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都市言情小說 - 重生之庶女狠毒最新章節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重生之庶女狠毒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作者︰楚長安書名︰重生之庶女狠毒類別︰都市言情小說
    “皇上駕到!”傾落一愣,旋即自語道,“呵……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請允許曹操的存在!)

    皇帝一身浩氣剛正的走了進來,整個人精神抖擻。舒駑襻然而,他臉上的笑,透著無盡的奸邪。

    “皇後,怎麼辦?”武鳳站在傾落的身邊,看著皇帝的表情,心里暗叫糟糕。不管如何,終究是寡不敵眾。若是那皇帝真的想對傾落做什麼,只怕她們沒有反抗的余地。

    對了,三絕琴!

    想到三絕琴,武鳳準備悄悄的溜走去取琴。對于傾落而言,只要有三絕琴在手,即便是千軍萬馬,終究抵不過她指尖一滑。

    看著朝自己走來的皇帝,傾落緩緩的起身,手撫著上不算隆起的腹部。壓著聲音對武鳳說道,“武鳳,一切按照計劃行事。”

    “可是……”看著一臉奸邪的皇帝,再看看他身後的御林軍。武鳳有些遲疑,若是計劃失敗,只怕是他們三個都會死!

    “武鳳,告訴我,我是誰?”說著,傾落笑著轉身看著武鳳。

    武鳳抬眸,對上傾落神采奕奕的視線,心底的那絲不確定最終被她的笑容淡去。是啊,自己眼前的這個女人是誰。她可是花傾落,西琴國的皇後!那個用自己的智慧化解重重磨難,最終踩著萬千人的尸體登上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

    這世間的男子之所以如此痴迷她,不就是因為她這種自信的光芒麼?

    想到這里,武鳳點了點頭,旋即對著傾落用力的點了點頭,“您是我的主子,西琴的皇後花傾落!那個讓人聞名喪膽的女人!”

    聞言,傾落倏忽一笑,旋即轉身看向已經走到離她不到十步的皇帝。

    而那皇帝也沒再前行,就那樣定定的站在十步之外,看著傾落冷冷的一挑嘴角。

    “膽子倒是夠大,不愧是西琴的皇後。也只有你這樣的女人,才能有那樣的本事滅了朕的十萬大軍!”

    “皇上倒是看的起我,不知這麼晚了,皇上來找我有何貴干?”邊說著,傾落的緩步走到燭台邊,拿起簪子挑了挑燭心。

    看著傾落一臉氣定神怡的樣子,皇帝不禁皺起了雙眉。他極不喜歡這種感覺,被忽視,被看輕。哼……要知道他可是當今的皇帝,這整個東都都得听他的話。更何況,這個女人說的難听點不過只是一個俘虜而已!

    想著,皇帝往前走了幾步,沉著聲音說道。“今日,朕是來取你性命的!朕可不希望你這個女人毀了朕的太子,毀了朕的江山!”

    聞言,傾落忍不住咯咯咯笑出了聲,她伸手輕掩著嘴巴說道,“皇上倒是瞧得起我,毀了你的江山?呵……我還真是這般想的。你這東都的疆土,我花傾落看上了!”語畢,她莞爾一笑。

    而不遠處的皇帝被她的笑容深深的蟄了一下,心底的那絲怒火輕而易舉的被花傾落挑起。他冷冷的瞥了眼自己身後的眾人,旋即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一個個還愣著作何?還不幫朕把這個妖女綁起來!”

    “諾,諾!”身後的公公嬤嬤急急的跑上來,用粗重的繩子綁住傾落。而這一次,傾落並沒有做任何的掙扎,她的眼神越過皇帝,越過外面重重的火光,看著不知名的方向。

    “把她給朕綁起來,活活燒死!朕絕對不允許這個妖女,以及她腹中的妖孽毀了朕的江山,毀了咱們東都國!”說著,他大手一揮,眾人便將傾落拖到外面。

    辰翰在武鳳的懷中睜著好奇的眼楮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看著傾落被人推著往外面走去,小家伙身子朝門外一拱一拱的。

