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都市言情小說 - 近身保鏢最新章節 - 第三卷、挺起脊梁做人 第390節、抱我!抱緊些,再緊些!

近身保鏢 第三卷、挺起脊梁做人 第390節、抱我!抱緊些,再緊些!

作者︰柳下揮書名︰近身保鏢類別︰都市言情小說
    一覺醒來,腦袋微微有些疼。雖然葉秋被人稱為千杯不醉,可是只有他知道,酒精的強烈麻醉性還是會對他有些影響。所以,他平時喝酒的次數並不多。

    葉秋穿著四角短褲推開房間門朝外瞅了一眼,不少特種兵隊伍正收拾好了行裝有組織地離開,住宿區前面的大廣場上不少人正在告別。不打不相識,大家在同一個地下基地里住了幾天,很多不同隊伍的隊員都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男人的友誼總是來的很莫名其妙,一起同過窗、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一起分過髒都能讓他們建立生死交情,一根煙,一杯酒,或者說是一場口舌之爭或者旗鼓相當的打斗都能讓他們惺惺相惜,視若兄弟。

    今天是所有隊伍離開基地的時間,紫羅蘭小隊的訓練總部就在燕京城,所以他們自然有理由比別人走的更從容一些。至少,不用趕時間。

    葉秋打了個呵欠,準備再回去睡一會兒的時候,就看到狂風小隊的一群女人英姿颯爽的排著隊形走了過來。

    葉秋和她們走在最前面的隊長銀狸的眼神踫了個正著,一下子處境變的尷尬起來。

    留在原地吧,他全身上下都只穿著一個小內褲,其它部位都**luo地暴露在清晨還有些寒冷的空氣里。而且男人早上都有晨勃的習慣,他那根還算堅挺的小弟弟粗壯程度雖然沒辦法和《黑人和清純漂亮女校花》或者《穿過你的身體我的老二》之類的電影里面地黑人男主角相比,但是,你總不能將它完全忽略說它是根牙簽吧?

    退回去吧,也不合適。葉秋這次來參加大賽和兩個人走的比較近。一個是海防聯合小隊地駱千軍,另外一個就是狂風小隊地隊長銀狸。銀狸在一些事情的看法上和自己保持一致,而且她是狂風小隊的隊長,在以後的工作中。勢必會和自己保持極好的交情。這個人。在葉秋的人脈網中也有著非常重要的位置。

    人家離開,自己不要送送?

    “葉秋,太客氣了吧?大清早的,就以這身行頭來給我們送行?”銀狸瞟著葉秋勻稱的體型和**一個突起地圓柱型物體後,抿著嘴笑著說道。

    “哈哈。知道你們今天要走。所以就趕緊爬起床來送送。”葉秋尷尬地笑著說道。見到狂風小隊地女人們眼神都在自己身上瞟來瞟去地。跟挑選商品似地。就想伸手就那活兒給捂住。

    可是這樣一來。勢必會更加突顯那活兒地耀眼。

    葉秋干脆橫了心。任這些小娘皮吃自己地豆腐。心想。早晚也要把你們給看干淨了才公平。

    “大**。衣服都不穿就跑出來。還是大賽冠軍呢。”水鳥這個對葉秋有些暗戀情愫地女人見到葉秋這樣。心里就有些吃味。翻著白眼說道。

    葉秋指了指那條條紋地四角內褲。撇嘴說道︰“這不是衣服是什麼?”

    “哼。那也算衣服嗎?跟不穿有什麼分別?”

    “不穿我肯定不會就這樣站出來給你們送行。”葉秋笑著說道。大清早的,有個小美女斗斗嘴也是件幸福地事兒。

    “好了好了。你們倆個還真是怨家。一見面就吵個不停。”銀狸出聲阻止兩人的爭吵,回過頭看著水鳥,戲謔地說道︰“要不,咱們把葉秋招回狂風小隊當附馬?”

