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十六章 佳人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十六章 佳人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薛嫣然走了之后,王晓明终于安静了下来。今天,从来对人都是和颜悦色的他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脾气。当他听到这是一次玩笑的时候,简直就是怒不可遏,肺部都要被气炸了。只是他一向没有对女人撒气的习惯,才苦苦的压制着自己。

    前几天,王晓明从胡樱那里打听到了蒋欣回国的日子,甚是高兴。今天中午满足了薛嫣然之后,他就急匆匆地往机场跋,唯恐错过了相会的大事。晚上的温柔缠绵,更是让他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想不到乐极生悲,云停雨收的时候居然被薛嫣然带着人闯了进来。当时的情形几乎不他另作他想。特别枪声响起的时候,更是让他头脑瞬间空白,有种阴阳相隔的彷徨和惊恐……一时间控制不住的急火攻心,他晕倒了。

    现在醒来,居然被告知这是一个玩笑,王晓明就算是在包容大度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不竭斯底里就算是他涵养到家了。不过他实在不想看到罪魁祸的薛嫣然,只能把她赶走了。如果是平时,他肯定是怜香惜玉,重话也不敢说一句的。

    这个病房的规格很高,医疗设施和生活设施都很齐备,房间开着暖气,有种温暖如春的感觉。

    王晓明生过气之后,慢慢的平静下来,他慢慢的猜测着薛嫣然的动机,慢慢的他就琢磨出一丝味道来。

    薛嫣然搞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不会是因为好玩。一个女人,无论多么的温柔大度,善解人意,当知道自己的老公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一腿的时候,肯定心里不好受,大吵大闹算是好的,大动干戈把男人作贱的家伙剪了的也大有人在。

    王晓明从来都没有恨过一个人,心地和善的他总会给人寻找各种理由。将心比心,他慢慢的有了一丝内疚和悔意,责怪自己对事情过于乐观,没有设身处地的为薛嫣然着想。

    女人,总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她们唯一顺从的,只有自己的情感。没有女人能在情感上接受被的女人染指自己的老公。薛嫣然这样位高权重,养尊处优的女人更是不会。

    为什么薛嫣然之前会说出鼓励自己金屋藏娇的那一番话呢?看她当时煞有介事的表情,不像是满口胡言。

    王晓明内心思绪飞翔,各种念头就像走马灯一样掠过。

    她不会是真的不忍心让我饱受相思之苦,才违心的大开绿冷吧?一定是这样的!老婆,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另可委屈自己,也不愿意让我痛苦一生。你说,让我怎么样报答你呀?

    王晓明相通了,心里不但不生气,居然还愧疚起来。他就是有这点好处,事事都往好处想。

    ……

    第二天天一亮,薛俨然、白洁、蒋欣就来到了王晓明的病床前。白洁蒋欣看见王晓明的时候,除了满眼亮之外,并没有其他表情。但薛嫣然却不是那样,她有点战战兢兢,脸上既是内疚又是惶恐。虽然过了一晚上,但她看到王晓明的时候还是很紧张。她害怕王晓明的责备。一个女人只有爱到极致的时候才会把整个身心都环绕到男人身上,急他所急,想他所想,看到他就有一种自内心的敬畏。

    王晓明看见她们,撇撇嘴还没有开口,就被薛嫣然顺滑温润的手指按住了。她用另外一只手抚摸了酥胸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老公……”声音很婉转温柔,带着丝丝妩媚风情,“你先不要生气。人家知错了嘛……“那模样要多娇媚就多娇媚,含羞带嗲的。”晓明,嫣然姐姐这一次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气了。“

    白洁明眸含情,温柔的抚摸着王晓明的脸蛋,脉脉的说。而蒋欣,则直接一**坐到了床上,眼皮一挑,”晓明哥,嫣然姐姐是个好人。你如果生她的气,小欣一辈子也不原谅你。“撅着个小嘴儿眼睁睁的看着王晓明,有点凶。

    王晓明听到她们一个二个迫不及待的求情道歉,心里惊讶了,怎么一晚上的时间,自己反倒成了人人喊打的阶级敌人?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的动物!

