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神醫世子妃最新章節 - 第058章 鬧 騰

神醫世子妃 第058章 鬧 騰

作者︰吳笑笑書名︰神醫世子妃類別︰穿越小說
    楚琉月說著跟著楚琉蓮的身後一路走上岸邊,岸上停著兩輛馬車,楚琉蓮領著水仙和芍藥二人走向前面的馬車,並柔聲和楚琉月說道︰「我頭暈,還要水仙和芍藥照顧,便和她們兩個一輛馬車了,妹妹坐後面一輛馬車可好。」

    「行,大姐姐。」

    楚琉月溫順的點頭,領著小蠻和石榴一直把楚琉蓮送到第一輛馬車上,只是水仙和芍藥二婢還沒有上車,忽然的發暈,腿腳發軟,然後身子搖搖墜墜的竟然栽倒了馬車外面。

    楚琉月不由得驚呼起來︰「水仙,芍藥,你們怎麼了?」

    楚琉蓮此時已經感受到藥性發作了,整個身子都有些燒燙,她不由得害怕得想死,怎麼辦,怎麼辦?偏偏馬車之外,水仙和芍藥二人竟然昏了過去,楚琉蓮現在是各種想死中,這種光景她也沒辦法去想今天整件事情的古怪性,她現在就擔心她身上的催情藥發作,她該怎麼辦?

    楚琉月吩咐石榴和小蠻︰「快,還不把這兩個丫頭扶到後面馬車上去,膽子怎麼這麼小浮,竟然被嚇暈了過去。」

    其實水仙和芍藥二婢哪里是被嚇暈了過去,根本就是被她下藥給迷昏了。

    她才不會讓楚琉蓮順順利利的回去呢,因為她的估計若是沒錯的話,下面的才是重頭戲,楚琉蓮膽敢算計她,那麼她就讓她自已去嘗試這種罪。

    馬車里,楚琉蓮看著眼前的狀況,知道楚琉月要和自已坐一輛馬車,不由得心驚膽顫,現在的楚琉月可是十分精明的,若是被她發現自已的癥狀,指不定會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所以她不能和楚琉月坐一輛馬車。

    楚琉蓮一想到這個立刻忍住身上的灼熱,下了馬車。

    楚琉月立刻驚訝的叫起來︰「大姐姐,你怎麼下來了,若是吹了風可就受涼了,還是進去吧,我們立刻回楚府去。」

    楚琉蓮趕緊的搖頭,現在她需要找一處沒人注意的湖泊,進湖水中浸泡,這樣可解催情藥,幸好她先前了解了這藥的藥性,所以現在她只要擺脫了楚琉月便行了。

    「二妹妹,我想到了桐嫣和晏碧她們莫名其妙的生氣,便覺得心煩意亂,所以我想在半月湖邊散散步吧。」

    「大姐姐想散步,妹妹陪你吧。」

    楚琉月一臉的好心,唇角掛著甜甜的笑,就像一個真正關心姐姐的好妹妹。

    楚琉蓮看著她的神情,有一種想撕爛她臉的沖動,她總覺得楚琉月臉上的笑容十分的刺眼,而且譏諷,明明是她想害人的,現在卻害了自身,若是今日?

    楚琉蓮光用想便只覺得周身冷汗,連死的心都有了,不,她絕對不容許自已出事,心中想著,唇角勾出笑,努力的保持著鎮定,笑著說道︰「不用了,二妹妹還是回去吧,姐姐我只想一個人待在這里靜一靜。」

    楚琉月總算沒有堅持,不過卻並沒有離去的意思。

    「那姐姐去散會步吧,妹妹我在這里等你。」

    楚琉蓮一听她不跟著她,總算松了一口氣,楚琉月愛等便等吧,反正只要她不跟著她就好。

    現在她身上火燒火燙的,手心里全是汗,手指甲全掐進了肉里,若不是把持著,只怕控制不住要扯衣服了。

    楚琉蓮急急的離開,楚琉月在後面還不忘再補一句︰「大姐姐,我看到你的臉好紅啊,你沒事吧。」

    楚琉蓮腳步飛快,就怕楚琉月跟上她,她很快離開了半月湖的岸邊,往遠處的一處白羽林走去。

    半月湖岸邊栽種了很多白羽樹,所以楚琉蓮的身影很快便不見了,等到她不見了,楚琉月立刻招手示意馬車夫︰「把馬車拉到那邊去,大姐姐去散步了,我也自去玩會兒,等大姐姐一會兒。」

    馬車夫哪里知道這其中的驚心動魄,應聲把馬車驅到一邊去等候著了。

    楚琉月安排好了馬車夫,便領著小蠻,順著楚琉蓮先前走的方向一路往前面走去。

    兩個人走了一會兒,便听到前面不遠處傳來細細的哭泣聲,還有哀求聲,楚琉月和小蠻飛快的相視一眼,然後加快了腳步奔過去,躲在一顆白羽樹的後面,注意著前面發生的事情。

    只見不遠處,幾個小混混模樣的人,竟然在羞辱楚琉蓮,有人動手去扒楚琉蓮的衣服,有人拉扯著她的手,還有人按著她的身子,讓她動彈不得。

    此時的楚琉蓮梨花帶雨,狼狽不堪,掙扎著尖叫。

    「你們干什麼,放開我,放開我。」

    「干什麼,我們可是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要怪你就怪那個背後買人的人,那人可是讓我們強了身上穿蝴蝶羅裙的女子,他可是給我們一大筆銀子的,我們拿了人家的銀子,總不好不辦事吧。」

    「不過真倒霉,怎麼就踫上了這麼個丑女人呢,這臉上長的什麼東西啊,好丑啊。」

    「是啊,是啊,真難看。」

    這些人一邊扯衣服,一邊嫌厭的說著,很快有人扯掉了楚琉蓮的外衣,只剩下內里的抹胸和褻褲了,這一刻楚琉蓮絕望的只想咬舌自盡,可是最後的理智提醒她,她要自救,對,她不能發生什麼事。