    橙紅的火光照亮了整個院子,也把眾人的臉照的火辣辣的燙。地面上,原本有幾尺厚的積雪,此刻正在慢慢融化。

    皇帝的這一切早有預謀,因為那院子里此刻已經堆滿了柴火。而傾落,被綁在一根沖天的柱子上,她的周圍慢慢都是木柴。而木柴的外圈圍著四五個人,每個人手中都握著熊熊燃燒的火把。

    武鳳看的有些焦急,而站在高處的皇帝卻冷笑著和她說,“不要著急,你也逃不掉的!”說著,皇帝對身旁的公公說了幾句什麼,那公公連連點頭,旋即走到武鳳的身邊,強硬的想搶走武鳳懷中的辰翰。

    “不要……你們不能這麼做!你們就不怕太子回來動怒嗎?太子是那麼在意主子的,要是被他知道你們趁他不再要了主子的命,你們到時候就準備找人收尸吧!”武鳳氣沖沖的威脅道,一邊抱著辰翰就是不肯松手。

    忽的,武鳳看到那公公手中的拂塵猛的朝自己掃來,她一怔,本能的要避開。身子一側,卻被那公公得了空檔,辰翰立刻被他抱了去。

    這一下,包括原本安安靜靜等著受罰的傾落也著急了,她脫口喊道,“辰翰!”

    “怎麼,這下終于著急了嗎?呵呵……你放心,這孩子我不會殺了他的。相反,我還要撫養他長大,我要他將來領兵去攻打西琴!你覺得如何呢?父子反目成仇,這般的戲目是多麼的精彩!”

    說著,他伸手接過那公公手中的辰翰,旋即抱著他指著傾落說道。“孩子,你瞧瞧,那是你的母親,如今她要在你面前活活被燒死了。你要看清楚咯,這是你見她的最後一面。”說完,那東都帝已經忍不住朗笑出聲。

    而在一旁的武鳳忽然對著人群大喊,“主子,你等著,我給你去拿三絕琴!只要有三絕琴在手,這些人就等著身首異處吧!”

    說著,武鳳想要掙脫大家的束縛,去屋里抱三絕琴出來。

    然而,此刻,從屋中緩緩的走出一個女子。那女子面色青灰,十分憔悴。她身穿一身繡著蓮花的素色緞襖,整個人看上去死氣沉沉的。然而,她的嘴角始終掛著一抹僵硬的笑。

    當她晃到門口的時候看到遠處的傾落時,她臉上的笑愈加的燦爛。“哈哈哈……花傾落,這是你的三絕琴吧。你當初拿它滅了我們十萬大軍是不是呀?呵呵……今日我要拿這琴毀了你花傾落!”

    語畢,沈箬竹盤腿而坐,她將三絕琴放在自己的腿上,手指才觸了下琴弦,便被一股力給彈開。

    眾人都嚇了一跳,都忍不住齊齊的看著沈箬竹。

    “呵……你拿了琴又如何。你可知,這三絕琴是認主人的,你不是它的主人,所以它是不會讓你觸踫的。若是你用蠻力,只怕到時候,你的五髒六腑都會被琴音震碎!”武鳳滿是威脅的說道,听的沈箬竹神思一恍。她的手指有些微微的猶豫,確實,從方才的力來看,武鳳說的事情極有可能發生。

    可是,一想到自己那死去的孩子,所有的理智再一次消失殆盡。她深呼吸了一下,旋即對著遠處的傾落說道。

    “花傾落,我要和你同歸于盡!”說著,她的十指快速的在琴弦上一撥,只見一道利芒飛射而出,然而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利芒哪是射出去的,那利芒才射出便迅速的回轉,硬生生的打中了沈箬竹。

    “噗……”沈箬竹受不住拿到氣勁,忍不住噴出一大口鮮血。

    然而,沈箬竹不信,她的十指快速的在琴弦上掃動。然而,每一次利芒都是射穿她的身體。

    看著七竅流血的沈箬竹,眾人嚇得都紛紛別開眼去。

    她身邊的老嬤嬤已經跪在她身邊,哭著求她停下來。而沈箬竹仿若未聞般,她痴痴的笑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花傾落,你這個妖精,你到底用的是什麼妖法?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邊說著,她邊掙扎著想往花傾落的方向跑去。然而,她的步子沒走幾步,只見她身子一軟,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皇帝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沒有說什麼,只是示意身邊的公公,去把三絕琴收起來。旋即,他沉聲吩咐道。

    “來人吶!將這個女人也給朕丟進去,點火!”

