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104章 【一步杀一人!】两更,八千字,求月票!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104章 【一步杀一人!】两更,八千字,求月票!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104章【一步杀一人!】两更,八千字,求月票!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雨渐渐停了下来,雨过天晴后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乌云遮住的月亮也渐渐露出了脑袋,银白色的光芒洒落地面,借着月光甚至可以看到树叶上残留的雨水。

    厂房里再次亮起了灯光,赵天霸脸色阴晴不定地站在厂房最里面的地方。

    而整个厂房里足足有二十几名赵天霸的手下,那些人分散到各个角落,就连二楼也有,一副严正以待的架势。

    望着随处可见的手下,赵天霸心中终于多了一丝安全感。

    接过手下递来的雪茄,由手下点燃后,赵天霸狠狠吸了一口,脸上的恐惧渐渐驱散了一些,随后,他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出了一个恭敬的声音:“赵爷”

    “大头,你在哪?看到那辆汽车没有?”赵天霸迫不及待地问道。

    “赵爷,我在十字路口啊,不要说汽车,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啊。”

    莫非,那个小咋种将楚戈等人留在了树林里,他一个人返回来杀人?

    赵天霸心中一怔,随后沉声道:“大头,你听着,现在立刻带着所有弟兄沿着树林朝厂房方向搜索,楚戈那小王八蛋很有可能就藏在树林里,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

    “是,赵爷。”

    听到手下的回答,赵天霸皱了一下眉头,心中原本驱散的恐惧仿佛野火烧尽一般,又冒了出来,随后,他几乎下意识地拿起了对讲机。

    厂房门口,八名赵天霸的手下站成了一排,仿佛一堵墙一般将厂房大门堵住。

    或许是今晚的事情太过诡异,几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均是哆嗦地拿着香烟,使劲地吸着,仿佛在用尼古丁驱散恐惧。

    “你们说,赵爷说的是真的么?”

    “我也郁闷,巴立明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一个大学生杀死?”

    “可是……如果不是真的,赵爷为什么如此紧张地赶回来呢?”

    “就是,赵爷为了赶回来,可是连他弟弟都不顾了啊”

    “何止是他弟弟啊,我听说薛少爷让他活抓那个楚戈的……”

    “这个暂且不提,话又说回来,就算那个大学生杀死了巴立明,赵爷也不至于如此紧张吧?**,那个家伙他也是人啊,又不是长着三头六臂的妖怪,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

    “嗡”

    就当这名大汉将话说完,一辆汽车以恐怖的速度朝厂房冲了过来,刺眼的灯光让厂房门口八名大汉瞬间闭上了眼睛,意识也陷入了短暂的停顿。

    “告诉我,外面什么情况?”

    与此同时,赵天霸的问话响起。

    没有回答,回答赵天霸的是枪声。

    “砰”

    “砰”

    “砰”

    “砰”

    四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四名大汉来不及睁开眼睛便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另外四名大汉因为站得稍微远一点,没有遭遇不测。

    “**,怎么了?哪来的枪声??”厂房内,赵天霸听到枪声,脸色顿时一变,咆哮着问。

    “砰”

    “砰”

    “砰”

    又是三声枪响,那三名惊慌逃窜的大汉脑袋瞬间被子弹打爆。

    而最后一个家伙则躲在了铁门前的一个铁桶后面,脸色苍白,结结巴巴道:“赵……赵……赵爷,他……他……”

    “砰”

    不等他将话说完,一颗子弹无情地贯穿了他的脑袋,声音戛然而止

    “**,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随后,大汉手中的手机里传出了赵天霸的声音。

    此时的陈帆,身上血迹斑斑,脸上更是通红一片,唯有那双漆黑的眸子闪闪发亮。

    单手拎着面无血色的赵宏,陈帆弯身捡起手机,淡淡道:“赵天霸,你准备好了么?”