    楚琉蓮想著,飛快的說道︰「我得了天花,你們若是踫我,只怕會傳染上天花。」

    「天花,媽的,真的假的啊?」

    這下幾個扯她衣服,準備強上的幾個人同時的停住手,然後往後一退,個個臉色難看,其中有一人剛才親到了楚琉蓮的脖子,此刻臉色別提多難看了,呸呸呸的一連吐了幾口唾液。

    有人大罵起來︰「晦氣,怎麼接到這種事了,誰敢上她啊,又不是找死。」

    「算了,算了,我們走吧。」

    幾個人說著,竟然理也不理楚琉蓮,轉身便走了。

    楚琉蓮撲通一聲跌倒地上,傷心的痛哭起來,雙手不停的捶著地,為什麼,老天為什麼要這麼對待她啊,她怎麼這麼倒霉啊。

    白羽林里,只有她傷心痛苦的哭聲,而且身上的灼熱感越來越熱,使得她顧不得再傷心,抱起地上的衣服便往前面走去,躲在不遠處的楚琉月不禁失望,同時不得不承認,楚琉蓮還是有些腦子的,竟然在緊張的時刻,還能想著自救,這女人比起她母親葉氏,倒還要聰明些。

    不過一想到今日楚琉蓮所遭受的罪,本來是她設好了局準備給她的,楚琉月的臉上便十分的難看。

    幸好她識破了她的局,不至于讓自已如此的狼狽,楚琉蓮雖然沒有被污辱,但先前被幾個小混混上下其手,這對于第一美人來說,已經是個慘痛的打擊了。

    楚琉月唇角勾出冷哼,活該,害人終害已,若不是有害人之心,現在又何來這種的打擊。楚琉月一邊想一邊起身,朝身後的小蠻一揮手,示意離開,好戲都上演過了,留下來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不過楚琉月的手還沒有收回來,小蠻便一把拉著她,並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低語︰「有人來了。」

    小蠻武功不錯,氣息隱蔽,她怕楚琉月的氣息泄露出她們的藏身之地,所以捂住了楚琉月的嘴巴,必竟不知道來的人是誰,若是被人發現,她們兩個人躲在這里偷看楚琉蓮被羞辱的事情,那麼多大的髒帽子都會潑到楚琉月的身上的。

    楚琉月深知這個道理,一動也不動,順著小蠻的脖子往前面望去,只見從白羽林另一邊走過來的人竟然是靖王鳳吟,鳳吟領著兩名手下一路找了過來,一邊找還一邊輕語。

    「不是有人看到蓮兒過來這邊了嗎?人呢?」

    靖王爺的話落,他身邊的兩名手下,立刻朝前面一指︰「王爺,那不是嗎?只是?」

    侍衛望著前面的身影,怎麼看怎麼有些狼狽,那人是楚家大小姐,爺心目中的仙子嗎?怎麼看著怪怪的。

    鳳吟一時倒是沒有想多,幾大步走了過去,便跟上了前面的楚琉蓮,叫了一聲︰「蓮兒。」

    楚琉蓮一听到鳳吟的聲音,陡的轉身,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鳳吟與她的感情還是有幾分的,一听到她的哭聲,早心疼了,閃身便撲了過去,一把抱住了楚琉蓮的身子,然後上下的檢查楚琉蓮的身子,只見她手里抱著一套衣服,這衣服明顯的被人扯壞了,還有此刻楚琉蓮眼淚如雨般往下滾,頭發也亂七八糟的,有眼的人一看,便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蓮兒你發生什麼事了?」

    鳳吟的聲音有些不穩,擔心溢于臉上。

    楚琉蓮一听到他問,再次傷心的大哭起來。

    不過鳳吟一看到她靠到自已的懷里,便渾身的不自在,因為楚琉蓮此刻臉頰上有兩個大濃瘡,這濃瘡經水一泡,現在泛著白色,都潰爛了,對于皇室驕子的鳳吟,看著這樣的楚琉蓮,有些不能接受,再加上楚琉蓮此刻的狼狽,使得他越發的多想了。

    楚琉蓮此刻哪里想得了那麼多,偎在鳳吟的懷里哭了個夠,然後她只覺得整個身子都熱了起來,聞著身側鳳吟身上男性的幽香,她恨不得立刻壓倒這男人,但是她不能啊,想到這,楚琉蓮強壓著自已身上的燥熱,用力的一推,把鳳吟給推開了,然後轉身便跑,一邊跑一邊走。

    「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她跑了幾步,便到了一處湖泊,這里很僻靜,四周也沒有什麼人,楚琉蓮撲通一聲跳下了河水,然後整個身子埋進了湖水里。

    雖然現在是盛夏,湖水依舊很涼很冰,所以楚琉蓮一進去,便覺得整個身子舒服多了,不再那麼難受燒燙了,心里總算松了一口氣,望向岸邊立著的鳳吟。

    「王爺。」

    楚琉蓮眼里擒著傷心的眼淚,今日她是真的痛心了,完全不是往日的做假。

    鳳吟望著湖中的楚琉蓮,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蹲下身子在岸邊望著楚琉蓮。

    「蓮兒,你究竟是怎麼了?」

    楚琉蓮打了一個輕顫,此刻神思總算清明起來,今日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在她的腦海里過了一遍,最後慢慢有些清晰了,從楚琉月走出楚國公府,不穿她送的衣服開始,一切似乎都是那小賤人給她安排好的,還有晏碧和桐嫣她們憤怒的離去,看來也和楚琉月那個小賤人有關系,難道說楚琉月知道了她的陷害,所以才會反設計她嗎?

    可是這可能嗎?

