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歷史軍事小說 - 豪門契約︰惡魔總裁,饒了我!最新章節 - 061章︰我怎麼發現……三哥,好像愛上蘇靜雅了?【一萬字!】

豪門契約︰惡魔總裁,饒了我! 061章︰我怎麼發現……三哥,好像愛上蘇靜雅了?【一萬字!】

作者︰王族小妖書名︰豪門契約︰惡魔總裁,饒了我!類別︰歷史軍事小說
    061章︰我怎麼發現……三哥,好像愛上蘇靜雅了?

    血,流了一路。

    皇甫集團旗下的私人醫院︰

    長長昏暗的走廊上,突然響起一陣急切混亂的腳步聲,還有車輪碾過地板的“咯咯”聲。

    醫生和護士臉色凝重的推著病床快速奔向手術室,而後面跟著六名高大的身影。懶

    皇甫御臉色陰暗的看著醫生把蘇靜雅推進手術室,那盞亮著的、有些刺眼的紅燈,讓他非常不安,整顆心仿佛都被一股說不清楚的別樣情緒籠罩著。

    慌慌的,酸酸的,甚至……疼疼的。

    那種感覺像極了即將失去某種珍貴的寶貝一樣,他覺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荒涼到可憐。

    手術進行中,皇甫御一言不發地坐在走廊上的長椅上,滿腦子都是蘇靜雅被壓在房梁下、躺在血泊中的畫面。

    鮮血早已經染透他的衣著,他的臉龐和發絲甚至都沾上不少血漬,妖嬈殷紅的鮮血使得他雕刻般精致的俊臉更是美得驚心動魄,可是絕美中,又透著幾縷可怕的詭異,猶如剛從地獄走出的修羅,連一根汗毛都攜帶著死亡的氣息。

    濃郁的血腥味在他鼻尖繚繞,纏繞,彌漫,嚴嚴實實包裹得他都快不能呼吸了。

    那麼大一根柱子砸下來,幾乎快要她壓扁,想到那女人極有可能再也醒不過來,皇甫御覺得自己那顆心髒緊緊繃了起來,連心跳都慢了劫走,好似在下一秒都會停止跳動。蟲

    他好像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玄色的黑眸盯著走廊上連成一條線的血珠。

    “趙毅,給我一支煙!!”沉默半天,皇甫御沉甸甸地開口。

    而一直站在走廊上倚靠著牆壁的趙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在听了這句話後,紛紛驚詫地看向皇甫御。

    奧爾早吩咐過,他有傷在身,在痊愈之前,不宜吸煙。

    “……”趙毅深深呼出一口氣,然後從包里摸出香煙,抽出一支遞給皇甫御,同時也在他身邊坐下,安慰道,“三哥,蘇小姐……絕對……不會有事的!”

    趙毅在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明顯頓了頓,甚至有些底氣不足。

    畢竟,先不說蘇靜雅是個女人,就算是個身強力壯的男人,被從那麼高掉下的房梁砸中,也不一定能撐過去,更別說蘇靜雅還是個孕婦。

    剛才在救護車里,好幾次蘇靜雅的心髒都停止跳動,這是在場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皇甫御修長素淨的手指夾在香煙,另一只手“叭 ~”一聲,按開打火機,然後急切想要點燃香煙。

    可是,向來處事不驚、臨危不懼、淡定從容的他,此時夾著香煙的手指,竟然顫抖不已,連火都點不上。

    趙毅從來沒見過皇甫御如此驚慌的一面,于是伸手替他點燃香煙,然後皺著眉頭直直看著皇甫御。

    金木水火四人,站在走廊上,看著極度不正常的皇甫御,他們都擔心不已,可是現在他們又不知道究竟應該說些什麼。

    蘇靜雅這一瘋狂不怕死的舉動,帶給他們的震撼確實太大太大。

    他們一致認為,蘇靜雅是貪圖皇甫御的名聲、金錢、地位才會死纏爛打留在他身邊,可是……

    或許,他們的確應該重新去審度那個女人。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口口聲聲說愛一個男人的女人很多,卻沒有幾個女人敢為了男人去死。

    皇甫御吸煙吸得很急,他被嗆得不輕,可是卻連一丁點聲音都沒發出。他頹廢地靠在牆壁上,一臉平靜的感受著白煙在他肺腑里竄動的難受滋味,但是,這樣不僅不能減少心肺上的疼痛,反而加劇了傷口的蔓延。

    目光黯淡地看著走廊上昏暗的壁燈,半天皇甫御才低聲問道︰“你們說,蘇靜雅會不會死?”

