16章【他和你一样,也姓陈!】第一更,四千!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更,四千!

    夜晚,原本安静的张家因为一个电话变得慌乱了起来。

    接到电话后,张生光二话不说,立刻拨通了张芊芊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电话接通,听筒里传出了语音小姐动听的声音。

    对于张生光而言,这声音却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让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恼怒地挂断电话,张生光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号码的主人是小芸保姆。

    和之前一样,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出了小芸保姆熟悉的声音:“您好,张先生。”

    “小芸,你立刻带芊芊回家”张生光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

    回家?

    猛地听到这两个字,小芸保姆不由怔住了,随后本能地说道:“张先生,小姐还没打点滴呢……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立刻带她回家”张生光怒喝道,显然在他看来,见陈飞远比打点滴重要。

    似是从来没见张生光发过这么大火,电话那头的小芸保姆一时被吓呆了。

    然而,不等她再次回话,张生光“砰”的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小姐,张先生他……”小芸保姆合上手机,脸色难看地冲张芊芊说着,后面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只觉得嘴巴有些发苦。

    她可是很清楚,此时此刻,张芊芊高烧超过了三十九度,必须要去医院接受治疗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她实在想不通,在那对势利的父母眼中,到底是张芊芊的身体重要,还是所谓的虚幻前途重要。

    “芸姨,我知道,他要让我去见那个男人。”因为发烧的缘故,张芊芊的脸色十分苍白,说话也是有力无气的。

    望着张芊芊脸上的自嘲笑容和眸子里的委屈,小芸保姆心中不由一痛

    作为张芊芊的保姆,这些年来,她基本上算是张芊芊半个母亲,自然对张芊芊的情况极为了解。

    在她看来,自从张芊芊的爷爷奶奶去世以后,张芊芊就基本没有在这个家里获取饼温暖。

    从某种意义上说,张芊芊就是张生光夫妇为了实现理想和愿望的牺牲品

    心中虽然觉得张生光做得太过分了,也对张芊芊颇为同情,但是身为保姆的她,根本没有资格去管这些事情,也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王叔,调头吧,不去医院了,我们回家”就在小芸保姆暗暗叹气的同时,张芊芊开口对司机说道,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彩。

    司机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是张生光的专职司机,自然对张生光的为人很清楚。

    虽然他也很同情张芊芊,但却什么也没说,而是在前方二十米的路口拐弯,试图从一条路返回家中。

    二十分钟后,气色相当难看的张芊芊在小芸保姆的搀扶下,回到了家中。

    “芊芊啊,快去换衣服,衣服妈都给选好了。”眼看张芊芊回到家中,母亲冯婷第一时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激动地说道。

    张芊芊心中一痛,却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在小芸保姆的搀扶下走向自己的卧室。

    张生光夫妇原本还担心张芊芊会闹脾气不去见陈飞,此时见张芊芊点头答应,均是松了一口气。

    随后,在小芸保姆的搀扶下,张芊芊回到了卧室。

    卧室的床上,放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床前则摆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鞋子是夏天的。

    看到这一切,张芊芊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眼圈泛红,泪水瞬间流下,流进了她的嘴里,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小姐”察觉到张芊芊的异常,小芸保姆脸色一变,当下扶住张芊芊,道:“小姐,你病得很严重,高烧持续不退,千万不能穿这套衣服,否则病情会加剧的”

    “没事,芸姨,既然他们忍心,我也没什么好怕的”眼泪流进了张芊芊的嘴里,她缓缓张开略有些发白的嘴唇,轻轻说道:“大不了就是病死”

    小芸保姆一脸焦急:“小姐……你不能说气话啊身体可是你自己的。”

    “芸姨,没用的,在他们眼中,去见那个男人远比我的身体重要,否则……他们也不会让我回来了。”张芊芊自嘲一笑,然后开始脱下身上的衣服。

    “唉”小芸保姆深深叹了口气,然后从衣柜里给张芊芊挑了一件貂皮大衣,道:“小姐,路上你先把这件衣服披上,等到了地方再脱也不迟。另外,我去给你拿水,你去之前把药吃了。”

