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七章 扩张势力

极品天王 第二卷 铁血战魂 第七章 扩张势力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一阵迷乱疯狂的暴风雨过后,浑身畅快淋漓的王晓明抱着酥软温香的薛嫣然,沉沉的睡去。至于他们是怎样把战场从浴室延绵到卧室拿张宽软大床上的,就连他们本人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只要认真观察,还是可以从那略带湿迹的地毯上找寻到他们缠绵碾辗的痕迹,氤氲之气撩人……

    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醉醺醺的尹博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拨宾客,手舞足蹈的推开卧室门,满脸的垂涎……

    “老婆,抱抱……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目光有点迷蒙的尹博看见自己的老婆和一个男人浑身*的拥抱在一起,顿时一阵天崩地裂头昏目眩,整个人的心都被剜了出来……

    醉醺醺的尹博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满脸狰狞,通红双目布满血丝,呲牙裂嘴的一声大吼,提起旁边一把椅子死命的像那对狗男女砸去,势如惊雷……

    王晓明正在酣睡,迷迷糊糊之下突然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感觉到一股强风刺来……

    王晓明本能的一翻,连同薛嫣然一起滚落在地……

    “啪!”的一声巨响,溅起满天碎屑。尹博这一击真是威力无穷,结实名贵的席梦思床头和红木靠椅双双碎裂,惨不忍睹。

    幸亏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不然,王晓明和薛嫣然这一滚,非散架不可。

    王晓明瞬间睁开双眼,除了现自己和薛嫣然赤条条的抱在一起,还看见了尹博那虎视眈眈几乎要把王晓明生撕得目光……

    王晓明的心几乎是本能的往下沉,掉进了冰窖,沉入了深渊……羞耻,愧疚,难堪,五味杂陈,这就是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

    “你……流氓!”

    王晓明正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惨绝人寰的绝望之音,声如鬼魅,如哭如诉。然后,他感到胸口犹如雷击,不由自主的滚向一旁。

    王晓明连续打了几个滚才刹住了身形,突然现眼前有一抹红影在晃动。

    定神一看,原来是粉红色的丝被,王晓明随手一掠,立刻用丝被卷住了赤条条的身体,顺便把床单也抛给了薛嫣然。这些都是不经思考的的动作。

    从薛嫣然莫名其妙的倒地,再到王晓明的欲火焚身,还有浴室大床上的第四缠绵,最后到被尹博捉奸在床,都是在王晓明始料不及的情况下生的,实在太出人意表了,实在没有时间来梳理事情生的始末,一切都是本能在作主。

    ……

    “阿……博……?!”

    薛嫣然又惊又怒,一片苍茫的披上床单,突然觉自己的丈夫浑身颤抖,双目通红的面对着自己,大惊失色之下,身如筛糠,声音打惨。

    “嫣然,阿博,这里生了什么事情?”

    ……

    薛忠之和胡樱忙了一整天,正想上床睡觉,突然听到了尹博的一声大吼。

    “阿博怎么了?他要杀谁呀?我们快去看看。”

    胡樱教授担忧的询问着自己的丈夫。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快去看看!”

    薛忠之敏锐的捕捉到了尹博话里掩饰不住的愤怒,果断的作出了判断。他们刚走出门口,又听到了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更是惊得心头狂跳。

    由于二楼是起居室,为了保护主人的隐私,并没有安排保安值守。不过,尹博的狂叫和靠椅撞击床头的巨响,已经引得别墅一阵鸡飞狗跳。在管家井然有序的捕之下,一大帮深色凛然的保安在没有接到命令的境况下,纷纷涌上了二楼,刚好碰到薛忠之和胡樱夫妇。

    由于薛嫣然的卧室离楼梯口还有一段距离,薛忠之和胡教授过了好一会才赶到。不过出于隐私保护,他们还是勒令保安在门外候命。否则,王晓明和薛嫣然的奸情可是天下皆知了。

    薛忠之和胡樱都是老于世故的过来人。当他们看到王晓明,薛嫣然头凌乱衣衫不整,尹博呆如木鸡神色狰狞的时候,脸色一黑,神情严峻。

    “你们先穿好衣服!阿博你跟我们先出去!”

    薛忠之果然是见过不少风浪的人,不向胡樱那样方寸尽失浑身打颤,果决地出指令,然后搀扶着几乎站立不稳的胡樱出去了。

    胡樱一辈子恪守道德礼仪,做梦也想今天会看到自己的女儿生如此不堪的事情。简直是家门不幸,祖上蒙羞。她几乎要气晕了过去,也只能由薛忠之扶着走了。

    “……是。爸爸!”

