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最強狂兵最新章節 - 第446章 又見小太妹

最強狂兵 第446章 又見小太妹

作者︰烈焰滔滔書名︰最強狂兵類別︰玄幻小說
    第446章又見小太妹

    足足兩個小時之後,蘇銳才從帳篷中走出,他的臉色一如往常,似乎這兩個小時的密談並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那兩名大校盡管非常想要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一些什麼,但是這倆人也明白規矩,不該問的事情一定不能問——能夠讓軍委首長們集體出面的商談的事情,會是小事嗎?

    「這不是小事。」

    帳篷之內的張玉干說道︰「他說他要考慮一段時間,我覺得可以理解。」

    「你倒是理解他了,可誰來理解我們?」一名身著軍裝卻沒有肩章的老人說道︰「他多一天的考慮時間,我們就少一天的準備時間。」

    張玉干笑笑︰「我了解蘇銳,老李,對于這一點,我覺得你是有些偏執了。」

    「什麼意思?」

    「很簡單,一個能把山本組的總部大廈直接撞塌的人,會是畏畏縮縮之徒嗎?」。張玉干笑呵呵的說道。

    「說的也是。」李老笑著說道︰「那我可就等著你給我帶來好消息了。」

    張玉干指了指布滿了整面牆的屏幕,道︰「這件事情並不是沒有蘇銳就一定玩不轉的,你們只是被他的表現震驚到了而已,但是事實上,我們還有很多優秀的特種軍人,這次的任務對于他們而言,也是鍛煉的機會。」

    「希望這次的傷亡能夠小一些。」

    一位老將軍沉聲說道,似乎語氣很凝重。

    「戰爭,沒有不死人的。」張玉干抬起頭,再次定楮在牆壁的屏幕上︰「和平年代過的太久了,有些人就會忘記我們是怎麼才走到今天的位置。」

    听了這句話,在場的幾位老人都沉默了。

    「老張,對于這次幾大世家聯手做出來的事情,你怎麼看?」李老忽然問道。

    「我的態度不重要,一號首長的態度才重要。」張玉干聞言,冷冷說道︰「雖然一號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這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窩里斗,要不得。」

    在場有人神情一凜。

    張玉干收起了笑容,說道︰「說實話,在場的都是老,咱們和首都的那些家族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點聯系,但是,我想告訴諸位的是,從現在開始,我們和世家之間的聯系,必須要斬斷。」

    張玉干的話語斬釘截鐵。

    「老張,你是不是得到了一號的內部消息?」一名大佬的臉色似乎有些不自然。

    「送你一句話。」張玉干冷冷說道︰

    「攘外,必先安內。」

    …………

    陸特總部可真是夠摳門的,雖然派出直升機送蘇銳,但也只是把他送到了城市的邊緣,沒辦法,蘇銳只能打了一輛車,來到了國安的大廈前。

    此時,東方已經露出了魚肚白。

    蘇銳下了車,並沒有邁進國安的總部大院,而是靜靜的站在遠處,看著地面上那一灘刺眼的血痕。

    今夜,有人繼續活著,有人已經死去。

    丁木陽在最後時刻,終于良心發現,用死來完成了自我的解脫和救贖。

    那麼多年的戰友,說離開就離開,蘇銳的心中不可能沒有傷感。

    他靜靜的站了很久,直到天色已經完全放亮。

    「南宮瞬,這筆賬,我們慢慢算。」蘇銳眯了眯眼楮,隨後大踏步的離開。

    對于他而言,不管發生了什麼,自己都得無畏向前。隨著時間的推移,身上的擔子越來越重,如果停留在原地持續傷感,那怎麼可以?

    「我沒事了。」

    蘇銳拿出,給張紫薇發了一條短信。

    他知道,因為自己的被抓,這個女人一定內疚難過了很久,想到還有這麼多的人在關心著自己,蘇銳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笑容來。

    蘇銳伸手招了一輛出租車,然後直奔首都南站,買了一張通往寧海的臥鋪票。

    對于他而言,已經是很久沒有坐過火車了,偶爾體驗體驗生活也是極好的。再者說了,一夜沒睡,他也需要好好的補充一**力。

    此行七八個小時,足夠他把覺補個夠了。

    四人的包廂里只有蘇銳一人,他的位置是下鋪,擺了個舒服的姿勢之後,便閉上眼楮躺下,準備美美的睡一覺。

    可是他還沒來得及睡著,鼻間就鑽進了一股香氣。

    這股香氣頗為濃烈,但是卻不太刺鼻,應該是法國某些頂級香水才能擁有的。

    蘇銳稍稍的睜開了眼,就看到了一對雪白的大腿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雙腿並不算長,但是卻足夠有彈性,白皙的肌膚似乎是從牛奶中泡過一樣,腳上沒穿襪子,直接踩著一雙運動涼鞋,而大腿的根部則是一件牛仔短裙,把健美挺翹的臀部包的緊緊的。

