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霸佔豐滿妻最新章節 - 111 傻瓜,溺歡

霸佔豐滿妻 111 傻瓜,溺歡

作者︰飄渺舞兒書名︰霸佔豐滿妻類別︰穿越小說
    身邊突然的空了,他緩緩地睜開奪目的星眸從容的起身問道︰“怎麼了?”

    小歡的眼里含著淚,只是漸漸地看向他的時候眼淚卻退了回去︰“我夢到媽媽出事了!”她靠在了他的懷里,輕輕地依偎著,蒼白的小臉在他的胸膛找到最合適的位置,卻遲遲的再也合不上眸。

    “只是一個夢,夢都是相反的!”他吻著她,輕輕地跟她說道。

    只是一個夢,還好只是一個夢,她緩緩地把懸著的心放下,試著讓自己不要太緊張。

    溫熱的大掌輕輕地揉著她的手臂,試圖讓她多一些溫暖,她才又緩緩地睡著,卻一直睡的很淺了。

    早上再醒來的時候就開始頭疼,還有點發燒了好像。

    他剛洗完臉從里面出來的時候她正要起床,一手垂著額頭,一手撐著床沿,只是剛想起來卻又一**坐在了床沿,身上有些發虛,這一個動作就覺得渾身虛汗,腦門特別的虛熱,感覺汗淋淋的。

    “老婆!”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驚慌,卻瞬間蹲在她跟前︰“你沒事吧?”

    “有點熱!”聲音都沒力氣了。

    他這才抬手摸她的額頭,嚇一跳,燙的他的心狠狠地一揪。

    “這還叫有點熱,再熱一點就可以吃了!”他冷漠的聲音,卻是因為擔心。

    “什麼?”小歡一听到吃就想起他在某些時候就會說這個字,所以……。

    只是當她的臉微微泛紅,他卻已經走遠,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幻想癥越來越嚴重了。

    他是要把她當做烤熟的嗎?

    喬歡正有點暈乎乎的又趴在床上,他已經拿來體溫計︰“先量一下,我已經給醫生打了電話!”

    他說著把體溫計給她放好,然後半趟在她身邊陪著她︰“是不是因為那個噩夢?”他柔聲問道。

    “只是著涼了吧,或者……是你昨晚跟我爭被子了也說不定啊!”她逗笑的說道。

    其實嘴巴有點干,根本笑不太出來的,但是就是不舍的他那麼心疼的樣子。

    他幽怨的眼神看著她︰“是嗎,那是不是以後我們要各自蓋著一條被子你才滿意?”瞪她。

    喬歡就笑的深意著︰“那樣啊……也不錯啊!”才不信你舍得。

    “想得美!”他堅定的否定,一點面子也不給她留。

    她也靠在了他的懷里︰“老公你對我真好!”像個小女人般的撒著嬌,一直都是她最想在他面前做的事情。

    “傻瓜!”他溫柔的笑著,輕輕地摸著她的頭頂,然後在她的頭頂輕輕地吻著。

    醫生來過,給她專配了不傷寶寶的退燒藥之後才離開。

    他在從樓下上來的時候她已經穿好衣服,他皺著眉冷冷的問︰“要去哪兒?”

    “去公司啊,在家里悶死的我會!”她一向不喜歡在家里過清閑的日子。

    “給我躺下,今天哪兒都不許去!”

    帝王般的命令。

    “不要吧,讓我在家……萬一……!”她還心存僥幸。

    “萬一你傷到飛兒,那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他卻一點機會都不給她。

    好吧,她沒辦法了,只能躺在床上休息,他也一天都沒出去,就在家陪著她,李天藍晚上六點多就帶著禮物來了,說是給飛兒買的。

    付恩帶著李天藍進了他們的臥室︰“天藍給飛兒買的禮物呢,你們還不原諒她,看她多細心,我孫女還沒出來就已經選好了禮物!”