    说着,陈帆捏碎手机,一把捡起大汉怀中的冲锋枪和两梭子弹,抬头看了一眼铁门里灯火通明的厂房,转身离开。

    而厂房里,赵天霸再次听到陈帆的声音,浑身一个哆嗦,手一抖,直接将手机丢在了地上,刚点燃的雪茄也是从他的嘴中脱落,只见他面色苍白地吼道:“准……准备都他**的准备那个咋种来了”

    说罢,赵天霸二话不说,直接藏在了最里面的一个机器后面,偷偷地瞄着厂房门口。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但对于赵天霸而言,无疑是过了几个世纪。

    忽然——

    厂房门口出现了一道刺眼的灯光,灯光闪过,一辆丰田面包车冲了进来

    砰砰砰砰砰砰……

    汽车一出现,赵天霸那些神情紧张的大汉纷纷扣动了手中的扳机,子弹仿佛不要钱似地扫向那辆丰田面包车,瞬间将汽车玻璃打碎,掉在水泥地上,发出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

    “不要啊”

    与此同时,厂房内响起了一个惊恐到极点的声音。

    是小宏

    赵天霸心中一震,想喊停止射击,但是此时他也知道自己的手下都急眼了,自己喊未必就会有用。

    丰田汽车里,赵宏被绑在了汽车座位底下,动弹不得,车外的枪声仿佛恶魔的嚎叫一般,让他吓得屁滚尿流,哀嚎不止;一些被打碎的玻璃碎片飞溅到他的脸上,顿时将他那张原本俊美的脸蛋划出一道又一道口子,鲜血直流不止。

    “记住,是那种让你生不如死的恐惧”

    更让他恐惧的是,耳畔那不断回荡的话语。

    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赵天霸手下的大汉虽然都是不要命的亡命徒,但也只是一般的黑道成员最好a}而已,没有经过特殊训练,一人开枪,其他的均是跟风,而且都是一股脑地乱打,片刻之间就将子弹打了个精光。

    纷乱的枪声几乎同一时间消失,厂房内瞬间又恢复了安静,唯有那辆被打成筛子的丰田面包车摇晃着朝前行驶。

    汽车里,原本已经被吓傻的赵宏,察觉到枪声消失,沉重地呼吸着,随后脑海里闪过一丝清明,忽然抓起手旁一片破碎的玻璃,一边划手上绳子的同时,一边大喊:“哥是我我在车里,不要开枪”

    绝境中的人都会爆发出恐怖的求生**,这也是溺水之人为何会抓着一颗稻草不放的原因。

    原本,赵宏已经完完全全的绝望了,甚至期待让陈帆杀了他。

    如今,眼看自己又回到厂房,而且自己的哥哥就在厂房里,赵宏顿时涌出了一股求生的勇气。

    “小宏,就你一个人吗?他呢??”赵天霸小心翼翼地瞄着开来的汽车,将枪口对准汽车,沉声问道。

    和赵天霸一样,几乎所有人都将枪口对准了汽车。

    “砰”

    “砰”

    仿佛是为了回答赵天霸一般,枪声陡然响起,一个魁梧的人影,拎着两把冲锋枪,浑身是血地从厂房外走了进来。

    没错,就那么明目张胆地走了进来

    距离门口最近的两名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脑袋就被打爆,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他在门口”

    一名大汉眼尖,大喊一声的同时,下意识地要扣动扳机。

    只是——

    陈帆比他更快

    “砰”

    一颗子弹划破空气的阻力,直接贯穿了他的脑袋。

    砰砰砰

    更多的枪声响起,数不清的子弹朝陈帆所在的地方扫去,陈帆双腿陡然发力,仿佛幽灵一般动了起来。

    “啪啪啪啪……”

    数不清的子弹打在水泥地上,溅起一道又一道火花,地面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弹坑。

    而陈帆却不见了

    没错

    厂房里没了陈帆的影子

    人呢??

    枪声再次停止,所有人暗问着自己。

    就在这时,人影再次出现,陈帆举着两把枪,犹如幽灵般从一台机器后面闪出,一边移动,一边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砰”

    “砰”

    两名大汉来不及躲闪,直接被打爆脑袋。

    砰砰砰砰……

    更多的子弹朝陈帆扫来

    双腿发力,陈帆就地一个打滚,躲过子弹的同时,枪口对准二楼两名躲在栏杆后的大汉,在两名大汉惊愕和恐惧的表情中,扣动扳机

    砰

    砰

    枪响,人头爆,两名大汉的尸体直接从二楼坠落倒地。

    砰砰砰砰

    枪声再次响起,人影再次消失

    陈帆躲在了一台机器后面,通过前方一台机器那明亮的钢板观察着赵天霸一行人的站位。

    砰砰砰……

    数十颗子弹相继打在了陈帆所躲的机器后面,发出一声又一声闷响。

    一边默默计算时间,一边竖起耳朵听着,陈帆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此时的生死战斗,对于他而言,如同过家家游戏一般简单。

    和陈帆心态截然相反的是,包括赵天霸在内的所有人的心头完全被恐惧笼罩

    没错……

    当他们看到陈帆那如同魅影一般移动躲避子弹时,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而当看到陈帆每一次开枪,都有一人倒下时,一些人甚至吓得不敢开枪了

    怕了。

    他们真的怕了

    他们只是一般的黑帮成员,不是专门训练的杀人机器。

    除了害怕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在想:这个从天而降的煞神真的就是之前那个被赵宏抽嘴巴子无动于衷的学生么??

