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天王最新章节 - 猛龙过江 802章【陈家男儿】

极品天王 猛龙过江 802章【陈家男儿】

作者:凌空望地书名:极品天王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小帆,我们先回军区接你爸妈和姗姗,然后再去我那,我已经让人准备饭菜了,等我们到的时候,差不多刚好是吃饭的时间。”当陈帆跟着陈龘建国钻进那辆挂有军.委牌照的汽车后,陈龘建国递给陈帆一支特供的香烟,开口道。

    陈帆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陈龘建国,而是接过香烟,试图从口袋里摸打火机给陈龘建国点烟,结果摸了半天也没摸到。

    陈龘建国见状,笑了笑,拿起一盒精致的火柴,抽出一根,划燃,给陈帆点烟。

    陈帆没有客气,也没有做作,而是点着香烟,轻吸了一口,道:“大爷爷,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回去带他们过去就好了。”

    陈龘建国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吐出一口烟雾的同时,摇了摇燃烧的火柴,待火柴熄灭,才开口道:“小帆啊,我知道你担心你爸妈不知道实情,我和他们见面后,场面会尴尬。放心吧,你爸虽然脾气倔了点,可是……也不是傻瓜蛋。他如果看到你我一起回军区,以他的聪明才智,自然能猜到内幕。”

    耳畔响起陈龘建国的话,陈帆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

    如同陈龘建国所说,陈帆确实担心这一点。

    明白陈龘建国为了履行陈老太爷的遗嘱,让陈老太爷的棋局顺利进行下去所受的委屈,陈帆不想再让这个老人再次受伤。

    十一点的时候,陈帆乘坐着陈龘建国那辆专车进入了燕京军区。

    汽车进入军区后,一路畅通无阻不说,站岗的士兵纷纷敬礼,大声喊“首长好”三个字。

    与此同时,接到门口站岗士兵通知的燕京军区大佬们,虽然不知道陈龘建国为何会突然来到燕京军区,但是丝毫不敢怠慢,而是第一时间乘坐专车迎向陈龘建国。

    “让前面的人告诉他们,我来军区不是为公事,而是为私事,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汽车里,陈龘建国看到前方道路上出现的汽车,对开车的警卫员吩咐道。

    “是,首长!”

    警卫员第一时间给出答复,同时拿出无线电通知前方那辆汽车里的人,那辆汽车里乘坐的都是负责保护陈龘建国安全的军.方特工,陈龘建国每次出行,他们都会跟着。

    随后……燕京军区那些大佬的汽车和陈龘建国这边三辆汽车相遇。

    汽车停下,一名负责保护陈龘建国安全的军.方特工从最前面那辆汽车中跳下,迅速和那些匆忙赶来的军区大佬交谈了几句。

    交谈结束后,那名军.方特工重新钻进汽车,而那些军区大佬的司机则是纷纷将汽车停到路边,而包括陈家陈永乐在内的几名军区大佬则是满脸疑惑地站在道路两旁,目送着陈龘建国的专车离开。

    眼看陈龘建国的专车离开,包括军区一把手在内,几位军区大佬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当初陈老太爷在世的时候,陈龘建国会经常来军区看望陈老太爷;陈老太爷撒手离开人间后,陈龘建国亲自将陈帆一家人赶出陈家,双方关系崩裂,陈龘建国除了下来检查工作,从未来过燕京军区。

    一次都没有!

    如今,陈龘建国主动来到燕京军区,说是为了私事,以他们的智商和情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陈龘建国是要去陈战夫妇那里去。

    同时,以他们的身份都能看出,陈帆凭借一己之力将燕家一脚踢进了深渊,过了今天,燕家正式崩塌。

    在这个时候,陈龘建国的所作所为不禁让他们心中涌出了一个想法:难道陈龘建国和陈帆一家人冰释前嫌了?

    心中涌出这个想法后,再一联想目前的局势,所有人都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同时他们也觉得这其中隐隐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却不敢往深处想。

    “老李,你们都回去吧,我去看看。”

    眼看几位大佬不吭声,身为燕京军区三把手的陈永乐开口道。

    “永乐啊,记得回来向我汇报啊。”军区一把手笑着开了一声玩笑,然后带着人上车,返回办公楼。

    陈永乐则是独自一人钻进专车,催促司机用最快的速度将车开到陈战夫妇所住的二层小楼。

    汽车里,陈永乐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脸上流露着兴奋的笑容,那感觉仿佛恨不得大笑三声才好。

    看到这一幕,陈永乐的警卫员一脸疑惑,因为……在他的记忆中,陈永乐就是升官也没这么兴奋啊?

    兴奋么?

    是的!

    一直以来,陈永乐都希望陈帆一家人能和陈龘建国冰释前嫌,甚至……还联合陈宁一起试图说服陈战和陈帆,如今,陈龘建国的到来意味着梦想成真,陈永乐能不兴奋吗?

    就在陈永乐急匆匆地前往陈战夫妇住处的同时,陈龘建国的专车已经抵达了陈战夫妇所住的二层小楼前。

    小楼前,孙亚玲如同往曰一样坐在轮椅上晒太阳,苏珊推着轮椅和孙亚玲有说有笑地聊着什么,陈战则是陪着站在一旁,像个dāi囘子一样洒笑着。

    只是——

    当他看到陈龘建囘囯的汽车在前方停下后,脸上的木讷笑容顿时荡然无存,那双平静的眸子里射囘出了锋利的目光。

    āo。

    一旦出鞘,锋利无比!