    王晓明看见叽叽喳喳的女人不再说话,全部把目光聚集到自己身上,才有了开口的机会,”我没有生气,老婆,我知道是我不好,还有请你原谅才是。“”晓明哥,你没有烧吧?“

    王晓明的话让所有女人都长大了眼,蒋欣更是伸手摸了摸王晓明的额头。”我没有烧。我是认真的。老婆,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你心里不痛快。所以要做点事情泄一下,另外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对不对?“

    王晓明煞有介事的说完,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薛嫣然。

    薛嫣然的眼眶一下子红了,这个男人不但不生气,居然还理解自己的感受。她一下子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喃喃的说:”老公,你真好……“”好什么好?我都快要饿死了?有什么好吃的?“

    王晓明觉女人的感情大有泛滥之势,赶紧转移了话题,眼光直勾勾的盯着白洁手里的那个保温瓶,装出一脸的垂涎之色。”你昨天晚上累着了,这是嫣然姐姐给你炖了一晚上的大补汤,你趁热喝了。对身体很有好处的。“

    白洁知道王晓明是故意装糊涂,不想在这些穷枝末节多做纠缠,免得大家尴尬,赶紧把保温瓶里的热汤盛好。

    薛嫣然当然也知道王晓明这样做是为了顾及自己的颜面和心理,心里更是感动得一塌糊涂,暗暗决心不再惹王晓明生气。

    ……

    吃过了饭,王晓明提议大家趁着这个机会出去走走,联络联络感情。薛嫣然本来是不同意的,但经过医生的检查后,觉王晓明一切正常。她也只好点头了。

    跟女人出去走走,无非就是逛街购物。无论一个女人的身份地位如何,对这个活动总是乐此不彼。

    薛嫣然、白洁、蒋欣变走边交头接耳,不是谈论香水时装,就是钻戒名表。王晓明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是跟在他们身后总一个忠实的搬运工。今天,薛嫣然没有让一个保镖跟来。用她的话就是这样才能尽情收受购物的乐趣。”那边街角好像新开张了一家店,我们去看看,怎样?“

    薛嫣然对京华市的时尚动向了解得就象自家后院,指着步行街对面的街口说道。”好的,我们走。“

    白洁蒋欣当然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机会,随声附和。”刚才买的这个项链真不错,色泽温润,手感顺滑……“

    薛嫣然边过马路边鉴赏着手中的项链,也不看红绿灯。”小心……“薛嫣然正要把项链收起来,突然听到王晓明一声大喝,然后就感到自己身体好像被扑飞了起来,再接着就是一连串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嫣然姐姐……晓明……“

    白洁蒋欣已经安全的走道了马路对面,突然听到了王晓明的吼声,猛然的回头,正好看见王晓明提着的购物袋洒满了一地,而王晓明薛嫣然则横躺在马路中央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白洁蒋欣一惊,赶紧向马路中央扑去……

    商业步行街的交通本来就拥挤,这是生了车祸,交通更实被阻塞到瘫痪了。

    ……

    “晓明……晓明……你没有事吧?“

    薛嫣然完全不知道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当她明白过来的时候,才现自己被王晓明紧紧的拥抱在怀里,而他已经不省人事了,只有他的背部还在潺潺的留着鲜血……

    薛嫣然一下子就懵了,直到白洁蒋欣心急火燎的跑到面前时,才醒悟过来,椎骨刺心,悲痛欲绝的呼唤着自己的丈夫。”你怎么搞得?会不会开车?!……是你?!“

    蒋欣更是对事件的始作俑者,那辆红色法拉利的主人咆哮起来,怒不可遏的高分贝几乎要将人们的耳膜震碎。当车主开门走出来时,她那冷酷的短,冰冷的面孔,深冷的身段,蒋欣认出她正是自己在飞机遇到的那个目中无人的集团公主花菁菁。

    一时间,新仇旧恨,蒋欣恨不得将她撕碎。

    花菁菁不为所动,轻轻的拨开蒋欣,走到薛嫣然的身后打量了王晓明一眼,“你们还不报警?“声音很沉着。也许是第二次出车祸的关系吧?想不到她的两次车祸都是撞到王晓明,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平常所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

    花菁菁被公安局扣留了,无论龙腾集团中华国分公司的人做了多少工作,还是避免不了此事见于报端,同样也不能令她取保侯审。

    王晓明这一次的只是皮外伤,并不严重。他之所以晕厥那时因为这两年来积劳成疾的缘故。经过简单的手术和料理之后,王晓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薛嫣然不管王晓明有没有大碍,她已经给相关部门打了招呼,一定要严惩肇事者。

