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都市言情小說 - 縱寵一千金凰後最新章節 - 第二十六章 天涯之谷 心死還是放下?【手打文字版VIP】

縱寵一千金凰後 第二十六章 天涯之谷 心死還是放下?【手打文字版VIP】

作者︰千玫書名︰縱寵一千金凰後類別︰都市言情小說
    “姐姐……”扶靈落地之後立刻撲到懸崖邊上,可惜千清凰早已經不見了身影,響起剛剛千清凰對她說的話,眼淚更是洶涌︰“姐姐!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啊!扶靈不值得啊!”

    “姐姐……”扶靈撕心的大喊,可惜千清凰已經听不見了!

    遠在千里之外的花郁心中一痛,頓時明白肯定是凰兒出事,身影一閃飛了出去︰“凰兒……”

    “吼!”被軒轅荻揪著走的丘卡感覺到千清凰有危險,頓時不顧身上的疼痛掙開軒轅荻的手,回頭飛快的跑去!

    千清凰感覺自己的身子在急速的下落,耳邊的風刮得她的臉生疼生疼,沒有驚慌,沒有害怕,也沒有掙扎,平凡的臉上帶著一抹淺笑,是解脫,是釋然,是純真;千清凰感覺自己的心從來沒有這麼輕松過,再沒有嘲笑,再沒有殺戮,再沒有來世今生,有的只是一抹即將要消逝在天地間的魂魄,從此——再無千清凰!

    “凰兒……”一聲呼喊仿佛來自天際,千清凰心中一悸,她怎麼听到了軒轅絕的聲音?是不是因為要死了,所以出現了幻覺!可是心還是不可抑止的顫抖了,有了一種想要活下去的**。

    然,這也只是一瞬間而已,前世今生一幕幕在眼前劃過,曾經的傷與痛,恨與怨一幕幕呈現在腦海中,這一刻,千清凰卻能平淡的看著,沒有發狂,也沒有失控,原來當一個人要死的時候,真的可以把一切都放下;當她想到軒轅絕那雙飽含深情的眸子時,心再一次顫抖,但是卻並沒有讓她太過掙扎,想起自己曾經說過的那些話,這個時候才發現,她其實並沒有那麼愛軒轅絕,或許只是因為他是唯一一個讓她有不同感覺的男子,所以她把他當做是愛吧?

    “軒轅絕!我放過你了,曾經說過要拉著你下地獄,可是我忘了告訴你,我死後沒有魂魄,連地獄,也容不下我……”

    最後,千清凰閉上了眼楮,身子直直的墜入谷底的寒潭,失去了意識的那一刻,她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抱住了,那熟悉的溫度,還有那好聞的龍涎香……

    “不……”在千清凰落下去的時候,一個人跟著落了下來,見她落進水里,他也毫不猶豫的扎了進去,當他把水中的人兒撈起來的時候,卻發現她的呼吸微弱,好似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一般。

    軒轅絕抱著千清凰漸漸冰冷的身子找了一處草地將她放下,用內力將她的衣服烘干,又找了兩顆續命的丹藥給她喂下,食指顫抖的伸向她的鼻息,這一刻軒轅絕居然害怕得發抖,面對死亡的威脅他不怕,面對太後他不怕,面對文武百官他也不曾怕過,唯有此刻,他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害怕;指尖溫熱的氣息讓他從地獄來到了天堂,還活著!

    得到這個消息,軒轅絕激動得一把將千清凰抱進懷中,深深的抱住︰“凰兒!我的凰兒!……”

    許久,軒轅絕才放開千清凰,撩開她的發絲,看著她這張平凡無奇,卻讓他深深愛上的臉;天知道他有多想她,他把手中的事情交給他們安排好之後就朝這邊趕來,可是她已經走上了鐵索,當他從另一邊追上來得時候,看見的就是她掉下去的畫面,還有那決絕和解脫的微笑!還有那一句令他心碎的話!