    尹博用怨毒悲愤地目光狠狠地扫了王晓明和薛嫣然一眼,转身跟着薛忠之出去了。

    奸情既然败露,王晓明心头的大石也算是落了地。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现在的恶果,他深知自己这一次绝无侥幸过关之理。

    玷污了中华国长的掌上明珠的清白,不管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单单是这种行为,如果放在古代,就足以王晓明受那三千六百刀的鱼鳞剐。反正事情不做已经做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脑袋掉了,碗口大个疤,没有什么可怕的。

    王晓明如此想着,心情反而安宁了下来,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身体夯棒吃嘛嘛香……

    薛嫣然就没有王晓明这么洒脱了。她被尹博掠了一眼之后,就像毒蛇啃了心一样。她失魂落魄,面如死灰的穿上衣服,手脚紊乱打颤,就连她那欺霜傲雪的身姿*luo的暴露在王晓明的眼前也没有觉……她呆滞的挪动着沉重的脚步,行尸走肉的出了卧室……

    王晓明看见薛嫣然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有时间打量着这个房间。宽大柔软大床,坚固厚实的梳妆台,布局庄重,装饰典雅,色调也是时下女人喜欢的粉色。另外,空气中还漂浮着一丝女人的体香,如麝似兰,清新很诱人……

    王晓明下意识的把手凑到鼻子底下,如麝似兰的幽香荡涤心间,那是缠绵时薛嫣然身上残留下来的余韵。

    ……

    王晓明穿着找寻而来的大衣裤子,面无表情的出了卧室门口,正好看见薛嫣然面无人色的跪在尹博身前痛哭流涕,声泪俱下,就算是铁石心肠的铮铮汉子也会被溶化。

    但尹博却是例外。他面无表情一脸的决裂,别过脸去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

    胡樱教授看见曾经恩爱有加的夫妻如今反目成仇,唏嘘垂泪之余,更是悔恨不已。她悔之当初,就不因该让王晓明和薛嫣然单独呆在一起。

    王晓明这个衣冠禽兽,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胡樱原本对王晓明的印象不错,但现在生了这档子事,那就另当别论了。她现在恨不得把王晓明挫骨扬灰。她可不认为宝贝女儿和王晓明勾搭成奸,一定是王晓明这畜牲化解不成心生怨恨,从而做出了如此禽兽的行为。

    薛忠之也是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家里出了如此羞事,就算是涵养再高,官职在高,也保持不了如常的镇定从容。没有当场飚就算本事了得。

    ……

    薛嫣然苦苦哀求了尹博一阵,现尹博不理不睬,置若罔闻的样子,瞬间天旋地转日月无光。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突然映入了薛嫣然的眼帘,她黯然绝望之下,就像临死前企图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母狮那样,张牙舞爪的向王晓明扑去……

    王晓明看见薛嫣然如此激动,飞快地伸手在她那娇嫩温软的粉脖用力捏了一下……

    薛嫣然就像弱不经风的柳条那样,浑身瘫软的斜了下去……

    王晓明顺手一抱,抱住了薛嫣然下落的身体,毫无顾虑的把她拉到沙上放好。

    王晓明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迅捷无比。其他人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大大咧咧的在对面坐好,一副任打任罚的样子……

    “你……敢伤害我的女儿?“

    胡教授指着王晓明的鼻子唾沫横飞,双目瞪圆,遏制不住的愤怒,就像舐犊情深的母老虎那样张牙舞抓要扑过来。但很快,她就被薛忠之拉扯住了。”小伙子,功夫不错。嫣然她太激动了,应该安静一下。现在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薛忠之压制住了深情激动的胡樱教授之后,神色平静的说。

    王晓明看着薛忠之眼睛里的寒星,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不能让他满意,一定会被外面守候的保安乱枪打死。

    “我们吃了**。“

    王晓明不敢废话,言简意赅,把自己心中的顾虑总结成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哪里来的**?“

    薛忠之眼里的寒星不减,沉声问道。胡樱教授愤怒的双眸也含着疑惑,警告的意思很名明显,如果王晓明接下来的话不能让她满意,下场一定很凄惨。尹博则阴着个脸,目光怨毒入刀。无论谁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搂抱在一起,应该都会像他这样。

    “就在那些东西里!”