    「下半身還算不錯。」蘇銳的內心里下了一個評語。

    他抬起頭來,並沒有看到這姑娘的臉,因為他的視線被兩座頗為有料的山峰給擋住了。

    「上半身也不錯。」

    蘇銳並不是那種見到美女就非得流鼻血的男人,至于說之前每次見到林傲雪都得露出一副豬哥樣,那也是他對自己的某種偽裝而已。

    只是簡單的評價了兩句之後,蘇銳就沒有再多看,而是閉上眼楮,繼續睡自己的覺。

    可是,這身材不錯的小妞卻絲毫沒有讓蘇銳睡覺的意思,她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蘇銳的床邊,推了推後者,說道︰「帥哥,我們換個床位吧。」

    對于美女的請求,男人總是很難拒絕,蘇銳都沒睜眼楮,道︰「為啥要換?」

    「我的裙子太短,如果爬到上鋪的話,容易走光。」

    听到這句話,蘇銳不由自主的睜開了眼楮,瞄到了這姑娘的牛仔短裙上。

    看到此情此景,蘇銳自動腦補出她爬到上鋪的場面。

    「也是啊,你這裙子那麼短那麼緊,除非掀到腰上,否則根本爬不上去啊。」蘇銳樂呵呵的說道,旅途之中出現這麼一個性感的小姑娘作伴,任誰都會感覺到開心的。

    「男人都是流氓。」這小妞竟然拍了蘇銳的大腿一巴掌,道︰「換不換位子?」

    蘇銳也被這動作嚇了一跳,難道說現在的小妞都開放到了這種程度?隨隨便便摸自己的大腿,讓不讓人活了?

    他的目光定格在小妞的臉上,這是一副很清秀的容貌,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有種和清秀不搭邊的輕佻,蘇銳定楮看了幾秒鐘,忽然從內心深處泛起了一股熟悉之感。

    蘇銳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個姑娘,可是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

    他非常自己的直覺,基本上見過一面的人也絕對不會忘記,否則也不會有這種熟悉感了。

    不過,很顯然的是,蘇銳在這方面的記憶力卻比不上這個小姑娘。

    她看著蘇銳,一臉驚喜,緊接著就抱著了蘇銳的肩膀,不斷的晃著︰「帥歐巴,竟然是你!」

    「帥歐巴?」

    听著這個不倫不類的稱呼,蘇銳終于想起來眼前的這個小姑娘是誰了!

    「你是……黃經緯?」

    蘇銳的腦子還算是可以,費了半天的勁,終于想起來這個小姑娘的名字。

    當初,丹妮爾夏普帶領冥王殿的高手前來圍攻,被蘇銳引開,在前者的一路追擊之下,蘇銳跳進了一輛高速行駛的寶馬轎車之中,把丹妮爾夏普引到了碼頭,並且和周顯威聯手將對方生擒。

    而當時駕車的,就是黃經緯!

    只是,此時她的打扮和之前的小太妹模樣大相徑庭,當時的她穿著一身短裙和背心,背心里面根本就是真空的,那弧度讓人直欲噴血。

    雖然現在的裙子也很短,但是比起那天晚上的真空上陣來,無疑保守了許多。

    最主要的,黃經緯的爆炸式發型也被拉成了柔順的直發,發色也重新變黑,這也是導致蘇銳沒把她認出來的原因。

    在那件事情結束之後,蘇銳便把這個姑娘徹底的淡忘了,原本以為是個生命中匆匆而過的過客,但卻沒想到會在這里再一次遇見。

    一次的偶遇沒什麼,如果接連兩次都偶遇了,對于一個男人來講,如果還不采取任何動作的話,那可實在是太浪費這種天賜的好機會。

    「歐巴,你當時把我用完了就甩掉,知不知道,我很幽怨?」黃經緯用力的晃著蘇銳的肩膀,後者的眼楮不自覺的在對方晃蕩的山峰上面瞄來瞄去。

    沒辦法,照這麼個晃法,自己不想看都不行。

    「這個……我沒用你吧……別這樣說,別人會誤會的……」

    蘇銳被小太妹彪悍的話語搞得滿臉黑線,和這些年輕人相比,貌似自己實在是太保守了。

    「歐巴,你好可愛哦,這里哪有別人,就我們兩個,想干嘛就干嘛!」

    真的是想干嘛就干嘛嗎?

    蘇銳表示懷疑。

    黃經緯的眼楮亮晶晶的,很顯然心情大好,她捅了捅蘇銳,道︰「上次追你的瘋婆子哪去了?」

    「那個臭婆娘。」蘇銳想起了至今仍呆在病房里被限制自由的丹妮爾夏普,笑眯眯的說道︰「不整死她,我就白活了那麼大。」

    黃經緯不懷好意的說道︰「你是怎麼整她的呢?」

    蘇銳一愣,看到黃經緯的表情,就知道對方腦子里在想什麼,于是一拍對方的腦袋,道︰「小小年紀,腦子里淨裝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切,男女之間不就那點破事嗎?誰不明白誰?」黃經緯撅了撅嘴,順便往蘇銳的某個部位瞄了瞄,那眼神頗為的不懷好意。

    看著這個彪悍的小姑娘,蘇銳忽然覺得,這七八個小時的旅程應該不會太無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