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807章【长征路】点题,必看!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807章【长征路】点题,必看!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807章【长征路】点题,必看!

    PS:建议大家听《十送红军》看这一章。

    ……

    ……

    中午时分,桂北,湘江上空被黑云笼罩,电闪雷鸣,大雨磅礴,冰冷的雨水倾洒而下,宛如一道瀑布。

    由于连续下雨的缘故,湘江水暴涨,滚滚如潮。

    大雨中,一道身影沿着湘江岸边行走着。

    他戴着一顶竹织的大斗笠,穿着一件用棕树毛编织成的蓑衣,脚下是一双草鞋。

    大雨中能见度极低,外加那人戴着斗笠,让人无法看清他的长相,只能隐约看到他的身影。

    是陈帆。

    在上面借着他的手,挥出屠刀斩向燕家梯队的同时,卢森一行人和翱翔集团谈妥具体合作事项后离开了东海,而他独自一人带着陈老太爷的骨灰,抵达瑞金,从瑞金开始了长征路,于今天抵达了桂北。

    大雨中,不知道走了多久,陈帆停了下来,站在一处岩石上,看着脚下的江水滚滚而流,不禁想起将近八十年前,在这条江流上所发生的战役。

    湘江战役。

    这是红军在长征开始后的第一场大战。

    “老太爷,当年你们在这里凭借拎着脑袋当尿壶和敌人拼命的精神,在死伤惨重的情况下,冲破了敌人精心设置的第四道封锁线,渡过了湘江,彻底粉碎了敌人妄图全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阴谋,赢得了战略上的胜利,为中国G史上发生的第一次伟大转折提供了契机。”

    望着脚下滚滚而逝的江水,陈帆仿佛能够想象到当年那一战的惨烈一般,表情变得极为肃穆。

    “老太爷,这一战,你的弟兄损失惨重,很多人将命丢在了这里,八十年过去了,想必他们都很想见你吧?少字”

    陈帆说着,摘下斗笠,然后从后背包中拿出陈老太爷的骨灰,抓起一把,洒在了江水之中。

    做完这一切,陈帆将陈老太爷的骨灰盒重新装进背包里,然后站直身子,对着滚滚江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随后……他重新戴上斗笠,重新启行,开始向着西南方向前行。

    十月底的时候,那场重要的会议圆满结束,燕家梯队遭受重创,其中燕家三代、二代大部分成员被中.纪.委带走,燕庆来未能卫冕九人组,以身体不适为由,住进医院,副XX魏明暂时代替燕庆来主持工作。

    对于这一切,陈帆并不知情,不过……这个结果早在他欧洲之行结束后便注定了

    十一月初,已进入了冬天,天气转冷,他来到了位于西南的遵义。

    他依然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脚穿草鞋,像是从难民窟中走出的难民。

    草鞋原本很结实,不过……陈帆在之前十几天的时间里,只有少部分时间一边沿着长征路走,一边思考,一边想象着那支红色.军.队走这条红色地带时的情形,其余时间他都是健步如飞,凭借恐怖的速度赶路。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赶到遵义。

    中午的时候,遵义会址有不少游客慕名而来。

    当他们看到陈帆一身怪异打扮地抵达会址的时候,均是用一种看向白痴的目光看向陈帆,那感觉仿佛将陈帆当成了从疯人院跑出来的神经病。

    面对那些异样的目光,陈帆没有理会,他像是被石化了一般,静静地站在会址门前,看着门匾上“遵义会议会址”六个大字。

    “老太爷,这里是你们当初召开那个改变和红军的会议的地方,我记得您七十岁的时候还来过一次,是不是感觉很熟悉呢?”看着,看着,陈帆伸手,拿出背包里的骨灰盒。

    “啊……”

    不远处,几名游客本来在围观陈帆,愕然看到陈帆拿出骨灰盒,顿时吓得尖叫一声,纷纷散开。

    对此,陈帆没有理会,也没有洒下骨灰,而是重新将骨灰盒装进背包里,然后对着会址大门敬礼。

    做完这一切,他转身,大步离开。

    自始至终,他没有看那些把他当成神经病的游客一眼。

    出了遵义城,陈帆抬头望天,看了一眼红彤彤的太阳,微微眯了下眼睛,脚下陡然发力,如同一阵旋风一般消失,开始北上。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随后的日子里,陈帆沿着长征路,度过赤水、金沙江、大渡河,穿过卢沟桥,来到了不可逾越的大金山脚下。

    一路上,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洒下陈老太爷的骨灰,并且敬礼。

    当陈帆来到雪山脚下的时候,已彻底进入冬天,天寒地冻,天空中飘落着雪花,寒风吹过,宛如冰刀刮在脸上一般生疼。

    陈帆站在山脚下,放眼望去,连绵的群山白雪皑皑,一片银色,雪连天,天连雪,全是雪的世界。

    看到这一切,陈帆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一提起长征,首先想到的便是翻雪山,在他看来,不要说以当年那些先烈的体质,就是以他神榜第一高手的体质,在没有充裕粮食和准备的前提下,想翻越雪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老太爷,大金山被当地老百姓叫做神仙山。当年他们告诉你和你的弟兄:只有神仙才能登越大金山。如果你能在山上张开嘴,山神就会把你掐死。总之,大金山是一座不可思议的山,鸟儿都飞不过去,人最好是别靠近它。但无畏的你们却偏偏要与命运抗争”