    “凰兒!我不許你死!我軒轅絕不許你死!你听到沒有?”軒轅絕緊緊的握住拳頭,一想到千清凰最後那一句話,就像有一塊石頭梗在心間,讓他難受得想要死去。

    看著千清凰安靜的睡顏,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到,霸道的宣布︰“千清凰!我不管你願不願意,我軒轅絕這輩子都是你的夫,上天下地你都別想擺脫我……如果你敢消失,我就毀掉你在乎的一切,給你陪葬!”

    有些顫抖的唇吻上她冰冷的唇瓣,雙臂不斷收緊,讓自己清楚的感覺到她的存在;他連夜趕路,幾天幾夜沒有睡過覺了,在這一刻,終于抵不過沉重的倦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千清凰的睫毛顫了顫,‘還活著’?這是她的第一個意識,然,當她感覺到那溫暖的懷抱,還有那熟悉的龍涎香的時候,頓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真的是他來了,這不是她的幻覺!她在落下來的時候以為自己放下了,可是當劫後重生,感覺到他的存在的這一瞬間,心跳依舊繼續,才發現其實自己對他還是有著眷戀的。

    睜開眼眸,映入眼簾的是他沉沉的睡顏,俊臉有些蒼白,但是卻不影響他的俊美,他就是上天的寵兒,一個如神一般的男子!

    伸手鋝開貼在他臉上的發絲,剛剛她記得自己好像是掉進了水里,這才撿了一條命,而他也是跟著他跳下來,落進了水里,所以救了她一命。

    “軒轅絕!你為什麼非要這個時候出現呢?”總是在她已經放下的時候出來影響她的心情,原本的一切都因為他的出現而頻頻出現變數。

    千清凰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子,然後坐起身,用內功調息之後,這才把內力輸到軒轅絕的身上,感覺到他身體的虛弱,千清凰微微有些心疼;這個傻瓜是日夜兼程的趕來的吧!不然身體也不會那麼虛弱,更不會到現在都不醒過來。

    輸入內力,千清凰和衣躺下,面對面的看著軒轅絕的睡顏,以前在皇宮的時候,她慵懶如貓,他就每天把她抱在懷中,那個時候永遠都是他盯著她睡覺的樣子看,她卻沒有怎麼去看他睡覺的樣子,因為永遠都是她比他先睡著;因為他的懷抱好安心,總能讓她安安穩穩的睡上一覺。

    軒轅絕很俊美,這天下真沒有幾個男子能比得上他,花郁的美是冷而妖,他的美是如神如仙,如果說花郁的美是模糊了男女,那麼軒轅絕的俊美就是對男子俊美的詮釋;剛毅、霸道、神聖!

    或許刑子瀟和蕭言,還有很多美男子他們的臉也不遜色,但是他們少了一樣東西,他就是氣質和氣場,那種走到哪里都讓人無法忽視,那種看你一眼就讓你深深震撼的氣勢!

    “呼!”千清凰把目光從軒轅絕的臉上移開,摸摸有些扁扁的肚子,開始尋思著找點吃的!

    這里應該就是天涯之谷了,兩面懸崖夾壁,中間是一個空曠的山谷,剛剛他們跌下來的地方是一個不大但是很深的深潭,而這周圍長著許多外面千金難買的藥草,沒有太多特別的地方,但是千清凰也不敢掉以輕心。

    千清凰走到那個水潭旁邊,立刻感受到寒意襲人,潭水冰冷,但是卻清澈見底,幾條肥碩的魚兒在里面游來游去,千清凰一喜︰“今天的晚餐,就你了!”

    取下一條絲線,用內力把它逼直,那絲線像是活了一般的飛向水潭,從那魚兒的身上穿過,等千清凰拉起來的時候,已經有三條魚被掛在上面了;魚兒不斷擺動身子,可是卻無法掙開。

    千清凰提著三條魚兒回去,順手摘了幾片寬大光潔的樹葉。

    “凰兒!”軒轅絕醒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千清凰擰著魚回來,原本驚慌的心漸漸安定下來,目光落在她手上的魚上︰“凰兒是準備烤魚吃麼?”

