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12章【独揽大权!】第一更,六千字!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12章【独揽大权!】第一更,六千字!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石峰园林里有两间茶屋亮起了灯。光。整座茶园显得异常的安静。

    其中一间茶屋里,一身黑色披风的皇甫红竹带着杨远坐在了茶桌旁边,坐在她对面的是萧家家主萧远山。

    作为十年前,杭州乃至整个浙江的代表家族,萧家丰年前在浙江的地位极为了得,而身为萧家家主的萧远山也是一方名流。

    只是……”,饶是如此,他是第一次踏入石峰茶园。

    而对于石峰茶园的名头,他很早之前就听说过,知道这座茶园的主人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人物,能量滔天。

    不光是萧远山,身为天问集团总裁的杨远也是第一次踏入这座被东海上流社会誉为东海最难进入的园林。

    相比而言,皇甫红竹倒是以前来过,只是…………那时候她是跟楚问天来的,自从楚问天离世之后,她便失去了踏入这家茶园的资格。

    眼看三人表情不自然,苏青海率先开口道:“小帆说要将我们召集在一起,商讨与纳尔集团合作的事情,我觉得这里环境不错,所以就懒得挪窝,还望三位不要在意。”

    听苏青海这么一说,包括皇甫红竹在内,三人对苏青海不由高看了一眼,毕竟能够成为这家茶园的客人,这已经可以成为在上流社会炫耀的资本了,更不要说带着外人进来。

    “今晚,小帆将我们大家叫到这里,是想商讨一下关于和纳尔集团合作的事情。”眼看三人不说话,苏青海又道:“下面,就让小帆来说吧。”

    苏青海的话音落下,三人均是将目光投向了陈帆。

    “皇甫小姐,萧先生,杨先生,想必纳尔集团在大陆投资的事情,你们都很清楚了。”陈帆说着,指了指桌子上那份多大数百页的投资计划沉声道:“这是纳尔集团的具体投资计划和内容,我大致了解了一下,得知这次纳尔集团的投资总额高达上百亿美金,涉及很多个领域。”

    听到陈帆这么一说三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那份多大数百页的投资计划书,表情各异,皇甫红竹稍显淡定,萧远山和杨远则是一脸惊讶的模样。

    显然,他们都知道陈帆能够拿到这份投资计划书意味着什么。

    “因为我私人和纳尔集团有一些关系,这次,纳尔集团在大陆投资的时候,会优先考虑我推荐的企业。”陈帆正色道:“而我也答应过你们会让你们参与到这次合作之中。只是………纳尔集团的投资金额实在太大,而且领域广,你们之中任何一方势力想独自与纳尔集团合作,难度都很大,所以,我想将三方势力融合在一起,重新建立一个新的集团,然后以这个集团的名义和纳尔集团进行合作。”

    说着,陈帆停顿了一下,扫了一眼三人道:“这是我今天叫你们来的目的,你们考虑一下。”

    “作为海瑞集团的董事长及小帆的岳父,我已经决定将海瑞集团所有资产全部投入新建立的集团。”陈帆的话音落下,苏青海率先表态。

    “天问集团虽然没有上市,但是通过各方面评估资产一百八十亿,其中我个人占股九十五亿,红竹帮十二名大佬占股三十亿,杨远占股十五亿,除此之外,其他股份被一些董事和公司的精英管理层瓜分。”苏青海这一表态皇甫红竹也不甘落后,沉声道:“我以天问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宣布,天问集团除了保留旗下的天问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和天问娱乐有限责任公司其余资产全部投入这次合作的集团,资金约合一百二十亿。”

    听到皇甫红竹变态不光是苏青海和萧远山,就连陈妈都愣了一下,显然,他们没有想到皇甫红竹会甩出如此大的手笔。

    而陈帆却很清楚,皇甫红竹留下房地产公司和娱乐公司,是为了给黑道产业服务,毕竟,红竹帮每年的黑道收入也是一笔巨大数字,她必须将那些钱全部变成合法收入,也就是所谓的洗黑钱,而地产和娱乐行业都是洗黑钱的好行业。

    “萧家自从没落后,资产缩水严重,目前,萧家旗下的远山集团,总资产约合人民币三十八亿,我愿意全部投入新建立的集团。”萧远山最后表态,和苏青海一样,一下全部拿了出来。