    “隊長。你你怎麼幫個外人說話呢。”水鳥沒想到隊長當眾開自己的玩笑,立即變成了大花臉,嬌嗔的說道。盡顯小女兒家的風情。無論她們的身手多麼高強,但是生理年齡上,她們還是二十歲地花季少女。

    “咯咯,我倒是想能把葉秋招回去,那樣,下回的特種兵比武大賽冠軍寶座不是咱們狂風小隊的了?”銀狸看著葉秋笑著說道。“好了葉秋,我們要離開了。車子在外面等著呢。很高興能在這次大賽中認識你這個朋友,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葉秋點點頭,視線依次和從他身邊走過的每一個女人對視。目送她們的離開。

    江晏紫穿戴整齊的走出房間時。看到葉秋穿個小短褲站在門口,一臉痴迷的看著前面一群女人窈窕的背景發呆。

    “她們都走遠了。你是不是可以穿上衣服了?我們要集合回總部。”江晏紫沒好氣地說道。

    這家伙是歷屆特種兵比武大賽最不注意形象的一屆冠軍得主了。每個獲得冠軍地人只要留在軍隊系統,都將前途無量。他們也或多或少地會注意自己的形象。沒听說那一任冠軍得主在第二天早上就穿著條小短褲luo奔。

    葉秋尷尬地笑笑。跑回房間里洗漱一番,穿上衣服後跑出來集合。

    林寶兒已經走了,沒有再和葉秋告別。想起這個習慣性惡作劇地魔女,葉秋就有些頭皮發麻。這次是真有把柄落在她手上了,要是被林老爺子看到,難道自己真要做林家的上門女婿不成?

    不過,換個思路想想,成為軍方第一大佬地女婿,怕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事吧?就算是個傻子,在林家強悍的背景支持下,也保準能授個將軍餃。

    想到昨天晚上從林寶兒房間里離開時,因為要再次離別,小丫頭跑上來抱著自己的後背,久久不說話的情景,葉秋又有些心酸。

    “墨濃,寶兒,唐果,還有藍色公寓,大家終究都會回來的。”葉秋在心里暗自想道。他答應過林寶兒,也答應過沈墨濃,這是對兩個女人的承諾。

    讓葉秋奇怪的是,原本以為交情不錯的駱千軍竟然悄無聲息的帶隊走了。臨走的時候也沒有來告別,讓葉秋頗為遺憾。本來還想和這個家伙多多交流一下感情呢。

    通過重重監控和防守的加密電梯上來,葉秋地整個身體都輕松了起來,有豁然開地感覺。

    生活在地底下,真不是人過的日子。即便一切物質都非常齊全。也仍然讓人覺得難以忍受。

    外面風和日麗。陽光明媚。平時不在意的花草樹木汽車樓牌以及並不算新鮮的空氣,這時候在葉秋眼里都變的非常可愛起來。

    葉秋突然間想起他和藍可心一起買的我只吃飯不洗碗的情侶套裝,這樣的天氣,應該可以穿出來了吧?

    她們,一切可好?

    國內的音樂公司里,很少有如此高檔豪華而且設備如此齊全地錄音房,不少藝人的專輯都是到香港或者國外制作的。

    冉冬夜的身份特殊,而且她的姐姐冉星辰為了妹妹的夢想,不吝投資巨資。將所有最先進的音樂設備都搬了回來。她對公司管理層的要求只有一個,讓妹妹站在音樂世界的巔峰,圓妹妹地以及自己強加在妹妹身上的夢想。

    冉冬夜正在錄音房里練歌,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戴著耳機閉著眼楮認真傾听。

    第一張專輯大火後,公司立即又組織了精兵強將開始準備冉冬夜的第二張專輯。無論是詞曲,還是後期制作,都邀請的是國內外最頂尖的高手。填詞之王林夕親自操刀,一口氣為冉冬夜寫了四首適合她音域地詞出來。

    “停。”眼鏡男突然睜開眼楮,對冉冬夜說道︰“冬兒。這兩句唱的不對。沒人願做替補,可我心甘付出《替補》的心情是苦澀的,你怎麼唱的一臉幸福的樣子?”

    男人的華夏語不太標準,有濃重的港腔。他就是這次公司掏巨資從香港邀請過來的華語填詞天王林夕。

    冉冬夜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林老師,可能可能是我太投入了。”

    這首替補是冉冬夜和林夕共同完成地詞,原本林夕以為做為一個替補地女人。命運應該是悲哀淒苦的,還帶有些自哀自憐,所以寫地詞和譜的曲也就稍顯悲情了些。只是冉冬夜唱地時候,卻差點笑出聲來。

    這是一個替補應該有的心情嗎?

