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總裁的小妻子最新章節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家花不如野花香(5000)

總裁的小妻子 第一百四十二章 ︰家花不如野花香(5000)

作者︰紫戀凡塵書名︰總裁的小妻子類別︰穿越小說
    與此同時,馮禎禎挽著雷辰逸,兩個人同時轉身……

    雷辰逸只覺得眼前一道熟悉的身影閃過,再看時,旋轉門外已經沒有人在。舒 感覺著身邊的男人身體一僵,一直看著雷辰逸的馮禎禎敏感的注意到。

    “辰逸,怎麼了?”

    “沒事。”

    雷辰逸在確定了一眼,不遠處的旋轉門外,並沒有程涵蕾的身影。只想先把馮禎禎帶離,事情發生的突然,需要一些時間緩和處理。雷辰逸與馮禎禎一起往外走,走出旋轉門。

    “哎呀。”

    一直粘在雷辰逸身上的馮禎禎,沒看路,在走出旋轉門的時候,腳下沒注意,當腳踩進了門口的一個紙盒里時,不由的發出一聲尖叫。

    臉色攸地變了,看著自己最喜歡的金色高根鞋此時竟然完全踩進了一個蛋糕盒里。白色的奶油粘在了高根鞋的腳底,看著那膩滑白棕黑色混合的顏色馮禎禎的臉色攸地變了。

    “這是什麼酒店?我要投訴他們,我剛來找你,他們不讓我進去你房間等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放任有人把蛋糕丟在這里,這究竟是怎麼做的服務,做的衛生。”

    見自己腳上的狼狽,退開的時候,鞋子上粘著奶油巧克力,看的馮禎禎臉色難看。

    雷辰逸沒有回應,只是看著地上的蛋糕,腦中閃過剛剛一閃而過的身影,剛剛看到的人,真是她。

    再看向地上的蛋糕,心中隱隱的明白了些什麼。目光不由四處搜尋著,尋找著程涵蕾的身影。

    “小姐對不起,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里會有一個蛋糕……”

    “不知道?還不快點清理干淨,你們知不知道我這鞋子有多貴,你們弄髒了賠的起嗎?”

    馮禎禎憤怒了,這是她好不容易買到的限量版鞋子……

    “我立刻幫你清理干淨。”

    服務生立刻蹲下,幫馮禎禎把腳邊的清理干淨,然後另一個人立刻清理著蛋糕。雷辰逸站在那里,看著那清理的時候,盒子微微的偏著,露出半個雷字……

    ******************************************

    不遠處的柱子後面,程涵蕾站在那里,看著自己剛剛在看到雷辰逸和馮禎禎轉身時,心中一緊,手一松,手中的蛋糕就這樣脫離了手,落到了地上。還來不及反應,程涵蕾的雙腿已經自動的開始挪動,當反應過來時,人已經躲到了不遠處的柱子後。

    一邊的綠色植物遮掩著她的身影,透過那縫隙看著雷辰逸與馮禎禎兩個人走出來,看著馮禎禎一腳踢上落在地上的蛋糕,就像是心如那蛋糕一般,被踐踏。

    程涵蕾慢慢的滑下身體,目光卻無法挪開的看著地上的蛋糕,耳里馮禎禎那嫌棄厭惡的話語已經無法入耳,只是呆呆的看著地上的蛋糕,腦中不由的浮現出剛剛自己在蛋糕房里情景,突然發現自己那麼努力的游說,顯得有些可笑……

    雷辰逸愛吃的那款只剩下一個,卻已經被另一位美麗的女子訂下。游說了很久,但因為對方心愛的人也喜歡吃那款蛋糕,無法割愛。程涵蕾說了好一會兒,就在程涵蕾以為沒有希望的時候,誰知道那個美麗的女子接到一個電話,美麗恬靜的小臉閃過一抹緊張,看了一眼蛋糕,眼里滿是不舍。