    楚琉蓮不願意相信從前那個懦弱膽小無用的二妹妹竟然如此的聰明,不但識穿了她的局,還反將了她一軍,這可能嗎?可是不是她設計的,為什麼就變成了眼面前的這樣呢。

    楚琉蓮想著,兩眼含淚望著岸上的鳳吟。

    「王爺,我臉上的傷是楚琉月害的,上次夙王世子把雪山赤龍果送來楚府,楚琉月因為嫉妒夙王世子把雪山赤龍果送給我,所以便在赤龍果上動了手腳,害得我臉上長了兩個濃瘡,不過這濃瘡沒有大礙,過幾日便會好了,只是我沒想到二妹妹一次害不成我,竟然又害我一次,今日本來我請了桐嫣和晏碧等人過來游湖,因為心疼二妹妹,所以便帶她來游湖,誰知道她竟然再次動了害我的心,不但給我下了催情藥,還找了幾個小混混過來?」

    楚琉月說到這里,再次傷心的哭了起來,眼淚如雨一般滴落下來。

    鳳吟的臉色一瞬間黑沉得好似暴風雨前的烏雲,眼里更是閃著嗜血的殺氣,但是他最擔心的卻是?

    「蓮兒,你不會是被?」

    楚琉蓮一听鳳吟的話,自然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趕緊的搖頭︰「沒有,王爺,他們沒有得逞,最後的關頭,我說了我臉上得的是天花,那些個人全都嚇跑了。」

    楚琉蓮如此一說,鳳吟總算松了一口氣,然後吩咐遠處的兩名侍衛︰「今日的事情,一個字也不準泄露出去。」

    「是,王爺。」

    兩個侍衛應聲,又走得遠了一些。

    鳳吟回首望向半月湖中的楚琉蓮,眼神又溫和了一些,楚琉蓮沒有*,他多少有些欣慰,不過一想到楚琉月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著楚琉蓮,鳳吟的整張臉都綠了。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放過楚琉月的,這個女人留不得,留著她,只怕會害了蓮兒的一條命。

    「蓮兒,你放心,這一次我一定會給你討回公道的。」

    半月湖里,楚琉蓮听了鳳吟的話,總算略解了一些氣。

    而此時躲在僻靜一角的楚琉月別提多生氣了,眼里閃著寒光,恨不得沖出來把楚琉蓮給按到半月湖里,這女人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實在是太大了,明明是她自已設局害她的,結果自遭惡果,竟然全都算到了她的頭上,實在是太可惡了。

    楚琉蓮,你給我等著,你以為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嗎?不會完的,你陷害我,難道我是吃素的不成。

    小蠻也听到了楚琉蓮的話,想到靖王鳳吟所說的話,小蠻的臉色很快變了,捂住楚琉月的嘴巴,然後把她給悄悄的從另一邊給拽走了,兩個人很快出了白羽林,直奔楚府的馬車。

    上了馬車後,小蠻命令前面的馬車夫︰「回楚府。」

    「不等大小姐了嗎?」

    馬車夫問,雖然來的時候是兩輛馬車,可是石榴先前把水仙和芍藥二婢送回去用了一輛馬車,他們再一走,那大小姐怎麼辦?

    「大小姐自會叫車回去的,她這會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小蠻又命令馬車夫回楚府,馬車夫不再說什麼,打馬一路回楚府去了。

    馬車上,楚琉月臉色難看,眼里閃著冷光,不過同時她也知道,這靖王鳳吟肯定會找她麻煩的,說不定今天她要倒大霉,所以楚琉月立刻開始動腦子想主意,如何化解這場危機,不過她倒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俯耳貼到小蠻的耳朵邊,嘀咕了起來。

    「小蠻,立刻給我把楚琉蓮被混混羞辱的事情泄露出去,我倒要看看她楚琉蓮還有什麼臉子,這件消息傳出去,靖王還會不會那麼情深意重的娶她。」

    楚琉月唇角勾出血腥的笑。

    小蠻提醒她︰「讓人放消息是要錢的。」

    楚琉月斜眼睨著小蠻︰「你身為夙王府的人,那夙王世子手里有多少人啊,稍微的調用一下不就行了。」

    小蠻很是無語,友好的開口︰「小姐,我現在是你的奴婢,侍候你的。」

    「那又怎麼樣?要不然你回夙王府去,用不著來了。」

    楚琉月一臉吃定小蠻的表情,若是辦不好這件事,可以回夙王府去了,小蠻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她這是招誰惹誰了,以前跟著自家的主子吧,總是吃虧,現在跟了這麼一個主子吧,又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子。

    「好吧,我去辦這件事。」

    小蠻應聲點頭了,楚琉月總算滿意的笑了。

    不過小蠻沒忘了提醒楚琉月︰「琉月小姐,你回去後小心些,靖王爺一定會找你麻煩的,你找個地方躲起來,別與他踫上面,否則他若是動手收拾你,楚府的人不敢說話的,這種事就算鬧到皇上哪兒,也不會把那靖王爺怎麼樣的,吃虧的可就是你?」

    「我知道,我會想辦法的。」

    不過她絕不會躲,她就不是那種怕事躲的人。

    鳳吟若是是非不分,她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難道他當真無法無天了,竟然在楚府動手。

    「好了,你別擔心我了,待會兒去做你的事吧。」

    楚琉月吩咐完小蠻,不再說話,腦海里飛快思索著,待會兒如何對付靖王鳳吟。

    馬車一路回了楚府,小蠻扶著楚琉月下車,把楚琉月送回了桃院,自已便又悄悄的回夙王府去了。

    她覺得這件事,只有爺出面,才可以保琉月小姐一次,靖王倒底是皇室血脈,又是皇上寵愛的皇子,若是他命人抓了琉月小姐,楚府的人是不敢招惹他的,再一個就是皇上知道了,至多也就是口頭教訓靖王一下,所以這虧琉月小姐可是吃定了,但是爺若是出面的話,靖王是不敢亂抓人的。

    桃院。

    楚琉月一回來,便周身的肅冷,臉色陰驁,董媽媽和石榴二人不由得心驚,不知道小姐這是怎麼了。兩個人一時沒說話。

    直到楚琉月的聲音響起來︰「石榴,立刻去看看爹爹現在在什麼地方?」

    石榴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一听楚琉月命令,趕緊的應聲去辦事了。

    正廳里,只剩下董媽媽了,董媽媽走到楚琉月的身邊,小聲的詢問︰「小姐,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楚琉月倒也沒有瞞著董媽媽,立刻把先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董媽媽,尤其是楚琉蓮在靖王面前撒謊的事情。

