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隨身攜帶主神空間最新章節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貫徹愛與正義的勇士

隨身攜帶主神空間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貫徹愛與正義的勇士

作者︰低調頹廢書名︰隨身攜帶主神空間類別︰科幻小說
    其實想想也是,桔梗的性格本就如此,雖然楊曦很希望桔梗對自己特殊一點,但若是桔梗因為自己而改變了,還是他原本所喜歡的那個冷靜睿智、剛毅不屈的桔梗嗎?

    想到這里,楊曦也釋然,強扭的瓜不甜,就這樣順其自然,反正只要自己不放手就行了,相信總有一天會打開她冰封的內心的。

    雖然出了契約神宮寺玖惠澄的小插曲,不過也不影響白雪美逸媽媽冰雪的計劃,她反而用受苦的難民發現了賑災救星一樣的表情,死死盯著楊曦。

    「月音先生,你看我女兒,她外表也不比你身邊的那些人類女孩子差?而且身為雪女一族,她的肌膚可不是人類能夠相比的哦。你過來摸摸,這嫩滑、清涼舒爽的感覺,絕對是你從來沒體會過的雖然她現在的胸脯是比你那位白頭發的未婚妻小了點,不過那沒什麼大不了的,經常使用波,偶爾有個小饅頭換換口味也不錯啊,再說了,美逸還有繼續成長的潛質,不相信?你看看我要知道我以前在美逸這個年齡還沒她的大呢,現在的規模也不錯了」

    眾人滿頭黑線的听著冰雪那如同推銷一般介紹自己女兒的方式,雖然知道身為一個母親,想要使自己的女兒與她所喜歡的男人一起過幸福的生活,也算是避免冰雪以前發生過的悲劇,可是這種方式也太令人驚訝了若不是被推銷的人是楊曦,只怕換個神經稍微弱一些的普通人,早被她給嚇跑了。

    「媽媽」

    低沉的聲音從說得正起勁的冰雪身後傳出來,讓她原本掛在臉的諂笑頓時凝固起來,僵硬的轉過身子看著身後渾身下正不斷散發著黑氣的女兒,冰雪還沒來得及替自己解釋,從白雪美逸身散發出來的黑氣就迅速凝結將冰雪冰封起來,成為一個美麗的婦女標本。

    「呼~~」

    看到自己總算是將這個愛嗦的媽媽那嘰嘰喳喳不停推銷自己的嘴巴給封住了,白雪美逸放心的舒了一口氣,紅著臉,站在楊曦眼前,她的眼神左右飄忽,始終不敢與楊曦相對,似乎自己的眼楮只要被對方看見了,心里隱藏的秘密就會被發現一般。

    伸出兩根食指在胸前擠呀擠的,愣是過了老半天,這才開口說道︰是對不起啊,月音同學,明明你是來做客參加典禮的,還會出現為難你的事情只是,就一天好嗎?哪怕讓我做你一天的女人,拜托了」

    同樣長長呼了一口氣,楊曦略微苦惱的搖搖頭,「那可不行」

    斬釘截鐵,完全沒有商量的語氣一下子就把心中帶著希望與期盼的白雪美逸打入了無盡深淵。

    只覺得眼前一黑,白雪美逸就連站也站不穩,搖搖晃晃地快要倒下去,不過,給她的感覺卻冰冷的地面,而是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你這小傻瓜,我還沒說完呢,干嘛這麼激動」

    剛剛恢復一點意識,映入眼簾的便是楊曦那略微責怪,卻帶著關心的面容,不過還沒等她開口說話,楊曦便繼續說道︰「我說的不行是指你所說的只做我一天的女人,這一點絕對不行要麼不做,要做就做一輩子的,只要被我抓在手中,你就別想跑掉」

    「月音」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本已經絕望了的白雪美逸突然間听到了自己最想要得到的回答,只覺得自己從地獄升入了天堂,靜靜感受著包裹自己的溫暖,整顆心都被幸福填滿了,哽咽的叫著他的名字,卻不知道究竟該說什麼好,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被淚水模糊的眼眶,想要看清對方的臉,同時不斷叫著對方的名字,聲音越來越小漸漸地,白雪美逸面帶著幸福的微笑,在楊曦的懷里熟睡了過去。

    在短短一段時間內,經歷大喜大悲的白雪美逸精神已經很不穩定,需要用沉睡的方式來調節,深明這一點的楊曦將她溫柔的抱起來,看著身旁的美婦標本,似乎害怕將懷里熟睡的美人兒吵醒一樣,輕聲說道︰「我說未來岳母,你看戲看了這麼久,是不是也該出面處理後事了?」

    「呸呸呸你小子在胡說什麼呢?什麼叫處理後事」原本一動不動的冰雕在听到楊曦的話之後,十分生動的白了他一眼。只見冰層眨眼間消失,被白雪美逸封在其中的冰雪露了出來。「還不錯嘛~~看來我的眼光還蠻不錯的,至少將美逸托付給你我也放心了。」

