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戰神最新章節 - 第二章劍光飛揚

戰神 第二章劍光飛揚

作者︰踏雪真人書名︰戰神類別︰玄幻小說
    青銅級光甲師,領悟源里秘術,哪怕沒有武裝光甲,只憑肉身也能做到源力外放。

    到了這一步,也就意味著生命本質得到了提升,成為了趙越平凡的找人。

    青銅等級以下的光甲師,雖然也擁有極強的力量,但力量的根基卻是建立在光甲上的。

    他們力量雖比一般人強大的多,但是力量更大、反應更快、智商更高。在生命層次上,和一般人幾乎相同。

    一般人的平均壽命是一百五十歲,青銅以下光甲師,壽命也都在一百五十歲左右。

    只有進入青銅層次,單憑肉身就能源力外放。到了這個層次,至少能比普通人多活一百年。一百年說起來好像不多,卻已經超乎人類基因的極限。普通人在如何保養,也絕對活不了這麼久。

    另一方面,青銅光甲師單憑身體,就可以橫掃普通人。數量的堆積,對他們已經數去了應有的效果。

    淡然,現代科技進步。還有各種強大的科技武器,足以制約青銅光甲師。也正式超乎控制的力量非常少,社會才能維持基本的穩定。

    高峰修煉的泰坦神力決,銀河第一煉體秘法,這才能把身體強化到這麼高階的層次。

    別看高峰修煉的容易,其實泰坦神力決在泰坦帝國也是高階秘法,沒有王室血統,根本就沒有資格修煉。

    還有天龍血晶,那至少黃金級強大生物留下的生命精華。若沒有天龍血晶,高峰也絕不可能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內,修煉到神力決第四層。

    按照高峰估計,體內天龍血晶的力量才吸收5%。如果把天龍血晶的力量全部吸收,至少能達到青銅上階層次。

    至此,高峰才算是真正的成為了黑鐵級光甲師。在試練的異空間中,他被空間強行貫注力量,源力和深念被提升到了黑鐵等階。

    但高峰走的是強力光甲師的路子,最注意的是身體強度提升。強力光甲師,初期容易。越往後就越難。

    能在十七歲時修煉有成,說出去也足以讓無數人驚的下巴都掉下來。

    高峰現在渾身堅若鋼鐵,又綿軟如棉。只憑肉身,就足以抵御一般的單兵武器。

    他赤手空拳,就有百鈞之力。放在古代,就是橫行戰場的無敵猛將。

    就算是人才濟濟的學院,不穿光甲的狀態下,沒有學生是高峰的對手。

    身體上的強化,也讓高峰的負荷能力大幅曾強。

    力量上的變化,在高峰精妙無雙的劍意統御下,——反應在他精神核心內。每一根汗毛。每一滴血液,都在高峰的掌握之內。

    體會著身體上的細微變化,高峰心里也不由一陣滿足。雖然對于天狼王來說,區區黑鐵級不值一提。

    但重生來過,天狼王的經歷就像是一場大夢。現在的一切,才是高峰憑著自己努力得來的。

    這種成就感,無法和別人分享,卻讓高峰覺得特別滿足,有心底生出一股喜悅來。

    獨自安靜的享受了一會自己的成就,高峰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去里面的浴室好好的泡了個澡。

