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十九章 全盘托出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十九章 全盘托出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漏*点过后,王晓明的心情已经刚开始的欣喜若狂变得静若止水了。他的理智恢复正常水平,心里就开始有点想法了。他一直在疑神疑鬼,不知道薛俨然的真实意思是什么?但她鼓励自己金屋藏娇,那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薛俨然是什么人?她是一个心比天高,气比海深的女人,眼中容不下半粒沙子。她又怎么会突然鼓励自己金我藏娇呢?这一定是个阴谋,是个陷阱!说不定这是对自己的考验呢!不行!我不能中她的全套了。否则,害人害己!

    王晓明一晚上睡不安寝,就是在冥思苦想薛俨然说这话最真实的含义。最后,他终于想通了,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汗渍渍的……

    “老公,你怎么满头大汗,满眼的血丝?是不是生病了?”

    薛俨然很舒服的伸了个妩媚的懒腰,眉黛微张,突然间看见了王晓明那憔悴的样儿,吃了一惊,很是担心急切的问道。同时,她的手已经按上床头的电话,手忙脚乱的就要开始拨号叫人了。

    “老婆,我没事……”

    王晓明赶紧抓住了薛俨然柔软滑腻的就像极品缎子般的白玉手,急匆匆地阻止道。

    “天……你的手怎么这么冷?……还说没事!……放手!我要叫医生!”

    薛俨然被王晓明抓住之后,一下子花容失色,有点按耐不住地话语里显露出了浓浓的关切焦急。

    “老婆!”王晓明用力把薛俨然温软的身体扳正,声音沉得好像胸腔里面出来的,虽然不大,但却振得薛俨然双耳嗡嗡作响。

    薛俨然被王晓明一扳一喝,怔住了,眼睁睁的看着王晓明汗渍渍的脸,一脸地不解惊惶。她实在不明白昨晚上还生龙活虎的王晓明怎么一夜之间变得如此的颓废萎靡。

    “老婆……你昨晚的话我想过了。我虽然不知道你说这话是什意思。但我……“

    王晓明说这话的时候,连上毫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有多痛。他停顿了一下,趁机平复一下自己有点失控的情绪。

    “我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不能做!也不会做那些有损我们这个家的事情!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和白姐蒋欣她们的缘分,在我们结婚的那一刻,就已经尽了……“

    王晓明几乎是舍弃全部的灵魂而说出的这一句话。由此可见,他对白洁和蒋欣是多么的不舍。

    “我写那封信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结婚。那时,我想着这事敷衍你。等我结婚之后,我才现我当时的一切想法都是错误的。一个男人结婚了,从法律上说,他开始背负家庭的责任。从道义上说,他开始要对家庭忠贞,不能做出任何损家庭道德的行为。”

    王晓明说这话的时候,又恢复了平静,那种娓娓道来的语气,好像他是在说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我曾经看过一部连续剧,里面有一个男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男人,不能做他想做的事情,而是要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这句话,我记住了整整1o年。直道我和你结婚之后,我才深深的体会到这一句话的含义。

    我可以很明确的说,我爱白洁,还有小欣她们。我当然知道,我最想做的,就是陪伴在她们身边,跟她们同艰共苦,白头偕老。

    但是,现在,我和你结婚了。那么,我就背负了一个家庭的责任。所以,和你白头偕老,相濡以沫,那就是我最应该做的。

    古人有云,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而我作为一个男人,我选择做我最应该做的!

    所以,这两年来,虽然你对我不理不睬,白眼相向,有时还给我下绊子。但是,我还是一心一意背负起一个丈夫的责任,呵护你,照顾你。

    另外,你把宏天这么大一个担子放到了我的身上,你知不知道?当时我的压力有多大?那种无形但无处不在的巨大压力,几乎要将我的精神压得崩溃,你知不知道?……

    我又不傻。我当然知道,你当初把这样一副担子抛给我,就是想看我洋相,想借着事业的失败来摧毁我的内心。

    当时,那副23o亿的担子已经压到了我的身上,我退无可退,也只能咬着牙关苦苦支持了。这两年,我花尽力心血,流尽了血泪。总算保持住了宏天集团的基业,还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壮大。

    现在,一切已经苦尽笆来。宏天集团的工作,我总算完全上手了,虽然因为曙光项目的投入过大令整个公司的财政吃紧,但我们公司的光明前途,相信就事瞎子也能感觉得到。暂时的困难,总会过去的!