    卻在扣緊電話的時候,轉身對程涵蕾說,把蛋糕讓給她,反正她買了,心愛的人也吃不到。

    在程涵蕾連聲謝謝都來不及說的時候,美麗的女子已經匆忙的離開。

    好不容易才拿到的蛋糕,算是還了雷辰逸在自己過生日時為自己做的。

    其實,只是還他的人情而已。

    可是,為何看到馮禎禎一腳踢在蛋糕上的時候,就像是一腳踩上了她的心。

    那邊的馮禎禎還在叫著,直到腳上的鞋子被擦試干淨,馮禎禎這才似泄憤的摟著雷辰逸,向不遠處的餐廳走去。

    過了好一會兒,程涵蕾才站起身,在發現臉上涼涼的時候,程涵蕾抬起手,把臉上的涼意拭去……

    以前只听過z市是有名的渡假城市,還未曾知道原來z市的風沙這麼大,真的很大,大的不停往眼里竄……

    *******************************************

    z市的夜景很美,車停在半山的時候,打開車頂停靠在那里看著星空,是件很愜意的事情,當然,在這里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更是美妙之極。

    此時車里,熱情正在燃燒。

    左澗寧的雙腿圈在殷恪伽的腿上,雙腿的擠壓成彎曲模式,整個人切身而入,汗水隨著腰間的動作而一滴滴的落在左澗寧結實的胸口。

    今天是雷辰逸的生日,左澗寧喝的有些多。此時車里除了糜爛的.歡.愛氣息外,還混合著濃重的酒氣。

    隨著兩個人身體親密的糾纏,噴出來的氣息滿是濃重的酒氣,熱度揮灑。

    手扣在左澗寧挺立之點,隨著腰上的動作而上下動作著。

    激情,燃燒著彼此的身體。

    正在這時,放在一邊的手機突然響起。左澗寧迷糊的大腦有一瞬間的清明,那迷茫的雙眼微微睜開,看著近距離的殷恪伽,汗水正從他的額頭一滴滴的落下,正好有一滴落在他的眼間,讓剛睜開雙眼的左澗寧不由的又閉上了雙眼。

    “電……”

    一個字還沒吐出來。殷恪伽已經直接低頭鎖住了左澗寧的唇瓣,手更加有力的扣著左澗寧的腰身,腰部更加犀利的向前,玩弄著左澗寧身體里的顫抖之處。在看到左澗寧又被帶入了迷醉當中之時,大手伸手,不著痕跡的按掉了左澗寧在震動的電話,順手關了機。

    車里,不時的飄動著男人的粗喘聲,聲線混合在一起。

    整整一夜的糾纏。

    ********************************************

    程涵蕾合上電話,左澗寧的電話無人接听。站在離酒店不遠處的地方,突然間有些不知去哪里。

    證件都不在身上,連想重新找個地方入住都不可以。

    程涵蕾剛轉身,便與迎面而來的女子撞在一起。

    “好巧?”

    程涵蕾抬起頭時,看到竟然是之前在蛋糕房里遇見的女子。一直低著頭腳步急促的女子在听到程涵蕾的聲音時,紅著雙眼抬起頭看向程涵蕾。

    女子有些尷尬的伸手抹去眼淚,然後尷尬的說道︰“抱歉,只顧著看路,沒看到你撞到你了。”

    “你,沒事吧?”

    程涵蕾看著美麗的女子流淚的模樣,任何人都會心生憐憫。

    “沒事。”

    女子臉上有著一道紅腫,那是被打的痕跡。即使在月色下依然很清晰,似乎是感覺到了程涵蕾的目光,女子輕輕的咬著唇瓣說道︰“今天不是你朋友生日嗎?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里?”

    女子似乎是不想談自己的事情,話題轉向了程涵蕾。

    “有人陪他過生日。”

    程涵蕾淡淡的說著。

    女子剛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電話突然響了。看都沒看,女子直接按了電話,然後關了機。把手機放進包里的時候,看著程涵蕾關心的眼神,突然間覺得心里一暖。

    “對了,我叫若雨,你呢?”

    若雨看著面前的女子,美好的女子總是會讓人忍不住想靠近。

    “我叫……”

    “拜托,別說見過來。”

    就在程涵蕾準備開口的時候,若雨突然往一邊的公園陰影走去,程涵蕾還沒反應過來,便見到不遠處追來一道身影。在看到程涵蕾的時候,立刻一把扣住程涵蕾的手腕臉上難掩緊張,然後有些焦急的說道︰“你剛剛有沒有見到一個跟你差不多高,黑色長卷發,大大的眼楮……是你?”

