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宮斗不如養條狗最新章節 - 2德妃

宮斗不如養條狗 2德妃

作者︰風流書呆書名︰宮斗不如養條狗類別︰穿越小說
    宮斗不如養條狗2_宮斗不如養條狗全文免費閱讀_2德妃來自其實,早在半個月前,阿寶就已經不是原來的阿寶了,它小小的身軀被注入了當朝周武帝古邵澤的靈魂。是,即便擁有如此強大的靈魂,阿寶依然是一只狗,一只長相奇怪的番邦小狗。

    這大概就是真正意義上的‘虎落平陽被犬欺,龍困淺灘遭蝦戲’吧。

    半個月前去千佛山探望太後,在回宮的路上不慎驚馬摔倒,醒來就變成了貓狗坊里的一只小狗,想到這半個月里被困在金絲籠內,和一群畜生同吃同住,還要被逼喝一只母狗的奶水,周武帝的臉色就有些發青。好在他毛發旺盛,即便露出些扭曲詭異的表情,貓狗坊里的侍從們也沒看出絲毫端倪,否則他早就被當成邪崇給燒死了。

    為帝者,其心智和毅力總是遠超常人的。經過了最初的震驚,恐懼,彷徨,迷茫,周武帝很快就調整過來,既沒有活活餓死自己,也沒有當場自戕,只不過因為不肯喝奶,也不愛吃搗爛的狗糧,身體比一般小狗稍微瘦弱一點罷了。

    貓狗坊設在禁宮之內,坊里的小太監也會不時談論些宮廷軼事,經過半個月探听,周武帝知道,自己當時並沒有死,而是重傷昏迷了,十天前已經清醒過來,如今正在乾清殿靜養。當然,這都是道听途說,真正的內情如何並沒有人確切知道。

    自己是否真的清醒了?亦或者與阿寶的情況一樣,身體被外來的靈魂侵佔?侵佔自己身體的是人還是妖?會不會危害到自己的江山社稷?這些疑問縈繞在周武帝心間,令他寢食難安,輾轉難眠。如不是身體虛弱,又被禁錮在籠子里,他早就跑到乾清宮去探個究竟了。

    然而,今早小太監在仔細挑選小狗並念叨著給各宮娘娘送去時,周武帝知道自己走出牢籠的機會來了。他一反平時的蔫蔫之態,變得活潑又乖巧,一個勁兒的往小太監跟前湊,再加上一雙極具靈氣的水眸,果然被小太監一眼相中,帶到了後宮。

    蜷縮在籠子一隅,看著腳下的道路不停延展,越過一道又一道平時不覺,如今看來卻尤為陡峭的台階,周武帝的心情忽然之間變得十分復雜。

    邁過又一道高高的門檻,看見籠子下方散發著幽幽熒光的黑色金磚,周武帝知道,後宮到了。看不見巍峨宮殿的全貌,也看不見門梁上懸掛的牌匾,他不清楚這里究竟是何處。然而,等他抬起頭來,面對主位上端坐的那名盛裝女子,他意識到,這里必定是碧霄宮,四妃之首德妃的宮殿。

    德妃是自己最‘寵愛’的妃子,在這踩低捧高的禁宮之內,小太監帶著寵物首先讓德妃挑選也在情理之中。

    狗的眼楮是看不見色彩的,整個世界在它們眼里只有黑白兩色。如不是此番際遇,周武帝永遠不會知道這一點。在無邊灰暗的世界掙扎求存了半個月,乍然看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周武帝的心情十分激動,呆看著座上女子的容顏忘了反應。

    盛裝女子微微傾身朝自己看來,那潑墨般濃烈的黑發,那似雪般晶瑩剔透的肌膚,那黑白分明的鳳目,一種凜冽高華的氣度撲面而來,只一個字能夠形容,那就是美,一種脫離了世俗的美,比彩色的她更美。也許是因為視角不同,也許是因為心境不同,一瞬間,周武帝有些迷惑了。

    眼前這個如同從潑墨畫中走出的絕代佳人是自己的嬪妃,而自己卻是以狗的姿態同她見面,意識到這一點,周武帝很快清醒過來,猝然轉身蜷縮成一團,恨不能立即消失在空氣里。

    然而,老天沒有听見他的祈禱,他不但沒有消失,還被德妃挑中了。被小太監拎著脖頸提出來,交到一個宮女手里,這個宮女還口口聲聲叫自己‘畜生’,周武帝渾身僵硬,想要發火卻無能為力。

    在他走神的片刻,他被德妃抱進了懷里,這個懷抱綿軟又溫暖,還帶著一股淡淡的馨香,與冰冷還帶著異味的牢籠完全是兩個極端,令人止不住的陶醉。在德妃溫柔的撫摸下,他差點就沉迷了,然而,只要一想到自己堂堂一個帝王被自己的嬪妃捧在膝頭把玩,他就覺得滿心羞憤,然後立即猛烈掙扎起來。

    掙脫德妃的懷抱,重重摔落地面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是周武帝了,而是一只出生不足一月的小狗。滿身的劇痛無不在提醒他,脫離這個女人的庇護,他絕對無法在禁宮中生存下去。在沒弄清宮中這皇帝是人是鬼,會不會危害到自己的江山社稷之前,他不能死。