    虽然苏青海也知道,在利益的驱使下,皇甫红竹和萧远山应该不会有太多后顾之忧,会出大手笔,但是两人的决定还是令他大吃一惊,吃惊之余,也不得不佩服陈帆,毕竟,在中*国,能够一下整合如此多的资产的人,屈指可数。

    “海瑞集团市值一百一十亿,加上天问集团和远山集团,我们新成立的公司,总资产可达到将近二百七十亿。”对于众人的表态,陈帆虽然心中多少有些触动,但表情总归还算正常:“而凭借二百七十亿的资产,我们可以向银行提供贷款,这样下来,流动资金和资产加起来达到五百亿,并非难事。五百亿,这足够,我们吃掉大半块蛋糕了!”

    “既然诸位对我陈帆如此有信心,那我在这里表态,绝对不辜负诸位期望。”陈帆深吸一口气,正色道:“接下来,我们洽谈一下具体苒融合事宜和细节。”

    “陈先生,三方融资的话,就按融资比例分配股份好了。”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杨远开口了:“至于董事长的职务,我建议由您来担任。”

    “没有股份的董事长如同虚设,这一点,诸位应该很清楚。”苏青海见杨远开口,随后接道:“这次的事情基本是由小帆一手促成的,董事长由小帆来担任,天经地义。而且这个董事长的身份不能如同虚设,至少得拥有董事长的一些权力!”

    “我赞成这一点。”皇甫红竹略微沉思,选择同意。

    萧远山原本还在犹豫,但见皇甫红竹赞成,只好咬牙道:“我也同意,只是,陈先生没有资金入股,这……,…”

    萧远山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意思却很明确:陈帆没有入股资金,怎么占据股份?没有股份想拥有董事长的权力,基本等于痴人说梦话!这个不是问题。”苏青海微微一笑:“我会将海瑞集团的所有股份转给他,我个人在海瑞集团占股百分之八十,算下来接近九十亿,这应该可以让小帆成为占据股份最大的股东了。”

    苏青海这话一出口,皇甫红竹和萧远山两人同时变色,尤其是萧远山,眉头瞬间拧在了一起!

    萧家从巅峰落入低谷,身为家主的萧远山见惯了太多的勾心斗角,很难去相信一个人,这也是当初”萧枫告诉他,陈帆要帮助萧家时,他迟疑的原因。

    后来”杨远的出现,纳尔集团亚洲地区负责人罗曼给浙江省委的施压,让萧远山抛去了顾虑,孤注一掷,将萧家的未来押在了陈帆身上。

    只去……,…如今,听到南方商界新贵要将全部资产转给陈帆时,他本能地起了疑心。

    毕竟,如果陈帆以第一股东的身份担任董事长的话”如果要利用各种手段吞并天问集团和远山集团也并非难事“…………

    和萧远山一样,皇甫红竹也并非感情用事之人,有着美女蛇美名的她,在外人眼中是一个阴险狡诈到极点的女人。

    听到苏青海的话后,她虽然没有起疑心”但是多少有些疑惑,毕竟,天问集团是楚问天留给她的产业,她不得不小心谨慎。

    不过,皇甫红竹很快想起陈帆曾经对于她和红竹帮的帮助,以及红竹帮目前和陈帆之间的关系,于是轻轻摇了摇头,将心中的疑虑抛出体外,点了点头:“我没意见。”

    “我也是。”萧远山长长松了口气”跟着点头答应,与此同时”冷汗瞬间从他的额头渗了出来。

    显然,对于他而言,做出这个决定,是需要很大的决心的!

    看到这一幕,陈帆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与秦安谈话的情形。

    早上的时候,秦安不但告诉陈帆,要担任董事长,而且必须要拥有董事长的权力,当时,陈帆认为自己不占据股份,不可能拥有权力,结果秦安说苏青海会将股份转给他,如今已成为现实。

    而当时,陈帆最大的疑惑便是,皇甫红竹和萧远山会心甘情愿的同意么?

    毕竟,如果陈帆得到苏青海的所有资产的话,将会成为名副其实的董事长,拥有董事长的一切权力,如此一来,新建立的集团,陈帆便是真正的掌权者!