    男人在抓住程涵蕾肩膀的時候才看清面前站著的女子是自己在餐廳里撞見的女子。

    “你在找人?”

    “嗯,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一個很美麗的女孩從這里經過。”

    “沒有。”

    程涵蕾搖搖頭,看著男人一臉的緊張。不由的有些羨慕,兩個人應該是吵架了。

    “謝謝。”

    男人對程涵蕾點點頭,已經快速的向前跑,一邊拿著手機還在拔打電話。看著男人的緊張,程涵蕾心中有些不忍。轉過頭想勸勸那個美麗的女子,可是轉頭時,看見陰影里的女子早在她跟男人說話的時候,悄悄的離開。

    *****************************************

    雷辰逸和馮禎禎在酒店對面一家個性餐廳,小舞台上是駐唱正在唱著情歌。兩個人面對面坐著,飯在吃了一半時。馮禎禎不知不覺間已經被雷辰逸帶的喝了挺多的紅酒,她還記得那晚喝多了雷辰逸的熱情。

    在雷辰逸用那種眼神看她的時候,馮禎禎不由自主的喝著。

    酒,有些上頭。馮禎禎對著雷辰逸魅惑的笑了笑……

    雷辰逸離開去買單的時候,馮禎禎坐在那里,雙手捧著下額等待著。雙頰布滿紅潮,眼楮染著一抹迷離看著台上的駐唱,在收回目光的時候,在看到坐在離這一桌不遠的地方,坐著一個單身的男人。面前的威士忌已經喝了一大半,正時正靠在那里,眉宇深鎖的喝著酒。

    本來有些迷茫的馮禎禎在看到那即使已經很久未見,但一眼便仿佛昨天才見一般。

    酒幾乎是在瞬間醒了一大半,條件反射的遮住臉,但在遮住的時候,又忍不住看向坐在那里的男人。

    真是他……

    明明想躲著,可是視線卻不由的看向坐在那里的男人。這是不是緣份?

    見那人明顯的是心情不好,把手中的酒當作水一般的在喝著。馮禎禎明明知道自己不該把眼神投過去,可是看著那男人的側臉,還是忍不住的看向那邊。

    馮禎禎眼角余光在看到雷辰逸過來的時候,立刻慌忙收回視線站起身。而那坐在那里的男人也隨著兩個人起身,跟著站起身,率先的走出個性餐廳。

    這里離酒店並不遠,穿過馬路,走上幾分鐘便到了。馮禎禎在看到男人起身的時候,不知道是想被看到還是害怕被看到,挽著雷辰逸,表情有些復雜。前面的男人一直走在他們的前面,直到走進同一家酒店的時候,馮禎禎扣著雷辰逸的手不由的緊了幾分。

    刻意的放慢了腳步,等兩人走到電梯的時候,電梯正往上,在另一部電梯下來的時候,那部電梯正好停住。馮禎禎看了一眼樓層,心,噗通的跳了起來……

    進了電梯,馮禎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從看到那男人的那一刻開始,便不由自主的會去想那個男人。就算雷辰逸在身邊,腦中還是不由的想到那個男人。也許每個人的心里都住著一個貪圖新鮮的靈魂,她會不由自主的去想那夜的激情。

    “辰逸,樓上等我,我去拿我給你的生日禮物。”

    在電梯停在馮禎禎當時暫住的樓層時,馮禎禎在雷辰逸的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在雷辰逸點頭間,邁步走出電梯。

    在電梯合上的時候,馮禎禎立刻快步的向前走。目光一掃過走廊,分不清為何心中為何會涌出一抹失望之意。

    邁步走向自己住的房間,從里面拿出那件薄若沙的衣服,換上,然後再披上自己的外衣。不知道為何,明明本來是滿心期待的事情,可是此時在換上時,竟然沒有了當時準備的心情。腦中會時不時的浮現出那夜出軌的瘋狂,不同的男人,帶來的不同的感受。

