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都市言情小說 - 重生—深閨九王妃最新章節 - 重生—深閨九王妃

重生—深閨九王妃 重生—深閨九王妃

作者︰側耳听風書名︰重生—深閨九王妃類別︰都市言情小說
    下午時,明姒便進了宮。雲天翊也不在王府,在不在皇宮明姒也不知道,她也不過問,這樣不知對方行蹤的夫妻還真是少見。

    進宮之後,明姒便徑直的去了御書房,雖然皇上平時在處理朝事,但是近兩日,明姒都是和皇上在書房里下棋的。

    皇上的愛好很少,其中下棋是最大的愛好,簡直到了沉迷的地步。

    雖然這幾天皇上都是輸一局,但完全是興致高漲,明姒退下時會約下第二天的戰局,不贏不罷休。

    明姒掐著時間到了書房門口,那負責通傳的公公都與明姒熟稔了。看到明姒笑容掛上清秀的臉龐,“奴才見過九王妃。”

    “周公公無需多禮,父皇在忙麼?”明姒也微笑,現今,日常跟在皇上身邊的人她差不多都認得。

    “沒,皇上正等著王妃!一直在研究棋譜呢。”說著,周公公直接走過去將御書房的大門打開了,省去了通傳這一道工序。

    明姒點點頭,而後走進去。迎面而來的是書房里溫暖氣息,淡淡的燻香,還有書墨的味道。

    那金黃色的書案後沒有人,明姒熟悉的往左轉,一扇山水屏風後,一身明黃的皇上盤膝坐在軟榻上正在研究棋譜,軟榻正中央放著矮幾,棋盤也在上面。

    “父皇。”明姒面帶微笑的走過去,沒有像以前那樣蹲下俯首問安,很自然的在棋盤的對面坐下來。

    皇上放下手里的棋譜,抬頭看著明姒,臉上硬朗的線條柔化開,深邃的眼眸也浮起微笑,“來了!”

    明姒點點頭,一邊笑道︰“父皇今日打算用哪種棋局戰勝姒兒?”

    皇上搖搖頭,平和的面目因著明姒的笑談而浮現幾分無奈,但那深邃的眸子卻是斗志昂揚,如同熱血青年。“朕昨日輸了兩局,無論怎樣,今日得扳回一局才行。”對于明姒的棋藝,皇上絕對無奈又想挑戰。近些日子看棋譜研究了很多,但每一種走向都會被明姒攔住,無一例外,讓他極為困惑。

    明姒輕笑,然後擺正棋盤,一邊道︰“做常勝將軍是會上癮的,姒兒已經上癮了。”言外之意,絕對不會讓皇上贏。

    皇上搖搖頭,嘆口氣,雖然他已要邁入五旬,但是身上那股成熟男人的氣息卻很是濃郁,十分之迷人。

    “可不能說大話,你這樣驕傲,必輸無疑。”沉聲的笑著,皇上也開著玩笑,而後將視線放在棋盤之上,新的一局開始了。

    整個書房靜靜的,淡淡的燻香在空中飄蕩著,書房的門小聲的打開,周公公弓著身子端著兩盞茶走過來。動作很輕的把兩盞茶擺放在兩個人的身邊,然後再靜悄悄的退出去。

    外面的天色漸漸的暗下來,周公公適時的進來掌了燈,然後將已經涼了的茶撤走換上熱茶,期間那兩個陷入棋局的人似乎都沒注意到外界。

    “呵呵!”明姒突然發笑,抬起眼睫看向對面的皇上,“父皇,您輸了!”他已無路可走。

    皇上注視著棋局,半晌嘆口氣,然後將手里的黑子扔進棋甕里,“輸了!”看著明姒在那兒笑的開心,皇上也略有無奈的笑笑,又被她贏了!

    透過窗子看了外面一眼,燈火的光亮映入眼簾,明姒一詫,“天黑了。”

    “這一局太過激烈,朕的頭都開始疼了。”太過集中思考,前路後路,評估對方的前路後路,實在累人。

    明姒笑笑,“這也正是圍棋的魅力所在。”思前想後,棋局如戰場。

    “呵呵。”听著明姒的話,皇上輕笑。好似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今晚戲台有戲,姒兒喜歡听麼?”