    还有,最后一点我要说的,就是我们家的事。老实说,这是我这一生面临的最大考验。我当然知道我和你会走进婚姻的殿堂。……我这里要说的,就是无论我们结婚的出点如何,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用心把我们这个家经营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无论你是出于何种原因说了昨晚上那一番话,但请你相信我。我虽然心里还对白姐蒋欣她们不能忘怀,但我理智上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应该怎么做。我绝对不会做出破坏我们家庭的事情!

    至于白姐和小欣,我相信,她们离开了我,也会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我在这里,祝福她们了。

    也许会有人说我傻,说我变态,说我有被虐倾向,但我不后悔。

    老婆!这辈子,只要不是你不要我!我就一直和你过下去,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矢志不渝!

    这就是我!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说到这里,王晓明滔滔不绝的声音嘎然而止了。

    王晓明终于开诚布公的把这两年来内心的苦闷和真实的想法毫不遮掩的和盘托出,语气平和而不容置疑,最后一句更实铿锵有力,情深意切。

    这些话憋在王晓明心里太久了,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之后,他顿时感到浑身舒爽,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开放。他可不觉得自己在作政治报告或者煽情。这些,都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说完这一番话后,王晓明就像卸下了一副重担似的轻松,目露微笑的看着薛嫣然,等待着她做出反应。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清澈,宁静,又仿佛像大海那样深沉,宽大,包容……

    ……

    薛嫣然几乎是咬破了嘴唇才能控制住自己不插话的。

    她几乎含着泪水才听完王晓明这一番平实而真切的话。

    听着听着,薛嫣然的内心逐渐的开始澎湃起来,又是欣喜,又是内疚,又是感动,又是悲伤……真实百感交集。

    特别是薛嫣然听完王晓明最后一句平实但掷地有声的话后,更是按捺不住内心激动得心情。她一把将头扑进了王晓明那厚实的胸膛里,泪水就像决堤的洪水那样滚滚而下……

    薛嫣然怎么也想不到外表看起来纯朴老实的王晓明内心却是如此细腻丰富。如来他不是什么都知道,只是心如明镜的一直不说而已。

    薛嫣然一下子想到她和王晓明刚结婚的那段日子,她一直千方百计地整治他,时常搞得王晓明手忙脚乱惊慌失措。但他好像对自己这个罪魁祸浑然不觉,对自己一直体贴入微,关爱有加。当时还以为是自己手段高,王晓明被她买了还帮她数钞票。原来是他一直在压制着自己以德报怨……原来他是当面强装笑颜,背后流泪,打碎牙齿往肚里咽而已。

    薛嫣然一想起自己那段时间对王晓明的所做所为,就内疚不已,心里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那样内疚不安,伤感难抑。

    当时王晓明真的是很温柔细心,完全尽到了一个丈夫的责任。这些,就连是那个自己认为是天底下最细心体贴的尹博。想不到自己因祸得福,居然频临灭绝的好男人。薛嫣然内疚之外,更是欣喜,感动。

    这么多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薛嫣然一是千头万绪,无从说起,只能放开喉咙,埋头在王晓明怀里大哭起来。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哭什么呢?再哭,那就变成花猫脸了。”

    王晓明对薛嫣然心中那种矛盾的心情还是有所了解。于是,他故意作出了一个轻松而亲切的微笑,轻轻把薛嫣然推开,然后调皮的挤眉弄眼。

    “讨厌……”

    薛嫣然看见王晓明那张俏皮的鬼脸,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再也哭不下去了。她狠狠的在王晓明腰间拧了一下,终于破涕为笑。但脸上挂着的残留泪珠让她看起来比梨花带雨更显得娇艳欲滴,新鲜水嫩。

    王晓明看着薛嫣然那梨花带雨的迷人俏模样,再也顾不得腰间那钻心的痛。他厚实的嘴唇轻轻的凑了过去,慢慢的吸上了薛嫣然那晶莹的泪滴,咸咸的,甜甜的……

    王晓明这一吻,几乎要把薛嫣然整个儿心尖都给挑起来了。她微微的闭上了双眸,用心的感受着王晓明这一吻的热度和温情,只留下她那双细长的睫毛在剧烈的颤抖……看见她的心里是多么的不平静!