    那種偷情的激情,得到的高.潮是她從未有過的。

    拉開房門,馮禎禎不允許自己在胡思亂想,可就在馮禎禎向電梯走去的時候,不遠處正好有一位服務生敲門,門被拉開,服務生把酒送了進去,然後離開。而馮禎禎正好走到了房門口,里面的男人正好準備關門,但在看到馮禎禎的時候,明顯的一愣。馮禎禎一眼看到站在里面的男人,兩個人似乎都有些愣住,馮禎禎是沒想到竟然真是那個男人,男人則沒想到在這里看到馮禎禎。

    酒氣沖腦……眼開眼身。

    兩個人只是看著對方,馮禎禎心在噗通的跳動著,而本來捏著外衣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慢慢的松開,里面穿著的那套情趣睡衣呈現在男人的眼里。看著男人那解開襯衫的模樣,結實的胸,那手感自己似乎還能記得。

    彼此的眼里,看著彼此的渴望。

    馮禎禎不由覺得喉嚨干澀的厲害,理智讓她應該快些離開,可是雙腿卻不受控制的站在原地,怎麼也挪動不了。

    憂郁的男人是女人的致命傷,馮禎禎看著男人靠在那里,手中還握著酒瓶。

    “一起喝一杯?”

    男人的聲音有著男性獨特的沙啞,都忘記跟若雨是怎麼開始的了,兩個人在突破朋友關系,成為情侶,再到訂婚。而他永遠都真正走不進她的心,在她的心里,總是住著一個永遠讓他踏足不進的人,男人。

    他擔心的四處尋找的時候,終于接到了她的電話,是在登飛機之前,她又再次的不經他同意的離開,去了一個陌生的城市。

    嘴角忍不住冷諷的勾起。

    馮禎禎還在掙扎的時候,手腕已經被人扣住。還未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拉進了男人的懷里。大腦幾乎是在瞬間停止了動作,忘記了樓上雷辰逸還在等著她。手貼在男人滾燙的胸前,心已經醉了。

    合上的房門,外衣脫離了身上,整個人掛到了男人的身上。

    **********************************************

    房間,程涵蕾未開燈。坐在陽台上,走在街上很久,找不到左澗寧,最後只能回到這間房間。月光很美,一人賞月顯得有些淒涼。

    夜風微微的吹著,這安靜的夜里,突然被一聲曖昧的聲音打斷。

    “別在這里……”

    馮禎禎在樓下,掛在男人的身上,雙腿圈在男人的腰上,月光下,赤果的身體被按在欄桿上面,此時已經是夜深,人都已經入睡。在月色下,那雪白的身體似是踱上了一層美麗的光暈一般。男人在听到馮禎禎的抗拒時,嘴角邪肆的勾起,一邊撞一邊說道︰“這麼緊的夾著,真不想在這里嗎?”

    馮禎禎無言,她愛的就是這種偷情的感覺,在陽台上,仿佛隨時會被人看到,那種會被偷窺的興奮感,總是讓身體更加的敏感,享受著歡愛最高的快感。

    “嗯……”

    馮禎禎身體敏感的厲害,隨著男人每一次的腰部的動作都會緊緊的纏住男人。身體熱的厲害,男人的每一個力度都撞的她身體撞向陽台邊緣,身體幾乎整個都掛在男人的身上的。

    那曖昧的聲音,在午夜里顯得那樣的**。程涵蕾愣了一下,本來在這酒店听到這樣曖昧的聲音並不奇怪,可是這聲音,自己再熟悉不過了。

    馮禎禎……

    心中一疼,以為是馮禎禎和雷辰逸正在做,就在準備轉身往里走的時候,耳邊听到男人的聲音,對于雷辰逸的聲音程涵蕾很熟悉,可那不是雷辰逸的聲音……

    站起的身體僵在原地,程涵蕾腦中亂轟轟的一片,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正在大腦亂轟轟間,熟悉的氣息突然席卷在身後,腰被人牢牢的摟住,而那熟悉的氣息噴在她的耳邊……

    先送上5000字,還有3000月票加更,紫姑娘繼續努力去了。

    明兒月票加更數【440】.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