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05章 【狠!】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105章 【狠!】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105章赵宏就像是坐在天堂通往地狱之间的火车之中一般,来回穿梭,这种极致的反差,令得他那并不坚强的内心彻底崩溃,以至于当他走下汽车的时候,双目无神,似乎已经认命了。

    相比而言,赵天霸只是体验到了陈帆的恐怖实力,还没有体会到陈帆折磨人的手段,尽避心中害怕到了极点,但还是强忍着内心那份恐惧,如同死狗一般,连滚带爬地从机器后面出来,磕头求饶道:“爷,我赵天霸有眼不识泰山,惹到了您这尊大菩萨,还求您能的大发慈悲,饶过我们兄弟两人。只要您饶过我们兄弟两人,您就是让我们做牛做马都行对了,我有钱,我有很多钱我银行账户里有两亿多现金,而且在杭州、东海、香港拥有七八处房产只要您放过我们,那些都是您的”

    说着,赵天霸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像是叩拜老祖宗一般,不断地叩头,叩得十分卖力,几下过后,脑门一片通红,鼓起一个大包不说,鲜血直流。

    望着之前犹如上帝般不可一世的赵天霸,此时如同孙子一般跪在自己面前求饶,陈帆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仁慈:“如果我让你杀那个薛少,你敢么?”

    杀薛强?

    赵天霸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帆会给他出这样一个难题。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或许是太过巧合的缘故,这时,赵天霸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来电的主人是薛强,而“大哥”两字在此时此刻颇为讽刺。

    “我敢只要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敢”回答陈帆的并非赵天霸,而是赵宏,他似乎又嗅到了一丝求生的机会,双眼通红地说道。

    “你刚才打我打得很爽,嗯,你还把脸伸到我身边,求我打你,而且还说要当着我的面**苏珊。你放心,我不会打你,更不会杀你,我说过,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恐惧。”陈帆眯着眼睛对赵宏说了一句,然后望向赵天霸:“应该是你主子薛少的电话,接通,告诉他现在的一切”

    赵天霸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却没有接通。

    “一。”

    陈帆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

    “不要,我接,我接”赵天霸浑身一震,连忙叫道。

    “二”

    陈帆向赵天霸走来。

    看到陈帆走来,赵天霸吓得一**坐在了地上,手机更是掉在了地上。

    这一次,赵天霸不等陈帆数到三,像是抓宝贝一般,直接抓起手机,颤抖着摁下了接听键。

    “赵天霸,人抓到了吗?”电话那头,薛强的耐心已经完全被耗完了,他已经决定,无论这次赵天霸是否能够完成自己布置的任务,都不再重用赵天霸。

    “薛……薛少。”赵天霸的牙齿在打架,目光却是惊恐地望着陈帆。

    陈帆无动于衷,只是慢慢地擦拭着手枪。

    “你他**倒是放个屁啊”薛强本来在等赵天霸后面的话,眼看赵天霸这边没了动静,当下骂道。

    眼看电话那头的薛强动怒,赵天霸欲哭无泪道:“死了。他们都死了他们都被杀死了现在就剩下我和我弟弟了”

    “什么?”赵天霸的话,让薛强的眉头瞬间凝成了一个川字形状:“你手下那么多人,而且都配了枪,怎么可能都死了??”

    “都死了他不是人,他简直就是杀人机器五分钟,五分钟之内,他干掉了我所有的手下”

    五分钟之内干掉赵天霸所有的手下,而且那些人都拿着枪??

    薛强觉得自己在听天书。

    “**,赵天霸,你确定你现在没在女人的肚皮上?你确定你是清醒的??”薛强终究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至于赵天霸则是欲哭无泪,事实就是这样,薛强不信,他能有什么办法?

    由于赵天霸太过紧张,摁下接听键的时候,还碰到了免提,薛强的话,陈帆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

    “想活命,就骂他。”就在赵天霸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陈帆开口,声音不大,足以让赵天霸听到。

    薛强原本就失去了耐心,此时隐约听到旁边有人说话,虽然没听清是什么,却是气急败坏地骂道:“赵天霸,你他**不是说你手下的人都死了么?怎么旁边还有人说话?不要告诉我刚才说话的是你弟弟,你弟弟的声音我可是一直记得。”

    “草泥马,老子说他们都死了你***有完没完啊?”察觉到陈帆眸子里那赤luoluo的威胁之意,赵天霸都快哭了,不过还是哭丧着骂了起来:“你要让老子说多少遍,你他**才相信真是真的?”

    嗯?

    电话那头,薛强听到赵天霸骂他,瞳孔陡然放大,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后……嘴角更是狠狠地抽搐了起来,就连身子都忍不住地哆嗦着。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直在他面前犹如奴才般听话的赵天霸,有朝一日会对他骂娘

    然而……就在他一脸狰狞准备开口的时候,陈帆忽然一把接过赵天霸的电话,微笑着说:“薛少,幕后操纵的感觉爽么?”