    王晓明指着桌上的还没有吃完的水果,红酒,还有酒杯,说道。

    “好。我让人把这些东西拿下去检查。如果没有现,那就是你的推托之词,你应该为自己的前途打算一下了。”

    薛忠之平静的话里已经隐藏着*人的杀意。

    ……

    “报告长,受检物品不含任何违禁物质。“

    “你下去吧。“

    薛忠之接过检验人员手里的报告,挥手让他离开。

    随手翻看一下检验报告,白纸黑字,满页的达标正常,薛忠之的眼睛不经蒙上了一层寒霜。

    “这不可能!“

    王晓明不可置信的接过检验报告,仔细地翻看了几遍,才死了心,泄气的瘫在了沙上。突然,他的眼睛一亮,“我要验血!“

    “好!“

    薛忠之很爽快地答应了。

    ……”报告长,受检血液不含任何异样物质。“

    检验人员的报告永远是那么的专业。王晓明一听,瘫软的身体几乎要滑落到地上。”这不可能。明明是**。酒杯里没有!红酒里没有!葡萄里没有!血液里也没有!难道见鬼了?……红蜘蛛!一定是红蜘蛛!“红蜘蛛,21世纪最尖端的**,无色无味透明液体成分,涂抹在器具上挥性极强。人体吸收后,随着连续*的出现,其成分随汗水排出体外,不留任何痕迹。端的是奸杀掳掠美女俊男的必备良药。

    监狱里龙蛇混杂,藏污纳垢,有的是天才,鬼才,也有不少人精通采花宿柳之术,经常炫耀自己的光辉历史。这个红蜘蛛的好处和妙用,王晓明听说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他一听说酒杯和血液里都检查不到异常成分,立刻就想到了红蜘蛛。

    不过,这只是王晓明的猜测。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本人中了**。就算有,也不能证明这不是他本人见色起心监守自盗。

    而作为此次事件的另外一个当事人薛嫣然,自从醒过来之后,满眼皆是怨毒,悲痛欲绝的样子,一副被认强暴侮辱之像。这更是不能不让人另作他想。

    薛忠之,胡樱,还有尹博的耐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殆尽。而尹博阴沉的脸色更是异常的可怕,就像择人而噬的野兽一样,“把这强……衣冠禽兽压下去!”声音凄厉而尖锐。

    大门一下子被推开,门外待命的保安荷枪实弹一拥而入,瞬间把王晓明掌控住了。

    这件事,关系到中华国军国大员等人的清白声誉。只有把一切痕迹抹掉,才能保持名声无损。所以,王晓明几乎不敢奢望自己还能活下去。

    王晓明面去表情的扫了所有人一眼,薛忠之毫无留恋,胡樱目光凌厉,薛嫣然神色怨毒,尹博脸色阴沉,再也不抱希望,听之任之的被保安押着走……

    王晓明被保安押走之后,尹博脸色好转了不少,但眉宇之间挂着不少难色,似乎有仓皇难言。这也难怪,本来情投意合,举案齐眉的妻子生了如此难堪的丑事,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忍不住要杀人。至于个中滋味,那就不是局外人所能了解的。

    “博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一向从容不迫,沉稳有加的薛忠之顷刻之间好像苍老了几岁,话语间也有了不少颓废,精神不振。不过他目光依然如炬,一眼就现尹博那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敢说得深情。

    “这事……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尹博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害怕,支支吾吾躲躲闪闪。

    “长痛不如短痛。博儿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今天我们薛家家门不幸,无论你说了什么,我们都不会怪你的。都是我不好,没能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女儿。唉……”薛忠之泄气的把头靠在沙上,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要离婚……”尹博很艰难的把心里话从齿缝里憋了出来,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离婚?为什么?”薛忠之和胡樱话一出口就后悔,一个男人,无论怎么爱他的妻子,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还要他对妻子毫无芥蒂,简直是人世间最残酷的事情。

    “爸爸,妈妈,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很不和事宜。单请你们原谅我的狭隘和卑鄙。不管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我始终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我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我想你们两位老人家心里有数的……离婚手续,我会让律师代为办理的。现在,我会美国去了……想不到好好的回来给嫣然过生日,却生了如此痛心疾的事情,我真的……不说了。两位老人家保重,俨然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尹博转身很不舍得凝视了薛嫣然好久。无论他心里能不能接受,薛嫣然始终是他同床共枕的结妻子,在她那里,他得到了家庭,得到了爱,也得到了男人的幸福……如果没有生这样的事情,他真的愿意和薛嫣然白头偕老。

    唉!谁叫自己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呢?反正我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妻子有损贞节的行为。绝对不许!嫣然,原谅我的无情!但我是一个男人呀!