    「是嗎?可我還是覺得美逸身邊離不開你。」

    「呵呵真是個年輕人呢,身邊有了那麼多女孩子了還不滿足,剛搞定我女兒,現在又打我的注意了,早些年美逸的父親就因為意外死了,獨守空房多年的我倒是無所謂找個年輕力壯的男人來安慰安慰我這可寂寞的心,不過少年喲,你確定你身邊的女孩子們不會介意?」對著滿臉黑氣的神宮寺玖惠澄努努嘴,冰雪捧著嘴,露出了端莊夫人的笑容,只是她之前說的話,怎麼也和她平時給人的第一印象沾不邊。

    「呵呵,你想說玖惠澄嗎?我相信她會理解我的決定的。」

    用眼神示意快要暴走的未婚妻一眼,楊曦意味深長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是嗎那你的御女之道還真是厲害呢」

    不管冰雪表現得多麼放蕩,不管她想用什麼方式在楊曦心中營造一個不良的形象,楊曦始終還是那副淡定的態度。

    其實從她之前說的話中,楊曦就能夠分析出這位母親為了自己女兒的幸福,已經準備犧牲自己了。

    冰雪她是什麼人?她只不過是偌大的雪女之里其中的一個普普通通的居民而已,憑什麼改變自己女兒的命運,憑什麼能夠違抗在這里隨便一句話就能令其他人如同聖旨般對待的「村長」?除了在典禮大肆搗亂,然後找機會讓楊曦帶著白雪美逸遠走高飛這一條路之外,還能有啥?而她這個一手制定這個計劃的母親除了頂在所有人的身後阻擋雪女之里其他人的追捕之外,還能干啥?

    作為二十一世紀信息大爆炸時代的青少年,被網絡燻陶了這麼久的楊曦難道還看不出來一門心思只為女兒幸福著想的單純妖怪雪女冰雪在想什麼?「這種狗血又老掉牙的情節,我怎麼可能會讓它發生」

    由于自己的家庭環境,很少體會到母愛的楊曦在冰雪的身居然找到了一絲媽感覺,別說這位美麗婦女是自己的未來岳母,單憑這一點,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楊曦就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冰雪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心思被楊曦看透了,也不再故意說些亂七八糟的話。

    一時間,房間中也都安靜了下來。

    看著餐桌的美味,楊曦實在是無法忍受這樣的氣氛,于是主動挑起話題,「大家都愣著干什麼,趕緊吃啊,這種氣溫下很容易涼的,有些菜涼了就不好吃了,可別浪費了冰雪小姐的一片好意。」

    「呵,你這小子,應該叫岳母才對」

    自打楊曦接受了白雪美逸,冰雪對他的稱呼也越發親昵,就好像是跟自己的兒子說話一樣。看著他們倆其樂融融的樣子,大家也都被感染了,紛紛拿起筷子,說了聲「我要開動了」之後,繼續品嘗著雪女一族的特色菜肴。

    一邊吃,楊曦一邊在腦子中不斷搜刮著早就忘得差不多的原著劇情,也得到了一些有關這次典禮的信息。

    這個村子雪女之里是根據一個被稱為雪之巫女的預言而制作出來的,據說如果違背的話,雪女一族就會遭到滅絕的命運,因為這個村子實際已經成為了雪女一族最後的據點。

    當然了這所謂「遭到滅絕的命運」具體指的是什麼,楊曦就是想破了腦袋也沒有想出一丁點兒出來,總之這個所謂的雪之巫女似乎有與神溝通的能力,能夠傳達神的旨意,同時還能夠預測未來,而村里的結婚對象似乎也是根據雪之巫女的預言而選定的。當然了,這點是真是假楊曦也無法判定,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世界絕對沒有所謂的神,畢竟這個世界就是他為了讓赤夜萌香成為真實的存在而搞出來的副產品而已。

    作為這個村子的一員,個人的戀愛又怎麼能與種族的存亡相提並論呢?

    所以說,白雪美逸媽媽冰雪的所作所為不得不說,就如同她的性格一樣奇葩。

    彪悍的人物一生都充滿了各種彪悍,要知道,這一次大家都參與的典禮名叫「花尾」,而所謂的「花尾」在這個村子中是屬于大人的秘密,明天舉行的「花尾」儀式才是從雪之巫女那里接受預言選定對象而舉行的儀式,不過貌似作為知情人物的冰雪不僅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大家,反而慫恿大家參與這次的典禮,可見其用心

    休息一晚,第二天一大早,為了參加典禮,眾人為了迎合這里的風俗也都換了和服,尤其是跟著楊曦一起來的珊瑚、桔梗、各務森姐妹以及神宮寺玖惠澄手中捧著白雪草,全都跟著一批年輕的少女走進了閃耀著冰晶光澤的禮堂中。

    「花供正是我們雪女的成人禮,也就是說在場的各位今天都成年了,為了雪女之里今後的發展,大家一起向村長雪之巫女誠心禱告,村長會給你們找到你們命運中的另一半」

    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太婆站在講台前用麥克風洋洋灑灑的說了一大堆有的沒的,只听得神宮寺玖惠澄和各務森飛鈴昏昏欲睡,倒是珊瑚和各務森飛白感覺到了有些不妙。