    “我買禮物不是為了求你們原諒的,你們還是可以給我臉色看,這是我給寶寶買的玉佩,听說可以保平安的,所以請一定收下!”

    李天藍說著把禮物交到喬歡跟前。

    喬歡在床上半靠著,微微抬眸看了李天藍一眼,然後才緩緩地開口︰“謝謝!”雖然心里很不高興,但是實在是不想讓付恩覺得難堪。

    南宮凌也從旁邊的沙發里站起來走過來,拿過喬歡手里的玉淡漠的點了點頭就放在了旁邊的床頭櫃︰“現在我太太不舒服,不方便招待你,你可以出去了!”

    冷漠的讓人無法接受。

    喬歡也一驚,他在李天藍的事情上一點也不妥協,一直讓付恩很頭疼。

    “瞧你這話說的,天藍不也是一片好心嘛,就算你真的不想認這個妹妹了,那至少我跟你爸爸還認這個閨女呢。”付恩的臉色大變,硬聲說道。

    “小歡,你說呢?”付恩讓喬歡說,當然是希望喬歡能給天藍說說情,剛剛她已經收了禮物。

    她卻只是微微一笑,讓她說什麼,她無話可說。

    對李天藍,她不可能希望李天藍住進這個家里,甚至不希望再在這個家里看到,她又怎麼會真的稀罕那個禮物。

    玉佩她絕不會給孩子戴的,本來就是為了給付恩個面子。

    “凌說的也對,孕婦的確是該注意身體,我看我們還是先出去吧,等會兒吃飯再見!”李天藍說著已經站起來,只是那句待會兒吃飯再見,不知道到底為什麼那麼說,眼里閃過的詭異讓人心煩。

    “也好,我去看看湯好了沒有,小歡待會兒下樓吃飯啊!”

    喬歡還是沒吭聲,只是南宮凌跟著後面把門關了上了。

    一轉頭就看到喬歡垂著眸有心事的樣子,也無奈的嘆息︰“等你病好了,我就跟爸媽談談,如果他們還這樣縱容李天藍,那麼我們只能搬出去。”

    他也喜歡跟長輩住在一起,但是長輩卻一次次的讓他失望,他不得不去跟他們談談了。

    “不要逼著爸媽,還是等過幾天吧,就算要走,也要有個好點的理由,否則爸媽面子上肯定掛不住。”

    她不得不考慮公婆的感受,李天藍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但是公婆卻是她一輩子都逃不掉的問題,孰輕孰重她更是明白。

    “老婆,知道嗎,你有時候善解人意到讓我擔心!”她就是把有些感情考慮的太簡單,所以才會被欺騙跟利用,在工作上她明明那麼精明,可是到了家庭上,她卻總是能退一步海闊天空,但是她會退一步,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想退一步啊,也有的人偏偏就喜歡得寸進尺。

    “沒關系啊,反正有你在,所有的危險都由你來替我擋著!”

    她怎麼會舍得讓他替她擋著什麼,只是他卻每次都想那麼做,這是他的權利,她不想在剝奪了。

    他幽怨的眼神才稍稍的平緩了一些,是的,他就是希望什麼都替她做,就是希望她把他當成依靠。

    吃飯的時候李天藍殷勤的給她盛湯,喬歡也只能謝謝,盡管她一點也不想被李天藍踫到她的碗,但是公婆頗為滿意的態度,她忍了。

    南宮凌也冷冷的看了一眼,低頭靜靜地吃飯,不希望這頓飯消化不良。

    “天藍你坐,我自己來就好!”付恩笑著說道。

    “這麼多年我還沒好好伺候過干媽呢,您就別跟我客氣了!”她說著又給付恩盛了一碗。

    “那干媽就先謝謝你了!”付恩笑著說道,看著李天藍的眼神越發的柔和。

    南宮明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謝過,只是要給南宮凌盛的時候,南宮凌卻冷冷的說︰“我不喝!”

    李天藍要去拿碗的動作一下子停住︰“凌,喝點吧,今天的肉特別新鮮,我跑到很遠的超市才買到的!”