    随着嘴唇的不断推进,王晓明终于吻干了薛嫣然娇艳俏脸上的泪滴。他最后把嘴唇印到了薛嫣然的眉心,很温柔,很用力……

    薛嫣然感觉到王晓明这一吻所蕴含的爱恋和情意。她猛然间睁开了那双水汪汪的明眸,双手用力一扑,嘴巴一抬,准确无误的啃在王晓明那还没有退热的嘴唇上……

    王晓明完全能够感觉到薛嫣然胡乱呼吸下那种呼之欲出的激动心情,嘴唇很是用力的吮吸……

    ……

    终于,王晓明和薛嫣然吻得累了。他们很安静,相互依偎在一起,面对着面。看来他们又要摆开龙门阵了。

    顿暂得沉默后,这一次是薛嫣然先开口。看她那凝重的神色,就知道她这一次的说法,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用着一种很平和但很真切的语气,看来她顾及王晓明的情感,想着怎么措辞才能让王晓明接受自己的想法。

    “老公,我问你。你爱白洁和蒋欣吗?”

    薛嫣然目不转睛的大眼眸直勾勾的锁着王晓明,语气也有点低沉有力。

    “爱!为了她们,我可以付出性命!”王晓明几乎是毫不迟疑的脱口而出,“但我知道,很多时候,爱和责任是矛盾的。当爱的人没有生命威胁的时候,我选择责任。”王晓明补充了一句。

    “老公,你知不知道,如果一个男人因为责任离开他相爱的女人。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事情?!有些人,可能会因此而香消玉殒,一命呜呼的。”

    薛嫣然语重心长地话说得很认真。

    “老婆,你这是怎么回事?听你的语气,好像是要把我往外推。是不是你不要我了?”

    薛嫣然这一番和她身份大相径庭的话,不能不让王晓明思虑怀疑。王晓明说这一番话时,语气掩饰不住的疑惑不解,也有点不满。

    “你稍安勿躁。听我说完。”薛嫣然娇嗔的给了王晓明一个很是男人寻味的笑脸。

    “老公,你知道我昨天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下和你说的那一番话吗?诚然,我说这话时,确实是怀着试探考验你的心思。任何一个女人,当知道她的丈夫在外面偷情,紧握藏娇,没有不妒忌怨恨的。所以,当我看见你听到我的话后那种目瞪口呆的神态时,我是多么的高兴,庆幸我没有嫁给一个朝思暮想,三心两意的白眼狼。“

    王晓明开口想说话,但被薛嫣然压住了。她接着说道,语气平和而婉转,很柔软,很动听。”但我说那些话的时候,心里倒不是一点这个意思也没有。也不知道你这个人有什么魔力。这些日子,当我看见你痛苦的时候,宁愿对着个合照黯然神伤,也不找我这个活灵活现的人分担时,我除了生气,就是不自信。

    我恨我自己,一个在男人身边睡了一年多的女人,居然敌不过两个远在天涯海角的女人。你知不知道,那时我是多么的生气?有好几次,我几乎要下令把她们秘密处决掉了。“

    说道这里,薛嫣然有点担心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当看到他眼神还像是大海般包容沉静时,才稍稍放松了心神。”不过,也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怎么回事,每天晚上一合眼,就会看到你这冤家那双悲伤压抑的眼神在我眼前晃荡。那时我就想,单是让你们分开你就变得这样,如果我真的把她们处决掉了。你会不会一狠殉情去了?当我第一次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我就觉得后怕。

    所以,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偷偷的看你几眼。直到确认你没事之后,我才能安心的睡着。也许,我对你的爱,就是在不断注视你的时候产生的。“