    趙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面面相覷一眼,五人異口同聲斬釘截鐵地說︰“不會!”

    皇甫御听了,忽而低低笑了起來,他又吸了幾口煙,淡漠道“我也覺得!”

    “三哥?”覷見如此反常的皇甫御,金鑫小心翼翼呼喚道。

    而皇甫御突然收起笑容,帶著不能泯滅的怒火,咬牙切齒低吼道︰“如果蘇靜雅死了,我會讓制造禍事的人陪葬,連同他祖宗十八代!”

    覷見皇甫御此刻戾氣盡顯的俊臉,趙毅等人忍不住渾身一顫︰三哥,如此陰森駭人的表情,他們還從來沒見過。

    看來,一場腥風血雨的暗殺,不能避免了。

    走廊再次陷入一片死寂,皇甫御坐在椅子上,一支接著一支抽煙,不多時,他面前的地上已經壘砌一堆壯觀的煙蒂。

    趙毅不停注意著時間,看著窗外的天空已經開始泛白,他呼出一口氣,低聲說︰“三哥,天快亮了,你要不要去樓下的病房休息下?這里有我們守著!”

    “是啊,三哥!”木森听了也勸道,“你腹部的傷,還沒痊愈呢!”

    “三哥,保重你身體才是最重要的!”水淼也開口說道。

    皇甫御不說話,只是靠在牆壁上吸煙,白色煙霧盤旋著往上升騰,他本來就幽深的黑眸在白霧的籠罩下,猶如一個漩渦,深邃迷離得愈發讓人捉摸不透。

    見他不說話,所有人也不敢再吱聲,只得老老實實守著。

    手術進行了八個小時,搶救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趙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見了,立刻圍上去,七嘴八舌詢問︰

    “醫生,請問病人怎麼樣?”

    “手術還順利嗎?”

    “應該沒危險,能活過來吧!”

    ……

    醫生取下口罩,抹了把汗水,畢恭畢敬走到坐在長椅上,尊貴得儼如帝王般的男人面前,稟報道︰“御少,那個……蘇小姐的孩子,是一定保不住了,您也知道,被那麼粗的柱子砸中……”

    “我只要最終的結果!!”皇甫御微微垂眸,聲音很低沉很喑啞,完全听不出喜怒。

    “……最終結果……結果是……”醫生偷偷注視著皇甫御的反應,卻因為揣摩不透皇甫御的心思,他嚇得冷汗涔涔,不停用衣袖擦著額角的汗水。他真的害怕皇甫御在得知結果,會把他給劈了。

    “你只有三秒的發言時間,三、二……”皇甫御見醫生吞吞吐吐猶豫不決的樣子,臉色不由沉了下來。

    當然,不好的預感也越發濃烈。如果手術順利,醫生也不會支支吾吾不敢告訴他結果,可是他已經是醫院最好的醫生了。

    當初成立皇甫集團私人醫院時,他已經把國內最好的醫生天價聘金過來,如果他都沒有辦法,那麼……

    听見皇甫御倒數,醫生嚇得險些“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在春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一個傳說,那就是皇甫集團御少的“奪命三秒”,只要在他規定的三秒鐘內沒有完成他想要的,或者是要求做的事情,那麼……絕對沒有好下場。

    斷手斷腳,已經算輕的了。

    “御少,我們已經盡力了,可是蘇小姐真的傷得太嚴重了,脊椎受傷,外加以前出過車禍,脊骨已經變形,我擔心……”醫生閉上眼楮,一口氣快速說道,但是在感受到皇甫御犀利如刀子般的目光投射而來,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猛然睜開眼楮,驚恐地望著戾氣一點點浮現的男人。

    “你擔心什麼?”皇甫御冷冷問道。

    “……”醫生看著陰霾的足夠讓人魂飛魄散的男人,一時之間忘記回話。

    趙毅眉頭一擰,抓住了重點︰“醫生,你剛說什麼?蘇小姐以前出過車禍?”