    陈帆将手伸到背后,摸了一下陈老太爷的骨灰盒,心存敬意的同时,也升起了一股豪气:“老太爷,你和你的弟兄能够翻越雪山,创造奇迹,您的后代也可以的”

    话音落下,陈帆深深吐出一口热气,穿着从四川新买的草鞋,开始征服雪山。

    对于如今已经迈入化劲的陈帆而言,他不但能够对自己的身体操控自如,而且还能控制劲气,将劲气布满全身,毛孔收缩,让寒气无法如体,若不是如此,以他的行头,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下,恐怕都无法承受。

    感受着脚下传来的冰冷、生硬的感觉,陈帆对于那些先烈们当年与命运抗争的勇气更加的钦佩了。

    爬山起初还算顺利,到了后来,陈帆发现自己进入了冰雪世界,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白皑皑的积雪刺得他眼睛生疼。

    好在他当初在龙牙的时候接受过雪地训练,倒也算适应。

    饶是如此,陈帆也不禁觉得前方的路越来越难走,准确地说,前方根本没有路,地面上全部冻成冰,人走在上面,稍不小心便会摔倒,而且有可能直接跌下雪山,尸骨无存。

    “老太爷啊老太爷,我终于明白,你和你的兄弟为什么能够在长征之后,以少胜多,赶走日本鬼子不说,还成功建立了新中国的原因了。”陈帆再次拿出陈老太爷的骨灰盒,唏嘘不已:“你们连这样恶劣的环境都能战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不能战胜的呢?”

    “先烈们,陈家后代带着你们的弟兄来看你们了”

    陈帆运足劲,对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雪山大吼一声,然后抓着陈老太爷的骨灰洒下,骨灰瞬间被寒风吹走,夹杂着雪花飘落在白皑皑的雪山上。

    再次将骨灰盒装进背包里,陈帆又从背包中拿出冻硬的压缩饼干,简单地补充了一下能量,然后继续前进。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当陈帆成功翻越雪山后,他整个人瘦了好几圈,斗笠和蓑衣上全部是冰疙瘩,脚下的草鞋变成了白色,脚上有几处冻伤。

    原本陈帆可以将劲气遍布双脚,外加一直赶路,双脚在运动,不会被冻伤,不过……他在翻越雪山的过程中,被冰刃划破了双脚,导致双脚被冻伤。

    翻越雪山几日之后,陈帆来到了一个村庄。

    这时的陈帆,头发乱糟糟的不说,皮肤干枯,头上的斗笠、身上的蓑衣、脚下的草鞋均是破烂不堪,整个人就像是野人一般。

    “啊,鬼啊……”

    村子口,不少孩子在玩耍,愕然看到像是野人一般的陈帆出现,纷纷吓得四处乱逃。

    唯有一名上了年纪的老人没有跑开,而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陈帆。

    “年轻人,你从哪里来?”

    片刻后,老人率先开口问道。

    “老大爷,我按照我家老太爷的遗嘱,要带着他老人家的骨灰走一遍长征路。”陈帆平静地说道:“我刚刚翻越大雪山。”

    长征路?

    愕然听到这三个字,老人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圆了眼睛,语气颤抖道:“你……你说你一个人沿着长征路来到了这里?而且刚刚翻越完雪山??”

    陈帆点了点头。

    “小伙子,你在开玩笑吧?少字?”

    纵然见陈帆点头确认,可是老人却依然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在他看来,那条红色地带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那条路,再也没有人可以完完整整地走完它

    他不相信眼前的陈帆,可以独自一人走完前面那些路

    只是——

    当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刚才还站在他面前的陈帆陡然消失了,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不会大白天遇到鬼了吧?少字”

    老人呆在原地,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疑神疑鬼道。

    老人的自言自语陈帆是注定听不到了,他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村子,朝着长征路最后的天险——草地挺近。

    大草地位于康藏交界地区的高地上,一望无垠,广袤达数百英里,全是没有路的沼泽地带。

    十二月底的时候,陈帆来到了大草地。

    站在草地上,他发现除了无边无际的野草外,没有别的东西,而野草下面则是浑水深达数英尺的沼泽。死草堆上又长出了大片野草,谁也说不上是不是几百年来就如此。大树小树一概没有,看不到鸟类飞翔,听不到虫声唧唧,甚至连一块石头都找不到。

    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野草,野草上覆盖着白皑皑的积雪。

    看到眼前的景象,陈帆丝毫不觉得过草地比翻越山容易。

    尽避前方道路艰险,充满危险,可是……陈帆没有丝毫的退缩,他再次拿出了陈老太爷的骨灰盒。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一望无际、充满危险的草地上,那个曾经被称为龙之锐牙的男人,那个如今站在地下世界巅峰,跺跺脚便可以令得世界颤栗的男人,为了那个躺进八宝山老人的遗嘱,大声吼着《长征》的诗歌,继续他的长征路。

    夕阳下,他洒着老人的骨灰,渐行渐远。

    ……

    ……

    PS:点题的一章,写得很吃力。

    ……

    807章【长征路】点题,必看!

    807章【长征路】点题,必看!,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