    “你不懂嗎,正因為是你買的所以我才不想喝。”他冷冷的提醒。

    李天藍又是一陣尷尬,臉上的笑意已經僵住,不自信的笑著低了頭。

    “這個家姓南宮你知道嗎,這個家不姓李,這個家不歡迎你這麼隨隨便便的進進出出,而且每天晚上都在我家里吃飯,還找這麼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個女人那麼死皮賴臉的賴在這個家里,你不覺的自己太無恥了嗎?”

    南宮凌冷冷的說著,一點都不想在看到李天藍了。

    “凌……!”李天藍艱難的叫著他。

    “閉嘴,我說過多少次了,這個字你不配叫!”他說完就起身了,把旁邊的小歡也拉了起來︰“我們出去吃!”

    喬歡沒說話,反正她也吃不下去,只是南宮明突然拍了桌子︰“站住!”冷硬的聲音。

    “這個家還輪不到你說了算,給我坐下把飯吃完!”南宮明繼續說著,南宮凌拉著喬歡轉身,看著南宮明冷硬的表情更是一刻不停的拉著老婆走了。

    南宮明被氣的不輕,轉瞬就差點暈倒在椅子里。

    南宮凌毅然決然的帶著老婆往外走,騰兒看爺爺臉色不好,就趕緊的往爺爺身邊跑過去,輕輕地給他撫摸著胸口︰“爺爺不要生氣……!”

    南宮明無奈的嘆息著,這頓飯注定了要消化不良,他也深深地感覺到李天藍在這個家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雖然她父母曾經救過他,但是一碼歸一嗎,他不能因為她跟兒子斷絕關系啊。

    理解到兒子的心情,他更是無奈的嘆氣︰“天藍啊,你也知道,南宮凌就是那個臭脾氣,所以不要怪他啊!”

    “干爸您不要緊吧,您放心,我都明白!”李天藍乖巧的說著。

    南宮明點了點頭︰“我知道你是個聰明懂事的好孩子,眼下你嫂子又有孕在身,我前幾年就在市中心用你的名字買了套房子,雖然不是很大,不過你自己住也夠了,這段時間啊你就先委屈住在那里怎麼樣,算是給我一個面子?”

    “好的……!”她眼含熱淚,卻只是笑著說道,然後轉身拿著包就走了。

    她也有自尊心的,今晚被這樣羞辱,她的心里怎麼會沒有芥蒂,但是現在又不是翻臉的時候,她只能忍。

    李天藍走後付恩才問︰“你什麼時候在市中心給她買了房子,我怎麼不知道?”

    “是喬林送的,這段時間兒子兒媳一直因為李天藍的事情不開心,所以我了想就把房子劃到了李天藍的名下,這樣也算是給她死去的爸媽一想個交代。”

    他淡淡的說著,心情還是有些沉重。

    “嗯,說的也是,實在是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傷了他們夫妻的心,現在喬歡又懷著身孕,也難怪凌事事都替她出頭了,這樣也好,傳出去至少不會讓人家說咱們南宮家不好听的話。”付恩最喜歡面面俱到。

    卻不知道從他們就出去的李天藍簡直憤怒到了極點,在夜店里瘋狂的尋樂,酗酒,還大放厥詞。

    南宮凌帶著喬歡在繁華住下,倆人在房間里听著音樂還悠閑地吃著晚飯,還挺享受的。

    只是想到他剛剛在家里對李天藍說的那些話,其實也一直都是她想說的。

    “老公,你怎麼做到的?”她就一直因為各種原因而說不出那些話。

    “因為我只在乎你!”他抬眸認真的注視著她,聲音更是讓她的耳根子一紅,心里自然是萬分的感動。

    為了她他不惜跟爸媽都不留面子,這樣的在乎,她好像給他的太少了。

    不過從此後她會學著給他多一點的。

    “太感動了!”她貌似玩笑的樣子突然跟他說道。

    “怎麼表示?”他很有興致的挑眉問道。

    喬歡一陣懵,這個要怎麼表示啊,他想要干啥?