    薛嫣然给了王晓明一个妩媚的眼神儿,意思就是让你小子占便宜了。

    王晓明对薛嫣然这个眼神儿有了点变化,搂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担心你会随着地位的上升和羽翼的丰满而做出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所以,我在你身边安排了至少三个的狙击手。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出轨的动作,他们不必向我报告,直接狙击你你。然后身边不知鬼不觉地把尸体处理掉。……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毁尸灭迹的事情,他们耳熟能详,保准能做得滴水不漏。再说,我和你结婚本来就为了报复你的,自然不会姑息你。“

    薛嫣然对王晓明调皮的娇笑一下,对他眼眸里散着寒意的目光置若罔闻。王晓明怎么也想不到薛嫣然为了报复自己,居然准备了这么大的动作,幸亏当时还算本分,否则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白森森的骨头了。由此可见,薛嫣然的心也是真的恨。”不过,现在我不会这么做了。因为我被你感动了。……不用这么惊讶。我确实是被你感动了,被你那种对责任的执著感动。一个相爱却不能爱的人,我知道这其中有多苦。如果还因为这种爱而背负上对一个仇视他的女人的责任时,更是惨绝人寰。

    老公,我爱你!我不能让你因为思念一个女人而变得形如枯稿。特别是听了你刚才那一番话几乎要把我的心给剖开了。你能我我牺牲这么多,为什么我不能为你受点委屈呢?只要你对我好,还是我老公,其它的我也不在乎了。“

    薛嫣然最后这一番话,说得很用心,很真切。王晓明完全能够从她那凝重而有点矛盾的神色中体会到她内心此时痛苦但委屈求全的矛盾心情。劝自己的老公出去偷吃,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做到毫不在乎的坦然时之吧?

    薛嫣然说完这一番话后,可能是因为内心的委屈,也可能是因为心中的害羞。反正她已经一头扑进了王晓明的怀里,还有被子蒙住了脸,王晓明想从她脸上寻找一丝破绽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王晓明听完薛嫣然这一番话后,心里真的炸开锅了。他是一个男人,当然也渴望那种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的神仙般的生活。他这两年在商场混迹,也算是见多识广,四五个情人的男人不知道见过多少了。两年前,他还和白洁蒋欣一皇二美呢。只不过薛嫣然的深厚背景和崇高地位让他不敢有这种匪夷所思的想法。

    王晓明从薛嫣然的话里,听出她是认真的,心里也开始有点松动了。再说,白洁蒋欣本来就是他的爱人,在自己最举目无亲的日子里和自己同甘共苦,致使自己孤单的日子不再孤独。

    “老婆,谢谢你。我知道怎么做了。我誓,这一辈子,我不会辜负你的。我永永远远都是你的丈夫。“

    王晓明用力的包紧薛嫣然,那股劲就像是要把自己心中的情感揉进薛嫣然的身体里。他把嘴巴凑近薛嫣然的耳边,很感激,很凝重的说。

    “嗯……“

    薛嫣然扬起了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眸显得特别的妩媚动人,忽闪忽闪的。”如果人家不了解你是什么人,人家才不会这么纵容你呢……老公……爱我……“

    薛嫣然妩媚的脸上升起了一抹情动的潮红,媚眼如丝……跟王晓明厮磨了这么久,她敏感的身躯的欲望开始被唤起了……

    这么香艳的要求王晓明当然不会拒绝了。他邪邪的一笑,身体一翻,就像大灰狼那样压上了薛嫣然那成熟柔软,喷香粉嫩的娇躯……

    ……

    “老公,你真是厉害。人家都吃不消你了。怪不得你以前跟白洁和蒋欣三个人睡一块儿了。“

    薛嫣然脸上带着还*余韵之后还没有褪尽的潮红,被滋润过的身体更是饱满而滑嫩,光滑得就像是上等的软玉一样,滑不溜手……她把酥软的玉手伸到王晓明的下身*了几下,然后抛给了王晓明一个风情娇嗔的白眼儿……