    明姒聞言眨眨眼,然後搖搖頭,“听不懂。”那種台戲的樂趣在哪里她真是不知。

    听她如此誠實,皇上不由得輕笑,而後站起身,頎長的身姿寬闊的背影,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已經年近五旬的人了。

    “確實沒什麼樂趣,不過當年太後喜愛听台戲,所以整個帝都都開始盛行,每到新年時雙喜班都會入宮唱一出!”慢步的走出屏風後,明姒也跟著走出去,听著皇上說,也有了些了解。

    “听戲說是听,其實也是看。听的是唱腔,看的是身段。”皇上給明姒普及著听戲的常識,也免得一會兒去戲台看戲時丟臉。

    明姒認真的听著,而後問了一個近乎于白痴的問題,“唱戲的戲子听說都是男的?”

    皇上聞言也不禁笑起來,回頭看了一眼明姒,“當然。哪有女兒家去唱戲的?不過前些年倒是出了一個女戲子。但隨著年齡增長,身段不如以前清瘦優美,現在已經銷聲匿跡了。”

    明姒明白了些許,女人的身體有著天然自來的曲線,但那正是戲子所避忌的。如同棠心那時說的,那些長相漂亮的戲子個個如同女人似地,清瘦單薄。

    正說著,周公公從書房外走進來,“啟稟皇上,到開戲的時間了,皇後娘娘貴妃娘娘都到了,就等皇上下令開戲呢。”

    皇上看了一眼弓身站在門口的周公公,“開戲吧,朕一會兒再過去。”皇上看起來興味闌珊,明姒站在金案下面色平靜,她也只能一會兒隨著皇上一塊過去了。

    “是。”周公公弓身退出去,書房又恢復了寂靜。

    “這些白痴。”皇上也不知看到了什麼,沉聲的罵了一句。

    明姒一詫,“父皇怎麼了?”

    “禮部尚書劉載理,自己手頭的事情做不好,倒是特別熱衷于再立儲君之事。折子上了無數,說的都是些廢話!”皇上看起來確實很生氣。

    禮部尚書?明姒想了想,倒是有那麼一張臉有些印象,“父皇別為這些事煩了,想必現在也開戲了,咱們過去吧。”關鍵是這些事她不想參言,搭上了關系肯定有麻煩。

    “嗯,走吧。”將金案上的折子整理了下,皇上走下來,明姒隨行在他身後,一同走出了御書房。

    隨行在皇上身邊,明姒不時的與皇上閑聊,一同朝著戲台的方向走。後面跟著公公宮女大內侍衛,陣仗一如既往的強大。

    遠遠的,還沒到達戲台,就听到軟糯的唱腔飄蕩而來,像是被酒浸過一樣,醇香又有勁道。

    “皇上駕到!”周公公的通報聲也傳出去很遠,戲台下听戲的人全部起身原地請安,唯獨戲台上還在唱著,花花綠綠的戲服,精致的裝扮,柔軟的身段,明姒也只是看了一眼也不禁詫異,都長得很漂亮啊!

    “參見皇上。”今天來听戲的除卻皇後敏貴妃以及另外三四個後妃外,其余都是朝臣,甚至明戈也在場。

    “起身吧。”皇上隨意的揮揮手,然後朝著正當中的主座走過去。

    明姒走到屬于自己的位置,旁邊便是敏貴妃。

    看著明姒走過來,敏貴妃唇角彎彎,因著戲台在室外,她也裹著厚厚的狐裘,“姒兒啊,快來听听這一出龍鳳呈祥,好听得很!”看來敏貴妃真的是戲迷,那依依呀呀的,她也能听的有滋有味。