    “你是谁?”再次听到这个声音,薛强的语气变得阴沉了起来。

    “我就是你今晚玩弄于手掌之中的人,只可惜,你的手下都不中用啊”陈帆冷笑道:“下面,我邀请你看一场戏,而且想必你会喜欢的。”

    说罢,陈帆打开视频通话,然后将手机放在了赵天霸那颤抖的手上,随后又弯腰捡起了一名死去大汉的手机。

    此时,那手机在赵天霸手里,如同定时炸弹一般,他恨不得立刻扔出去。

    “将手机放在距离你面前半米的地方,镜头对准你自己,然后哭丧着说你因为你偷偷上了薛强的女人,结果薛强就杀人灭口,杀死了你全部收下不说,还要杀你。”陈帆笑眯眯地对赵天霸更新最快O0,nEt最*快道。

    电话那头,薛强听到陈帆的话,差点没气吐血,同时,他几乎本能地咆哮道:“赵天霸,你敢说,我活刮了你”

    砰砰砰砰砰砰……

    与此同时,陈帆握着手枪,对着天花板就是一阵乱射,发出一阵沉闷的声音。

    “你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打完所有子弹,陈帆冷冷道。

    陈帆开枪的时候,赵天霸一紧张,直接丢掉了手机,双手下意识地捂着耳朵,哀号不止,就连一旁的赵宏也是吓得抱头蹲倒。

    此时,愕然听到陈帆的话,赵天霸知道,自己如果不按照陈帆所说的去做,那么下一刻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身体,至于得罪薛强……至少现在不用死,还有逃生的希望

    孰轻孰重,赵天霸自然知道

    想通这一点,赵天霸再次拿起了手机,按照陈帆所说的那样,将手机放在面前半米处,像是死了爹妈一般,哭丧着哀嚎道:“薛强,你个狗咋种你妈生你简直就是一个错误**,老子当年为了救你差点命丧黄泉,而你却好,你的女人勾引老子,老子一不小心上了她,结果你就要杀老子灭口退一万步讲,老子上了你的女人,你要杀老子,老子也认了,但是你至于他**的连老子的手下都杀么?他们可都是在给你们薛家卖命啊”

    不得不说,赵天霸也是一个人才,演戏的水准一流,那哭得叫一个撕心裂肺,那血红的眸子似乎恨不得立刻将薛强碎尸万段

    电话那头,望着赵天霸一副不共戴天的表情,听着赵天霸那难听的骂娘,薛强即便知道赵天霸是在陈帆的威胁下被逼无奈才这么做的,但也气得七窍生烟,差点没晕过去

    而陈帆则是将这一切都录了下来,同时转动手机,将周围那血腥的场面一一拍了下来。

    “你说的我都做了,放过我”赵天霸此时已经接近崩溃了,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没有理会,陈帆拎着一把匕首朝赵天霸走了过去。

    “你……你说过我按照你所说的做,你会放过我的”看到这一幕,赵天霸彻底疯狂了,咆哮着起身,试图要和陈帆拼命。

    “我并没有说要杀你,只是想告诉你,我让你做的事情还有一件。”陈帆一边走,一边说,语气平静:“你和你弟弟之间只能活一个,如果你想救他的话,那么就自杀吧,倘若想自己活着,那么……”

    铿

    陈帆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将匕首丢到了赵天霸身前。

    轰

    一直在一旁蹲倒在地的赵宏,愕然听到陈帆的话,脑海顿时一阵轰鸣,下意识瞪大眼睛看向了赵天霸

    “我给了你五年人上人的生活,现在是你该回报我的时候了”赵天霸似乎真的已经走火入魔了,或者说他为了活命已经不顾一切了,咆哮的同时,霍然接过陈帆的匕首朝赵宏冲了过去

    “记住,是那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恐惧”

    “不”

    这一刻,赵宏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他抱着头,疯狂地摇了起来。

    “噗嗤”

    下一刻,赵天霸近乎疯狂地抓住赵宏,割断了赵宏的喉咙,随后像是疯了一般叫嚷道:“我杀了他哈哈哈哈哈我杀了他你该放过我了”

    “砰”

    回答赵天霸的是一颗子弹,子弹瞬间将他的脑袋打爆,脑浆和鲜血溅了一地。

    电话那头,薛强虽然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是所有的声音他都听到了,这让他心中不由冒起了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以至于让他的身子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薛少,这场戏精彩么?”陈帆拿起手赵天霸的手机,笑眯眯地问。

    “小子,你确实有种,也够狠不过,你死定了还有你的父母,你的女朋友,你身边的所有人,他们都要死,统统都要死”这一刻的薛强,脸色阴森的可怕,眸子里闪烁着森冷的杀意。

    “嘿”陈帆不屑一笑:“曾经有很多人想让我死,但是,他们都死在了我的手里,你也不会例外。不过在之前,我会送你一份小小的礼物。”

    礼物??

    耳畔响起这两个字,薛少脸部肌肉瞬间扭曲在了一起,似乎……他猜到了那份礼物的真正含义。

    “你不必激动,这只是我对你礼尚往来而已。”陈帆说到最后,舔了舔嘴唇,声音变得沙哑了起来:“另外,你最好祈求上帝不要遇见我,因为……下次见面之时,便是我取你性命之日”

    PS:这是第一更,第二更随后。

    另外说下,对敌人不心慈手软,坚决轰杀至渣这是陈帆的做人信条,也是本书的宗旨之一。

    本书的定位很明确,一个字:爽两个字:暴爽三个字:爽翻天八个字:没有最爽,只有更爽

    当然,在爽的同时,我也会适当去写一些轻松愉快的情节和一些值得疯子们感动,甚至思考的东西

    最后要说的是,貌似疯子们都很喜欢军营冲突的写法,接下来的情节,我会用那种写作手法写**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