    醫生木訥點了點頭︰“脊骨上面有很明顯的痕跡,車禍能站起來,已經算個奇跡了,可是這次脊骨再次受傷,我擔心她沒有上一次那麼幸運……”

    然而,不容醫生把話說完,皇甫御倏然從椅子上站起,一腳狠狠踹向他的腹部,雙目猩紅的大聲咆哮︰“你.他.媽.的馬上滾進去繼續手術,我在這里鄭重警告你,如果能治好她,我保證你這輩子衣食無憂,神官發財,而治不好她,我就讓你們一家人陪著她一起坐輪椅!”

    醫生被皇甫御那仿佛要吃人的模樣嚇得不淺,連滾帶爬躲進手術室。

    趙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見皇甫御情緒波動太大,紛紛上前安撫︰“三哥……”

    誰知皇甫御好像發瘋了,看見誰上前,就一腳踹飛︰“你們給我滾,統統滾!”

    *****************************************************************************

    醫院的衛生間,凌晨出現最詭異的一幕︰除了趙毅,金木水火四兄弟都鼻青眼腫,嘴角流血,附帶一只 黑的熊貓眼。

    他們一字排開,站在偌大的鏡子面前用水清洗傷口,一邊上藥,一邊憤憤不平地大聲抱怨謾罵著,以此來發泄心中的不滿、憋屈和氣憤。

    “暴君!!”金鑫說。

    “暴力!!”木森道。

    “暴躁!!”水淼叫。

    “暴……炸!!”火焱吼。

    他們不過是好心上前勸皇甫御冷靜淡定,誰知……皇甫御居然把他們當成沙袋給揍成了國寶?!

    雖然,現在熊貓是瀕臨絕種的保護動物,但是他們是人,不是動物啊,不需要國家保護。

    最重要的一點,他們不想吃竹子那麼沒營養又不易消化的植物。

    看著自己帥氣的令無數女人瘋狂尖叫的臉蛋,被揍得慘不忍睹,他們心中那個悲憤啊,恨不得沖出去一報熊貓眼之仇,當然,前提是他們有那個膽子和能耐。

    皇甫御的身手,外人或許不知道有多強悍,但是他們從十年前就陪著他進行魔鬼式訓練,難道會不知道?在他面前動手動腳,根本就是自取其辱,自找死路。皇城的人都知道崔振身手如何如何厲害,卻不知倘若皇甫御願意出手,十個崔振都算根毛。

    “三哥也實在太狠了,揍其他地方就好了嘛,居然專揍咱們的臉,這讓我們一會兒怎麼出去見人?”水淼看著自己一塊青一塊紫的地圖臉,都快哭出來了。

    “是啊!而且下手好重,我大牙都快被他拳頭揍掉了!”金鑫滿臉痛苦地捂著嘴巴。

    木森的眉頭深深擰了起來︰“更詭異的是,我發現三哥的脾氣越來越暴躁,越來越不淡定了,以前就算發生天大的事情,他至少也不會揍咱們,哪像自從遇到蘇靜雅之後,跟變了一個人似的!怒氣外泄,跟個暴君一樣!”

    “我也覺得,而且你們有沒有發現?當初晴空被蘇靜雅開車撞進醫院,三哥雖然生氣難過,但是絕對是正常的,但是這一次……”火焱揉著自己眼角的淤青,漫不經心地說著,可是話還沒說完,就發現所有人都朝他投去詭異的目光,他脊背一涼,所有的汗毛集體豎立,他怔怔地問,“你們干嘛都瞪著我?你們難道都沒感覺,都沒發現?”

    火焱見大家依舊只是瞪著他,索性放下藥膏,吃驚地問道︰“你們真的沒有一點感覺?可我怎麼覺得……三哥好像愛上蘇靜雅了?”

    “你們想想啊,蘇靜雅是三年前出現的,自從她出現開始,三哥好幾次魂不守舍的,連開緊急會議都神游!”火焱見大家疑惑的神色,索性單手撐在洗漱台上,微微用力,他坐了上去,一本正經的分析著最近三年他所聞所見,“你們還記不記得蘇靜雅出現的第三個月?還記得三哥交給咱們那份出了問題的文件嗎?”