    不光是陈战,孙亚玲也记得陈龘建囘囯的车牌号,此时看到陈龘建囘囯的汽车,脸上的笑容也是荡然无存,皱眉看了过去。

    倒是苏珊并不知道陈龘建囘囯的车牌号,不过……却察觉到了陈战夫妇的异常,忍不住也朝着三辆挂有.委牌照的汽车看了过去。

    随后……在陈战夫妇和苏珊的注视中,陈帆不等陈龘建囘囯的jǐng卫员拉开汽车后门,便主动打开车门,跳下车,却没有立刻朝着三人走去,而是在原地等待陈龘建囘囯。

    嗯?!

    愕然看到陈帆,陈战夫妇满脸震囘惊,苏珊因为不知道那辆专车属于陈龘建囘囯,倒还好一些。

    随后……不等陈战夫妇从震囘惊中回过神,陈龘建囘囯从车中走下,在陈帆的陪同下,大步走向三人。

    看到这一幕,陈战率先从震囘惊中回过神,他望着陈龘建囘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怎么?小战,不欢迎我来啊?”察觉到陈战的表情变化,陈龘建囘囯笑骂道。

    陈战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陈帆,那感觉仿佛在问:怎么回事?

    似是读懂了陈战目光中的意思,陈帆微笑回应。

    “小战,小帆已经认我这个yéyé了,你呢?”眼看陈战和陈帆“眉来眼去。”陈龘建囘囯笑眯眯地问道。

    正如陈龘建囘囯所说,陈战也不是白囘chī,他看到陈帆和陈龘建囘囯一起从车中走下后,便觉得不对劲,此时见到陈帆和陈龘建囘囯的表现,直觉和理智告诉他,陈龘建囘囯和陈帆不知为何冰释前嫌了。

    尽避如此,但是因为还未得知事情真囘相,倔强的陈战并没有mài陈龘建囘囯面子——他没有回应陈龘建囘囯,而是默不作声。

    “战,快请叔叔到屋里坐。”

    孙亚玲虽然也因为当初陈龘建囘囯的所作所为,气愤不已,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心软不说,也看出了猫腻,率先打破沉默。

    “大囘yéyé。”

    孙亚玲这一开口,苏珊也连忙向陈龘建囘囯问好。

    她虽然不知道当初无情将陈帆一家人赶出陈家的陈龘建囘囯囘会和陈帆和好,但是一直以来,她都默默支持着陈帆,只要陈帆认准的事情,她便没有囘意见。

    “姗姗啊,你带你伯母进去收拾一下,一会我们一起去吃饭。”陈龘建囘囯笑着对苏珊说了一声。

    “好的,大囘爷爷。”

    苏珊乖囘巧点头,推着孙亚玲的轮椅离开。

    而陈龘建囘国则是走到陈战身旁,从口袋里摸出特囘供香烟,抽囘出一支,递到陈战面前。

    陈战没有接烟,而是将头扭到一边,不看陈龘建囘国,典型的眼不见心不烦。

    “爸……”

    陈帆见场面有些尴尬,试图圆场。

    “小帆呐,你不了解你爸,你爸这个人啊,就是这个样子——就算他心里可能已经将事情猜了个八囘九不离十,可是……只要我不跟他把话说清楚,他啊,是绝对不可能接我这支烟的。”陈龘建囘国笑了笑,丝毫不在意陈战不给面子的举动。

    话音落下,陈龘建囘国收敛笑容,将烟收回,送到嘴中,点燃,轻吸一口,叹了口气,道:“小战啊,对不起,让你和亚玲受委屈了。”

    愕然听到陈龘建囘国这么一说,饶是陈战脾气倔,也不禁一怔,表情变了变,但还是没说话。

    “我知道,你心里也猜到我当初的所作所为都是按照你囘爷爷的遗嘱做的,你现在不怪我做那些事情,你只是怪我瞒着你。”陈龘建囘国苦笑道。

    再次听到陈龘建囘国的话,陈战扭过头,面色复杂地看着陈龘建囘国,想说什么,但却没说出口。

    “小战啊,说心里话,从我内心深处而讲,我很想在你老太爷离开的时候就告诉你所有内囘幕,但是你囘爷爷发话了,不到事情浮出囘水面那一天,这件事情就要一直保密。”陈龘建囘国深吸一口香烟,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声音中带着几分颤音:“用他老人家的话说,一个人演戏总比一群人演得更真一些。”

    听完陈龘建囘国的话,陈战那笔直的身躯微微哆嗦了一下。

    随后……他伸出手,拿掉陈龘建囘国叼在嘴里的香烟,没好气道:“谁让你抽我的烟的?”

    话音落下,陈战直接将烟送到嘴边,深吸一口。

    “还军.委.主.席呢,这什么破烟,熋的人眼睛疼。”

    抽囘了几口,陈战用左手揉了揉泛红的眼睛,握着香烟的右手颤囘抖不止。

    “哈哈……”

    陈龘建囘国扭过头,哈哈一笑。

    阳光下,他笑出了眼泪。

    陈帆胸口发干,眼圈发囘热。

    陈老太爷,含笑九泉。

    ……

    ……

    PS:第一更到,第二更会晚,大家明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