    明姒點點頭,而後轉頭看向戲台,一個穿著水袖青衣的戲子正在唱著略有傷感的調子。微微蹙眉,她是真的听不懂,依依呀呀唱的是個什麼意思。

    視線朝著戲台的旁邊轉,那戲台下正在候場的人進入視線當中,看起來大約十五六歲的年紀,雖然臉上抹著油彩,但明顯是男孩子。清瘦的身段,打量著听戲場這邊略有羨慕的神色,視線在所有達官貴人的身上穿梭,不得不說,某一些人的眼神真的帶著勾引。

    正打量著,眼角的余光瞥見一人正朝著听戲台這邊走來。眉頭微蹙,她淡淡的收回視線如同沒看見,不是別人,正是雲燕瀟。

    挺拔的身子,悠然的步伐,掛著笑意的彎彎鳳眸,他越來越接近。

    “七王爺。”坐在最邊緣的人開始與走過來的雲燕瀟打招呼,雲燕瀟也壓低了聲音回應,然後朝著這邊走。

    一步步的走過明姒面前,明姒的視線固定在戲台上,他從面前走過,她的眼楮眨也沒眨一下。

    “貴妃娘娘。”路過敏貴妃,雲燕瀟停下打招呼,敏貴妃也抿唇微笑,“老七來了。去那邊坐吧,戲開場好久了。”

    雲燕瀟微微頜首,俊美的面容襯著那迷人的笑妖嬈萬分,在場的女人恐怕沒有一個能及的上他一分。

    從敏貴妃面前走過,雲燕瀟徑直的走向皇上,雖然距離有些遠,但也能听得到他和皇上說話的聲音。明姒面色平靜,全神貫注的盯著戲台,盡管她根本听不懂。

    最後雲燕瀟落座了,不過卻在另外一邊,所有的人都盯著戲台,甚至有人還小聲的跟著哼唱著。

    驀地,明姒瞥到那戲台邊角處閃過一個人影,好似還穿著戲服,朝著遠處走去。

    距離太過遠,明姒看不清那人是誰,但是穿著戲服,想必是雙喜班里的戲子。不過,這皇宮里豈是他們能隨便走的,那遠處便是昭華殿,昭華殿外側皆是禁軍。

    就在此時,坐在最邊角處的一個官員也站起了身,大家都在全神貫注的听戲,他起身離開也沒人看到。不過明姒卻是看到了,那人的身形有些熟悉,不正是那禮部尚書劉載理麼!剛剛在御書房皇上還在罵來著!

    台上依舊在依依呀呀,明姒扭頭看向站在身後的棠心,“棠心。”

    “是,王妃。”棠心立即彎下身子,將耳朵湊近明姒。

    “我想喝涼茶,你去那邊的昭華殿看看有沒有涼茶。如果要是踫到了什麼,大聲的喊出來,聲音越大越好!”明姒壓低了聲音說著,棠心立即便明白了明姒的意思。點點頭,“奴婢這就去,王妃放心吧。”

    話落,她轉身走出去,繞了個大彎,朝著昭華殿的方向而去。

    垂下眼簾,明姒扭頭看了一眼皇上那邊,與皇上中間僅僅相隔了敏貴妃一個人,所以皇上臉上的表情也能看的清楚,看起來很無聊!

    收回視線,明姒身子向後靠在椅背上,戲台上已經變成了兩個人在對唱,一男一女,述說著情意!

    然而,就在這時,從遠處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聲,蓋過了戲台,響徹雲霄。

    明姒刷的站起身,一旁的敏貴妃一詫,扭頭看向明姒,“姒兒,怎麼了?”