    董媽媽一听楚琉月的話,臉色也暗了,心急的說道︰「小姐,那你還待在這里干什麼?還不走啊,若是那靖王爺送了大小姐回來,定會過來找你麻煩的,說不定還會讓人把你抓起來。」

    那靖王一直對小姐不好,倒是對大小姐很有些情意,現在听了大小姐的話,還不知道如何的收拾小姐呢,所以小姐眼下還是躲起來的好。

    楚琉月挑起細眉,她自然知道眼下躲開靖王鳳吟才是上上策,不過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若是鳳吟想找她替楚琉蓮報仇,她躲是躲不掉的。

    「沒用的。」

    「那現在怎麼辦?」

    董媽媽著急了起來,在廳堂內來回的踱步。

    楚琉月先開始也有些不安,不過這會子倒冷靜了下來,臉色微暗,而且唇角還勾出了淺淺的笑意,望著董媽媽︰「其實這事未嘗不是個轉機,靖王若是抓我,我何不鬧得大一點,要知道靖王乃是皇室的皇子,竟然參與到這種內宅之事中,我相信若是他在楚府的事情鬧大了,朝堂上的朝官以及皇上一定會對他很失望,所以吃虧的反而是他自個兒。」

    楚琉月的話落,董媽媽並沒有放下心來,她才不管什麼朝堂上的事情,她只關心自個的小姐會不會出事。

    「可是小姐你一定會吃虧的。」

    「不礙事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靖王我還不至于怕他。」

    楚琉月眼里涌起冷芒,靖王若是動她,她有的是辦法自保,絕不會讓這男人抓自已的,之前這男人已經休過她一次了,她絕不會再讓他有傷自已第二次的可能。

    董媽媽听了楚琉月的話,不再說什麼。

    門外,石榴進來稟報︰「小姐,老爺現在正在薔院里休息呢。」

    楚琉月挑起了細長的眉,唇角勾出笑意,起身一揮手對著石榴說道︰「你們兩個跟我一起去薔院給爹爹請安。」

    若不是想把這件事情鬧大,楚琉月才懶得去給楚千皓請安,因為這個爹並沒有對她有多好,他的心目中倒是更疼楚琉蓮一些,正因為他從來沒把她這個女兒當回事,所以前身才會沒有依靠,最後寧願選擇撞石獅而死,也想不到找這個爹爹庇護。

    「小姐。」

    董媽媽和石榴兩人摸不準楚琉月現在這種時候去薔院的目的。

    「我們去薔院,若是靖王爺帶人過薔院來找我的麻煩,或者是要抓我,記著,你們別理會我,只管在楚府的各處大喊,然後到國公府那邊去找爺爺。」

    雖然老國公楚檀年並不喜歡她,但這是涉及到楚府內宅事情的,靖王鳳吟若是從楚國公府里動手拿人,這件事老國公爺不會坐視不理的,至少會出面查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樣一來,事情便鬧大了。

    楚琉蓮啊楚琉蓮,你一再的設計我,我倒要看看這件事鬧大了,是誰的損失。

    是我楚琉月,還是你楚琉蓮這個被別人羞辱了的第一美人。

    董媽媽和石榴一听楚琉月的話,早應了聲,跟著楚琉月的身後一路往前面走去。

    一行三個人很快便到了薔院,薔院外面守門的人看到楚琉月,倒是驚訝了一回,因為二小姐一向是不來薔院的,再加上這一陣子關于二小姐的傳言很多,所以守門的婆子才會特別的驚訝,不過倒是沒敢怠慢,恭敬的說道。

    「奴婢見過二小姐。」

    楚琉月點了點頭,臉色冷冷,對于薔院這邊的婆子,她可沒有任何的好感,這些人以前跟著葉氏的時候,可沒有少欺凌她,現在葉氏進了楚府的家廟,這些人倒也乖覺了起來。

    「我要見爹爹。」

    楚琉月領著人直接進了薔院,那守門的婆子也不敢擋著,只是眼巴巴的望著她們三人進了薔院。

    薔院的正廳里,楚千皓正在休息,他的身邊侍奉著梅姨娘,梅姨娘一邊給楚千皓捏肩,一邊柔聲細語的安撫著楚千皓。

    「老爺,別煩了,這些事都會過去的。」

    葉氏進了家廟,梅姨娘和白姨娘二個人的心思活了,以往被葉氏打壓著,她們一年中難得有幾回可以讓楚千皓進房,現在葉氏進了家廟,最高興的便是這兩個人了,不但是她們,薔院里的一些大丫鬟心思也動了,隨處可見薔院各處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丫頭,楚琉月一路走來,不禁有些無語,這古代的丫鬟們心思動得可真多,逮著機會就不放過,看來從古到今,飛上枝頭做鳳凰的夢想從來就沒有斷過。

    看看這些丫鬟就知道葉氏做人有多失敗,而且也可以想像,楚千皓這男人恐怕是個多情的,才會害得這麼些丫鬟犯相思。

    主僕三人一路走到了薔院的正廳門外,門外立著兩名手下,正是楚千皓的侍從。

    這兩個人一看到楚琉月,便詫異的挑高了眉,然後同時喚了一聲︰「見過二小姐。」

    「嗯。」

    楚琉月點頭,笑著說道︰「父親是否休息了?琉月過來給父親請安。」

    正廳里,楚千皓本來正閉目休息,享受著梅姨娘的侍候,听到門外楚琉月的話,不由得睜開了眼楮,而且有一種詫異的感覺,這女兒說過來給他請安,他不是做夢吧,自從琉月被靖王退婚以後,可是一直很反感他的,沒想到現在竟然過來給他請安,楚千皓多少還是有些開心的,立刻在廳里吩咐。

    「琉月,快進來。」

    楚琉月挑了一下眉,領著石榴和董媽媽二人進去,一進去便看到楚千皓歪靠在一邊的榻上,旁邊側坐著溫順的梅姨娘,梅姨娘一看楚琉月進來,趕緊的起身,恭敬的說道︰「二小姐過來了。」