    這個世界,其實不止女人喜歡八卦,男人也是一樣的。只不過,女人不買車不買房,工作壓力小,所以空余的時間比較充裕,她們不看八卦,這空.虛無聊的時間怎麼打發?而不習慣八卦的女人,哪個不是身處高位,每天工作加班到深夜,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她們哪里有心思八卦?

    同理可得,為什麼男人不習慣八卦,是因為他們沒時間和精力,但是,倘若時間充裕,他們也是喜歡八卦的,畢竟……探究別人**,誰不喜歡?尤其是自己老板上司的。

    于是乎,金鑫、水淼、木森把火焱圍住,然後好奇地問︰“那份文件怎麼了?當初三哥打電話說那份文件出錯了,讓你送回去,難道有什麼機密?”

    皇甫御做事向來仔細謹慎、追求完美,怎麼可能出錯?可是那一次卻說文件有問題,那可是十年來,第一次出錯,所以……他們印象非常非常深刻。

    火焱見他們一臉迫不及待的樣子,得意一笑,他故意賣關子,吊他們三人胃口。要知道他們四人內部地位是按照‘金木水火’來排的,也就是金鑫最大,而他最小,所以他們三人每次都欺負他、壓榨他、踐踏他、蹂躪他,好不容易逮住機會,怎麼可能不好好報復一下?

    瞄到趙毅獨自一人站在門口,環抱著雙肩,火焱沖著他不停招收,諂媚道︰“趙哥,快過來,有三哥的小道消息,你不好奇啊?趕快過來,我講給你听!!”

    趙毅冷漠的掃了他一眼,淡淡地悶哼道︰“你再不趕快說,指不定三哥就下來了!”

    一听這話,火焱險些噎著,而金鑫三人也等得不耐煩了,大聲嚷嚷道︰“小焱子,你故意吊我們胃口是吧?不說也成,你完全可以繼續吊著,下次……兄弟們,你們明白的!”

    金鑫沖著木森和水淼使了個眼神,他倆立即心領神會,大笑道︰“鑫哥,你放心啦,哪一次不是配合你啊!”

    火焱一听,立即抱著他們就“嚎啕假哭”,連半滴眼淚都沒有︰“三位哥哥,你們不要這樣,下次不要讓我一個人刷家里的馬桶,更不要在我值日的時候,把家里的馬桶全部堵住啊!”

    每次他們捉弄他,就把家里別墅的馬桶給堵住,然後倒一些垃圾在里面,讓他清理,他經常一個人捅馬桶捅通宵。

    當然,他也不是沒反擊過,在他們值日的時候,也把馬桶給堵了,誰知這三個人的關系就是這麼鐵,標準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馬桶一起捅,堵得再厲害,畢竟人多力量大,三個小時候不到就修理好了。

    而反擊的後果是,下次他從獨自一人捅馬桶捅一夜,演變成︰獨自一人必須捅一天一夜。

    他就想不通了,他那麼可愛,那麼听話,就是地位低了那麼點,他們怎麼就排斥他,欺負他呢?

    果然應征了那句話︰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蝦,蝦蝦吃泥巴。

    三哥欺負趙毅,趙毅欺負他們,他們就欺負他。

    這條自然規律,真是嚴格的貫穿著啊,連一次奇跡都沒發生過。

    “不想捅三天的馬桶,就趕快講!”金鑫實在有些不耐煩了,怒不可遏的大呵一聲。

    火焱听了,渾身一個激靈,連忙說道︰“那天我送文件回去的時候,心里好奇三哥怎麼可能出錯,于是就隨意翻了翻,結果,你們猜我在里面看見了什麼?”

    水淼見火焱又賣關子,一巴掌拍他後腦上︰“小焱子,你找死!重點!!”

    火焱被拍了腦袋,俊臉瞬間變得 黑,氣憤卻不敢發怒,只要恨恨咬牙道︰“……我看見文件最後一頁紙張上面,寫滿了‘蘇靜雅’的名字,而且我敢發誓,那絕對是三哥的字跡!”