    第一股东担任董事长,这足够陈帆做出很多事情了,甚至可以利用各种手段瓜分天问集团和远山集团。

    更为重要的是,无论是皇甫红竹想将楚问天的产业发扬光大,还是萧远山试图让萧家崛起,他们都是怀有远大理想的,如果他们真的选择答应,那么就等于失去了对手中产业的主导权和决策权,完全将命运交到了陈帆的手中。

    当时,对于陈帆的疑惑,秦安是如此回答的:“小帆,你不必担心他们会反对,因为三方势力融合,利大于弊。第一,三方势力融合后和纳尔集团的合作,不但可以从中获得巨大利益,而且可以得到很多优惠政策一无论是在贷款还是其他方面,有关部门都会统一开绿灯!资金、政策,这是一个企业能否在大陆真正崛起的关键元素,有了这两点,三方势力组成的新集团发展空间,远超过三家分离。

    “其次,东海大学今后将会成为集团的人才输送基地,这一点,是三方势力永远无法获取的!我相信,以东海大学往届毕业生在这些年中取得的成就,应该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的能力和发展潜力。”

    “最后分开来分析,皇甫红竹一心想将天问集团漂白,如今就是最好的机会。而对手萧远山而言,萧家没落已经是现实,他们在浙江寸步难行,如果想再次崛起,就必须利用这次机会。”

    “所以,让你掌权,他们心中虽然有忧虑,但应该会选择答应。当然,退一万步讲,如果他们不答应的话”你也就没有必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至于你……“……如果想最大程度地消除他们心中的忧虑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插手集团运作,只要把好人事英便可!”

    “三方势力融合,占股方面”他们不可能有异议,因为是按照资金多少分配的。他们真正担忧的是自己一方的人到了新的集团,是否会受到重用!毕竟,三家集团融合后,很多职位都是重复的,该用哪一家的人,哪家的人掌权,这都是很重要的问题,并且会对今后的合作和发展产生极大的影响。*……”

    脑海里浮现出和秦安谈话的情形,陈帆深吸一口气,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接下来,我说一下我的想法,第一,我虽然担任董事长,但是集团的具体运作我不会插手,除非遇到重大事情,我才会出面。第二”皇甫小姐和萧先生担任董事,除此之外,萧先生担任淅江地区的负责人。总裁由我苏叔担任席执行官)由杨先生担任。第三,三方势力组合后”凡是重复的领域全部打散重组,人员也要进行新的调整。没有重复的领域,以现有的基础为蓝本扩大,人员同样进行调整。没有涉及的领域,则成立新的公司。第四,集团主要职位的人员由我来决定!第五,为了公平期间,董事会成员每家出四人担任。”

    以上五条都是秦安告诉陈帆,必须做到的。

    将五点全部说出来之后,陈帆看了一眼皇甫红竹和萧远山,问道:“你们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

    “陈先生,我想询问一下,人员调整及管理层人员任命,这个你要如何做?”杨远再一次开口了,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最关键的一点。

    “我也不瞒你们,人员任命上,秦安老先生会帮我把关。”陈帆沉声道:“想必,你们应该相信秦安老先生的眼光吧?”

    经济领域的泰山北斗秦安把关?!

    愕然听到陈帆这么一说,皇甫红竹、萧远山、杨远、苏青海四人均是摇头表示没有意见,他们四人自认为在看人才的眼光方面拍马也赶不上秦安。

    “把关由秦老先生出面,原则是视能力定职位!如果一此关键的职位,三家集团都没有合适人选的话,就从外面聘请。秦老先生已经答应了我,我需要任何方面的人才,他都给予满足*……”陈帆一字一句道:“当然,除了秦老先生把关之外,我自己也会通过资料最终确认。至于如何得到他们的资料,这个你们不需要提供,我自有来路。”,这一次,没有人再开口提出异议。

    “还是那句老话,除了人事任命,我不会参与集团的运作和决策,而是由你们自己来决定*……”陈帆一脸严肃,道听陈帆这么一说,苏青海不由皱起了眉头。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之所以选择将资产转给陈帆,就是想让陈帆独揽大权的,如今陈帆这么一说,等于放弃了一部分权力。

    不同于苏青海出于私心,杨远和萧远山两人听到陈帆的话后,均是暗中松了口气,而皇甫红竹则是一脸复杂地看着陈帆。

    那目光仿佛在说:她看不懂陈帆。

    的确,在她的眼中,陈帆虽然和楚问天在很多方面有着惊人的类似,但是在一些关键环节上,却走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极端。

    从小家境贫寒的楚问天离开大西北,独自南下,为了出人头地,杀人放火,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干过。后来,他为了能够爬到更高的位置,甚至不惜当了一回陈世美,高攀了红色家族,而当他真正踩着红色家族的身子上位后,直接与对方划清界限!

