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13章【必须去!】两更一万二,求订阅和票子!!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13章【必须去!】两更一万二,求订阅和票子!!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轻轻摇了摇头,陈帆不去想这个令人头疼的问题,重新XXX茶屋。

    因为陈帆的存在,皇甫红竹、苏青海、萧远山三人站在了一条船上,为此,三人彼此之间并不熟悉,甚至因为陈帆不在茶屋里,三人基本没有交流,而是想着各自在意的事情。

    察觉到这一点,陈帆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过分担忧,在他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三方势力之间互相合作,最终应该可以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毕竟,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和目标,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随后一个多小时里,在陈帆的主导下,三方势力将集团重建的一些重要问题商讨了一番,最后陈帆拍板,集团如何建立他不插手,由三方势力一起商讨,在三天之内拿出方案,然后按照方案实施。

    陈帆的拍板得到了众人的认可,短暂的见面会告一段落。

    当陈帆等人走出石峰茶园的时候,另外一间茶屋里的客人已经离去,身穿麻布大衣的莫老亲自相送,这让萧远山、杨远两人受宠若惊。

    “小帆啊,周末记得带姗姗到家里吃饭,最近一段时间我和你阿姨都会呆在东海。”离开之前,苏青海拍着陈帆的肩膀说。

    陈帆笑着点头:“嗯。”

    见陈帆点头,苏青海不再停留,率先上车离去。

    汽车里,坐在汽车后排的苏青海轻轻揉了一下太阳穴,随后通过汽车反光镜,赫然看到原本走在人群最后面的皇甫红竹走到了陈帆的身前,望向陈帆的目光略显复杂。这个发现让苏青海眉头微微一挑,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先生,占用你几分钟事情,我有件私事想跟你说一下。”皇甫红竹站在陈帆身前,面色复杂地说道。

    月光照在皇甫红竹那张脸上”让陈帆清晰地看到,以往那副自信、阴冷的表情从皇甫红竹的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忧虑。

    深深的忧虑!

    皇甫红竹的异常表现,不禁让陈帆疑惑了。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因为萧远山和杨远还没有离去,为此,陈帆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并未多问。

    “杨先生,你先走一步,我和陈先生谈集事情。”见陈帆答应,皇甫红竹暗暗松了口气,冲站在汽车前的杨远说道。

    杨远“嗯”了一声,然后和陈帆挥手示意,上车离开。

    与此同时,萧远山也识趣地上了汽车,只是在钻进汽车那一瞬间,表情变得极为复杂。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陈帆和皇甫红竹之间的关系似乎不简单。

    如此一来,三方势力,有两方都是和陈帆关系密切”唯有萧家是通过萧枫和陈帆的关系才获得这次机会的。

    “爸,如果我说,他之所以这么帮我们萧家,只因为我是他朋友,你信么?”

    “他和其他公子哥不同。在他的字典里,对于朋友,根本没有利益二字。以心交心,这是他交朋友的原则。”

    “就算如你所说,他帮我们萧家有目的,那又如何?”

    “爸,难道你不觉得,以他对我们萧家的恩情,就算我们萧家为他付出一切也值得么?如果……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陈帆他有用到我们萧家的地方,我希望娄们萧家能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帮助他!!”

    一时间,萧远山的脑海里闪现出了当日萧枫对他说的话。

    “罢了,小枫,爸就听你的,不去多想了,哪怕他把我们萧家玩了,爸也认了!”耳畔回荡起萧枫的话,萧远山深深吐出一口闷气,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

    这一刻,他真正意义上将萧家的未来押在了陈帆身上。

    赌赢了,萧家再次崛起不是难事!

    赌输了,萧家彻底没落!

    眼看萧远山和杨远相继离开,陈帆疑惑地看着皇甫红竹,问道:“皇甫小姐,看起来,你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而且这个麻烦对你自身而言十分重要。我很好奇,是什么麻烦会让你如此担忧?难道是山口组最近的报复行动?”

    “当然不是。”晚风吹起,欢起了皇甫红竹那飘逸的黑发,这一刻的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因为楚戈调侃会生气的普通女人,面对陈帆的猜测,她先是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道:“五天之后,是问天的祭日。”

    楚问天的祭日?

    陈帆心中一动,却没说话。

    “按道理来说,问天的祭日,小瓣应该去祭奠的。”皇甫红竹略带苦涩地说道。

    陈帆一下听出了皇甫红竹心中的意思:“莫非小瓣不愿意去?”

    甫红竹轻轻点了点头。

    陈帆一愣:“为什么?根据你所说,小瓣应该很爱他的父亲才对啊。而且,通过平时他的一些言行,我也看得出,他很尊敬他的父亲,怎么可能不去呢?”

    “是我没说清楚。”皇甫红竹略带歉意道:“他不是说不去祭奠,而是说不和我们一起去,而是打算等我们祭奠完之后,他自己一个人去。”

    听皇甫红竹这么一说,陈帆彻底明白了!

    显然,在楚问天祭日那天”整个红竹帮的大佬都会前去参加祭奠,而身为楚问天儿子的楚戈更应该去!