    “醒了!”千清凰見他醒來,也是高興,把手里的魚擰起來道︰“等下我讓你吃點新鮮的東西!”

    在軒轅絕的注視下,千清凰利落的把魚去鱗破腹,把魚腩用樹枝串起來,留下的是晶瑩剔透的魚肉,然後把魚肉切成小塊小塊的,千清凰用的是玄鐵匕首切的,那匕首寒冷無比,切下去那些魚肉立刻就變得冰冰涼的!

    “沒想到凰兒還有這麼一手!”軒轅絕看著千清凰毫不拖泥帶水的樣子,輕笑道。

    “嘗嘗!”千清凰也不多說,直接把一片生魚肉放到他的嘴邊。

    生的能吃麼?軒轅絕很想問,但是出于對千清凰的信任,還是張開了嘴,只要是凰兒給的,哪怕是毒藥他也願意吃下去!

    咬了兩口,軒轅絕覺得確實很好吃,冰涼爽口,帶著點腥味,不知道千清凰放了點什麼進去,有點辣,有點咸,但是很鮮美!

    “好吃麼?”千清凰問道,不過說話的時候也把手中的另一塊肉遞了過去。

    軒轅絕含著魚肉,舌尖在她指尖滑過,感覺到千清凰輕輕一顫,輕笑︰“很好吃!”

    “……”千清凰無語的搖頭,自己拿了一塊嘗嘗,雖然調料不足,但是因為這里的魚沒有污染,味道純淨鮮美,倒是難得的美味。

    吃完食物,千清凰終于回到正題︰“你怎麼會來這里?”她記得他應該是會西夏了,西夏里這里那麼遠,他怎麼那麼快來到的。

    軒轅絕聞言,深深的凝望這千清凰︰“如果我不來,你是不是就準備離我而去了?”

    千清凰一噎,在生死不由自己的那一瞬間,她確實有這樣的想法,經過這一次,她想通了一些事情,但是現在軒轅絕這樣直白的問出來,倒是讓她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我們還是趕緊找上去的路吧!扶靈一個人回去,我不放心!”千清凰趕緊轉移話題,話雖如此,但也卻是是因為擔心扶靈的處境,她雖然是神女,但是那些人已經謀反了,她現在孤身回來,處境很危險的。

    “走吧!”軒轅絕並沒有為難她,有些事情不需要著急的去說明,放在心里,自己知道就好了!

    千清凰微微送了口氣,等軒轅絕起身,兩人選定了一個方向前進,雖然天色漸漸黑了下來,但是他們都知道這里不能久待,必須趕緊出去!

    途中看見兩句摔得面目全非的尸體,很顯然是從上面的鏈子上掉下來的武林中人,可是他們沒有軒轅絕和千清凰兩人那麼好運,所以最後被摔成了肉泥!

    千清凰突然想到那些突然間跳上鏈子,導致她落下來的人,如果給她看見,肯定一刀宰了他!

    天涯之谷之所以被人稱為天險,其實就是因為這兩面懸崖絕壁,兩面懸崖垂直陡峭,就算有絕世武功,但是想要垂直向上走三千米,簡直就是痴人說夢,想要上去只能找路了!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除了兩邊絕地,便再無其他的路口,時間過去了大半天,千清凰都有些著急,但是卻依舊保持著冷靜,沒有讓情緒影響到自己。

    “凰兒!不要動!”軒轅絕突然喝道,但是千清凰的步子已經邁了過去,然後地上突然出現一個大洞,千清凰沒有防備,一下子就落了下去;軒轅絕想都沒想就跳了進去,一把拉住千清凰,將她的身子圈進懷中。

    “踫!”兩人終于落到地面,不過卻是軒轅絕最先著地,千清凰清楚的听到軒轅絕骨頭斷裂的聲音。

    “絕!”千清凰有著急的從軒轅絕的懷中抬起頭,看見的是軒轅絕大汗淋灕卻生生忍住的樣子︰“骨頭斷了麼?”

    軒轅絕點點頭,對千清凰寵溺一笑︰“沒事的!”