    高峰換上光子戰衣,啟動光石,化作了貼身的內衣。二級的光子戰衣,防護能力更強,功能更多,小號反而更低。

    光子戰衣,不會變髒、又排氣透汗柔軟舒適,作為內衣簡直是在合適不過。另外,在學院內把光子戰衣穿在外面,也太張揚了。

    雖說光子戰衣能模擬各種衣物,但究其本質還是光子的一種變化,和不同衣物還是有細微的差別。遇到眼光高明的,很容易就被看穿。

    神清氣爽的出來地下煉甲室,高峰乘坐電梯上到一層大廳。

    日落西山,殘陽正紅。

    高峰踏著一地紅霞,漫步向寢室走去。才到丁字樓的東門,就看到了穿著清冷短褲的思思,還有思思身旁嬌小的溫柔。

    思思甜甜的迎上來嬌嗔道︰「你回來了,也不和我說一聲。」思思一邊說著,一面對高峰擠著楊靜。似乎是提醒小心後面的溫柔。

    擠眉弄眼的思思,表情搞怪。她深念等級太低,無法像高峰那樣是不知鬼不覺的使用光腦發信息。只能用表情動作老提醒高峰。

    高峰游俠好像的捏了捏她的臉,思思到底還是年齡小,不知道青銅光甲師的厲害。

    這麼近的距離,溫柔只是看思思的背影,就能感應到她的面部表情的細微變化。

    思思趴在高峰的耳邊低聲道︰「你不要和她打架啊。」

    高峰沒好氣的到︰「你以為我願意和她動手!」高峰倒不是怕思思,也不是憐香惜玉。但是周圍還潛伏著敵人,高峰也沒心思和溫柔糾纏。

    顯然,溫柔並不這麼看。

    「我們去前面談談好麼?」溫柔說了一句話,轉身就向大樓東面的影月湖走去。

    高峰住的丁字樓,是學院內最高級的小區。在大樓旁邊,就是煉甲學院最朱明的景觀影月湖。

    影月湖面積足有數十畝,湖水清澈純淨,四面都是用白色雲石搭建的台階、長凳、涼亭,岸邊到處載滿青柳。

    每到月升之際,就能看到湖面上明月倒影故名影月湖。這里也是煉甲學院的約會聖地。

    長堤上的柳枝隨風飄舞,碧色湖面渡上一層金霞,景色絢爛而空寂,因為真是吃飯的時間,長堤上空無一人特別安靜。

    在白色長堤上走出數百米,當先走的溫柔轉過身,直視高峰道︰「你欠我一個解釋。」

    時隔二十天再次看到高峰,溫柔總覺得高峰似乎有了一些變化,卻有說不出來到底是那里不對。這對于一個青銅光甲師來說,有些不可思議。

    而思思剛才的小動作,也讓溫柔心軟。他很喜歡思思這個朋友。不想思思為難。所以溫柔說話的語氣很平和。

    高峰卻忍不住嘆氣,這種自以為是的小女孩,真是麻煩。她自己找上門來,吃了個虧。卻要他做出解釋,說出來真是莫名其妙。

    「所有的事情我都是被動參與進來,我不知有什麼可解釋的。」

    高峰輕描淡寫的回答,讓溫柔很生氣。控制不住的怒火,讓她細眉豎了起來。

    高峰淡然到︰「我記得咱們有過約定,只打一場,你要食言麼?」

    溫柔對視說不出話來。但是她信心慢慢,以為可以輕取高峰,哪層想過會輸給高峰。

    「論壇的事,也和我無關。你要證明自己,找錯人了。」高峰微微搖頭,又看了眼思思。

    思思有些為難的看了眼溫柔。被高峰幾句話說的沒了脾氣的溫柔,臉色難看,孤孤單單的站在那里,顯得特別孤獨。思思同情心泛濫,就像好好安慰以下溫柔。

    高峰也理解思思,對他微微點了點頭到︰「那我先走了。」高峰雖然不太喜歡溫柔,卻不會阻止思思和溫柔做朋友。

    走出沒多遠,高峰心中油然生出警兆。他腳步不停,心中卻明白,「那伙人終于然不住要動手了。」

    迎面走來了兩個人,都是面目平凡,看相貌穿著,也都是學生。他們渾身上下,並沒有任何特殊之處。兩然邊走邊聊天,神色輕松。目光掃過高峰。也十分自然。

    高峰卻十分肯定,這兩個人就是來殺他的。兩個殺手掩飾的再好,在王者的目光下,卻無從遁形。

    從步伐的變化,到氣息的轉換,再到兩個人的姿勢和細微的動作,包括目光。兩個人就像是準備捕獵的老虎,哪怕看起來在放松,那種骨子里透出的危險卻瞞不過高峰。

    憑著豐富的經驗,高峰迅速做出判斷,兩個人都是青銅級光甲師。他心底也是一松。這也在他的預料之中。

    要殺一個八級光甲師,對方就是在重視他,也不太可能派出白銀光甲師。要知道光明學院可不是菜市場,來去隨意,跑這來殺人,幾乎沒有可能逃走。派來兩個青銅光甲師,已經對高峰特別重視了。

    高峰和兩個人距離十步的時候,他突然出劍。

    破軍、七殺雙劍如同分張的雙翼,明銳的雪色劍光子嗣的伸張、飛揚。決絕之中,又有動人心魄的氣眼。

    兩個人本想暗算高峰,卻被高峰搶先一步,這種心理上的巨大落差,就是經驗豐富的殺手也會覺得特別難受,甚至是有些驚駭。

    左側那人一咬牙,手持雙刃對著劍光就沖了過去。他自付修為比高峰強橫十倍,雖然覺得劍光可怕,卻自覺能夠壓制住。

    直刺的雙刃和飛揚的劍光一接觸,對視被攪碎。那人驚駭欲絕,卻已經老不急再退了。

    「噗……」淒艷的劍光閃過,已經把那人攪碎成一團飛揚的血霧。

    遠方的溫柔和思思正看到這一幕,兩人都驚呆了。

    思思腦子里一邊空白,不知道高峰為什麼突然把劍殺人。超乎意料的變化,叫她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傻傻的看著。

    溫柔到底是經歷過廝殺的戰士,又不關心高峰,臨時還有幾分冷靜。只是她依然想不通,高峰為什麼要動手、

    而真正讓她震驚的是,那淒艷的劍光,有著絞殺一切的決絕凌厲。雖然只是遠遠的看著,溫柔已經是手腳冰涼。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