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怒意

凡人修仙传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怒意

作者:忘语书名:凡人修仙传类别:武侠修真小说
    第十卷魔界之战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怒意

    男子四十来岁,面容方正威严,单手持着一本白玉厚书,神色从容,正是当初和韩立一起对抗过魔族大军的青龙上人。

    “前辈应该很清楚,用强硬手段而非妾身自愿的话,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况且前辈就不顾忌城中其他几位前辈的意思吗?”冰凤盯着青龙上人,缓缓的说道。

    “你这话若是数日前说,老夫或许还真有几分忌惮的。但现在吗,老夫已经修炼好一种新神通可以让你心甘情愿的加以配合。至于天渊城的其他道友,你就更不用指望了。我已在昨日正式加入了天渊城,成为城中的长老之一了。本座和一位已经陨落修士间的孰轻孰重,他们还分不清楚吗?”到了此时,青龙上人无需再虚言伪装什么,冷冷的直接说道。

    冰凤闻言脸色一变,轻叹了口气后,忽然间抬起一只玉碗往身前飞快一划。

    白光闪动下,一条白濛濛空间缝隙随之浮现而出。

    她身形一模糊下,人就虚影般的一下遁入其中.

    冰凤这一连串的行动快似闪电,竟让附近的筱虹等一干存在未能反应过来。

    等他们大怒的再想出手时,那道白濛濛裂缝一闪,就诡异的弥合起来。

    

    青龙上人见此情形,却神色依旧,只是将手中玉书冲虚空轻轻一抖。

    银光一闪,一枚银色古文从玉书中飞射而出,并化为了头颅般小,并一闪的击到了空间缝隙消失之处。

    “轰”的一声后,那边虚空在银文爆裂而开后,竟仿佛水面般的扭曲模糊起来,接着寸寸的碎裂而开。

    一声闷哼后,冰凤娇躯一个跌跄的从虚空中掉出,连退几步后才勉强站稳身形,并重新抬起螓首来。

    此刻的她,神情纵然还保持冰冷,但脸色却实在有些难看。

    “哼,你若是能在老夫面前跑掉,那老夫姓名就倒过来念。好了,你是乖乖的让诸位道友将法力封闭,还是让老夫亲自动手。”青龙上人扫了冰凤一眼,傲然的说道。

    筱虹等人也“唰”的一下,从四周将此女死死的围在了其中。

    冰凤在原地站着未动,但心直往下沉去。

    “哦,不知青龙道友姓名倒过来念,是如何的念法。不妨亲自给韩某演示一二如何!”

    就在筱虹刚想上前动手的时候,突然一个冷冷的男子声音在厅堂中回荡响起!

    此女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无血了。

    同一时间,“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

    原本闪动淡淡灵光、被结结实实禁制封闭的大门,突然间从外向内的爆裂而开!

    随着大门的皴裂崩飞,一股狂暴之气从外狂涌而入!

    挡在前面的两名炼虚期修士被这可怕气息一冲下,竟仿佛被巨兽狠狠一撞一般,身躯一下沙袋般的一飞而起,被重重摔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而偏偏此墙壁也被释放了禁制在其上,仿佛精钢般的坚硬。

    这两名人族修士可不是法体双修之士,头破血流之下,翻竟哼也没哼一声的直接倒地不起了。

    刚才这一撞击,连他们身躯中的元婴都直接震晕过去了一般。

    其他几人见此情形,心中一哆嗦,兔子般的一下从大门旁边一闪多远去。

    青龙上人在听到此话语的瞬间,也面色大变起来。

    至于冰凤则却惊喜交加起来,急忙的一转身,一对美眸往大门外望去。

    只见门外那可怕气息一收,一名身着青袍的青年淡然的走了进来。

    不是韩立还是何人!

    “韩兄,你终于回来了。”冰凤纵然一向冰冷异常,此刻也难掩心中激动,面上浮现殷红的脱口说道。

    “嗯,虽然遇到了些麻烦,但总算化险为夷的安然无事。”韩立目光在冰凤脸上一扫后,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的说道。

    “韩贤弟竟然能从魔族圣祖手中逃生,真是可喜可贺之事。在下和其他道友一定要摆下宴席,给韩道友压惊洗尘一番才是。”青龙上人毕竟也是一名合体中期修士,在心中一阵慌乱后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脸上马上堆起笑容的说道。

    韩立却根本没有理睬青龙上人分毫,而是双目一眯,目光仿佛刀剑般锋利的扫了包括筱虹在内的几人一眼,丝毫感情没有的连说了两句“很好”!