    “骨頭都斷了怎麼會沒事?”千清凰感覺自己眼楮有些酸澀,但是卻生生的忍住了,這種痛如果是在她的身上她也會不吭一聲,但是現在受傷的是軒轅絕,她卻感覺這比自己受傷都要痛千倍萬倍。

    千清凰立刻伸手卻解軒轅絕的衣服,軒轅絕知道自己的傷勢嚴重,也沒做阻止;千清凰兩三下就把軒轅絕剝得光光的,這次也沒有心情看他的**,直接坐到他的背後,看著那背上一片紅腫,還有兩塊骨頭凸起,眼中的酸意更盛。

    千清凰一手輸送內力,一手快速的把骨頭推回原位,疼得軒轅絕身子一顫;千清凰在身上摸了摸,終于找出一顆藥丸,用內力研成粉末撒到他的傷口上。

    把他的衣服一件件穿回去,千清凰的手極輕,生怕踫到他的傷口讓他更疼。

    “凰兒不用擔心,很快就好的!”軒轅絕想安慰千清凰,但是千清凰又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傷有多重呢!抬頭看向上面,剛剛他們掉下來的地方足足有百米之高,她當時只顧著看四周卻沒有注意腳下,沒想到居然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導致軒轅絕受傷,想著千清凰就覺得心里悶悶的。

    千清凰在身上找了找,她很少在身上帶東西,除非必要的,其余的都在歡樂手中,那些被她帶在身上的自然是丹藥中的極品;而千清凰身上還有一顆丹藥,是一顆紫金色泛著瑩潤光澤的藥丸。

    “紫金丹!”軒轅絕說出那顆藥丸的名字,面色如常,但是心里還是有些驚訝的,這紫金丹他也只是從書上見到過,就連江湖上都是幾十年沒有出現過了。

    這紫金丹的功效更在碧玉丸之上,活死人,肉白骨,若是受傷,不管是內傷還是外傷都可以立刻完好如初!可是凰兒既然有這樣的丹藥,為什麼還要來找聖水呢?

    似乎是看出了軒轅絕的疑惑,千清凰淒然一笑︰“當年,那個女人死的時候,我派去拿丹藥的人還沒有趕到,等到最後拿到了,我喂了她吃了兩顆,可是我等了三天三夜,那個女人依舊沒有活過來……所以,這丹藥並不如傳說中的那般神奇!”

    軒轅絕心中一痛,看著自己最親的人死在身邊,明明有神藥卻救不了她,那個時候她該是怎樣的心痛?“這丹藥凰兒還是留著吧!雖然沒有傳說中那麼厲害,但是也是頂級丹藥,我這點小傷浪費了!”

    千清凰對他的話輕輕皺眉︰“我沒有碧玉丸,身上就只有這一顆丹藥可以治病;況且是傷就要治,哪有什麼浪不浪費的?”

    軒轅絕剛剛張口說話,千清凰不給他機會,一下子把丹藥彈了進去;軒轅絕喉頭一梗,那藥便滑落了下去,不等他說話,那丹藥立刻生效,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一股紫氣縈繞著自己的丹田,就連開始的失去的內力也漸漸恢復,然後是背上開始癢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這種癢才停下。

    千清凰扒開他的衣服,果然看見那些破裂的傷口已經結疤,伸手小心的把那些傷口扣落下來,露出那完好如初的肉,細心的檢查了一下,發現他的身體沒事了,這才放心︰“好了!穿上衣服,我們趕緊走吧!”

    “凰兒!”軒轅絕一把將千清凰拉進懷中抱住,把臉埋進她的發間,深深的呼吸著她的味道。

    “怎麼了?”千清凰的臉正好貼在他赤/luo的胸上,感覺到那胸膛強而有力的震動,雖然她不是第一次這樣貼著他的肌膚,但是還是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沒事!”軒轅絕放開千清凰,柔情的在她臉上啄了一下︰“只是突然想抱抱凰兒,我們快點想辦法出去吧!”