    自私。

    这是楚同天最大的特点。

    甚至说难听一点,在攀爬上位那些年里,楚问天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狼崽子,从有奶便是娘,到成长后,谁挡路咬谁。

    只是……当那个男人真正站在东海之巅,俯视这座曾经令他仰望迷失的城市时,他那被当成垃圾丢掉的良心似乎又回来了一些。

    在死去的前三年,楚问天大力赞助慈善事业,资助过的贫困山区多达数十个,资助的贫困学生成千上万,尤其是那个位于西北的贫困山区,得到了他极大的赞助。

    除此之外,他这个曾经忘恩负义的陈世美”还做了一件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事情他培养了皇甫红竹,却没有碰皇甫红竹一拇指头,最后更是将辛苦打下的江山交给了皇甫红竹,而不是留给他唯一的儿子楚戈!

    相比”楚问天而言,陈帆在对待敌人的态度上基本一样: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最大的不同是在对待朋友上面。

    或许在那个死去的枭雄之中,他这辈子没有知根知底的朋友,所以他没有真正的友谊,即便是和朋友合作,也是以利益为基础。

    他能够让手下心服口服,是义和利的结合!

    陈帆却不同”从小便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温暖他,很在乎与周围那些兄弟的感情。

    后来,当他离开那些生死兄弟”独自一人闯进地下世界,以杀谬为生,用鲜血祭奠那个死去师父的时候,他是孤独的,孤独的像一只流浪猫,没有人去关心他,甚至就算他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特殊的经历”让他对于感情二字看得很重很重。

    所以,回到东海,行走在这个令他倍感陌生的世界中的时候,他喜欢和苏珊所组成的那个家给他带来的感觉:也喜欢心寝室那单纯的友谊。

    一时间,众人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嗡嗡……”

    忽然,一阵突如其来的手机震动声音打破了茶屋安静的气氛。

    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陈帆心中一动,拿出手机,歉意一笑,走出了茶屋”赫然看到是一个陌生的来电。

    带着疑惑,陈妈摁下接听键:“喂。”,“陈帆堂弟,你好*……”很快的”听筒里传出了一个令陈帆感到陌生的声音。

    “你是?”,听到堂弟两字,陈帆心头一渠。

    电话那头”坐在一辆奥迪汽车里,前往东海一家知名五星级酒店的陈飞,淡淡一笑道:“我是你堂哥陈飞。”,陈飞?!

    陈帆心中一动,立刻想到了什么。

    “老太爷一直念叨,堂弟你一表人才,是我们陈家的未来。堂哥我仰慕已久,只是没有机会相见,而明天我正好在东海开会,想借此机会仰慕堂弟的风采,不知道堂弟是否有空?”,就在陈帆沉默的时候,陈飞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傲慢。

    “堂哥真会开玩笑,我只是陈家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不像堂哥,深受家族器重,年纪轻轻便已成了正厅级干部,前途不可限量。”,察觉到陈飞的傲慢语气,陈帆眉头微微皱起,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堂哥来了东海,那么我自然要尽地主之谊!”,“堂弟可真会取笑我,我也是靠着家族的大树好乘凉,比起真本事,怕是拍马也赶不上堂弟啊。”,电话那头,陈飞轻轻一笑,在说真本事三个字时,咬得很重,讽刺之意不言而喻:“好了,堂弟,我到酒店了,就不打扰你了,明晚见。”,说着,陈飞直接挂断了电话,眸子里闪过一道戏谑的目光。

    而陈帆则是缓缓合上手机,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因为小时候,他被陈家老太爷送进龙牙组织,在过去二十年里,几乎和陈家没有多少联系,若不是陈老太爷成天提起他,一些陈家人都不知道有陈帆这个人物,更不要说外面的人了。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被陈家人私下里评价为陈家第四代最出色的陈飞突然造访不说,语气不善,挑衅意味十足。

    这不禁让陈帆疑惑了:这个陈飞,他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