    雖然楚繡妍等人曾經在桃院里吃過虧,但是最近發生的事情,使得梅姨娘明白,這個二小姐現在可是招惹不得的,听說老太爺還對她和顏悅色的說話呢,所以她們還是夾著尾巴做人吧。

    楚琉月點了一下頭,向著楚千皓行禮︰「琉月見過父親。」

    楚千皓擺手示意她坐下來,梅姨娘立刻俐落的去沏茶。

    「琉月,父親正想去找你呢?沒想到你竟然過來了,父親有話要與你說。」

    楚千皓溫聲說道,他再笨也感覺得出現在這個女兒真的不比從前了,現在的她十分的聰明,楚千皓眯眼望著楚琉月的時候,第一次發現,楚琉月長得竟然與他十分的神似,尤其是眉眼,很像,這是第一次,楚千皓發現自個的孩子與他長得像,玉瑯和蓮兒雖然長得都極出色,但兩個孩子與他並不像,更像葉薔一些,倒是眼面前這個忽略了的女兒長得像他。

    楚千皓一時看呆了眼,好半天沒做聲,楚琉月挑了眉,開口︰「父親不是有話說嗎?說吧。」

    梅姨娘奉了茶水過來,遞到了楚琉月的手邊,然後又安靜的站在楚千皓的身後。

    楚千皓回過神來,臉上攏上了溫融,笑著說道︰「以往你母親確實是忽視了你,害得你受了那麼多的苦,現在她算是受到了教訓,琉月就別怪她了。」

    楚琉月扯了扯唇角,沒說什麼,若不是為了對付鳳吟,她才不會來見楚千皓,她發現她和楚千皓這個父親有代溝,沒辦法溝通,這男人壓根就不配當她的父親。

    葉氏處處算計她,還和楚琉蓮二人演了那麼一出戲,讓前身代嫁,從而害了前身的一條命,楚琉月真的很想問問楚千皓。

    他的女兒已經被葉氏害死了,難道這樣也可以輕易的原諒嗎?所以現在葉氏受到的只是一個開始。

    楚千皓見楚琉月沒有說話,以為她是把他的話听進去了,又接著開了口。

    「雖然你母親對你有不到的地方,但是你姐姐一直很照顧你的,平時沒少護著你,雖說依舊有奴才欺負你,但她的心意還是盡到了。」

    在楚千皓的心里,女兒楚琉蓮一直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兒,所以楚千皓也認為以往楚琉蓮對楚琉月也是真心的,雖然依舊有奴才欺負琉月,也是那些奴才該死。

    楚琉月真的很想笑了,眼里浮起了暗芒。

    最後楚千皓終于說到了重點︰「所以爹爹希望你和你姐姐親厚一些,別再因為她長得漂亮就心生嫉妒,做出傷害她的事情,你和她都是爹爹的女兒,而且爹爹相信,你再長大一些,定不會比蓮兒差的。」

    這也是楚千皓剛剛的發現,琉月長得很漂亮,假以時日,也是一個天生的美人坯子。

    楚琉月本來不想理會楚千皓的,可是听到楚千皓說她嫉妒楚琉蓮的漂亮,她就忍不住冷睨著他。

    「父親認為我會嫉妒大姐姐的漂亮?或者父親一直認為大姐姐的臉之所以毀了,是因為我動的手腳?」

    楚千皓一看楚琉月冷嗜的神情,眼看著便要發作的樣子,不想父女二人關系更僵,趕緊的說道︰「過去的事都過去了,父親希望以後你們兩個人能親厚些。」

    楚琉月真想甩一個大耳刮子給楚千皓,這話虧得他說得出來,如何親厚啊,楚琉蓮一再的算計她,就在先前她還設局,想害得她*,然後聲敗名裂,只不過到頭來吃虧的是她自已罷了,楚琉蓮從來就沒有當她是妹妹,她從前只當她是可以利用的工具,現在只當她是仇人,她們兩個是天敵,永遠是不會成為親厚的姐妹的,可恨這楚千皓,話里話外坦護的都是楚琉蓮。

    「有時候我常常想,是不是我不是父親的女兒,難道我是母親帶進楚家的,所以才會如此不受父親待見嗎?」

    楚琉月臉上罩著一層淡淡的若有所思,不過她的話,卻使得廳堂上的氣氛瞬間冷到了極點。

    尤其是梅姨娘,直接吞咽起唾液,看都不敢看楚千皓的臉。

    這二小姐真是膽大包天了,怎麼什麼話都說得出口啊,這種話可是禁忌啊,哪有當父親的面說出這樣的話的,這不是說楚千皓戴了綠帽子了嗎?

    楚千皓儒雅的俊雅上果然布上了黑沉,瞪著楚琉月,生氣的開口︰「你?」

    不過他的責聲還沒有說出口,便听到外面響起了錯亂的腳步聲,顯然來了不少的人。

    薔院正廳上的楚琉月一听外面的動靜,便知道該來的終于來了,她若不是想把事情鬧得大一些,又何至于坐在這里听楚千皓說這些有的沒的的,楚琉月不看任何人,望向了自已身側的董媽媽和石榴,遞了一個眼色,董媽媽和石榴心里立刻了然。

    門外,王管家領著人沖了進來。

    楚千皓本來因為楚琉月的話,所以十分生氣,現在一看王管家領著人沖進來,早大怒的發起火來︰「王常,外面是著火了,還是死人了?」

    王常一愣,不過並沒有耽擱,飛快的稟報︰「老爺,是大小姐,大小姐出事了,靖王爺把大小姐送了回來,然後靖王爺帶著人過來抓二小姐了?」

    楚千皓蹙眉,听得雲遮霧罩的,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慢慢的想到了楚琉月過來給自已請安的事,這事本身就是反常的,楚琉月並不喜歡他,好好的過來給他請什麼安啊,本來他還高興呢,現在想來,這事有古怪啊,難道說琉蓮發生了什麼事,跟琉月有關,所以靖王爺才會帶人過來抓人,楚千皓一想通這些,臉色陡的攏上了暴風雨,如若琉月真的對琉蓮做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別說靖王爺,就是他這個父親也不會饒過她的,楚千皓一面想一面責問楚琉月。