    “恩!”千清凰掩下自己的那一絲不自然,從軒轅絕的懷中起來,撐著他穿衣服的時候,打量了一下這個洞穴;這才發現這個洞穴不是一般的大,洞口哪里有一百多米,到處都是石柱,有十多米高,四面都是洞穴,四通八達,不知通到哪里?

    “走吧!”軒轅絕穿好衣服,兩人相視一眼,默契的朝著一處洞穴走去,向上是山谷,但是兩面都是高大千丈的懸崖峭壁,想要從哪里出去簡直難入登天,這突然出現的地道,又如此奇特,自然值得他們一看。

    山洞干燥沒有一物,兩人走在空曠的通道里,雖然沒有燈光,但是並不會對他們成為阻礙。

    通到的盡頭是一道石門,軒轅絕用內力很輕松的就推開,就在推開的一瞬間,成千上萬的劍雨撲面而來,兩人離開閃開,但是那們的大小與通道一樣大,根本就沒有地方躲避。

    兩人相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意思,千清凰拔出匕首,而軒轅絕也抽出了腰間的短劍,兩人腳尖點地,以一種比射出的箭還要快得速度朝那劍雨沖了去!

    越來越多的劍雨被兩人打落在地,直到最後都堆成了小山!“走!”軒轅絕一喝,兩人同時再次朝前,千清凰抓過一把箭支,用內力往回一甩,直接扎到那一處機括,碎裂的聲音響起,箭雨終于停了下來。

    “呵呵!”千清凰看向軒轅絕,軒轅絕也看向千清凰,兩人依舊完好如初,也跟加確定他們找對地方了!

    走過箭雨的這一處,是一處百米長的十格子路,上下左右,四面牆上都由無數塊十格子組成,如果踏錯一塊便會觸動這里的機關被困在里面,但是這對于兩人來說根本就不算是難題。

    千清凰腳尖一點,整個人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站在了對面的空地上了;而軒轅絕也不遜色,幾乎在在千清凰的身體出現的瞬間,他也出現在了對面,千清凰知道他的武功很高,也就不問,轉身朝下一個地方走去。

    千清凰朝前面走了兩步,頓時感覺陰謀陰暗沉悶的氣息鋪面而來,還帶著一種腥味,很惡心的感覺,越是走近前面,越是覺得難聞,千清凰不知道里面有什麼,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里面一定有一樣她最討厭的東西,那就是蛇!因為蛇騷味很特別,只要一聞就能聞出來。

    不著痕跡的朝後面退了兩步,讓軒轅絕走在前面,軒轅絕看著她這個樣子,寵溺一笑,自然的把她護在了身後。

    轉過一處過道,入眼的一幕差點讓千清凰嘔了出來,前面是一個三百多平方的小洞穴,但是這整個洞穴已經被無數的蛇沾滿,紅得、綠的、白的、黑的,大大小小,足足有上千條;洞穴有二十多米高,四面的牆壁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洞,很顯然這些家伙就是從哪些洞里來得,因為就在千清凰看去的時候,她就看見了好多條從哪些洞里涌出來,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嚇死人了!

    “凰兒!你看那里!”軒轅絕指著蛇群中的一處空地;千清凰順著他的手看去,在這蛇密集無比的洞穴里,卻有一處大概兩三米大的空地,是一條蛇都沒有的,與整個房間相比起來,是奇特無比。

    就在這時,千清凰和軒轅絕同時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很快,他們就知道這感覺從何而來,因為就在那一處空地的上方有一個臉盆大小的洞;一個金燦燦的蛇頭蛇了出來,很快,整條蛇從洞口滑出,在那塊空地上盤旋,剛好佔據了那兩米寬的地方。

    整條蛇大概有七八米左右,整條蛇身都被金光閃閃的蛇鱗覆蓋,蛇頭立起的時候呈扁平狀,在那碩大的舌頭上,還可以看見兩個凸起的尖角!

