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203章【自掘坟墓】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203章【自掘坟墓】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陈帆眼露凶米,秦安似乎意识到陈帆要做什么,忍刀住住皱陛姐眉提醒道:“小帆,古清河这么做”虽然有些不可理喻,不过他毕竟也算是政界名流,你万万不能乱来!”,见识过陈帆身手的秦安很清楚,陈帆若想杀古清河,跟杀只鸡没什么区别。

    “嘿!他儿子在多年前被太子党打伤,他自己没有本事报复,为了仕途也不敢报复!如今,他要退了,才豁出一切来找我的晦气,将我当成替代品来承受他的怒火!!”陈帆“道:“这哪里是不可理喻,简直就是霸道到了极点!!”

    “小帆,不管如何,你不能乱来。”,秦安叹气道:“古清河虽然官不大,但是他恩师如今还活着,而且在教育界人脉通天。若是他被杀死,绝对会引发轩然大波,那样一来”就算你的背景够深,要摆平这件事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个我自然知道,放心吧,秦老先生,我不会乱来的……”陈帆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怒火,道:“只是,我从小到大还没被人如此欺负过,他古清河想借题发挥,拿我当出气筒”恐怕是把梦做错了!”,说话间,陈帆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暴戾的气息。

    就在陈帆和秦安交谈的同时”一辆奥迪好平稳地行驶在东海某备通往东海大学的主干道上。

    汽车里,身材如同水桶一般的李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妮子大衣,原本价格不菲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却没有显示出丝毫的美观”相反,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穿着一件暗色衣服的古清河则是坐在后排靠右的位置上。

    尽避还不到六十岁,但是古清河的头发全部白了,身子骨也极为单薄,胯骨突出不说,眼窝深陷。

    这一切只因为当年他儿子那件事情。

    那一年,当得知自己儿子被那名太子党找人打成植物人后,古清河的头发一夜之间全白了。

    对于古清河而言”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件事情,凭借恩师的提拔和他自身的能力”仕途之路,远不止此!

    出事前,他在官场上一路顺风,家庭和睦。

    出事后,他的仕途一片黑暗,儿子更是被打成了植物人。

    可以说”那件事情一直是古清河无法挥去的噩梦!!

    当时”他不是没有想过报复,只是…………当年那个打伤他的太子党”其家族在京城能量不小,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的,他只能将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

    忍气吞声,不代表忘记仇恨!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古清河从未忘记过当年的耻辱!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当李红找到她,告诉他,黄晓东被陈帆打断双腿”一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时,直接勾起了他心中的痛,也唤起了他最不愿记起的黑色回忆。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李红通过不断地煽风点火,最终成功的激起子古清河的怒意”从而让古清河在恼怒之下,做出了一个他自己都知道是错误的决定!

    然而……明知是错误的,明知这次的事情搞不好会踢到铁板,古清河依然选择错下去。

    这一切,只因为他被激发了积攒多年的仇恨。

    仇恨会使人疯狂。

    

    疯狂的人往往会做出一些让人无法理解,不符逻辑的事情来。

    古清河”便是如此。

    副驾驶位置上”李红透过反光镜看到后座上的古清河一脸铁青的表情,心中暗暗得意在她看来”如果古清河真的一切按照她所设想的那样,豁出去闹腾”那么,秦安和井帆绝对迟不了兜着走!

    毕竟”古清河在教育界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而且因为其恩师曾经是中科院的实权人物,在被那名太子党背后势力的打压下,依然拥有恐怖的关系网。

    九点半的时候”古清河所搭乘的轿车驶入东海大学”在办公楼前停了下来。

    “古叔,我就不陪您去秦安那里了,一切如同我们计刑中的那样便可……”汽车停下,李红扭头,恭敬地对古清河说道。

    听到李红的话”古清河无力地闭了一下眼镜,感叹道:“小红啊,我这辈子等于没有儿女。你是老李的女儿,也算是半个女儿。我这个糟老头到了今天,也没什么可指望的了,也不怕得罪什么人”这口恶气就由我来帮你出吧!”,“谢谢您,古叔。”李红露出一副感激的表情,心中却是暗暗庆幸自己这一招借刀杀人的棋走对了一原本她之前还担心古清河看出她是在借习杀人,而不会替她出恶气,如今看来,古清河早就看出来了,但是却选择帮她。

    十分钟后”骨瘦如柴的古清河来到了秦安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陈帆并没有离开”而是已等候多时。

    眼看古清河走入办公室,陈妈当下眯起了眼睛,不过表情还算正常。

    相比而言”古清河看到陈帆后,就像是看到了前世的大仇人一般,脸色铁青,目光不善。

    “秦校长,这就是那位打伤东京大学代表团数名成员的学生吧?”,古清河挪开目光”背着手,像是领导视察一般,“地冲秦安问道。

    面对古清河灼灼逼人的态度,秦安也没有好脸色,而是憋声憋气地回道:“,没错,不知古局长要找他谈什么?”