    于是他放棄了不甘和掙扎,強壓下心頭的羞憤,任由這些人擺弄。這期間,德妃的變化令他感到詫異。

    這個女人細心的給他準備了濃香軟滑的肉糜粥,讓吃了半個月狗糧的周武帝差點掉下淚來;這個女人讓他上桌進食,而不是將他驅趕至陰暗的角落;這個女人親自給他洗澡,動作溫柔嫻熟,半點也沒有貓狗坊那些侍從們的粗魯和不耐煩;這個女人輕聲軟語的對他說話,態度平和殷切,就像對待一個人,更確切的說,像對待一個孩子。

    周武帝一錯不錯的盯著德妃溢滿溫柔的眉眼,心情極其復雜。這還是那個三言兩語逼死皇後,力壓貴妃,寵冠六宮,肆意嚴苛的孟桑榆嗎?這樣的巧笑倩兮,顧盼神飛,他幾乎都快不認識了。

    然而,經歷了一整天的折騰,周武帝已經沒有心思去探究。在熱烘烘的火盆燻蒸下,在德妃溫柔輕緩的拍撫下,他很快就迷迷  的睡了過去,睡得那麼香那麼沉,這還是半個月以來的頭一次。

    但當德妃將他小心翼翼的放入柳籃時,警覺性奇高的周武帝還是立即醒了過來。直到德妃躡手躡腳的離開,他才睜開黑漆漆的雙眼,用復雜的眼神盯著對方的背影良久。

    扒拉著肚皮上的一塊小棉布,周武帝咀嚼著自己新鮮出爐的,還冒著熱乎乎的傻氣的名字,心頭有些無奈,有些羞憤,又有些安心。

    阿寶,心肝寶貝?這是什麼鬼名字?果然是將門虎女,半點文采也沒有!想要嗤笑一聲,待發現自己發出的是軟糯又甜膩的哼唧聲後,周武帝臉色青白了一瞬,憤憤的用爪子拍打一下肚皮上的小棉布,緩緩閉上了雙眼。

    ﹡﹡﹡﹡﹡﹡﹡﹡﹡﹡﹡﹡﹡﹡﹡﹡﹡﹡﹡﹡﹡﹡﹡﹡﹡﹡﹡﹡﹡﹡﹡﹡﹡﹡﹡﹡﹡﹡﹡

    寅時三刻,天空還是灰蒙蒙的顏色,但東方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再過不久溫暖的晨光就將普照大地。到了卯時,就該是去鳳鸞宮給李貴妃娘娘請安的時候了。

    一年半前皇後難產,誕下一個死胎,是個已成型的小皇子。沒過多久,皇後也跟著抑郁而終,留下年僅七歲的嫡女,也就是當今的四公主。太後因周武帝即位前的一場宮變而心灰意冷,搬往千佛山禮佛,早已不問世事。後宮兩大主位無人,位份最高的李貴妃自然而然便掌了權柄,代為統攝六宮。

    李貴妃的父親是當朝左丞相,權傾朝野,李貴妃又接連誕下了二皇子和三公主,時年一個十二歲,一個十歲,俱都身體健康,聰明伶俐。地位,權勢,兒女,所有宮妃夢寐以求的一切,李貴妃都擁有了,真正稱得上是後宮第一人。

    但這第一人在德妃娘娘孟桑榆面前卻少了幾分底氣。

    孟桑榆今年十七歲,正是花兒一般的年紀,長得國色天香,艷若桃李。她的父親孟長雄乃是大周朝威名赫赫的建威大將軍,手握百萬雄師,常年駐扎關外。大周朝之所以能在邊關蠻族的不斷侵擾下繁盛起來,靠得就是孟長雄手里所向披靡的孟家軍。

    孟家以軍功起家,戰功卓著,在周太祖時期便位列公卿,獲得了世襲罔替奉恩鎮國公的爵位。在大周朝,莫說權傾朝野的左右丞相,就連周武帝見了鎮國公也要給三分顏面。

    有才有貌,有權有勢,孟桑榆一進宮就成了各宮娘娘的眼中釘,肉中刺。但斗了三年,她們不但沒能把這根刺拔掉,還讓對方踩著自己越爬越高。連皇後都能逼死,且皇上還對此不聞不問,誰還敢去觸這個霉頭?

    在咄咄逼人,手腕狠辣,一身軍人戾氣的德妃面前,這些宮妃們當真是頗感無力。

    此時此刻,傳說中手腕驚人的‘寵妃娘娘’孟桑榆正在馮嬤嬤的輕聲呼喚下悠悠轉醒。她支起上半身,慵懶的斜靠在床頭,微眯著一雙惺忪的鳳目,任由馮嬤嬤拿熱手帕給自己擦臉擦手。

    待臉上清爽了,德妃才赤著腳,耷拉著一雙繡鞋走到梳妝台前讓小宮女給自己打理一頭青絲。她上半身披掛著一件緋色小肚兜,堪堪遮住自己渾圓挺翹的胸部,下身著一條純白絲綢燈籠褲,輕薄的料子緊緊貼住肌膚,將她線條優美的長腿勾勒出一個朦朧的輪廓。這樣的半遮半掩比之衣衫盡敞更加誘人,邊上伺候的幾名小宮女早已羞紅了臉,卻又總忍不住朝那惑人的女子看去。

    「娘娘,入秋了,早上天冷,您再加件衣裳。」一絲涼風從半掩的窗欞鑽入寢殿,馮嬤嬤眉頭一皺,立即拿了一件薄紗外袍給孟桑榆套上。

    孟桑榆任由馮嬤嬤擺弄,百無聊賴的表情直至看見抱著阿寶走進來的碧水才驟然一亮。

    宮斗不如養條狗2_宮斗不如養條狗全文免費閱讀_2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