    “居然是一條快要化龍的蛇!”千清凰驚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東西,以前只是听說過,沒想到還能親眼看見。

    “你看他的前後的腹部!”軒轅絕面色也多了一絲凝重,指著那條蛇的腹部。

    千清凰仔細看去,卻見那蛇一直在地上的腹部邊上,有兩根凸出來的爪子狀的東西︰“看來已經到了化龍的後期了!”

    蛇化龍,先是長角,然後是足,後來才是金鱗,最後便是整條化龍,蛇化龍是一種逆天的存在,因為蛇化龍之後,改變的不只是它的形體,還有血脈,就如同火狐化成火魅一般;在這些種族之中,血脈有著絕對的勢壓,當有一個種族的血脈想上更高貴的血脈上升的時候,就會引來天罰,雖然不及火魅和孽龍那樣毀天滅地,但是對于化龍的蛇來說,絕對是可以把它劈得灰飛煙滅的。

    龍,對于人們來說是一個絕對神聖的存在,也代表著強大和高貴,千清凰不知道龍到底張什麼樣子,但是她知道的是,如果那條半龍的蛇發現他們,她是絕對打不過的。

    然,想法和現實,永遠都有著那麼一點差距,也就是那麼一點差距,讓你的心狠狠揪起來;就在他們打量那蛇的時候,那條蛇也看見了他們,不過卻沒有立刻攻擊,一雙蛇眼大大的看著兩人,然後歪了歪頭像是在思索什麼,那樣子看得千清凰想笑,為什麼她會覺得這蛇有一點可愛呢?

    突然,那蛇一下子把頭伸了過來,千清凰下意識的就想要出手,卻被軒轅絕一把抓住︰“凰兒不要亂動!它不會傷害我們!”

    果然,那蛇把舌頭伸到兩人的前面,比手掌還寬的蛇信子不斷的吐著,像是在查找什麼一般。

    “凰兒!這蛇算得上是一個靈物了,而且在這片大陸也算得上是強大的存在,一般在靈物守護的地方都會有一些絕世的寶物,你說它守護的該是什麼?”軒轅絕突然轉頭問道,對那條蛇的動作一點都不在意。

    眼看那條信子已經伸到了面前,千清凰死死的忍住一刀把它砍下來的**,轉頭看向軒轅絕︰“南荒之中我還真不知道有什麼絕世寶物,不知道會不會是聖水?”

    “我也不知道,不過能肯定的是,我們來對了!”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那蛇好似已經確認了什麼一般,蛇身突然變大,變得比水桶還粗,整條蛇足足變成了二十米長,整個房間一大半的位置被它佔領,那些小蛇趕緊四處逃跑。

    那蛇把那變大了兩倍不止的蛇頭放到千清凰的面前,然後信子一卷,把兩人放到了它的頭頂;千清凰發誓,要不是被軒轅絕死死的抱著,她肯定一掌拍死這條蛇,居然用蛇頭來卷她……

    軒轅絕好笑的看著千清凰一臉臭臭的樣子︰“忍忍就過了!”

    千清凰白了他一眼,不說話!而那蛇已經開始動了,這一次他沒有選擇鑽洞的方式,而是揚起尾巴對這一面牆狠狠的抽了過去,那本就百孔千瘡的牆壁轟然倒塌,露出一個大洞,地下那些還沒來得出來的蛇也被壓了下去。

    蛇身不斷向前,地下的景色飛快的飄過,真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這下面四通八達,好空曠的,該不會全都是這些蛇搞出來的吧?

    突然,千清凰感覺這空氣似乎變得熱了起來,很快,從一個洞口出來,整個世界頓時變得通紅,映入他們眼前的是一片通紅的火海。

    那火海滿天,似乎是要把一切都燃燒殆盡,但是在那火海之巔,似乎有什麼壓制這它,所以這火雖然肆虐,但是卻沒有把這里的一切燒毀。

    “嘶嘶……”蛇吐吐信子,讓兩人從它的頭上下來,用尾巴點點千清凰的後背,示意的朝前面那一處火海走去。

    這一次,千清凰沒有在意它這條蛇,因為她清楚的感覺到那火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召喚她,尤其是那火海之上漂浮的點點白光,更是讓她想要親近;而且眼前的這一幕,讓她覺得好熟悉。

    “凰兒!”看見千清凰一步走向火海,軒轅絕想要拉住她。

    千清凰轉頭,目光定定的看著他︰“我有必須去的理由!”

