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08章【进错门……】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108章【进错门……】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啊”

    似是看到了陈帆的举动,苏珊猛然从震惊中惊醒,下意识地扭过头,脸蛋瞬间变得通红无比,颤抖着胸脯,娇声骂道:“陈帆,你个流氓,你简直太恶心了”

    听到苏珊那羞答答地娇骂声,陈帆哭笑不得。因为他在公寓里那间卧室有洗澡的地方,而且又一个人住,所以他每次洗完澡都是赤luo着走出来的。

    “唔,那个,我不是故意的。”陈帆尴尬地说着,随后又觉得不对,补充道:“不过……这个似乎是我吃亏啊”

    “流氓还不赶快去换衣服”这一刻,苏珊心中再无半点担忧和心疼,有的只是羞愤,这个踩狗屎的混蛋,他……他居然就光溜溜地站在自己面前说话,一点也不知道感到羞愧,真是太无耻了

    这一次,陈帆倒是没再躲说什么,而是径直走进卧室去穿睡衣。

    听到关门的声音,苏珊小心翼翼地将捂着双眼的手露出一丝缝隙,偷偷看了一眼,当看到陈帆已走进卧室后,不由松了口气,只是……脸蛋依然如同新疆吐鲁番的红提一般,红的发紫,似是要滴出水来,而且一片滚烫,那感觉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才好。

    使劲摇了摇头,试图不让自己去想刚才那羞人的一幕,谁知无论苏珊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那一幕仿佛施用了魔法一般,牢牢地在苏珊的脑海扎根

    这个混蛋也太无耻了一点,真是羞死人了要不要走呢??

    脑海里不断浮现陈帆那充满爆发力和野性的魁梧身躯以及黑森林间矗立的“铁塔”,苏珊的心跳越来越快,有了逃避的念头。

    嘎吱

    就在这时,陈帆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衣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啊”或许是留下了后遗症一般,再次见到陈帆走出来,苏珊下意识地低呼了一声,捂住眼睛,随后透过缝隙看到陈帆已经穿好衣服后,才放下双手。

    然而……或许是由于内心有鬼的缘故,苏珊压根不敢正视陈帆的目光,心中像是藏着一只兔子一般,“咚咚”地跳个不停。

    相比而言,陈帆像是没事人一般,更为神奇的是,刚才那哭笑不得的一幕,令得他眸子里残留的戾气和杀意渐渐退散。

    “老婆啊,话说你来也打声招呼啊,我好提前做准备不是?”陈帆丝毫不知羞耻两字怎么写,惬意地喝了一口果汁后,笑着说。

    提前打招呼?

    做准备??

    你敢再无耻点么??

    苏珊欲哭无泪,她的手机之前被赵天霸收走,根本无法联系陈帆,怎么打招呼?

    心中虽然觉得陈帆简直无耻到了极点,无奈苏珊乃正宗的黄花闺女,第一次见到男人赤luo的身体,震惊与羞涩依旧没有退去,这些话自然是说不出口的。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慌乱之中,苏珊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话一出口,她又鼓足勇气,将目光投向陈帆。

    陈帆故作惊讶道:“莫非楚戈没跟你们说?”

    “他说你被他另外一个保镖救走了,你们为了躲避追击,走散了。”苏珊按照楚戈所说的说道。

    陈帆点头附和:“嗯,我被他的保镖带着往南边逃窜,躲避追击后,就直接坐车回来了,无奈我们太过紧张逃得太远,所以才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陈帆,我们报警吧不能让赵宏那个王八蛋逍遥法外”听陈帆这么一说,苏珊心中的怒气再次涌了出来,拳头也是握了起来,那感觉,如果此时此刻赵宏活过来,出现在她面前,她会打赵宏一个满脸桃花开。

    报警?

    陈帆一阵无语——此时报警的话,恐怕警察要抓的就是他了,那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唔,楚戈的保镖很厉害的,他们会帮我们教训那俩王八蛋的,你就不用操这个心了。”陈帆想了想道:“再者,老婆啊,这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去洗洗,我们早点睡吧。你看看,这房间设施不错,卧室的床够软,很适合办那事……”

    苏珊原本因为话题扯到赵宏身上,而十分愤怒,此时愕然听到陈帆说出这样一番无耻的话来,差点没气晕过去,同时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再次闪现出刚才的一幕。

    好不容易退下的绯红再次出现在了苏珊的脸上,只见她羞愤地从沙发上站起,没好气道:“谁要和你同房了,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说着,苏珊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红着脸,逃跑似地离开了房间。

    望着苏珊离去的背影,陈帆嘴角微微一笑,原本因为杀谬而恢复冷漠的心中淌过了一丝暖流,眸子里那残余的戾气和杀意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种感觉就仿佛,一个在外面饱受风霜、筋疲力尽的男人回到代表港湾的家中,享受温馨的气氛一般,所有的疲惫和怨气都荡然无存。