    “阿博……阿博……你不能丢下我的……阿博……”

    薛嫣然也许被突如其来的打击迷蒙了心智,直到尹博大步离去的时候,才猛然醒悟过来,立刻呼天抢地的追了出去,但门外留下晚春的夜风在低声嘶鸣……

    薛嫣然僵直的身子就像瞬间泄气的皮球一样枯萎了下去,昏迷不醒……

    “阿博……阿博……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嫣然……”每时每刻,睡梦中的薛嫣然都会被惊醒,满头大汗,口中念念有词,惊惶无助之极……她醒来之后,只看见自己的父母,又泄气的昏睡过去……周而复始。

    薛忠之虽然位高权重,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这样生不如死,浑浑噩噩,伤痛之余,也束手无策。他总不能给尹博下个命令,禁止他和薛嫣然离婚吧。如果是尹博负心或者另结新欢,他有的是整治的办法。但现在错不在尹博,薛忠之身为男人,很是了解尹博的立场。换作是薛忠之,他相信自己也无法忍受如此噩耗。这跟爱无关,这是一个强势男人的心理底线,神圣不可侵犯。

    ……

    王晓明并没有被秘密处决,而是重新被关押到了原来那个与世隔绝的暗室里。只要不是被处决了就好,蝼蚁且偷生,何况是人呢?

    王晓明被关押了之后,音讯全无,白洁和蒋欣看见王晓明彻夜未归,甚是挂怀,打王晓明的手机老是关机,心急如焚的回到薛嫣然的别墅询问,却被精明强干的管家很轻松的就打了。

    管家事先已经得到薛长等人的招呼,虽然他不明白尹博姑爷为什么连夜离去,薛嫣然小姐为什么突然晕倒,但老于世故的他不用猜就知道生了不为人知的大事。管家身为下人,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良好的职业*守让他不可随意猜测,安于本分就可以了。于是他把薛长和胡樱的说辞一说,轻松的就打了白洁和蒋欣。

    白洁蒋欣从管家口中打探到王晓明已经连夜离开,毫不怀疑之下,又去找了李湘和林雨婕,还是遍寻不着。她们终于着急了起来,终于调动了所有的人脉力量,满京华城地毯式搜索。

    还别说,经过几个月的韬光养晦,白洁的势力终于略显端倪。这一天,她正在宽大明亮的办公室里听取手下的汇报,通体冰冷,目不斜视,浑身散着一种震慑的气势,跟王晓明身边那个温柔体贴的女人完全判若两人。

    “找了这么久,连个人都找不到?我收留你们何用?”

    白洁真是急坏了,双手撑着桌子居高临下大声呵斥着手下。那帮被呵斥的小弟一个二个噤若寒蝉,垂手而立。大气也不敢出。

    “白姐,是小弟们无能。愿意领受任何责罚。”那个特别神色剽悍,牛高马大,肌肉达的汉子被白洁呵斥得面红耳赤,很泄气的说。

    “熊涛,这里不是虎帮。没有人会责罚你们。算了,你们下去吧。……我今天急坏了,如果有什么得罪你们的地方,你们不要介意。”

    白洁有点儿丧气的坐回老板椅上,轻轻地一挥手,面无表情的说到。

    “是。不过白洁请放心,兄弟们就算豁出性命不要,也一定要把王先生活生生的带到你老人家面前,以报答你老的救命之恩。”

    原来他是熊涛,虎帮的漏网之鱼。中华国强力打击虎帮的那天,他正好被关押了起来。趁着慌乱,经验丰富的他瞅准了空子,带着几个忠心耿耿的跑了出来,惶惶不可终日犹如过街老鼠。那天警察正在搜寻他们的时候,正好遇上了白洁。

    白洁毕竟在风月场所混迹多年,知道警察的软肋,只是略施小计就让他们躲过一劫。然后白洁在运用手中的关系和金钱把他们漂白,让他们从获新生。那时,王晓明还在监狱里面服役呢。再说,白洁怕这些事情被王晓明知道会引起什么误会,一直没有给王晓明说。

    可以说,这段时间,白洁除了生意蒸蒸日上之外,还利用曾经的人脉关系不断扩张自己的势力,不断网罗虎帮的漏网之鱼为自己所用。

    白洁本来就是虎帮帮主的女人,虽然已经背叛了他,但余威犹在。因此,虎帮那些没有被收监的帮众,在白洁的刻意安排下,已经全部漂白,摇身一变成了白洁服装商店的保安。安置不下的,白洁则运用自己在风云场所累积起来的关系网,统统安排到酒吧,夜总会,卡拉ok厅什么的看场子。白洁,隐隐成为虎帮余孽的帮主。不过这些都是暗中进行的,当然不能让王晓明知道。如果让王晓明知道了,白洁担心他会不开心。爱他,就要让他知道开心的事情,不开心的,就不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