    軒轅絕抿唇,因為他想起上次千清凰彈到爭衡身上的火焰,雖然小,但是卻威力無邊︰“可是有危險!”

    “不!”千清凰看著那熊熊的火焰,雙眼發亮︰“我總覺得它不會傷害我!”

    “我跟你一起去!”軒轅絕牽著千清凰的手,不容她拒絕。

    千清凰猶豫了片刻,但是軒轅絕的目光讓她無法決絕︰“好!”

    兩人一起踏進火海,腳下一片灼熱,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滾燙,千清凰好似沒有感覺,但是軒轅絕的額頭卻已經大汗淋灕了。

    突然,千清凰停住不前,撐著軒轅絕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掌把他打了出去,不為其他,因為她已經感覺到他的腳已經被燒得焦了。

    “凰兒!”軒轅絕驚慌了,他沒想到凰兒會把他打出來,他怎麼可以留她獨自去冒險?

    “等我!”千清凰對他淺淺一笑,然後轉身躍進了忠心火海,軒轅絕看著這一幕,頓時心像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啊!”剛剛撲進中間的圈子,就發現那火焰明顯比外面的要厲害得多,眨眼便燒掉了她全身的衣服,但是身子卻沒有絲毫的損傷,而她的靈魂卻被火焰燒得無比的疼痛,終于忍不住叫出聲來。

    火焰的中心,還有一團更加深色的火焰,千清凰雖然痛不欲生,但是她還是一步一步的朝那一團火焰走去,有一個意識在告訴她,那才是她要的東西!

    痛!何止是撕心裂肺?靈魂被不斷灼燒,卻暈不得,死不得!

    “啊!”千清凰雖然緊緊咬住牙關,但是還是痛得讓她叫出來,到底是怎樣的痛,只有她知道;看著面前這一團深色的火焰,千清凰緩緩的把手伸出,她現在全身已經僵硬,哪怕動一個手指頭,都是好比削肉刮骨。

    終于,她的手伸進了那團火焰,當千清凰的手觸到那團火焰,原本沉寂的火焰頓時興奮了起來,像是找到親人一般,急速的覆上去千清凰的身體,然後直沖她的丹田,燒得她終于痛得倒在了地上,忍不住高聲叫了起來︰“啊……”

    “凰兒!”听到這一聲慘叫軒轅絕哪里還忍得住,不顧身上的傷,飛快的沖了進去,當沖動千清凰身邊的時候,他已經被火焰燒得快要暈過去了,但是他依舊堅持著,想要去抱千清凰,千清凰身上滾燙無比,那種溫度比外面的火焰還要燙。

    軒轅絕咬牙把千清凰抱進自己的懷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凰兒……凰兒……”

    軒轅絕再也承受不住,倒下的時候依舊抱著千清凰,絲毫沒有放松;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虛影出現在了著傷口,在遠處的半龍蛇看見那個虛影,嚇得趕緊趴到了地上,不為其他,因為那個虛影居然是一頭龍;別說它現在沒有化龍,就算它化了龍,也比不上那個虛影一根指頭,因為那個虛影居然是……

    龐大的軀體覆蓋著青色的鱗片,麟角、蛇身、魚尾、九爪,傳說中的九爪龍——逆天的孽龍!

    青影一閃,話落一個俊美的男子,居然和軒轅絕一摸一樣,他走到兩人的旁邊,看都不看跟他長得一樣的軒轅絕,而是心疼的看著千清凰因為疼痛而皺起的眉頭。

    手上光暈閃過,把神力輸送到千清凰的身體里,幫她舒緩一下,看見千清凰似乎好受的一點,他才微微勾唇︰“十萬年不見了,我的凰兒!”