    「是不是你對你姐姐做了什麼?」

    楚琉月一听楚千皓的話,眼里的寒芒更甚,冷冷的說道︰「為什麼不會是大姐姐對我做了什麼,非要是我對她做了什麼?」

    楚千皓一愣,所有的話都被楚琉月阻住了。

    門外整齊的腳步聲到了門口,很快有人走了進來,最前面的人正是靖王鳳吟,鳳吟細長的桃花眼眸中,滿是暴風雨,涼薄的唇緊抿著,周身上下騰騰的怒火,他的身後跟著七八名靖王府的侍衛,個個面無表情的隨侍在自家的主子身後。

    楚千皓一看到鳳吟,趕緊的站起身迎上去。

    「原來是靖王爺過來了,這是怎麼了?」

    楚千皓還不知道楚琉蓮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這靖王爺帶人過來拿人,總歸是不太妥當的。

    鳳吟並沒有看楚千皓,依舊緊盯著楚琉月,一雙眼楮閃爍著嗜血的殺氣,恨不得立刻殺掉了楚琉月,陰驁冰冷的聲音響起來。

    「楚琉月,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設局算計你的姐姐,差點害你姐姐遭人凌辱,枉你姐姐待你那麼好,你這種心思歹毒的女子是留不得的,今日本王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靖王的話一落,楚千皓的臉上立刻冒冷汗了,同時面色微微的蒼白,心急的問鳳吟︰「蓮兒沒事吧。」

    楚千皓雖說喜歡楚琉蓮,可那也是因為楚琉蓮自身有帶給楚府榮耀的能力,所以楚千皓才會格外的看重這個女兒,現在一听說楚琉蓮差點遭人凌辱,他心疼的同時便是擔心,若是琉蓮遭人凌辱了,靖王會娶她嗎?

    鳳吟听了楚千皓的話,搖了搖頭︰「幸好她十分的聰明,擺脫了那些人。」

    楚千皓一听女兒沒事,總算放下心來,然後望向了楚琉月,沉聲責問︰「琉月,難道這真是你做的?」

    如若真的是琉月做的,別說靖王,就是他也不會放過琉月的,一定會把她抓起來的。

    楚琉月望著眼面前的兩個人,然後忍不住笑起來。

    楚琉蓮究竟有多高深的功力啊,竟然能把這樣兩個男人都蒙蔽了,看來她該好好的揭穿那女人的真面目了,讓世人知道他們嘴里的第一美女,只不過是空有虛名罷了,實則上卻是個歹毒,充滿算計的主子。

    不過現在沒有證據,就算她說了,只怕楚千皓和鳳吟二人也不會相信。

    楚琉月對面的鳳吟和楚千皓二人看到了這種時候,楚琉月竟然還笑得出來,兩個人的臉色越發的黑沉。

    鳳吟咬著牙冷喝︰「楚琉月,都這種時候了,你竟然笑得出來?」

    他一言落也不給楚琉月機會,立刻朝身後的手下侍衛命令︰「來人,把這膽敢謀算親姐的女人,給本王抓了,立刻送到刑部去,重重治罪。」

    靖王府的侍衛一听應聲,準備上前來拿人。

    楚千皓一听趕緊的阻止鳳吟,不管這事是不是楚琉月做的,這都是楚府的家事,若是鬧出去,不但是楚國公府丟臉,就是蓮兒的事情傳出去,可是于她的聲名有損的,這種事傳出去,就算靖王有心娶她,宮中的德妃娘娘恐怕也不會認了蓮兒這樣的媳婦,所以楚千皓趕緊的阻止鳳吟。

    「王爺,這件事還是別驚動刑部的人了,這只是楚府的家事,我一定會好好的處理的。」

    鳳吟蹙起細長的眉,他其實也沒有把楚琉月送到刑部去的打算,一來因為他的身份,參與到楚府內宅中的事情,會影響到他的威望,二來這點小事鬧到刑部去也不象話,不過他之所以如此大肆動作,便是要狠狠的威嚇一下楚琉月。

    不過鳳吟抬頭望向楚琉月的時候,發現這女人臉色雖然有些冷,不過卻一點沒有害怕的意思,相反的周身的悠然坦定,就好像知道他不會把她送進刑部大牢一般。

    鳳吟看著這樣子的她,不由得氣越發的大了,冷冷的朝楚千皓開口。

    「不送進刑部可以,一定要好好的重懲。」

    他說完這句話,再次的命令手下的侍衛︰「給我把楚琉月抓起來,拉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楚千皓一听這話,臉色有些暗沉,三十板子下去,只怕要了楚琉月的命了,雖然楚琉月先前所說的話大逆不道,不過楚千皓還真沒想過要她的命,所以趕緊的開口。

    「王爺,若是打三十板子,只怕琉月她?」

    這一次鳳吟卻不理會楚千皓了,一雙細長陰沉的瞳眸盯上了楚千皓,森森的冷寒氣息散發出來。

    「楚大人這是心疼她了,你可別忘了楚琉月所做的事情是多麼的惡毒,三十板子已是輕饒她了,小小年紀竟然如此的歹毒,若是不加以好好的懲戒,只怕日後要釀成大錯。」

    鳳吟自認三十板子已是對楚琉月寬厚了,依照楚琉月對琉蓮所做的惡毒事情,他都想打死她。

    若不是因為她是楚府的嫡女,又是眼下尚京城內的風雲人物,他定會命人處死她。

    楚千皓一听鳳吟的話,不好再多說什麼,而且他想到了楚琉月先前所說的大逆不道的話,還有最近府上所發生的事情,這個女兒確實是該好好的處罰一下,好長長記性。

    楚琉月听著鳳吟的話,又看了楚千皓的神情。

    不由得好笑,這兩個自以為是的男人,還真以為可以對她為所欲為了。

    楚琉月飛快的遞了個眼色給董媽媽和石榴,她們二人立刻撲通一聲跪下來,大哭起來︰「靖王爺,老爺,我們家小姐什麼都沒有做啊,她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啊,她一個弱女子,怎麼會有那樣厲害的心計啊,靖王爺你饒過我們家小姐吧。」