    明姒睜大了眼楮,看了一眼敏貴妃,“是棠心!”話落,她徑直的朝著昭華殿的方向沖去。

    明姒一動,那邊皇上也站了起來,戲台上的戲也停了,皇後敏貴妃雲燕瀟再加上那些皇子皇子妃朝臣,全部都跟隨在皇上的身後,追逐著明姒而去。

    快速的朝著昭華殿跑去,遠遠的就看到了站在昭華殿大門口的棠心。

    “棠心。”明姒大聲喊道,那邊棠心立即滿臉哭相,“王妃…。”

    “怎麼了?”一手抓著身上的狐裘披風,明姒跑上台階,撫摸著她的肩膀滿眼擔心。

    棠心的眼淚刷的就下來了,正好這時皇上也走了過來,身後跟著所有在戲台觀戲的人,還有聞听棠心的尖叫從遠處奔赴而來的禁衛軍。

    “怎麼回事兒?”皇上大步的走過來,看著淚眼婆娑又有些驚恐的棠心,皇上轉眼看向明姒。

    明姒搖搖頭,而後扭頭看向漆黑的昭華殿,“來人,進去看看怎麼回事兒?”皇上一聲令下,已經圍過來的禁衛軍立即沖進去。

    明姒攬著棠心站到一邊,敏貴妃走上來拍了拍滿眼惶恐的棠心,“看見什麼了?”

    棠心癟嘴,瞅了瞅明姒,又看了看敏貴妃,眼淚又下來了!

    “行了別問了,這丫頭嚇著了。”皇後不知何時走了上來,滿臉的鎮定道。

    敏貴妃嘆口氣搖搖頭,本來是听戲的好日子,偏偏發生這事兒!

    皇上雙手負後站在那兒,雲燕瀟邁上台階走到他身邊,視線慢慢的移向明姒,那雙深褐色的眸子似乎看穿了某些東西。

    明姒抬眼,不經意與他對視,而後收回視線,唇角的弧度冷硬又有幾分狠毒!

    很快的,沖進去的禁衛軍從里面出來了,順便的,帶出來兩個人,皆衣衫不整的!

    一個正是那皇上在御書房中罵過的禮部尚書劉載理,另外一個應當是雙喜班的戲子,長得清秀靈氣,清瘦的身子白皙的皮膚,此時滿臉驚恐身子都在抖。

    “皇上饒命這是誤會,這是誤會!”劉載理年過四旬的模樣,留著八字胡,臉紅紅的看起來是喝酒了。被禁衛軍拎著扔到了皇上面前,身上的官服亂七八糟的,看得出來是在很慌亂的情況中穿上的。

    皇上的臉繃著,瞧著那明顯在‘干好事’的兩個人怒意漸起。

    驀地轉頭看向棠心,棠心立即一抖,明姒拍拍她的肩膀一邊開口道︰“剛剛看到什麼了,說給父皇听。據實交代,父皇自會定奪!”棠心眨巴著眼楮淚汪汪,一邊抽噎著鼻子一邊抓緊了明姒的手,“奴婢…。奴婢奉王妃的話取涼茶,路過這兒的時候听到里面有奇怪的聲音…。奴婢就…。就悄悄的走過去看。結果…。結果他們…。他們在做那個…。”說著說著,棠心也說不下去了,雖然眼淚還在流,但臉卻紅了起來。對于一個沒出嫁的小丫頭來說,這個話題實在難以啟齒!

    “皇上,皇上臣冤枉!”劉載理立即說自己冤枉,堂堂禮部尚書,被逮到做這事兒,下場可想而知。

    “父皇,劉大人明顯醉了。也可能是這戲子勾引的劉大人也說不定!劉大人在朝多年,為人如何父皇定然清楚。”雲燕瀟開口,為劉載理求情。

    明姒冷淡的看了一眼雲燕瀟,劉載理是七王黨,他為此求情也不為過。不過,她卻肯定不會讓他求情成功的。

    暗暗的捏了捏棠心的手,棠心立即哭出聲,所有人的視線又聚集在她身上。棠心驚恐的捂住嘴,一邊往明姒的懷里躲。

    “好了好了,沒事了。當做做了一場夢,醒了就都過去了。”明姒抱著棠心安慰她,那邊敏貴妃似乎也明白了什麼,“明天就是新年了,劉大人這新年禮真是意外。”說著,一邊走過去拍著棠心的背心安慰她。

    “皇上,眼看著明天就是新年,劉大人這事兒雖說見不得人,但也等到新年過去之後再說吧。”皇後走過來,此話一出,現場陣營分明!