    有关部门通过勘查已经得出结论,这次事故完全是因为花菁菁的行驶刹车不及所致。薛嫣然知道结果之后,开始敦促相关部门严肃处理此事。

    虽然龙腾集团在世界上鼎鼎大名,他们相关的负责人已经致电相关要害部门疏导了几次。但因为薛嫣然有言在先,没有人敢给他们大开绿灯。

    今天,王晓明送走了前来探视的岳父岳母之后,又迎来了几个陌生人。他们一个而个满载而来,脸上挂满了虚伪的亲切笑容。

    “请问你们是?“

    王晓明刚把蒋欣削好的苹果啃了一半,突然看见几个陌生人鱼贯而入,抬起眼睛看着他们询问。”王总你好。我是龙腾集团中华国分公司京华市分部的经理,柳锋,这是我名片。“

    柳锋对这王晓明点头哈腰的递上面片,满脸堆欢的样子。

    “这位是我们龙腾集团万主管,这是……“

    柳锋东道主,牵针引线的差事自然落到身上。”幸会幸会!不知道几位有何见教?“

    王晓明云淡风轻的扫了他们一眼,不着痕迹的问道。”指教不敢。我们这次前来,一时专程前来,代表花小姐拜会王总,向王总说一声抱歉。而来,我们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恳请王总能够高抬贵手,原谅我们小姐的鲁莽。“

    龙腾集团开始仗着自己财大气粗,丝毫不把这次事故放在眼内,以为随便撒几个钱出去就可以摆平这件事。他们为此连续拜访了好几个要害部门的负责人,开始的时候还想谈甚欢,但一听说要放的人是花菁菁,他们就面露难色了。如是碰了好几个闭门羹之后,他们才知道花菁菁这次是捅了大篓子,得罪了贵人。

    经多方打听,他们终于知道花菁菁当天碰撞的人是宏天集团的王总。他们也是在这个圈子里混得,王总的背景不用打听也略知一二。

    解铃还需系铃人。他们略一打听,就知道了王晓明的联系方式。怎知来到的时候,觉医院内外都是荷枪实弹的保镖,他们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关卡,才有了和王晓明面对面的机会。本来按照商业级别,他们还不够格,但是王晓明听到报告后,直到他们是龙腾集团的人,又想到龙腾集团是这一次夺标的劲敌,一时好奇,才让外面的保镖让他们进来的。他还打算从他们身上敲击一下有用的信息呢。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新刑法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它特别恶劣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

    根据这一法规,如果薛嫣然在活动一下,花菁菁行驶造成事故的罪行一旦坐实,面临三年牢狱之灾那是无可置疑的了。

    因此,龙腾集团的高层对此事极为关注,不断地敦促中华国分公司极力处理好此事,不惜一切代价把事情的影响消除到最低限度,避免公司声誉遭受重大损失。

    龙腾集团中华国分公司京华市分部的总经理柳锋,终于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机遇和挑战。这几天,他作为东道主,带领着公司高层不停的周旋于在那些头头脑脑身边,送尽好利,说尽好话,为的就是把花菁菁毫无损的解决出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开始的时候,他踌躇满志,以为凭着龙腾集团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声誉,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开始的时候,柳锋确实受到了宾至如归的礼待,但他一说出花菁菁的名字时,那些肥头大耳的官员就面露难色,顾左右而言他的推三阻四。柳锋还以为是自己送礼的分量不够,第二次特意加量,可惜这一次人家连门也不让他进。

    接二连三的碰了几鼻子灰,柳锋才捉摸出一丝味道来,猜测这一次花菁菁是的罪了贵人。

    柳锋作为龙腾集团在北京的代言人,交友自然也很广宽。他留心的一打听,得到的信息让他大吃一惊。对手的实力过于强大,已经出他所能承受的范围。

    柳锋不假思索,立刻把这边的情况传达给美国的总公司。总公司开始还想仗着自己财大气粗,组建一个庞大无比的律师团用正规渠道为花菁菁开脱。但龙腾集团中不乏有识之士,他们认为走正规渠道根本就是一条不归路。跟权势比起来,金钱的力量太渺小了。况且这次跟自己对这干的这个人不但是近两年来声名鹊起的宏天集团的总经理,背景更是深厚得吓死人。

    龙腾集团董事长为此专门召集了手下的智囊团,花了一天时间出谋划策,最终决定走曲线救国的路线,想着王晓明也是商业圈中的人,希望能够用合作的手段拉拢他,然后让他主动撤诉。王晓明看见柳锋挂着一脸春花般灿烂的笑容,像个弥陀佛似的,就知道他是商界的老油条,不过他对柳锋的话却有点莫名其妙,不由得问道:“刘经理,好像我跟你们花小姐素闻谋面吧?鲁莽一说从何而来?”虽然几年前和花菁菁见过一年,但那时花菁菁并没有介绍过自己,更不知道她是龙腾集团董事长的千金。

    “王总不会是嫌弃我们不够诚意吧?这是我们公司在东二环的一块地,极有升值空间。只要王总在上面签个字,这一块地将由我公司与贵公司联合开,所得收益五五分成。而且不用贵公司投入任何成本。”

    柳锋以为王晓明装糊涂,不但不敢生气,反而讨好的更加积极,就底牌也亮出来了。

    “哦?!我看看如何?”