    男子看到那沉睡在千清凰靈魂深處的一抹紅光,頓時怒氣橫生︰“你這個家伙怎麼跑到凰兒的身體里去了?”

    沉睡中的火魅像是有感應一般緩緩睜開了眼,看到男子的時候微微一愣,隨即寒光乍現,哪里還有看見千清凰時的可愛單純︰“龍域,你居然沒死?”

    “沒想到你還有記憶,不過現在的你太弱了,弱得我都看不起你!”龍域冷哼,不給火魅說話的機會,一揮手就讓它再次沉睡了過去。

    “凰兒!”龍域愛戀的看著千清凰的臉,他的眼楮自然可以看見千清凰的真面目︰“凰兒!我的傻凰兒,你被人騙了知不知道!”

    輕嘆一口氣,龍域沒有再多說,把千清凰和軒轅絕的身體移到開始的位置,深深的看了千清凰一眼,然後化成青光進入了軒轅絕的身體。

    昏迷中的軒轅絕身子一顫,接著就看見他受傷的地方被青色的鱗片覆蓋,等到鱗片消失,一切又完好如初。這一幕沒有人看到,除了那一條已經被嚇得很慘的半龍蛇……當軒轅絕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傷口已經好了,但是他並沒有多糾結,最讓他在意的是,他的凰兒沒有穿衣服;要是以往,這樣的場景會讓他忍不住心神蕩漾,但是當他看見那頭色迷迷的盯著凰兒身子看的臭蛇的時候,頓時黑了臉,把千清凰的身子往懷里圈住,冷冷的盯著那條蛇︰

    “你如果听得懂話就去找一套衣服來,如果听不懂,我就把你的皮剝下來給凰兒做衣服!”

    半龍蛇的身子一顫,一點都不懷疑軒轅絕的話,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它只能听話了!碩大的身軀變小了一些,乖乖的跑去隧道里找衣服去了!

    很快它從另一個洞口出來,嘴里含著兩套套白色用金線繡著繁復圖文的衣服,乖乖的放在軒轅絕的面前,然後趕緊轉身縮回了洞里,好似很怕軒轅絕一般。

    軒轅絕也發現了,但是他現在沒有心情跟它計較,拿起衣服給千清凰穿好,這才把另一套給自己換上;款式相同的衣服,穿在兩人身上,起來來有點像情侶裝,軒轅絕看了眼,心情不錯,也就不小心眼的跟某蛇計較了!

    “恩!”許久,千清凰才醒來,那些疼痛她依舊清晰的記得,身子像是透支了一般,疲憊無比,連東一個指頭都沒有力氣!

    “凰兒!你終于醒了!”軒轅絕喜道,一手撫上千清凰的臉頰︰“凰兒,下次不許這樣了,下一次,我再也不會讓你一個人面對!”

    千清凰看向軒轅絕,看到他眼中真切的著急和擔憂,心中一暖,剛剛他沖進去抱著自己,她是知道的,她沒想到這個男人為了他臉命都不要了,不過還好,他們都活著。

    “你看!”千清凰艱難的把手抬起,一簇火焰在她之間跳躍,明顯比上一次的大了很多。

    “這就是你在這里得到的東西麼?”這片火海之內,除了火還是火,其他東西一樣都看不見。

    千清凰點點頭︰“以前我體內也有,但是卻無法自己控制,現在就可以了!”

    “好了!我們該出去了!”軒轅絕把千清凰的身子打橫抱起,半龍蛇立刻充當帶路的在前面滑行。

    因為有辦龍蛇帶路,他們也不必在這地宮里亂轉,這里很多地方都被打通了隧道,那些機關都被破碎得差不多了,一路通行無阻,不到一個時辰,終于來到一處更加空曠的地方。

    這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四面長滿了鐘乳石,其他的東西倒是沒有見到,而在山洞最東邊的方向有一個兩米寬大小的小水塘,上面縈繞著氤氳之氣,兩朵小小的白蓮盛開在上面,美極了!

    看到那個池子,千清凰似乎有點不敢相信︰“這……聖水?”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