    “啪”

    陈帆打开房间里提供的软中华,抽出一支,点燃,仰靠在沙发上,轻轻地吸了一口,眸子却是不断地转动着,似乎在思索接下来该如何对付薛强。

    显然……他是绝对不允许薛强这颗定时炸弹继续存在,他必须要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而扼杀危险最好的途径就是让薛强去骨灰盒里忏悔

    不知不觉中,陈帆吸完了一支烟。

    掐灭烟头,陈帆本想起身去打开电脑看看邮件是否有回复,但是转念又想到了什么,放弃了这个念头,而是起身走向了卧室。

    对于一般人而言,经历了今晚这种事情,不要说睡觉,不精神失常就算好事。

    但是对于陈帆而言,今晚的一切和曾经的经历相比无疑是小孩子过家家,曾经,他在非洲原始森林,被上百名来自全球各地的雇佣兵精英追杀时,他依然敢大胆地藏在草丛里睡觉,何况躺在舒适的大床上?

    夜里不知几点,睡梦中的陈帆愕然睁开了眼睛,耳朵竖起,听着门外的动静。

    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脚步声略显有些混乱。

    察觉到这一点,陈帆紧绷的神经再次松开,因为从脚步声来看,来人绝非杀手,毕竟,每一个杀手在暗杀目标之前都会将脚步声降到最小。

    嘎吱。

    脚步声戛然而止,一头金发的黛芙身穿一件黑色的睡衣,出现在了门口,并且借着月光看到了半靠在床头得陈帆。

    “屠夫,你还好吧?”没有开灯,黛芙直接朝陈帆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担忧地问。

    黑暗中,陈帆能够清晰地看到黛芙脸上的担忧表情,也能够看清黛芙那火爆的娇躯,甚至能够闻到黛芙身上所散发出来那种令人冲动的体香和洗发水混合的味道。

    迷人的芳香一个劲地往陈帆的鼻子里飘,诱人火爆的娇躯径在眼前,陈帆起了男人本能地反应,身下那杆枪瞬间高高竖起。

    身理的自然变化,令得陈帆一阵无语,他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自己对于黛芙这具身体的免疫力依然如此低下。

    等陈帆回过神,准备开口的时候,黛芙已经来到了陈帆的身前,深处白嫩润滑的手掌,堵住了陈帆的嘴巴,口吐香气道:“亲爱的,不要再想今晚的事情了好么?现在,我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显然,在黛芙看来,陈帆之所以没有立刻开口,是因为依然沉沦在晚上的杀谬之中,这让她心中颇为担忧。身为一名出色的心理医生,他深深知道陈帆这种病情一旦因为杀谬而复发的话,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那感觉就好比有烟瘾的人强行通过意志力戒烟,之后又复吸一般。

    一旦复吸,烟瘾会增重不说,而且想再次戒掉烟的几率几乎为零。

    说话的同时,黛芙那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的火爆娇躯,直接倒在了陈帆怀中。

    不等陈帆开口,他的嘴巴被黛芙那性感湿润的嘴巴贴上,一股芳香从嘴中弥漫,一条灵活的舌头撬开牙城,钻入,直接卷上了陈帆的舌头,用力地吸允了起来。

    与此同时,黛芙那纤细的手指,从陈帆的脖子开始抚摸而下,指甲轻轻地划过陈帆那满是伤痕的肌肤,带起阵阵酥麻的快感,令得陈帆下身那杆枪膨胀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随后,就当陈帆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嘴巴里发出呜呜声音的时候,那只手一路往下,滑过陈帆那如同钢板般坚硬的腹肌,直接握住了那杆高高挺起的枪。

    轰

    这一下,就仿佛催化剂一般,立刻点燃了陈帆体内的yu火,小肮之处一股燥热陡然升起,令得陈帆浑身一震的同时,大手霍然搂住黛芙那纤细的腰肢,微微发力,一个翻身,直接将黛芙压在了身下。

    “呼~”

    面红耳赤喘着粗气的同时,陈帆不再有任何犹豫,大手轻车熟路地盘上两座高耸的峰峦,肆意地揉捏了起来。

    黛芙极为配合地用两条笔直白皙的**夹住陈帆那粗厚的腰肢,使劲地晃动着腰肢,同时脸蛋发红地喘着粗气道:“亲爱的,我要……我要……你像以前那样粗暴地要我”

    完全被**吞噬的陈帆听到这句话,不再停留,掰开腿,腰间用力一顶……

    “我x我x我x靠靠”掉进神秘花园的小溪,感受着那炙热的包裹感,陈帆身下那杆枪冤屈地骂道:“都是你们不投票惹的祸啊,害得大爷我进错了门”

    PS:如果您笑了,那么请将您手中宝贵的月票投给疯狂,谢谢。

    投月票方法:点击下方推荐月票支持作者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