    “姐姐的話有些道理,不過,就因為是新年而犯了錯誤不懲罰,往後每到年節,明知故犯的人豈不會更多?抱著僥幸的心理,大燕法制何在?”敏貴妃嗆聲,她與皇後開斗,別人都不敢插嘴。站在下面的朝臣也小聲的議論著,但誰也不敢吱聲。

    人群中,明戈一直沒做聲,然而,幽深的眸子卻已看清了眼前這一切。

    皇上听著其他人的爭吵,不知在想什麼。半晌,他看著那瑟瑟發抖的小戲子沉聲問道︰“你和劉大人是什麼關系?”

    小戲子聞言抖了抖,小心的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劉載理,似乎不太敢說。

    “實話實說,如若說了假話,皇上定不饒你!”敏貴妃厲聲斥道,那小戲子又抖了抖。

    “今天…。今天進宮時劉大人和草民說,在開戲半個時辰後到昭華殿等他。皇上…。草民是無辜的…。”說著,開始朝著皇上的腳下爬,那玲瓏的身姿就連爬行時的模樣都分外誘人!

    然而,他還未爬過去,就被禁衛軍給拽了回來。那邊劉載理揚言小戲子說謊,但皇上儼然已經不听了。

    “卸下頂戴,帶下去吧!”皇上淡淡的一句話,劉載理的禮部尚書之職便沒了。或許也是因為明日就是新年,暫時他也沒處分劉載理。

    明姒低頭看著棠心,唇角微微勾起,敏貴妃同樣眼里閃過一絲笑意,皇後與雲燕瀟對視了一眼,滿眼陰雲!

    “姒兒,帶你的侍女回府吧。一會兒叫太醫給瞧瞧,賞銀一百兩!”可見皇上有多惱怒,被棠心撞見了朝臣淫(禁)亂之事,就賞銀一百兩,想必往後大家都要小心了。

    明姒俯首,“謝父皇。”

    “謝皇上。”棠心依舊是哭腔,還哭的一抽一抽的。

    而後皇上轉身離開,皇後敏貴妃都隨著離開,明姒看了一眼皇上離開的方向,視線與明戈相對,清楚的看到他臉上一閃而過的贊賞!

    明姒沒做任何表態,收回視線攬著棠心,“咱們走吧,別哭了!”

    棠心點著頭,卻還是抽抽嗒嗒的!

    “明姒。”剛走下兩個台階,就被那還停留在原地的人叫住。

    明姒腳步頓了一下,而後當做沒听見,依舊攬著棠心往台階下走。

    刷的,雲燕瀟瞬間閃到明姒面前,燈火下他俊美的臉很嚴肅,微微低頭看著她,“你這是在玩火!”壓低的聲音有著壓抑的怒氣。

    明姒淡淡的抬眼看向他,驀地扯了扯唇角,“七王爺又在胡說八道什麼呢?”

    雲燕瀟搖搖頭,而後嘆口氣,雖然棠心在場,但他卻很直白的說道︰“姒兒,不要再鬧了。這些事情你不要參合進來,就算你對本王有怨言,但也別用這種方式報復好麼?”

    明姒聞言不禁笑出聲,“七王爺,自作多情也要有個度。再言,我什麼都沒做過。是你的人太不懂得自律,嚇著了棠心我還沒有計較呢。”

    雲燕瀟被反駁的無話可說,看著明姒的臉,那冷漠的眼神,他眸子深處閃過一絲痛色,“是本王的錯,對不起。”

    明姒搖搖頭,唇角依舊掛著笑,“七王爺別自責,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棠心,我們回去吧。”攬著棠心,明姒繞過雲燕瀟走開。

    雲燕瀟站在原地,昏黃的光線下他的臉色同樣籠罩著一層陰郁,“明姒,本王和明珠確實有不同尋常的關系,但絕不是你想的那樣。”猛的轉身沖著還未遠去的明姒解釋道。

    明姒的脊背頓了頓,卻沒有回頭,腳步也沒有停留,漸漸的走遠。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