    “那個……先吃飯!”目前的狀況看來,她什麼都給不了他。

    看著她心虛的笑著的樣子他無奈的低頭繼續吃飯,其實就喜歡她這樣子,其實再自信的女人偶爾的表現的不怎麼自信聰明才是真能抓住男人的心。

    吃完飯她頗有興致的站在玻幕前看著這個城市的繁花似錦,樓下的車流涌動卻都如星星之火那麼渺小。

    站在太高的地方,有的時候心里反而會不踏實,當他伸手在她的小腹,把她從後面抱住,她才突然覺得溫暖踏實了一些。

    “我們跳支舞吧,好不好?”富有彈性的聲音,他難得有這樣的閑情逸致。

    她轉身在他的懷里與他相擁著,腳步輕輕地抬起,隨著緩慢的節奏漸漸地跳起來。

    其實只是相擁著像是在轉圈,其實只是在索取著對方身上的溫度。

    “我們好像好久沒有跳舞了!”上次跳舞還是喬笑結婚的時候,一眨眼,她們三個女人都已經結婚還成了孕婦。

    只是怎麼都沒想到最後姚諾跟之凡在一起了,喬笑還嫁給了張懸。

    “嗯!”他把她抱的更緊了一些,即使整天都在一起好像也總是抱不夠,就希望一直這樣下去,特別溫暖,特別踏實,特別有存在感。

    現在工作上已經無法滿足他的存在感了,似乎除了她,沒有任何事情是對他有意義的。

    一直在做,卻總是沒什麼激情。他的臉漸漸地湊到她臉前,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小歡有些不適應的想要低頭,他卻輕輕地扣住她的下巴,然後性感的薄唇便覆在了她柔軟的唇瓣。

    那麼纏綿的吻,那麼溫柔的,熱情的,越來越情意綿綿的熱吻。

    直到快要喘不過氣來,小臉通紅,他才戀戀不舍的從她的唇舌間離開︰“太折磨人了!”他無奈的嘆息。

    喬歡緩緩地抬起好看的清眸看向他,然後又垂眸,輕輕地兩個字,卻充滿了淘氣跟俏皮︰“討厭!”

    一點都不矯情,他听了之後更笑的開心了,把她緊緊地抱在懷里。

    第二天一早他們倆就必須去開會了,公司里的事情還真不少,她也因為他一整天的細心照料身體好了,于是打起精神參加工作。

    只是喬董事長也在,看著她的表情多了些溫度,喬歡卻很不適應,想問他關于樂兒的事情,但是又覺得不靠譜。

    總覺得他不該找到樂兒,會不會是他試探她的計謀呢,喬歡開始猜測著,然後在他身後跟著進了會議室,大家陸續就位,他才低低的在她旁邊說了句︰“開完會到我辦公室!”

    她自然知道是說給她听的,父女倆誰也沒看誰︰“知道!”

    然後開始開會,會議開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她都坐的腰疼了還沒完。

    開完會她進了喬林的辦公室,喬林的手指著對面的椅子讓她坐下,她走過去把文件放在一邊坐在他對面︰“什麼事?”

    似乎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他們之間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明明是父女,卻一點都看不出有什麼親情可言。

    “我想讓樂兒入祖籍,你怎麼看?”

    她只覺得胃疼︰“我沒任何看法!”

    她能怎麼看,她怎麼看也沒用吧,反正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都是他自己說了算,他是家里的大家長。

    “你會沒看法?你不擔心你媽媽不高興了?”喬林不敢苟同。

    喬歡只是淡淡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不知道他心里在盤算著什麼︰“媽媽現在已經重生了,我相信不管再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把她打到。”自殺都鬧過了的女人,早就知道什麼對自己最重要,自己又該為了什麼人而好好地活下去。

    喬林一陣吃驚,眯著眼看著喬歡,現在喬歡的不動聲色更是讓他的心里有些沒底。

    沉重的嘆息聲,她漸漸地垂了眸︰“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先出去了!”

