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 - 第六十五章 神奇往事(7)

我當道士那些年 第六十五章 神奇往事(7)

作者︰三書名︰我當道士那些年類別︰穿越小說
    當天晚上,老李不顧趙老太爺的再三挽留,帶著我師父三人徑直離去了,去了哪里呢?去了我師父那個家徒四壁,比牛棚也好不了多少的家。

    是夜,一盞昏暗的油燈照亮了唯有一床,一桌,兩個木箱子,幾條破凳子的屋子,老李師徒三人做在僅有的凳子上,而我師父站在老李面前,正一五一十的跟老李說起他的過往。

    說到動情處,師父早已是淚水滿襟,畢竟只是十歲的孩子,平日里撐的再堅強,在陡然遇見一個可依靠的人時,也終于把深藏的悲傷通通發泄了一回。

    「師父,這就是事情的全部經過,我求師父能幫我,親手結果了這劉三,讓姜爺爺在天之靈能夠安息,我.我.」說到這里,我師父‘噗咚’一聲跪下,看著就要給老李磕響頭。

    老李一言不發,只是一把扶起了我師父,這時陳立仁忍不住了,說到︰「師父,這劉三如此可惡,早就該得報應,我們來這里,就是他命中注定要得的報應,那我們做事也算應了天道,我看不如就畫個引魂陣,把孤魂野鬼,厲鬼惡鬼全引到他家里去,讓這惡人和他的惡奴.」

    陳立仁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李立厚打斷︰「引魂陣太過惡毒,切不可輕易使用,有傷天和。我看可以用一些小法門,聚煞氣于他家,改他家風水運道,專門針對屋子主人那種,不出一年,保證他」

    「不然我明天去探听他出生的日子,讓師父推出他的生辰八字,我們用打小人之法吧?保證打的他」

    老李沒有說話,陳立仁和李立厚倒是熱烈的討論開了,師父的事情有些淒慘,而那劉三也著實可惡,也難怪他們會那麼憤怒,連一向穩重的李立厚都沒有忍住,說的還全都是些惡毒法子,听得我師父一身冷汗。

    引鬼,引煞,打小人這些東西真的可靠嗎?

    「別忙叫師父,你說過你大仇得報,才會當我弟子,那麼我們就去報了你的大仇,我才收你這個弟子。」老李終于表態了。

    我師父听得一陣激動,又是想跪,卻被老李抓得死死的,跪不下去,只得激動的再次流淚。

    「你別忙跪,待到入門時,有的你跪!」老李望著師父說了一句,然後站起來說到︰「天道循環,報應不爽,這該是劉三的現世報,我們這就去罷!」

    「這就去?師父,這仇要怎麼報?」李立厚不由得愣了一下,連我師父和陳立仁都愣了。

    「他明目張膽的在村子里橫行霸道,草菅人命,那我們也就明目張膽的打上門去。」老李的神態頗有幾分瀟灑和豪氣。

    「打上門去?不行啊,那劉三可是有槍的!」我師父有些搞不懂老李了,明明是個道士,怎麼有時候會像個江湖俠客,可是江湖俠客功夫再高,也不能和槍比啊。

    「有槍?有槍也無妨,這件事就要快意恩仇。」說著,老李又轉頭對著師父說到︰「只有快意恩仇才能徹底解開你心中郁結,在以後修行之路上心境無隙。陰毒的法子不是沒有,但沒必要讓你因這事兒背上太多的業,再說,這是你和我師父緣分的開始,怎能以一個陰毒的法子開始?走吧。」

    老李說的話,我師父不能理解,他只是被老李牽著手,在這黑沉沉的夜色中,有些盲目的走出了屋子,直到走出了上百米,我師父才開始害怕。

    這也怪不得他,劉三在村子里積威已久,這忽然要上門去找劉三的麻煩,他一個小孩子咋能不害怕,心底沒底,他只能問相對于沉默的老李和李立厚來說,比較活潑親切的陳立仁。

    「城里人,你師父的功夫很好嗎?」我師父已經習慣了叫陳立仁為城里人。

    「道家原本就要強身健體,練的功夫能少嗎?這練得久了,內氣充足,比起武家的內力也不遑多讓,一些武家的把式,學起來也是到手擒來,分外輕松的事兒。你別小看我們師父,他懂的東西可多,一些功夫是不在話下的。」陳立仁的確話多,我師父問他一句,他能答出一串兒來。

    但不管怎麼樣,他這樣的回答總算讓我師父放下不少心來,畢竟我師父知道,這村子里可沒啥會武功的人,都是些仗勢欺人的家伙。

    兩人開始談論一些別的,在交談間,不知不覺也就走到了劉三那棟在村子里最氣派的院子面前。

    到了劉三住的地方,我師父又開始有些害怕,老李察覺到我師父的情緒,不自覺的摸了摸他腦袋,說到︰「不怕。」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那麼簡單的兩個字,卻像給了我師父無窮的力量,頓時我師父就不那麼怕了。

