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至尊仙皇最新章節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窺視之眼

至尊仙皇 第三百七十七章 窺視之眼

作者︰流連往返1979書名︰至尊仙皇類別︰玄幻小說
    這時,無數的劍光已經升到了數十丈高的天空。([138看書網]138看書網)

    嗡嗡嗡嗡……隨著劍鳴之聲響徹天空,劍光呼嘯著,紛紛刺破空氣,爆響著向夏塵激射而來。

    那萬劍齊發的景象,顯得分外恐怖。

    夏塵臉色絲毫不變,突然向右上方大大邁出一步,他腳下踩著的實地只有丈許方圓,這一腳踏出,已然到了深淵的邊緣。

    幾顆大小不一的土坷垃被踩裂,向深淵中滾落,眨眼之間便不見了蹤影。

    嗤嗤嗤……無數的劍光從夏塵身旁而過,不少劍光近在咫尺,甚至是擦肩而過,只差毫離,卻沒有傷到夏塵半點,就好象他所站的位置是個絕對安全的地方般。

    轟!數百道劍光無聲無息地插進夏塵剛才站過的地方,瞬間將一大片土地掀飛開來。出現一個深不可測的大洞,若不是夏塵剛才移開,此刻已經是被萬劍穿心。

    嗡嗡嗡……令人心顫的劍鳴之聲再次響了起來,劍光涌出大地,比起第一次要快上許多,只是眨眼功夫便升到了高空,然後閃爍,呼嘯著再次向夏塵激射而來。

    夏塵眼里閃過一絲光芒,依然是右上方向,再次邁出足有半丈遠的一大步。

    他本就站在了深淵的邊緣,哪怕只是挪動一小步,也要毫無懸念地墜落,然而夏塵卻是毫不猶豫地邁出,仿佛面前不是深淵,而是平坦大道。

    前一只腳落下,夏塵踩在了空處。但是卻沒有摔落,站得比哪里都穩當,似乎那地方有層透明的玻璃,可以托住他的身體。

    隨著另一只腳落下。夏塵已經完全站在了深淵之上,凌空而立,卻依然站得穩穩當當,似乎深淵根本就不存在。

    轟!劍光爍爍,再次將他原來站過的地方刺成蜂窩。

    劍光沒有絲毫停頓,嗡嗡響聲連綿不絕,但是這一次不再是從大地里涌出,天空上突然出現無數星辰。這些星辰轉眼之間便變得耀眼龐大,呼嘯著激射下來。

    那赫然是一道道比剛才劍光還要強盛數倍的金色長劍!

    這些金色長劍不但更加鋒芒畢露,而且也比原來密集得多,呼嘯著向夏塵當空刺下。

    夏塵沒有抬頭。繼續邁動步伐,從出現劍光開始,他只邁了兩步,但是這一次,他連續邁動了三步。只是不是直線行走,而是向著右上一步,然後是左上一步,最後才向前跨出一大步。

    這三步完全是凌空而行。金色劍光紛紛擦著他的身體落入深淵,良久之後。火紅色的深處,突然綻放出無數細微的漣漪。

    天空上。金色的星辰從出現以後,便再沒有消失,前一波劍光剛剛激射,後一波劍光便蓄勢發出。

    夏塵眼里不斷閃過光芒,開始不停地移動起來,看似只是雜亂無章地走著,路線曲折,但是每走一步,總是能恰到好處的避開劍光,處于極為安全的地帶。

    這一切自然是窺視之眼的功勞,整個禁制變化在窺視之眼下幾乎沒有秘密。

    而且為了增大效果,夏塵刻意增加了窺視之眼的強度,他的真氣極其雄渾,目光所見,不論是黑色的大地、碧藍的天空還是遠處的青山,都已經不再是本來的面目,而是顯露出無數道禁紋組合。

    那無數的凜冽劍光,正是從禁紋的變化中激射而出,雖然充滿殺機,但是卻不是肅殺得毫無余地,而是每隔數條禁紋,便有一道安全的空隙。

    這安全空隙也不是禁制故意所留,而是布置時的必然,世界上沒有毫無破綻的禁制,完美的禁制是不存在的。

    夏塵每一步都踏在安全空隙上,劍光自然便傷不到他,看似踏入了深淵,但在窺視之眼里,深淵其實只是透明的幻象,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他的動作逐漸加快起來,因為禁紋排列的速度正在加速,這意味著無堅不摧的劍光也變得更加凶狠和密集,安全空隙出現的角度也變得刁鑽起來,有時候甚至是移動的,這需要更加敏銳的判斷力。

    當然,這對夏塵來說依然只是小兒科,擁有禁制之眼,他就等于帶了一個牛逼哄哄的作弊器,只需要跳來跳去就可以了。

    “一五七七號,出局。”冰冷的禁制提示聲突然響了起來,表明有參選弟子已經忍不住捏碎了玉簡。

    這可不比第一輪的登塔,只要抗住負重壓力便沒有危險,在禁制陣法里,攻擊隨處可見,那漫天的劍光看上去便十分可怖,雖然後天十重的修為挨上一記不至于死,但是如果被劍光全方位的覆蓋,哪怕是四大天王,也是死路一條。