    除了已经晕倒在地的两名修士外,包括筱虹在内的一干炼虚存在,顿时一个个面无人色起来。

    就算他们中没有见过韩立之人,此刻自然也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心中的惊惧可想而知了。

    他们之所以被青龙上人收买说动的主要原因,自然是青龙上人向他们拍胸脯保证,韩立已经陨落掉了。否则就算多借他们几个胆子也绝不敢插手此等事情的。

    现在韩立这位合体修士非但没死,反而出现在此地正好将他们堵了个正好,连狡辩的余地都没有,下场可想而知了。

    “韩前辈,恭喜你老人家回城,家师是……”

    一名相貌看似粗鲁的大汉,双手一抱拳的刚想说些什么,但韩立脸色一沉,袖子突然冲其二话不说的一抖。

    “砰”的一声巨响,大汉只觉胸口一热,身躯就和先前两人一般的飞了出去,重重摔到了墙壁上后,一团精血喷了出来,也倒地不起了。

    其他几惊的急忙望去,只见大汉胸前衣襟早已化为了乌有,露出一副光滑银白的战甲。

    此甲看似丝毫异样没有,但下一刻一声脆响传出!

    整件战甲竟寸寸的碎裂,化为一堆碎片的从大汉身上直接洒落而下。

    韩立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不但将大汉击成了重伤,连身上宝甲竟也一起毁掉了。

    这个结果,让原本还想心存几分侥幸的几人均倒吸了一口凉气,通体发寒的再也无法说出半个“不”字来。

    青龙上人见此情形,脸上肌肉不觉抽搐两下,但是一想起当日韩立当日独斗数名合体修士的情形,心中同样无法提起勇气说出什么狠话来,只能干咳一声后,皮笑肉不笑的言道:

    “韩兄何必如此动怒,你刚才击伤的可是城中顾长老的爱徒,出手如此重的话,恐怕不好给顾长老交代吧!”

    “交代,要什么交代。顾长老要是觉得我出手太重,尽避可以来找韩某的。倒是阁下,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的。”韩立冷笑一声,这才转过头来的毫不客气的厉声道。

    “咳,事情变成这样,也并非我本意的。我原本因为韩道友已经陨落了,这才想将冰凤道友请回去的。既然韩兄弟无事,那老夫自会改日亲自上门赔罪的。”青龙上人一副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的模样,并未在口头上做什么分辨,而是直接委婉的做出服软的模样。

    “上门赔罪,韩某怎担当的起!当日在下冒险前去倚天城相助阁下,如今只不过晚回来几日,阁下就做出这等事情来。韩某要不做些表示出来,如何在满城人前前露面!”韩立盯着青龙上人,阴森的一字字说道。

    “事已至此!那韩道友倒底想怎样,难道想和本座动手不成?”青龙上人被韩立如此一说,不禁有些恼羞成怒起来,口气也一下强硬了几分。

    “既然青龙道友都如此说了,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道友敢如此欺上门来,想来是自持神通了得,韩某说不得要伸量一二了。”韩立打了个哈哈,竟毫不犹豫的一口将话接过去。

    青龙上人脸色自然一下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韩立却没有再说废话的意思,双袖一抖,里面一阵清鸣传出,随之青光闪动下,密密麻麻的青色小剑一下才中狂涌而出。

    同时他体表金光一闪,一股比先前还要惊人的灵压从身体中一冲而出,直奔对面的青龙上人一压而去。

    青龙上人见韩立步步紧逼,也终于无法忍住心头怒意,脸色铁青下,单手一抬,手中玉书顿时一展而开,里面各色霞光闪动下,隐约有无数符文要从中一飞而出似的。

    筱虹等人一见两大合体修士,竟然马上就要在这里动手的样子,心中自然大骇之极,但有先前三人的例子在那里,却也说什么不敢这般的溜掉,只能硬着头皮的往大厅四周纷纷后撤让开一些。

    纵然知道这点巨力对合体修士的争斗来说根本没什么意义,但心中总算能稍有些安慰的。

    韩立对其他人的举动,仿佛视若无睹,盯着青龙上人的目光一寒之下,手中剑诀就要一催而动。

    就在这一刹那的关头,忽然一道白虹从门外一闪的遁入大厅中,在空中神龙般的一个盘旋后,竟稳稳的落在了韩立和青龙上人中间的地面上。

    在白光闪动中,一道人影闪现而出,并立刻笑呵呵的开口说道:

    “二位道友难道还真打算在这里动手,将白长老地方给拆了不成!傍在下一个面子,暂停干戈,让老夫调解一二如何?”

    这人影满脸皱纹,头顶光亮,身上披着一件金色袈裟,神色和蔼异常,正是那金越禅师!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