    芊芊默不作声地点头,表情像是活死人。

    几分钟后,张芊芊换上了那件华丽而昂贵的晚礼服,穿上了那双花费八万人民币买来的鞋子。

    尽避房间里的温度挺高,但因为发烧的缘故,她的身子还是轻轻地哆嗦着。

    端着一杯白开水进屋的小芸保姆看到这一幕,心疼坏了,第一时间将水杯放下,将那件貂皮大衣披在了张芊芊的身上,然后又给张芊芊找出药,给张芊芊吃了。

    吃完药,张芊芊没有立刻下去,而是去卧室的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然后花了十五分钟化妆。

    “芊芊啊,快点,再慢,人家该发火了”楼下,张生光夫妇已经等不及了,眼看张芊芊走下,冯婷忍不住喊道。

    而张生光看到张芊芊身上披着貂皮大衣,本能地想说什么,转念一想,张芊芊还在发烧,于是没再多说什么。

    随后张胜光夫妇风风火火地拉着张芊芊离开家中,前往东方滨江酒店。

    四十分钟后,张生光夫妇带着张芊芊步入了东方滨江酒店,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入了电梯。

    “芊芊啊,不要苦着张脸,多点微笑,就像你往常那样。”电梯里,冯婷见张芊芊表情木然,忍不住电*脑~访~问o提醒道。

    “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至于苦着张脸么?”张胜光皱眉,语气相当不满,显然他担心这副表情的张芊芊不会被陈飞喜欢。

    面对两人的话,张芊芊目光呆涩地望着电梯,怔怔出神。

    很快的,电梯到了包厢所在的楼层。

    包厢门口,周秘书已经等候多时,脸上多少有些不耐烦。

    眼看张生光带着张芊芊出现,周秘书连忙迎了上去,冷着脸教训,道:“张生光,你怎么搞的?这都一个多小时了”

    “那个……周秘书,实在不好意思,路上堵车太厉害了。”张生光一脸歉意地说道,态度和面对张芊芊时犹如天壤之别。

    没有理会张胜光的解释,周秘书板着脸,上下打量了一番张芊芊,然后冷冷对张生光和冯婷两人,道:“你们女儿进去就可以了,你们不用进去了。”

    “好,好”面对周秘书的要求,张生光父母点头哈腰地应着,丝毫不敢拒绝。

    “把外面的大衣脱了,给你爸妈,这穿得是什么啊,不伦不类的。”见张生光夫妇答应,周秘书又说道。

    “芊芊啊,来,妈给你脱。”冯婷一脸笑意地帮张芊芊脱去外面的掉皮大衣。

    失去貂皮大衣的遮掩,张芊芊那标准的S型曲线完全暴露在了周秘书的眼下,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点了点头:“这还像那么回事,跟我走吧。”

    说着,周秘书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张芊芊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

    “陈书记今天心情很不好,你的表情太呆了,多点微笑,否则惹他生气就不好办了。”来到包厢门口,周秘书小声说了一句。

    听到周秘书的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张芊芊,面无表情地看了周秘书一眼,目光漠视到了极点:“你不觉得你的废话太多了吗?”

    我废话多?

    她说我废话多?

    猛地听到张芊芊的话,周秘书震惊得瞪圆了眼睛。

    作为陈飞的秘书,他不是第一次帮陈飞安排这种事情,在他的记忆中,过去那些想和陈飞见面的女孩,哪个不把他当爷爷一般供着?

    那些女孩见了他之后,好话说不尽不说,有的甚至暗中塞银行卡,为的不就是他能够在陈飞面前美言两句吗?

    哪有像张芊芊这般嚣张无理的??