    王晓明一听说是地皮就来了兴趣。柳锋以为有戏,赶紧屁颠屁颠的把转让合约双手奉上。

    王晓明拿过合约粗略的瞄了几眼,然后不为所动的还给柳锋。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不是*luo的商业行贿吗?王晓明可没有那么堕落。他把合约还给柳锋之后,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脸色沉静如水,目光波澜不惊,很有大集团的掌舵人的风范。

    “王总,你这是……”

    柳锋捧着本合约,进退两难,支支吾吾的。他很难想象王晓明对天上掉下这么大的一块蛋糕会无动于衷。

    “刘经理,不好意思。如果要谈合作的话,我们已经到公司谈。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你们是不是……”

    王晓明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但谁都听得出他是在下逐客令。

    “王总,那我刚出请求的事情,不知道王总一下如何?”

    柳锋看见王晓明下了逐客令,一时间进退维谷,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刚才请求的事?什么事?”王晓明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和他们的花小姐生了误会。薛嫣然白洁蒋欣为了不影响王晓明休息,这几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对他说。他只知道自己为就薛嫣然生了车祸。对于肇事者,他实在是一无所知。因此他没有能够将花小姐和肇事者连接起来。还以为他们什么疯跑了自己这里胡言乱语呢。

    “王总,这……我们都是明白人,明人不说暗话是吧?”

    柳锋想着这样回去肯定无法交差,说不定从此以后经理的位置就要移主了。他一急,这么不敬的话也说了出来。

    “王总,请你不要误会我们柳经理的意思。我们刘经理是说,请王总念在大家都是同一圈子的份上,对我们花小姐高抬贵手。”

    万成对柳锋不礼貌的话皱了皱眉头,赶紧圆场,不动声色间也把话点明了,又不失了王晓明的面子。

    “什么高抬贵手?我没有跟你们花小姐结怨呀?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小欣,你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吗?“

    王晓明突然瞥见了正在门口窃笑,欲言又止的蒋欣,问道。”他们这还不是为那个花菁菁来求情?!哼!让她眼高于顶,目中无人,嫣然姐姐一句话,现在她还在看守所里数星星呢。活该!“

    蒋欣的眼眉一挑,愤然道。

    “你说的是花小姐吗?“”不是她那是谁?本来我还以拿她没有办法,偏偏她开车不长眼,行驶,还撞了晓明哥你。嫣然姐姐一怒之下,让人把她投进了监狱。现在正在等待审判呢。……这几天,你们跑了不少冤枉路吧?“

    蒋欣先是一脸的不忿,然后对着柳锋他们似笑非笑的说。”蒋小姐,是你?!“

    刚才蒋欣一直背对着他们。这是,万成才看见了她的脸,很是惊讶。”哼,是我!“蒋欣恨乌及屋,很不友好。”蒋小姐,好歹我们像是一场,你能不能为我们说几句好话。只要我们花小姐平安无事,我们一定会感恩图报的。“万成好像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哼哼!我才不说。我不推波就算好的了。“”小欣,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万先生,你不用着急,这件事交给我来办。我还希望能够和贵公司合作呢。“

    公司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王晓明还是很希望和国际巨头龙腾集团合作的。现在正是一个良好的契机,真是天助我也。如果在标地的拍卖前能够达成强强联合,那就更是如虎添翼了。”那太感谢王总了。我们一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

    柳锋万成一脸的喜悦之色,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

    王晓明其后和薛嫣然说了几句枕边话,花菁菁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本来薛嫣然不怎么愿意的。她还打算让花菁菁接受最严厉的制裁,谁叫她开车不长眼睛,撞了谁不好,偏偏撞了自己的心头肉老公?幸亏只是皮外伤,否则花菁菁就算是百死也莫赎。

    ……

    那时,薛嫣然正在看着手中的项链,怎么看就怎么喜欢,突然觉一道火红色的光影像自己急飞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又觉一团人影像自己扑来。当她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现自己横躺在王晓明怀中,而王晓明已经不省人事。