    鳳吟哪里理會別人,一想到先前楚琉蓮的淒慘,他便十分的痛恨楚琉月,定要為楚琉蓮出氣。

    所以命令身後的侍衛︰「還不把楚琉月帶下去打板子。」

    「是,王爺。」

    七八名侍衛沖了過來,董媽媽和石榴兩個人立刻起身,一邊尖叫一邊撲向那些侍衛,擋住他們,然後朝楚琉月大叫︰「小姐,快跑,快跑。」

    楚琉月本來就有些武功,再加上身子小巧,十分的靈活,眼看著董媽媽和石榴兩人擋住了那幾個侍衛的去路,早得了機會閃身便出了正廳。

    她人一出了薔院的正廳,便在外面大叫起來︰「靖王爺殺人了,靖王爺跑到楚國公府殺人了。」

    正廳里,靖王鳳吟,一听外面的叫聲,心知不妙,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他雖然氣勢洶洶的來抓楚琉月,可是只想教訓教訓楚琉月,可不想把這種事鬧大,一來琉蓮的名聲問題,二來自已的威望問題,現在被楚琉月這麼一喊,這種事很可能會鬧出去,如此一想,鳳吟心中有些後悔,趕緊的命令侍衛。

    「還不快去把楚琉月抓回來。」

    「是的,王爺。」

    幾名侍衛領命閃身便出去了,那董媽媽和石榴二人也緊跟著那幾個侍衛的身後奔了出去,先開始兩人誰也不叫,因為她們現在叫,肯定會被人抓回來。

    所以兩個人直奔薔院的院子外面,一沖出去後,兩個人便大叫了起來。

    「小姐啊,你快跑啊,千萬別被抓住浮,要是你被抓住,一定會被靖王爺殺死的,小姐啊,我可憐的小姐啊。」

    石榴乘機連楚琉蓮的事情都叫出來。

    「大小姐被人羞辱關小姐什麼事啊,小姐那麼小,她哪里會做什麼事啊?」

    兩個人一路叫著一路直奔國公府而去,她們要去找老國公爺。

    薔院的正廳里,鳳吟一听外面的叫聲,臉色瞬間死沉一片,眼里一片狼光,

    他現在可以肯定,這楚琉月絕對是故意的,她是故意的,看來他是真的小瞧了她的。

    鳳吟心急起來,朝著身側的楚千皓叫起來︰「還不派人把這主僕幾個抓過來。今天這種事傳出去,不但是本王的名聲受損,就是蓮兒的名聲恐怕也?」

    若是楚琉蓮的名聲受了損,到時候鳳吟就算有心想娶她,只怕宮里的母妃也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

    楚千皓自然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所以立刻命令王常︰「還不帶人去把二小姐抓回來。」

    「是,」

    王常听到這樣的事情,分外的開心,他一直想找機會給夫人報仇,現在正有這個機會,如何不盡心,立刻招手領了幾個人去抓二小姐和董媽媽還有石榴。

    楚國公府,因為楚琉月和董媽媽石榴的一鬧,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小姐今兒個在半月湖游湖的時候遭人羞辱了,所以靖王爺懷疑是二小姐動的手腳,便帶著人進了楚府要抓二小姐打板子。

    滿府的人議論紛紛,人人都知道了這件事,不少的人都說靖王爺不好,他堂堂皇室的皇子,跑到楚府來做這種事情,實在是一點不像皇子,有失分寸,就算喜歡楚琉蓮,也不敢做得如此囂張,必竟這是楚府的家事,再一個誰知道是不是二小姐安排的,不能單憑楚琉蓮的一句話,便定了楚琉月的罪。

    當然也有人十分高興,那些與楚琉月有過節的人,都很高興。

    老國公楚檀年得到消息後,差點沒有直接氣昏過去,一張臉別提多難看了,立刻領著嚴梓等下人過三房這邊來,楚檀年的心里對靖王鳳吟十分的失望,堂堂靖王爺竟然公私不分,這楚琉月和楚琉蓮之間的事情牽扯得再大,也是楚府的家事,你一個堂堂的靖王爺攪合到楚府的家事中來,你說你讓那些背後支持你的朝官們怎麼想,那些人又如何想楚國公府的人,而且皇上和德妃娘娘會如何想楚家的人,光是用想的,楚檀年便有些後背冷颼。

    這事怕是不會如此的單純,如若他猜得不錯,這件事情還沒有完。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從國公府那邊往三房趕來,此刻的三房的庭院內,亂成了一團,楚府的下人和靖王鳳吟的手下正團團的圍著一棵高大的樹木,楚琉月端坐在樹木中間的枝丫上,晃著兩條腿,一臉無所畏懼的逼視著下首的鳳吟和楚千皓。

    「你們這是想逼死我是嗎?好啊,我成全你們。」

    她說完便把手里的一根木簪往脖子上刺去,下首的楚千皓和鳳吟不由得臉色齊齊的變了,現在事情鬧得這麼大,若是逼死了楚琉月,楚家和靖王府只怕聲名一落千丈,而且靖王爺逼死嫡女的事情,足以讓他遠離太子之位。

    所以今天他從頭到尾就沒想過處死楚琉月,只想狠狠的教訓教訓這女人,竟然膽敢算計到琉蓮,只是他沒想到楚琉月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聰明。

    樹下,楚千皓忍不住心急的叫起來︰「琉月,快下來,沒事了沒事了。」

    楚琉月看楚千皓和鳳吟難看的臉色,唇角勾出譏諷的笑,冷冷的逼視著下面的兩個人。

    「你是我父親嗎?竟然外人一句話便定了我的罪,我說過了,我什麼都沒有做過,大姐姐昨日忽然說要帶我去游湖,還送了我一件漂亮的衣服,那衣服我沒舍得穿,不過一直帶在身邊罷了,今日去半月湖游湖,誰知道我和隆親王府的桐嫣郡主吵了起來,大姐姐便過去拉架,因為人多太亂了,所以大姐姐掉進了湖里,我便把昨日大姐姐送我的那件衣服送給大姐姐穿了,後來因為怕大姐姐身子骨不好,我們便打道回府了,誰知道,大姐姐卻不肯回來,非讓我一個人回來,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壓根就不知道。」

    楚琉月一再的提到那件衣服,靖王鳳吟的眼神忽地幽深了下去,一言不發的緊抿著薄唇。

    楚琉月都以死明志說她沒有對琉蓮動手腳了,那這是怎麼回事?