    「不對啊,我們只是來觀禮的,怎麼也成為其中一員了?照這樣發展下去,我們豈不是要跟著這群雪女一起到雪之巫女那里接受所謂的命運安排嗎?」

    看了看手中的白雪草,這下大家都反應過來,知道自己被冰雪那古怪的婦人給耍了,正當脾氣不好的神宮寺玖惠澄和各務森飛鈴準備發飆的時候,桔梗和各務森飛白分別阻止了她們準備將手中的白雪草丟在地的行為。

    「你們沒發現那家伙一早就消失了嗎?而且原本應該參加典禮的白雪美逸也沒有出現」

    「他們兩個不會私奔了?留著我們在這里做擋箭牌,好為他們的逃跑多爭取一點時間?」各務森飛鈴才剛剛將這種假設說出來,就受到了眾人的一致鄙視。昨天才見識過神宮寺玖惠澄只是被楊曦那一吻,力量就能夠擁有質的飛躍,他本身的能力了會差嗎?這樣的存在跑起路來還需要別人來阻擋追捕的隊伍嗎?能夠追得他的只有同級別的存在,可是真遇到了他那種級別的存在,就憑她們幾個參加典禮的女人,又能頂什麼用。

    「我總覺得這次會出一些大事我們還是中途退場回去看看,或許他在準備什麼計劃也說不定。」

    桔梗的意見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贊同,于是借「尿遁」脫離了典禮舉行的禮堂,回到了白雪美逸的家,不料正好遇見楊曦和冰雪這兩個家伙在收拾東西或者說在挑選什麼東西。

    「你們這是」

    只見地擺滿了黑壓壓一片,各種槍支彈藥全都亂七八糟的躺在地,而楊曦還在一大堆類似于軍火庫的房間中不斷將一件又一件特殊的武器丟出來。

    「喲,你們這麼快就回來了啊看來已經被你們發現了啊,嘖嘖。」

    冰雪還是老樣子,面帶微笑的給大家熱情的打招呼,不過她的語氣實在是

    「喂喂,你那副失望的表情究竟是什麼意思還是你覺得那所謂的雪之巫女給我們預測了什麼命運中的另一半之後,我們就一定會听對方的嗎?真是膚淺」

    「啊拉,我有說過這種話嗎?」捂著嘴,從冰雪口中再次傳出那滲人的笑聲,氣得神宮寺玖惠澄直想一個魔法禁咒丟過去砸在她頭。現在,大家也總算是明白白雪美逸為什麼老是喜歡用飛鏢射自己老頭部了,是被她逼出啦的。

    「行了,你們都別吵了,趕緊把我給你挑的裝備找一些帶,待會兒我們還要有場大戰呢」指了指被他丟了一地的槍支彈藥,楊曦繼續埋頭發掘,他似乎想要知道冰雪這家伙究竟收集了多少軍火。

    滿臉郁悶的看著這些鐵疙瘩,神宮寺玖惠澄實在是不明白他們這些能力者為什麼放著好好的能力不用,要像個普通人一樣拿這些家伙。

    感覺到大家都沒動彈,楊曦就知道若是自己不給她們一個滿意的解釋,她們是不會听自己的,于是停下手中的活兒,清了清嗓子。

    「咳咳,我們這一次來這里的目的是做客,自然不能給對方帶來損傷,同時我們也只是為了拯救被所謂的命運給纏的美逸,自然不能因為她一個而給別人帶來更多的不幸與犧牲,要不然哪怕救下了美逸,她也不會真的開心的,所以我們就只能學著普通人的方式進行作戰嘍放心,那些槍都是被冰雪私自處理過的,比普通人類的槍威力要大得多,但對于雪女這樣的妖怪而言,卻不會造成致命的殺傷力,只能給她們的行動造成阻礙,大家就當是體驗一次野戰游戲。」

    「嗯~~听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覺得蠻有趣的。」

    楊曦怎麼也沒想到第一個響應自己的居然是各務森飛白,不過有了她的帶頭,其他人也都跟著彎下腰,在地挑選各種各樣的裝備道具。

    「對了,那個雪女呢?怎麼今天一大早就沒看見?」

    照著鏡子,神宮寺玖惠澄一副整裝待發的樣子,一邊欣賞自己的英姿,一邊有意無意的問道。

    「美逸啊,她今天一大早就被雪之巫女給帶走了,似乎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與她交流。」說到這里,楊曦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等到大家都將自己全身武裝起來之後,他這才將自己來之前猜測御伽之國會出現的消息說了出來。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所有人的神情也都變得嚴肅認真,哪怕是擁有了全新力量的神宮寺玖惠澄對于這個神秘組織,也不敢小覷。

    別看神宮寺玖惠澄平時表現得如何自大、驕傲,實際她能夠取得現在的成就除了天賦之外,與她的努力也是分不開的,所以她很清楚在戰斗的時候輕視對手、粗心大意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隨手一揮,散落的軍火就全都消失不見,在冰雪那副要吃人的眼神中,楊曦泰然自若,大手一揮,虎軀一震,王霸之氣頓時四溢,用高亢而又不失磁性的渾厚男音大喊道︰「各位愛與正義的勇士們為了維護愛與正義,我們出發」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