    问题就出在,楚戈不打算跟皇甫红竹及那些红竹帮的大佬一同前往。

    这多少有些破坏规矩。

    毕竟在祭奠的时候,作为亲人,楚戈是要第一个上香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陈帆想了想,道:“你放心吧,我会说服他去的。”

    “谢谢。”听到陈帆的话,皇甫红竹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感激的目光,感激之余,就连声音都多少有些颤抖。

    察觉到皇甫红竹的异常,陈帆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心狠手辣的做派,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一块极为软弱的地方。

    从某种意义上那算得上皇甫红竹的心结。

    尽避明白这一点,但陈帆却没有想着去帮助皇甫红竹驱除心结,因为……他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一切都得靠皇甫红竹自己。

    如同苏——样,张芊芊除了白天之外,晚上几乎很少在寝室过夜。

    晚上,当她打完点滴,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

    陪她去打点滴的不是她的母亲,更不是她的父亲,事实上,她父亲的工作一直很忙,忙到基本无法顾家的地步”而她那位身在东海金融系统工作的母亲,工作同样很忙,大多时候,也无暇顾及家里。

    小时候,她由爷爷奶奶带着”大一点,爷爷奶奶先后离世,她的父母给她聘请了一位保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年,她和保姆呆在一起的时间,比和父母呆在一起加起来的时间要多得多。

    例如今晚,陪她去医院打点滴的不是她母亲,而是她的保姆!

    只是……让她颇感意外的是,以往极为忙碌的父母,今天均在家中,而且坐在大厅里议论着什么,满脸兴*奋的模样。

    “芊芊啊,回来了啊,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眼看张芊芊在保姆的陪同下走进房间,张芊芊的母亲冯婷连忙起身,一脸关心地问道。

    与此同时,她那位在国内投资领域有着不小名气的父亲张生光也站了起来,道:“最近天气变化多端,你要注意多穿衣服”不要光图好看……”

    父母难得的关怀,让张芊芊心中不由淌过一道暖流,脸上也露出了一道甜蜜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知道了……”

    “小芸啊,你先回卧室休息吧,我们有话要对芊芊说……”张芊芊的话音丹刚落下,母亲冯婷就迫不及待地对长相一般、身材走形,打扮土气的保姆说道。

    这个保姆是她当初选的,之所以选丰,是因为她觉得以保姆的资本,不可能和张芊芊的父亲发生什么芶且之事。

    “好……”名叫小芸的保姆第一时间点头,然后转过身,温柔地对张芊芊,道:“小姐,睡觉前,不要忘了吃药……”

    和张芊芊父母的关怀不同,小云保姆的关怀更加贴心。

    “知道了,芸姨,您去睡吧……”或许从父母的话说猜到了什么”张芊芊的眉头不经意间皱了起来”不过还是勉强对小云保姆笑了笑。

    随后,小芸保姆给张芊芊倒了一杯白开水后,上了二楼,前往自己的卧室,而张芊芊则被冯婷拉到了沙发旁边坐下。

    张芊芊坐下后,冯婷先是将小芸保姆倒的开水递到张芊芊身前,然后问道:“芊芊啊,我和你爸都知道,浙江那些富二代一个个太过心高气傲,上次让你跟他们混脸熟,想必没少委屈。你爸和我已经决定,不必在用热脸去贴他们的冷**了……”

    猛地听到曾经一心想让自己嫁到富贵人家的母亲说出这番话,张芊芊不由怔住了一一自从她十五岁之后,父母如果同时在家的话,每一次都是想介绍人与她认识!而一直以来,父母都不断地要求她、鼓励她高攀那些家世牛掰的纨绔,如今却是主动让她放弃?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她之前的猜测和和担忧瞬间消失,幸福的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脸上。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父亲张生光将话题接上了:“芊芊,爸最近花了很大力气给你物色了一个结婚的人选”三十二岁,正厅级干部,很快可以提升到副省级。

    说话间,张生光的眸子里爆发出了炽热的目光,就连原本给张芊芊拍后背的冯婷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激动的模样。

    那感觉,似乎那个男人已经答应要娶张芊芊了一般!

    原本,之前的时集,张芊芊就在担忧父母今天特地赶回来,就是要介绍富二代、官二代给自己认识,只是之前父母的关心话语,以及体贴举动打消了她的担忧。

    如今,听到父亲张生光这么一说,她脸上的幸福笑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苍白。

    随后,张芊芊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了三个字。

    “我不要……”

    出乎张生光夫妇预料的是”面对这样一个足以令百分之九十以上女人动心的结婚对象,以往极为听两人话,并且接受了两人思想,喜欢游荡在各个圈子的张芊芊选择了拒绝!

    张芊芊反常的举动,当下令得张生光夫妇瞪圆了眼睛!

    随后,冯婷率先回过神,一把摁住张芊芊的肩膀,道:“芊芊啊,你说什么浑话呢?我跟你说啊,你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年纪轻轻就可以爬到正厅,甚至在不久的将来要升为副省级么?他是北方陈家的人!而且据说是陈家第四代未来的接班人!!这样的人物,若是你嫁给他”日后要什么有什么,说难听一点”就是当GUI母也并非不可能……”

    北方陈家?!