    而此時,距離第二輪選拔開始還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一六**號,出局。”

    “三六六四號,出局。”

    ……

    禁制提升聲毫無感情地連續響起,意味著不少弟子根本無法面對禁制陣法的變化,只能捏碎玉簡。

    通天塔外,出局的弟子無一不是狼狽之極的閃身出來。

    有的鮮血淋灕,負傷不輕。有的眉毛頭發燒焦,一臉烤焦的漆黑之色,有的則全身水淋淋的,布滿了冰塊,凍得全身發抖,有的則是鼻青臉腫,更有的則全身布滿灰塵,仿佛剛從地里爬出來。

    好在眾弟子雖然受傷,但是普遍都不重,只是各個臉色蒼白,顯然是被驚嚇得夠嗆。

    “天哪,我剛進去,就看見一面汪洋大海,還以為海中會出現什麼怪物,正警惕的時候,足有三十丈高的沖擊浪瞬間就起來了,劈頭蓋臉地向我打來,臥槽,真嚇死俺了,當時我就捏碎玉簡了,這禁制陣法,真不是人能闖過的。”

    “你這算什麼,我剛進去,發現他媽的自己竟然坐在一處火山口上,**底下就是火山,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火浪就洶涌而出,差點把我**烤成焦炭,本來我還能撐一撐,但是當跑到山下的時候,看見滿天降落的火雨,我就知道完了,唉。”

    “別提了,我最倒霉,剛進去就趕逢下雨,澆著澆著我就只好出來了……什麼,你說下雨算什麼,我告訴你,下雨的確不算什麼,但是那下的不是雨,是刀子,是一片片刀芒,簡直把老子嚇傻了,這要不出來,還不得立即被切成羊肉片啊。”

    “擦,你們至少還能行動呢,我進去之後,根本動都動不了,因為我被活埋了,于是我啥也沒干,就是一個勁的挖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拼命的挖啊挖的,挖得手都酸了,最後你們猜我挖到了什麼?”

    “啥?棺材還是寶貝?”

    “禁制空間里還能有東西?你真能瞎掰。”

    “哇  ,難道是絕世美女?”

    “還他媽美女……我告訴你們,我挖到了岩石,實在挖不動了,就只好哭著捏碎了玉簡。”

    次奧……一片經典的語氣助詞響起。

    眾出局的弟子大吐口水,紛紛覺得禁制陣法太難了,別說闖過,就連撐個一時半刻都做不到。

    黑色空間里,風雷等聯盟長老微笑不語,所謂難,只是針對不會而言,如果會了,自然也就不難,這些出局的弟子本身對禁制就一知半解,三天的修煉時間也沒有吃透玉簡,出局自然不會有什麼懸念。

    光幕上面,大多數弟子都還在層出不窮地幻象攻擊中掙扎著,除了出局的那些人之外,他們的禁制基礎知識相對來說比較扎實,又修習了三天玉簡,因此經過初始的慌亂之後,也都開始適應禁制陣法的節奏。

    他們謹記著修習後領悟的要點,憑借後天十重巔峰修為的強大直覺,以及對禁制陣法的節奏感受來判斷安全的地方,雖然有所偏差,但是也是**不離十。

    至于能走多遠,或者說能避開幾輪攻擊,那就是個人修為和領悟的事情了。

    沒有人敢和禁制硬抗,至于破解,更是無稽之談,連躲避都顯得如此軟弱無力,更別說前兩者了,因此所有弟子都采取了躲避的策略。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當然,有些強大的弟子表現還是很穩定的,他們雖然不象夏塵擁有窺視之眼能夠看到禁制本源,但是憑借對禁制的認知了解,再經過精準的計算判斷,每一步都走得很扎實。

    顏子就是如此,或許是從第一輪里獲得了感悟,他的臉色顯得頗為堅毅,神色間也更深沉了些,一雙眼楮淡然地看著前方洶涌撲來的火牆,徐徐走去。

    第二輪是無法看到別人的比試情況的,就算能看到,也沒有人能夠有這個閑暇和心情。因此顏子也只能閃電般地閃過一絲想法。

    夏塵,在禁制方面我有獨到心得,所以這一輪我相信,我必然比你先通過禁制陣法,只希望你別出局,因為第三輪里,我要堂堂正正地打敗你,讓天下人看著,你終究還是不入流的家伙。

    閔子站在一片冰山上,順著河水洶涌流動,前方則是一片大瀑布,水流嘩嘩作響,最多不過十息時間,他和冰山便會一頭扎進瀑布中。

    他的臉上布滿了一層水汽,但是神情卻還是十分平靜。

    哼,我閔子雖然不是禁制天才,但是門派卻是禁制大派,從小就接觸各類禁制,這個普通的禁制陣法雖然摻加了幻象,但是又豈能瞞過我。

    九五二七,上一輪算是我誤判了,但是這一輪,你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比得上我。閔子眼里閃過一絲陰霾,突然從冰山上站起身,然後高高躍起。(未完待續……)

    p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