    王晓明听到薛嫣然的话后,就像吃了苍蝇那样,嘴巴张得老大,“你怎么知道的?“”其实,你应该知道的。蒋欣因为是我妈妈的学生,我认识她不奇怪。白洁,我是通过蒋欣认识的。我那次醒来之后,听说我是被一个冒充我丈夫的人救的,我就对你留上心了。所以,后来,我一直派人调查你们。你们那房子隔音不好,天天晚上那么大的动静,隔壁老远就听见了。还想别人不知道?“

    薛嫣然说完,又给王晓明一个含羞带娇的眼神儿,很风情,很妩媚,简直可以勾魂摄魄,密斯人不偿命。

    王晓明此时却没有心思却体会薛嫣然这个眼神里饱含着的风情。他想到既然这事邻居都知道了,那么和自己一墙之隔的林雨婕更是应该知道。一想到自己晚上的幸福生活居然被别人了解的一清二楚,心里就很不适滋味。”不要生气啦!人家都没有对你那些风流韵事生气呢!你还生气个什么劲?!“

    薛嫣然看见王晓明那张黑脸,又好气又好笑,狠狠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我不生气!我不生气!你个死丫头!我让你偷窥!“

    王晓明佯怒,狠狠的又压上了薛嫣然那成熟喷香的身体。被开过的女人跟新鲜随水嫩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他对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有点乐此不彼了。”你这个大**……不许乱摸……你摸那里呢?!“薛嫣然狠狠的拉开了王晓明正要探向下身神秘之处的手……”不摸那里,那我摸这里!“

    王晓明已经感觉到了手掌中那一抹坚挺饱满的余韵,细嫩顺滑,手感一流。

    ……

    随后几个月,王晓明又把全副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a,B,c三块标地的估价和投标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剩下的,就是等待拍卖行确定开拍的时间了。

    另外,在公司智囊团的建议下,王晓明制定了广泛撒网,集中捕捞的策略,连续成立了以投资影视,网络,媒体等相关领域,扩大公司的经营范围,提高资金的回笼率。

    时间过得很快,万众瞩目的“五一“黄金周即将来临。王晓明已经确认了三块标地的最后投标工作。现在万事俱备,就等待着”五一“黄金周后第一个工作日的开拍了。

    这几个月里,王晓明也抽空到“一时之需“服务公司去看了遍,对公司的业务展很是满意。曾伟他们,俨然成了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他们没有辜负王晓明的知遇之恩,把公司的业务范围开辟到了京华市的最边缘。现在,他们还在筹备这河北,天津内蒙古等一下靠近京华市的地方开拓分公司了。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那就是李湘真的很有战略眼光。她开始时投入的几百万投资现在已经得到了翻倍的回报。而王晓明,却没有占有公司的任何股份。他的存款,在结婚之后,就被薛嫣然毫不留情的搜刮了。他是以宏天集团的名义入股的。而宏天集团百分之52的股份在薛嫣然的名下,也就是说王晓明只是宏天集团的一个高级打工仔,离开宏天他就什么也没有了,就连白洁和蒋欣也比他有钱。这当然也是薛嫣然的一个报复策略。

    这几天月里,宏天集团投资的影视剧本已经选定,还是著名作家天风的巨作《花独逆流》。至于演员,经过磋商,已经跟秦思雅,林雨婕等人签署里合同。只要筹备工作完成,就可以择日开机了。

    至于网络,宏天打算投巨资成立一个集新闻,影视,娱乐,休闲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网站,走垄断托拉斯道路。和电信移动的合作协议,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签署了。

    至于媒体,那就是要成立一家以宏天为主导的影视娱乐公司,走影视,音乐,杂志的投资,制作等一条龙道路。指导思想还是一个:做大,作强,走垄断托拉斯道路。因此,公司还没有成立,业界就开始高呼狼来了,一片的草木皆兵,腥风血雨。

    至于其他,只要是低投入,高产出,周期短的项目,王晓明都想插一脚,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不过他现在有薛嫣然等人撑腰,地位稳固的无以复加,他生活上没有的扩张野心挥得凌厉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