    “秦校长,虽然你我同级,你直接归属上级部门领导,不过,上面的传递的指示称心里很清楚,这次的事情对东海各大高校,乃至全国高校影响很大,所以,上面要求贵校领导班子和我们教育局一起商讨解决方案。”,古清河沉声道。

    秦安冷笑:“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古局长,莫非你没看到,如今事情已经平息了?或者说,古局长想让秦某汇报摆平的经过?”,听秦安这么一说,古清河脸色一片铁青,他自然听出了秦安语气中的嘲讽意味。

    “你我平级,我哪敢让你汇报工作?”,古清河沉声说着,将目光投向陈帆:“虽说你找了人,平息了这件事情。但也只是表面上的,日本大使馆和日本国内可是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呢。”

    “古局长,不知道你想让我怎么做呢?”这一次,不等秦安开。”陈帆率先开口了,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陈帆的开口,令得原本脸色就很阴沉的古清河,眉头瞬间一挑,随后死死地盯着陈帆,道:“怎么做?哼!你仗着你有点家底,便在学校肆意妄为,给你学校抹黑不说,也是在给中国教育界抹黑”直接影响到了两国的关系!”

    说着,古清河望着秦安,一字一句道:“秦校长,秉着上面的意思,以缓和两国关系为出发点,我要求让这个学生在媒体面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忤悔,并且向东京大学和日本民众道歉!!”,道歉?

    向日本人道歉?!

    古清河这话一出口,不但是陈帆”就连秦安也怒了。

    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秦安凭借自己那张老脸和手中的关集网已经摆平得差不多了”古清河这么做,完全就是想旧事重提,刁难陈帆!

    “古局长”是我耳朵有毛病了,还是你老糊涂了?这件事情已经压下来了,你旧事重提,莫非是想将事情的影响扩大?”秦安“道。

    古清河冷笑一声:“压下来了?嘿!秦安,你以为你是谁?你真的以为你压下来了?我告诉你,到目前为止,日本驻外国大使馆还在抗议呢,而日本国内就更不用说了,一些日本大学生已经示威游行了!”

    “那你又算哪根葱?”陈帆霍然站了起来,朝前踏了一步,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古清河”语气低沉得可怕:“你有什么权力让我向日本人道歉?”

    愕然察觉到陈帆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势,身材单薄的古清河浑身微微一震”不过随后,一种叫做愤怒的情绪出现在他的脸上”只听他冷哼道:“,哼,不要以为你有点家底,就可以胡作非为!我告诉你,你应该为你的行为而感到耻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理直气壮地叫嚣!像你这种依仗自己有点家世,在社会上为非作歹的太子党就是整个社会的败类,涛子!你们就像一群蛆虫,在腐蚀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嘿!日本人在武术比赛中,见比赛失败”就背后偷袭”我出面教训他们,天经地义,到了你眼里就成了给教育界抹黑了!你还真是会颠倒黑白啊!”,陈帆沉声道:“按你所说,我这么做是在腐蚀这个社会,那么,你,古清河,身为东海教育局局长,在李红的煽风点火之下,将我当成打伤你儿子的那个人,借题发挥”找我晦气,这又算什么??”,“胡说八道!”,一下被陈帆戳中软肋,古清河脸色大变,出声喝道。

    “胡说八道?”,陈帆冷笑,道:“嘿!迸清河”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心里清楚。”

    “我也不和你个社会败类争论,一切自有公道!”,古清河怒极反笑道:“明天”我将以报告的形式,将你来到东海大学后的一切所作所为汇报上面,并且公布于众,我就不信,你的人网会大过天网!!”

    “天网,不是你古清河说了算!”,陈帆舔了舔嘴唇,声音冷得如同来自九幽深渊:“古清河”我希望你明白,你这是在自掘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