    老李松開師父的手,就那麼徑直走上前去,開始‘咚,咚,咚’的敲起劉三的院門,那沉悶的敲門聲,在這黑夜里是分外的刺耳。

    不一會兒,門里就有了回應,那罵罵咧咧的聲音讓站在門外的幾人都听了個分明,可見劉三在村里有多麼的霸道,就是一個下人,也可以這樣不問是誰,就開始罵人。

    老李也不答話,更不動怒,只是那擂門的聲音更大了一些。

    「你要是不給老子說出個二五八萬來,老子開門就打死你。」‘吱呀’一聲大門開了,那人兀自罵罵咧咧,這就是智商上的問題,也不知道劉三咋會用這樣的人,就算在村里再橫行霸道,不知來客是誰,就喊打喊殺的,不是智商上的問題是啥?

    那人開門後,第一眼就看見了老李,老李是個啥形象?就是個老農民的形象,這下那人更加跋扈了,二話不說,那樣子張口就要吼人了。

    可是老李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快速的一伸手,就听‘ 嚓’一聲,那人捂著下巴,連話也說不出來了,接著老李的腳一勾,那人‘啪嗒’一聲又摔地上了,老李看也不看他,用腳在他的腿彎處一踢,又听見‘ ’的一聲悶響,那人又連忙去捂著膝蓋,無奈他說不出話,只能發出‘嗚,啊’的聲音。

    老李的這一連串動作極快,我師父甚至都沒看清楚是咋回事兒,就見到那人倒在地上一副痛苦的樣子了。

    「看見了嗎?這就叫真功夫,我師父一來就把那人下巴卸了,又把他絆倒,再一腳踢到他的關節處,這小子脫臼了,這是叫也叫不出,跑也跑不了。」陳立仁可不忘給我師父解釋老李的厲害之處,跟個搞宣傳的似的。

    只有我師父目瞪口呆,這就叫武功?一點華麗的招式也沒有,動作也很樸實,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看你惡形惡狀的樣子,想來平日里也沒少狐假虎威,少做壞事,略施懲戒也不為過。」老李拋下一句,就徑直朝著劉三的院子里走去,我師父三人連忙跟上。

    劉三的院子相比于其他的地方很是熱鬧,雖然只有幾處房間亮著燈光,可那‘押啊’‘押啊’,或者男女的靡靡之聲卻是不停的傳來。

    可見劉三和他的爪牙們日子過得是多麼的‘瀟灑’,也多麼的墮落。

    「哼」老李只是冷哼了一聲,略微在院子里望了望,便舉步朝著其中一處屋舍走去。

    我師父倒是有些‘佩服’劉三這些下人爪牙,剛才有人敲門,又發出了那些動靜,竟然沒有別的人出來探查,可見他們在村里作威作福慣了,已經不把這村子的任何人或事放在眼里。

    老李走在那棟屋舍前停下了,那男女的靡靡之音就是從這里傳出來的,老李倒是不為所動,可憐後面三個孩子未經人事,都鬧了個大紅臉。

    ‘砰’的一聲,老李直接抬腳踢開了大門,那木制的門閂竟然被老李一腳踢飛了去。

    這時,院子里才有了動靜,幾聲‘誰’‘哪個在搗亂’‘什麼事兒’的呼喝聲後,院子里響起了腳步聲。

    只有劉三的房間倒是分外的安靜起來,剛才那讓人听了不好意思的聲音也沒有了。

    老李根本不管院子里的動靜,徑直就走進了劉三的房間,沒走幾步,就看見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坐在那大床上驚慌失措的看著老李,劉三卻不見蹤跡。

    老李只是站在房中,不動神色,只是過了一小會兒,就看見一個人坡著腳,批了件唐裝從那大衣櫃背後出來,手里赫然拿著一把盒子炮,也就是駁殼槍,正神色陰沉,似笑非笑的指著老李。

    「人都跑哪兒去了?都到老子這里來!」劉三倒是個謹慎的人,他拿著槍,佔盡優勢,卻先不質問老李,而是喊人到他房間里來再說。

    老李可不管他這一套。盡管是槍口對著他,他依然是從容的朝著劉三走去,速度不快,但也不慢,就是平常步伐。

    劉三的房間很大,所以老李和劉三還隔著一段距離,面對老李的從容,劉三拿著槍反倒有些心慌,用槍指著老李,劉三不自覺的退了兩步,有些聲厲色茬的喝到︰「你是誰?三更半夜到我這里來做什麼?你給我站住,不要過來,我要開槍了。」

    老李哼哼冷笑兩聲,不答劉三話,更沒停下步子,就那麼徑直的走著,劉三吼了一聲︰「老子斃了你再說。」那樣子就要開槍。

    而這時老李忽然怒目圓睜,一聲炸雷似的聲音仿佛從他胸腔涌出︰「混帳!」

    這聲音吼的整個屋子里的人,包括李立厚,陳立仁都恍惚了一下,劉三更是愣了片刻,跟丟了魂似的,因為聲音是沖他來的。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