    “嗯。太投入了?我听得出來你的投入。可是,這和投入有關系?唱歌和演戲一樣,是要講究代入感的。听眾看到這首歌的歌名,便知道這會是一首什麼性質的歌曲了。為什麼你能唱出這樣的味道?冬兒,我很不解。”

    冉冬夜苦笑。她和林夕老師配合的很默契,而林夕也是一個極其專業的填詞人。每一首填詞都會極其講究。甚至里面還會有一些小故事。而且,他會盡量地了解演唱者的心情和他所經歷的一些感情事。然後以此創作。

    《替補》的主要歌詞是冉冬夜寫出來的,她只是模糊的向林夕講了這樣一種心情。而林夕顯然對冉冬夜的這種做了替補還沒事傻樂的感情無法理解。所以才有些疑問。這也是這首歌錄了多次仍然沒有成功的原因。

    “林老師,你是感情方面的專家。你覺得,如果真正愛一個人,應該怎麼做?”冉冬夜決定和林夕好好談談。不然的話,兩人的合作肯定會出問題。林夕是老姐好不容易從香港請來內地的,他的才華和他的脾氣一樣,很倔強,對音樂精益求精。如果兩人發生沖突,怕是給他再多的錢,他也要甩袖走人了。

    “華夏有句古話,叫做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平時寫的多是悲情歌,其實在我心中,是很希望相愛的人都能夠在一起的。”林夕笑著說道。

    “那麼,愛上的那個人他還有其它喜歡的人呢?”冉冬夜咬了咬嘴唇,問道。

    “這樣啊?那就是擦肩而過嘍。不然,無論如何都是傷害。”林夕疑惑的看了冉冬夜一眼,說道。

    心想,難道這個最近上升勢頭凶猛的女孩子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

    “可是,要是不願意放棄呢?而且,我女方也不覺得有放棄的不要呢?”冉冬夜粉臉通紅,差點說漏了嘴。

    “這就是孽怨啊。也是創作的題材。”林夕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說道︰“如果所有的有情人都成眷屬,音樂幾乎就沒有了市場。所有的人都甜甜密密的過日子,誰還有心情去听音樂?音樂,對愛情不如意的人來說,是療傷藥和麻醉劑。”

    “可是,可是我覺得大愛無私。就是說,只要能夠有機會愛他,就覺得很幸福了。能不能在一起,或者他有沒有還愛著其它的人,都不重要了。只要他的心中有自己的一塊小小的位置,那就滿足了。林老師,其實,《替補》這首歌,我想表達的就是這樣的一種感情。”冉冬夜看著林夕,很認真地說道。白皙的俏臉嚴肅無比,猶如朝聖般的虔誠。

    林夕沉默了一陣,輕輕地點頭,說道︰“我明白你的想法啦。這首詞,我會再改一改的。只是,這樣會不會太苦?”

    “有時候會,大多數時候不會。”冉冬夜笑著說道。

    這時,口袋里的手機震動起來。冉冬夜拿起一看,是條短信息︰他回來了。

    他回來了?葉秋回來了?

    冉冬夜狂喜起來,笑哈哈地對林夕說道︰“比如,這個時候,就不會覺得辛苦。林老師,我上午有些事,下午我們再繼續好嗎?”

    “好。去吧。”林夕笑著揮手。

    風馳電掣的趕到金都小區,第一次感覺電梯爬的太慢,讓冉冬夜有種下電梯跑樓梯的沖動。

    氣喘吁吁的跑到葉秋房子的門口,從口袋里掏出小鏡,看了一下臉上的妝容沒有花掉後,又整理了一下頭發,平息了一下心情後,這才鎮定的敲了敲房間門。

    葉秋脖子上系著圍裙開的門,見到冉冬夜站在門口,笑著說道︰“你的消息真靈通。我才剛剛回家呢,正在煮面,要不要來一碗?”

    冉冬夜貪婪的看著葉秋嬉笑時的樣子,然後一下子撲進葉秋的懷里,緊緊的摟著他的腰。

    “抱我。”冉冬夜說。

    “啊我手上有油

    “抱我。快點兒。”冉冬夜催促道。

    葉秋猶豫了一番,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用手臂環住冉冬夜縴細柔軟的小蠻腰。

    “抱緊些。再緊些。”冉冬夜喃喃說道。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