    就在武鳳被丟入柴草堆的那一刻,皇帝大手一揮,只見四五個火把就往柴堆里丟去。

    “啊……”

    “啊……”

    “……”

    只听幾聲慘叫,那幾個火把分別砸中了方才手執它們的人。那四五個人痛的在地上打滾,有幾個人身上,甚至有火苗在竄動。

    御林軍立刻陷入警備狀態,所有的人將武器牢牢的握在手中,警惕的看著傾落的那個方向。

    只見一身紅衣的紅葉風度翩翩的站在那里,月光下,他的一頭銀絲閃閃發亮。那雙有些犯藍的眸子,神采奕奕。整個人看上去,倒不像人,像足了一個雪妖。眾人看著從天而降的紅葉,都一愣一愣的。

    “怎麼樣?嚇死了沒?”他轉身,對著傾落微微一笑。

    聞言,傾落好氣又好笑的瞪了他一眼,旋即說道。“已經嚇死了,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花傾落的鬼魂!”

    听傾落如此說,紅葉笑的愈加的開懷。他拿著扇子一下一下敲著自己的肩膀,痞痞的笑著說道。

    “哦,那您是否可以自己離開了?據我所知,這鬼魂的話,繩索是困不住的!”語畢,他還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

    身後,皇帝的臉色有些發黑,他低聲喝道,“紅神醫,這等閑事,朕勸你還是別管。不若,朕便將你一道罰了!”

    “將我一道罰了?呵……皇上您這是會說笑!您覺得,你有那個罰我的本事麼?”語畢,原本還是一副玩世不恭樣子的紅葉,瞬間收了所有的痞勁,轉而化作一臉的冰冷。

    當他看到皇帝愈發陰沉的臉,他繼而說道,“更何況,我告訴你。今日這閑事,我倒是管定了!”

    “哼……不自量力!既然你要管,朕便將你一道射殺了!”說著,皇帝一揮大手,對著身後的御林軍射箭隊說道。

    “來人那,給朕放箭!”他的話音剛落,那些射擊的人立刻走到前面,將手中的箭飛速的射向傾落的方向。

    只听無數的嗖嗖聲往自己的方向而來,傾落雙手一個用力,原本束縛住她的繩索立刻斷裂成幾節。

    而當皇帝看到這一幕時,一種莫名的慌亂感從他的心頭閃過。然而這感覺很快,瞬間便消失了。

    傾落擁腳尖提起一根木柴,抵擋著那一支支的箭羽。

    “住手!”只听一道熟悉的聲音,自遠處的夜空中由遠而近的傳來。緊接著,一個黑衣人出現在院子里,而他的手中拿著一方翠綠色的方印。

    這一下,皇帝的臉色已經黑的無可救藥了。他咬牙切齒的說道。“繼續給朕放箭!不殺了他們,朕就砍了你們的腦袋!”

    說著,他還搶過身邊一個士兵的箭羽,瞄準傾落便這麼射了過去。好在那黑衣人反應夠快,他從自己的腰間抽出寶劍,刷的打飛了那一支箭羽。旋即高高的舉起自己手中的那塊方印。

    “太子有令,若是誰敢動太子妃一根寒毛,殺無赦!”

    他的話音剛落,有許多的人都不禁雙腿一軟,直接跪了下去。

    “太子恕罪,屬下等也是奉命行事啊!”

    一句話落,皇帝氣的抽出其中一個人腰間的寶劍,一手一個的刺了過去。鮮紅的血染紅了他整個人。

    傾落冷眼看著,而原本听命于皇帝的御林軍,再看到自己伙伴倒下去的那刻,也有一絲絲的動搖。看到這里,傾落忽而一笑,旋即對著眾人說道。

    “這江山,日後定然會是太子的。誰才是你們的主子,自己好好的想清楚了!”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