    然而……不等周秘书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张芊芊将他当成空气,直接推门而入。

    “你……”看到张芊芊的举动,周秘书差点没把魂吓飞了——他很清楚,陈飞最忌讳地就是有人进门不敲门。

    顾不上教训张芊芊了,周秘书连忙加快脚步,一下蹿进包厢不说,几步走到了张芊芊身前。

    包厢里,原本站在落地窗边,欣赏窗外夜景的陈飞,听到开门的声音后,霍然扭过头,表情阴沉到了极点。

    “陈书记,我……”察觉到陈飞眸子里闪烁的怒意,周秘书额头的冷汗瞬间渗了出来,试图解释什么。

    陈飞眼睛微微眯起:“周秘书,你先出去。”

    “是,陈书记。”周秘书恭敬地鞠躬,随后两腿发软地走了出去,关上了包厢的门,待出门后,他里面的衬衣完全湿透了,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与此同时,包厢里,张芊芊却是面无表情地望着陈飞,没有丝毫畏惧的样子,也没有讨好的架势。

    “你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开心。”陈飞看到张芊芊那副不冷不热的表情,眉头微微挑起,沉声道。

    听到陈飞这么说,张芊芊原本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招牌式的迷人笑容,道:“能与陈书记您这样的人物见面,是芊芊八百年修来的福气,怎么会不高兴呢?”

    “哦?”张芊芊的突然变脸,倒是让陈飞感到有些意外,他重新打量了一遍张芊芊,最后将目光落在张芊芊那双勾魂的丹凤眼上,问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有些感冒发烧。”张芊芊笑道:“还望陈书记不要生小女子的气。”

    “这样啊。”见张芊芊还算识大体,笑容渐渐回到了陈飞的脸上,他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口吻说道:“你父亲通过一些关系,试图将你介绍给我,给我做女朋友,甚至是未来的妻子。”

    “我知道。”张芊芊不温不火答道。

    或许没有想到张芊芊回如此镇定,陈飞略感意外,随后点燃一支香烟,轻轻吸了一口,一脸傲慢,道:“想必我的身份,你父母也跟你说了。我也不瞒你,你虽然比起一般女孩而言,可以用优秀来形容,但是,你还没有资格做我的妻子。”

    说出这样狂妄的话语,陈飞没有觉得丝毫不妥,因为……在苏州祸害那些女人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傲慢。

    “至于女朋友……”略微停顿,陈飞笑道:“这就更不可能了因为,我的生活中没有女朋友这个角色。”

    张芊芊沉默不语,一副聆听的表情。

    “你的表现要比我想象中的稍好一些。”似是对张芊芊的表现比较满意,陈飞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傲然道:“不过……你的身份注定,你只能成为我的情人,甚至是玩物

    嗖

    陈飞这话一出口,张芊芊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充满恨意的目光。

    而陈飞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似的:“虽然如此,但我觉得你应该为此而感到庆幸,因为,这意味着你和你的父母今后的身份和地位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么?”这一次,张芊芊笑了,笑容中的嘲讽意味没有丝毫的掩饰。

    似是察觉到了张芊芊笑容中的嘲讽之意,陈飞皱起了眉头:“怎么,你不乐意?”

    “这个世界能让我张芊芊心甘情愿当情人和玩物的男人只有一个。”脑海里浮现出陈帆的身影,张芊芊轻轻昂起脑袋,挺直脊梁,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一般,一字一句道:“你,还不够格”

    耳畔响起张芊芊斩钉截铁的话语,眸子里呈现出张芊芊骄傲自负的表情,陈飞浑身剧烈一震,随后像是被人抽了一个耳光一般,脸色有些发紫,语气更是低沉的可怕:“他是谁?”

    “他和你一样,也姓陈。”张芊芊的嘴角慢慢浮现出一道无法掩饰的幸福笑容。

    姓陈?

    陈飞心中剧震,涌出一个不好的直觉,脸上的肌肉也完全扭曲在了一起:“陈什么?”

    “陈帆。”

    张芊芊轻轻地,慢慢地,骄傲地吐出了这个早已镂刻在她内心深处的名字。

    PS:六一了,不能过节的孩子伤不起,没有月票的作者更伤不起……

    据说,凡是在六一期间投票的,这一天都会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享受那令人回味的童年时光。

    这是第一更,下一更九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