    薛嫣然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她的第一念头就是生了车祸,第二念头就是王晓明已经死去。这两个念头一出现,她的脑子一下子变得空白,好像灵魂被抽离一样软弱无力,撕心裂肺的除了喃喃私语,再也没有其他反应。

    那时,薛嫣然痴呆,蒋欣怒火中烧,只有白洁保持着清醒。她不但阻止了暴跳如雷准备行凶的蒋欣,还打电话叫来了警察和救护车。

    而花菁菁,也被交警请到局子里接受调查了。警局的人听说花菁菁是龙腾集团的千金小姐,胡乱问了几句之后说了几句场面话,就放人了。但她刚走出警局门口,警局就接到了一个来之中北海的紧急电话,指名道姓要把花菁菁生擒活捉。

    可怜的花菁菁刚走出警局还没有上车,就被后面蜂拥而来的警察团团围住了,随后就被押到了看守所。

    王晓明被救过来之后,薛嫣然才恢复了正常状态,但她那浑身瘫软的样子就好像到地狱走了一遭一样。

    白洁也好不了多少。当她听到王晓明平安无事的消息后,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

    蒋欣却是最好的,三个女人总只有她一个人听到王晓明平安无事而欢呼雀跃。

    ……

    花菁菁在看守所里呆了几天。这一段时间,是她一生中最难熬的了。吃的,是猪食,住的,是家徒四壁,暗无天日的牢房。幸亏看守所顾虑她的身份,特别开恩给了她一个小号。否则,她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千金,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呢。

    花菁菁站在看守所外,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这是她才觉得外面的天空是如此的可爱而亲切。”小姐,恭喜你顺利出来。小姐这几天一定很劳累,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小姐先梳洗一下,然后再用膳。“

    柳锋恭恭敬敬的站在一脸憔悴的花菁菁面前,脸上笑得拧成一朵花了。

    “走吧!“

    花菁菁蓬头垢面虽然很狼狈,但她还极力表现出一副嗤之以鼻的高贵冷傲样子,目不斜视的从柳锋身边走过。”小姐,请上车。“万成一只手藏在微弯的背后故作绅士,为花菁菁打开了车门。

    花菁菁这是才体会到舒舒服服的洗一个澡,吃一顿饭时多么惬意的的事情。酒足饭饱之后,她狠狠地补了一个觉。

    在龙腾集团的全力补救下,花菁菁撞人事件很快就平息了下去。这次,薛嫣然没有干预。她知道王晓明不想这些事情见报。如果她参与的话,龙腾集团再多钱也是于事无补。

    ……”万主管,你安排一下,我想和宏天集团的王总见一见,当面向他道歉并致谢。“

    花菁菁也是商业触觉敏锐的人,她也打算用这一次契机搭上王晓明这一颗遮阳大树。就算一时搭不上,混个脸熟也好。

    ……”什么?!你们花小姐平安出来了?恭喜恭喜呀!……你们花小姐请我共进晚餐,当面跟我致谢?太客气了。再说我也没有做什么事,无功不受禄,愧不敢当呀!……既然你们花小姐坚持,那我也知道盛情难却了。……请告知你们花小姐,明天晚上七点,我一定准时出席。……“”怎么?老公,你答应她了?“

    王晓明放下电话后,薛嫣然把脑袋伏在王晓明的胸膛上,娇媚的秀顺着铺开,幽幽的问道,好像有点不高兴。”是呀。答应了。龙腾集团,可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如果能有幸和他们合作,那么公司现在的窘迫,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王晓明温柔的把薛嫣然的秀捋在一起,淡淡的说到。”公司有什么窘迫了?又不是不能贷款,让你贷款解决,你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呢?你看你,都累成什么样子了?你知不知道每天看着你绞尽脑汁的想些什么新项目,我多么的心痛呀。这两天,白洁和小欣也没少说你,为什么你就这么不听话呢。“

    薛嫣然一肚子的抱怨。”你老公我是个男人嘛,总要尝试一下独立解决问题的。老实依靠别人,怎么能长大呢?老婆你知不知道背后老是有人说我小白脸?我就要证明给他们看,我不依靠老婆照样可以出人头地。现在,公司的困境正好是一个契机,我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的,让他们哑口无言。“”你就是倔……我们睡吧。白洁小欣明天还要来看你呢。到时你带着个熊猫眼去看她们,她们不骂得你狗血喷头才怪!“”她们才不会呢!爱我还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