    楚琉月坐在樹上,自然把鳳吟的眼神看進了眼里,眼里的冷諷的笑意更深,她就是故意要讓鳳吟懷疑楚琉蓮的。

    大樹下面楚千皓眼看著四周聚集的人越來越多,趕緊的開口︰「父親相信你了,你快下來吧,別再待在樹上了,也別鬧了好嗎?」

    楚千皓頭疼不已,這個女兒實在是超出了他能掌控的範圍,他身為內閣的學士,自認也不是毫無心計的人,但是現在竟然拿這女兒沒有辦法。

    可惜楚琉月不理會他,她就是要讓他們楚家人沒臉子,招惹她是嗎?她是好死賴活的一個人,膽敢招惹她,她便要拖著他們一家子,看看誰比較吃虧,楚琉月一邊想一邊依舊大聲的說道。

    「父親心目中只有大姐姐,從來沒有琉月,琉月好可憐啊,現在大姐姐被人羞辱了,父親便算在了琉月的頭上,這關琉月什麼事啊?」

    楚千皓那叫各種想死中,他十分後悔先前沒有阻止靖王爺的行動,現在這事鬧得這麼大,要想不傳出去恐怕不太可能。

    偏偏楚琉月唱作俱作,庭院里還有不少的人同情著她。

    老爺一向喜歡大小姐,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沒想到大小姐現在被人羞辱也算到了二小姐的頭上,這二小姐倒底有多不受老爺待見啊。

    楚琉月正演得盡興,老國公楚檀年總算領著人趕到了。

    先前遠遠近近的他已經听到了楚琉月的話,所以已經把事情的大概听得明白了,老國公楚檀年倒底吃的飯比別人多,一听楚琉月的話,仔細的一分析,便發現這事恐怕是楚琉蓮動的心機,沒想到最後竟然害了自身。

    楚檀年想著,周身的怒火,都說了讓琉蓮不要再招惹楚琉月,看來她是把他的話听成耳旁風了。

    楚檀年想著,人已經走了過來,楚千皓一看到父親臉色難看的過來了,忙迎了過去︰「父親。」

    這件事竟然驚動了父親,楚千皓心中有愧意。

    楚檀年直接沒有給楚千皓面子,冷冷的說道︰「你的腦子是白長了。」

    若是有點腦子就該阻止靖王鬧大這件事,把這件事壓下來,這是楚家的家事,靖王摻合在其中,不管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楚府都落不得好。

    楚家的女兒竟然害得靖王做出失了儀德的事情,輕的可說他們楚府的女兒妖魅惑主,重的可以重治他們楚府的人。

    楚檀年指責了自個的兒子,望向靖王鳳吟的時候,也沒有多少好臉色。

    雖然鳳吟是堂堂皇室的皇子,可是楚檀年乃是南璃國的重臣,而且年長許多,再加上此刻鳳吟所做的事情,實在叫人不喜,所以楚檀年的惱怒,鳳吟不好說什麼。

    「靖王爺堂堂一個王爺竟然插手管內宅之事,難道王爺最近很閑嗎?」

    朝堂上明爭暗斗,拉幫結派的,這靖王爺自然也不例外,他這會子倒有閑情逸致來管楚府的家事。

    鳳吟听了楚檀年的指責,想到眼下自已身上該做的事情,越發的懊惱,臉色冷寒一言不吭。

    楚檀年訓了楚千皓和鳳吟,便走到了大樹下面,望著上首的楚琉月,笑得溫和的說道。

    「琉月,下來吧,有什麼委屈和爺爺說,現在沒人敢動你的,爺爺相信你是清白的。」

    其實楚檀年是真的相信楚琉月沒有對楚琉蓮動手腳,因為楚琉月的能力,使得他相信她要想算計楚琉蓮,恐怕也不會把自已置身在其中,所以這件事是另有原因的。

    楚檀年說完,楚琉月收回了抵著自已脖子的木簪,望著下首的楚檀年。

    「爺爺,我怕被人殺死,大姐姐被人羞辱了,有人把帳算到了我的頭上,既然要被殺死,倒不如自個死。」

    她說著慢悠悠的便又把木簪往脖子上橫過去,不過眼里閃著的卻是冷冽的光芒。

    下首的楚檀年一看她的神情,便知道這小丫頭壓根就沒打算死,她是鬧?

    楚檀年一想到這個,眼里不由得閃過不安,然後想到,琉月不會是?難道說這件事其實已經傳出去了,楚檀年一想到這個,手心全是冷汗。

    「琉月,你下來吧,有爺爺在,沒人可以抓你,這是我們楚府的家事,不關外人的事情。」

    楚檀年聲音冷厲起來,那口中的外人指的自然是靖王鳳吟。

    鳳吟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不過卻選擇了沉默,現在他算是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今兒個的事情若是傳出去,只怕父皇和母後?

    鳳吟的心中煩燥起來,沒想到自已因為心疼琉蓮,竟然?鳳吟想到了楚琉月先前提到的衣服,再加上最近一連串發生的事情,不由得眯趕起了眼楮,他雖然先前被情蒙蔽,可不代表真的是個蠢笨無知的,最近他和楚琉蓮還有楚琉月之間的事情,一一的在腦海中滑過。

    鳳吟眼里閃過疑雲,唇緊抿起來。若是?

    他想到那個可能,心里哪里能接受這樣的事實,趕緊的搖頭先自否認了,不會的。

    樹上楚琉月收起了木簪,一臉冷冽的望向樹下的鳳吟︰「靖王爺,你相信琉月是清白的了?」

    ------題外話------

    謝謝親愛們送的花鑽,還有票票,群麼一下。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