    听到这四个字,张芊芊心中一颤,眸子陡然放大,脑海里本能地浮现出了一个不知不觉中完全占据她心灵的身影。

    冯婷见状,以为张芊芊心动了,连忙笑道:“好了,芊芊啊,抓紧养好身子,等你爸的消息,等那个男人忙完了,我们带你去见他。”,脑海里浮现出陈帆的身影”张芊芊嘴角露出了一道不易察觉的甜蜜笑容,随后深吸一口气,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去……”

    冯婷慌了:“芊芊,你这是怎么了……”

    “爸,妈,我知道你们这么做,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为了我好……”张芊芊霍然站了起来,满脸委屈道:“但是,你们知道么?这样很累的,真的很累!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不说,那些所谓的富贵人家后代,没有几个是好东西,他们心中最想的就是和我上床!甚至,有些人干脆明目张胆地告诉我,想进他们的圈子可以”先脱了衣服上床陪他!”,或许没有想到张芊芊会爆发,张生光夫妇满脸愕然!在他们看来今天的张芊芊实在太不正常了……一“爸妈,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我有自己的思想和想法。”张芊芊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我觉得,你们的思想有些走极端,今后,我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去讨好那些令我厌恶的纨绔子弟了!”

    “混账!”忽然间,一直沉默不语的张生光猛地站起了来,怒声喝道:“什么叫思想走极端?我告诉你,有些纨绔自身差点没错,但大多数人都是极为优弃的,哪个配不上你?你还厌恶,我看你是上学上糊涂了!”

    “芊芊啊,你爸这次找的那个陈家后代,可是万里无一的精英男人啊,追他的女孩实在太多太多了,你爸好不容易求来的机会,你可不能错过啊!何况,人家能不能看上你,还是一回事呢!”冯婷跟着附和道。

    “爸!妈!!”

    泪水瞬间从张芊芊的眼眶中涌了出来,脸上写满了委屈。

    从来没有一刻,张芊芊像现在这样委屈!

    俗话说,家庭是影响一个孩子成长最重要的环境。

    这句话一点也没有错。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张芊芊的父母就不断地给张芊芊灌输崇尚利益的思想。

    一遍,两遍,三遍……

    张芊芊也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到底给自己灌输了多少遍。

    在张生光夫妇这种洗脑行为之下,张芊芊从小便接受了两人的思想,小时后虚荣心就很强,长大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她按照父母所说的那样,努力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有资本的同时,利用各种关系与那些所谓的纨绔子弟结识,游荡在各个圈子中间,为将来的飞黄腾达打下坚定的基础。

    不光如此,对于父母介绍的那些结婚对象,她虽然与其想认识、相处,但却没有真正想过结婚。

    这是她母亲要求的。

    用她母亲的话说:你还小,不急,还有比他们更好的!

    这样的生活,曾经是她生活的主题,被洗脑的为此不断地努力。

    只是……陈帆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在思考陈帆不喜欢她的原因,得出的结论是,她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太过势利了。

    这个发现令她对自己的人生价值观产生了质疑,她开始思索自己前些年按照父母的安排,为了积攒人脉,为了能够在今后飞黄腾达,通过不俗的家世,姿色,气质,能力,不断地游荡在各个纨绔圈子,到底对不对。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观察,她发现周围那些学生,虽然也有虚鼻的,但是没有一个像她那么过分。也没有一个人像她那般,成天挖空心思地去为了利益积攒人脉。

    另外,她惊讶地发现,尽避周围那些人大多都比不上她,但去……,…她们都过得很开心、很充实。

    长时间的思考和观察,让她动摇了!

    她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前些年那种活法实在太累、太势利、太虚伪、太下贱,根本没有活出真正的自己,而是每天藏在伪装的面具下,充当利益的奴隶。

    她试图改变。

    然而……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当自己说出内心的质疑,打算改变一下自己的时候,自己的父母一点也不理解。

    是的,一点都不理解!!

    “难道非要嫁个一个有钱有权的人才会幸福么?以前,你们给我灌输这个道理,我还小,我下意识地认为你们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么做不对啊!我想改变自己,我想换种方式生活!”泪水仿佛断线的珠子一般,从张芊芊的眼眶中涌了出来,她无力地蹲在地上,嘶声吼道:“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阻止呢?你们为什么不试着去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为什么要把你们的思想强加在我的身上呢??难道只是……为了满足你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么??”

    “爸,妈,我是你们的女儿啊?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啊!!”说着,张芊芊无力地闭上了眼睛:“给我一点自由,好么?”

    “不行!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但是,你是我张生光的女儿,你必须听我的安排!”张生光仿佛感受不到自己女儿那伤心无助的心情一般,无情地说道:“至于我给你介绍的陈家后代,你必须去和人家见面!!”

    PS我个人是很讨厌这种父母的,但悲哀的是,现实中,这样的父母不在少数。这似乎是对这个物质越来越发达,精神却越来越贫乏的社会的一个极大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