    “啊?寫了滿滿一頁?”水淼訝異的恨恨吃了一驚。要知道皇甫御最討厭做一些浪費時間的事情了,在他的世界觀里,浪費時間就是浪費生命,就是讓仇人逍遙快活,所以……他絕對不可能花時間去做任何沒有意義的事情,居然會在一張紙上,寫滿蘇靜雅的名字?

    那當時他是有多魂不守舍,去想一個女人?

    听了這個,木森不屑冷嗤笑︰“你這個簡直弱爆了,我來告訴你們一個,三哥的的確確愛上蘇靜雅的證據。”

    木森陰笑著掃了在場所有人一眼,然後嚴肅地說︰“在某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天空黑得跟墨水一樣……”

    “森哥,別文縐縐了,比喻真的特別俗氣,又很搞笑!”火焱見他鄙視自己這個八卦,心里十分不爽,不禁哈哈笑著打擊。一般都把天空比喻成墨池,他居然說是墨水?還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嘖嘖,文化涵養不夠,簡直……太可怕了。

    木森臉色一沉,胎腿狠狠踹了他一腳,咬牙吼道︰“我真想一口鹽汽水噴死你!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橫了火焱一眼,木森繼續說道︰“我開車回家,路過蘇靜雅住的公寓時,無意瞄了眼窗外,他.奶.奶.的,我居然看見了三哥的車,更詭異的是,我還發現三哥一直坐在車頭,望著蘇靜雅房間的窗戶發呆,我當時就把車停在路邊,還拼命揉了揉眼楮,確定真的沒花眼才離開的!”

    一想到那天發生的事情,木森就覺得惆悵啊。他們的三哥,堂堂皇甫集團總裁啊,居然……

    “天啊,三哥居然會做出那麼瘋狂的事情?”水淼和火焱同時發出感嘆。

    而金鑫只是皺了皺,沉默半天,他才低聲說︰“其實這些都不算什麼,我之前親眼看見過三哥偷親蘇靜雅!”

    “金鑫,你說什麼?三哥偷親蘇靜雅?怎麼可能?三哥那麼討厭蘇靜雅,怎麼可能偷親她?還有,你們怎麼一個個都發現三哥喜歡蘇靜雅的證據,而我沒有?”水淼不開心的大聲抱怨。

    金鑫身子一轉,靠在洗漱台上,輕輕嘆了口氣︰“你們還記得三哥第一次帶蘇靜雅去他的海邊私人別墅嗎?就是那一次,蘇靜雅不小心在陽台上睡著了,然後三哥就……”

    提及那一次,木森、水淼和火焱立即恍然大悟。就是因為那一次之後,孫晴空知道蘇靜雅的存在,才會導致後面接二連三發生的事情。

    “所以,你們三個早就知道,三哥喜歡蘇靜雅了?”水淼怔怔地問道。

    金鑫挑眉︰“之前不太確定,又不敢隨便去揣測三哥的心思,所以沒往這方面想,但是現在听了大家的描述,已經很明顯了!”

    “是啊,我之前也頂多認為三哥喜歡蘇靜雅,只是覺得她好玩,過一陣子,玩膩了就會踢掉,哪知道三哥居然背著我們做了這麼多‘大逆不道’的事情!”木森表情很怪異。

    “我現在很糊涂,完全搞不懂三哥到底是喜歡蘇靜雅呢,還是喜歡晴空?如果是蘇靜雅,那三哥為什麼要變著法子折磨她?如果喜歡的是晴空,三哥為什麼又要做出那些那啥的事情?”水淼腦子打攪,不過唯一能確定的是……

    水淼突然恍然大悟,憤憤不平地吼道︰“怪不得,每次蘇靜雅做錯事,你們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我像個傻瓜一樣,對她大呼大叫,原來你們之所以不像我這樣恨她和羞辱她,完全是因為知道三哥他……”

    完鳥,如果三哥是真心喜歡蘇靜雅,那麼以後他們是一定會走到一起的,也就是說︰蘇靜雅會是他們的三嫂。

    也就是說︰他們除了效忠三哥,也必須對蘇靜雅忠誠。

    也就是說︰蘇靜雅以後要是跟他算賬,他死得比一只螞蟻還容易且淒慘。%&gt_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