    枪声又一次停了下来。

    在停下那一瞬间,那道消失的身影再次闪现。

    只是——

    这一次,他没有再躲闪,而是拎着枪,仿佛根本不担心被子弹击中一般,昂首挺胸地前进

    就那么藐视一切地前进

    “啪啪”

    安静的厂房里,唯有陈帆的脚步声回荡在厂房的上空。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

    厂房里,陈帆就仿佛在自己家的后花园里散步。

    露头

    开枪

    露头

    开枪

    ……

    弹无虚发,一枪爆头

    每当有人露头,陈帆便会扣动一次扳机,标准的点射。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静止,画面定格,灯光下,陈帆那满身是血的身影,笔直地立在厂房内,厂房上空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道,四面八方都有尸体,鲜血将水泥地染得通红

    当陈帆走到之前被赵宏绑的柱子旁边时,场内赵天霸的手下已经所剩无几。

    前方三米处的一台机器后面,一名手握手枪的大汉,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冷汗仿佛不要钱似地,一个劲地往出冒,浸透了他的衣服。

    忽然——

    脚步声戛然而止

    大汉的呼吸随之一停,心悬在了嗓子眼上。

    下一刻,他看到,陈帆那被鲜血染红的脸蛋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大汉浑身一软,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光一般,直接坐在地上,瞪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陈帆,长大嘴巴,想喊什么,却半天也喊不出一个字。

    “砰”

    一个子弹顺着他张开的嘴巴射了进去,他的身子剧烈一颤,歪头倒下

    “砰”

    与此同时,一颗子弹划破口气阻力,朝陈帆射来。

    “嗖”

    陈帆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侧身一闪,右手将枪从左肩腋下穿过,枪口对准西北四十五度方向,果断扣动扳机

    西北四十五度方向,那名原本对着陈帆背影开枪的大汉,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偷袭成功,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砰”

    随后,子弹顺着他的眉心处钻入,强大的力量穿透了他的脑袋,鲜血瞬间飙射了出去,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厂房最前方,赵天霸刚准备露头,寻找机会开枪,愕然看到这一幕,浑身一软,当下坐在地上,冷汗如同泉水一般不断地从他的头上冒出,牙齿更是不受控制地互相撞击着,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

    而那辆一直朝前行驶的汽车因为撞到厂房的围墙,停了下来。

    汽车里,赵宏已经解开了绳子,悄悄地趴在座位上,露出一丝脑袋,偷偷望着窗外。

    当他看到厂房四处都是倒下的尸体时,他的心脏狠狠抽搐了起来,随后,他的目光落在站在厂房中央的陈帆身上。

    恍惚中,赵宏想起了之前自己将陈帆绑在那根柱子上,狠狠抽打的一幕。

    他也想起了之前当着陈帆的面说要**苏珊的豪言

    脑海里浮现的景象和此时的情形,形成了截然的反差,犹如天堂和地狱……

    这种强烈的落差,让赵宏无法接受

    他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他无法相信之前在自己手里如同死狗一般的陈帆,此时此刻如同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眨眼间,让那些大汉全部送进了阎王殿。

    无法接受的现实让赵宏心中涌起的求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之前,陈帆没有动手,只是因为顾虑苏珊和楚戈而已毕竟以当时的情形而言,陈帆就算再变态,也无法在保证苏珊和楚戈不受伤的情况下,大杀四方

    我为什么会招惹上这样一个恶魔??

    一种叫作后悔的东西弥漫在楚戈的心头。

    “哒哒哒哒哒哒”

    厂房中央,陈帆举起冲锋枪,死死地扣动扳机,子弹如同潮水一般扫向赵天霸所藏身的机器,“乒乓”之声不绝于耳。

    “是想让我去请你们出来么?”

    子弹打光,陈帆那低沉的声音飘荡在厂房上空,犹如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令赵天霸兄弟两人浑身颤栗不止

    PS:第二更到,两更八千字

    弱弱地说下,本来更新晚了,没脸要月票,不过各位疯子看在俺回家后连饭都没吃的情况下,马不停蹄地改稿子、上传的份上,投俺一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