    她要起身的時候喬林才又說︰“難道你一點也不好奇我是怎麼找到樂兒的!”

    “從此你有了兒子,我這個女兒根本就一文不值了吧,我只等著你什麼時候貶我的職。”

    她繼續說道,說完後還是拿著文件起了身。

    喬林心里一陣不痛快,喬歡越來越聰明了,他欲想從她嘴里套出點什麼簡直是難如登天。

    他只是死都不願意相信女兒竟然不知道王靜的消息。

    “你是真想讓咱們喬家斷後?”

    喬林在她要走之前又說道,表情更是冷漠了幾分。

    “爸,我也想問您一句話,如果一直沒有樂兒,咱們喬家一直沒有男孩子,您以前想讓我繼承您的產業是認真的嗎?”

    她在門口轉頭,很是認真的問。

    喬林一怔,當然是認真的,那時候他的全部希望都在她身上。

    財產將來都是她的那是肯定的,他又沒別的孩子。

    但是現在他知道世界上有了個樂兒,他怎麼還甘心不讓兒子來繼承產業。

    “就算有了樂兒,家產你們姐弟照樣可以平分!”

    “我不稀罕!”她很速度的說。

    她從來不稀罕什麼家產,她留在這里是因為她是喬家的女兒,是因為他身體不好,她原本以為他是愛她的,可是,他的愛好像少之又少。

    所以她不敢在幻想這個男人是愛自己的,他的自私讓她望塵莫及。“小歡,爸爸不是有意要傷害你,希望你理解!”

    她站在門口已經轉了身,喬林有些疲倦的聲音。

    她微微一笑,然後走了出去再沒回來。

    他當然不是故意的,重男輕女的父母他肯定不是頭一個。

    出了公司的門口就沒再去別處,正好以寬來了,跟姚諾相約著一起去以寬跟允澤那里吃午飯。

    以寬還是以往的樣子,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樣子。

    “這麼久不見,你倒是一點都沒變!”看著以寬隨遇而安的樣子喬歡笑著說道。

    “你倒是變了不少,听說現在又有飛兒了,馬上就要兒女雙全,你要不要給我講講你的心得?”

    她知道他在挖苦她,也是在挖苦他自己。

    但是有些愛,她給不了,只能一笑置之。

    “沒什麼好的心得,就是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戀愛結婚生孩子,這就是我想告訴你的!”兄弟,你已經老大不小了。

    “我確實該從當年的回憶中走出來了,畢竟大學時候那個讓我痴迷過爭強好勝的女同學現在已經變了另一番模樣。”

    他看著她時尚的裝扮跟孕婦身上特有的感覺,心里一陣淒涼落寞。

    她也低了頭,有些時候有些事情,都是無意造成的,可是有些時候就是那樣,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你知道嗎,听到你又懷孕的消息我喝醉了,我在想,你這個女人吧,要模樣沒模樣,要脾氣脾氣倒是臭的要死,又不是什麼讓人憐惜的嬌嬌女,我到底在留戀你什麼呢?”

    哎,真是人無完人啊。

    喬歡也笑,倆人正聊的盡興,無意間的轉頭,兩個人都靠在窗口看著從門口進來的姚諾跟允澤。

    允澤的臉色不好看,似是剛剛听到了不願意听到的話,他一直知道以寬多喬歡有意,但是這麼多年來他從沒跟喬歡提過一個字,就因為怕喬歡看到優秀的就不要他了。

    當然,即使她跟以寬沒在一起,但是結局是一樣的,留不住的始終留不住,不管再怎麼留都沒用。

    只是心里就是不得勁,她現在過的幸福嗎,如果真的幸福才好。

    吃飯的時候姚諾才又問起來︰“哎,現在李天藍還每天都去你們家搗亂嗎?”

    當著陸允澤問這種話,喬歡看了陸允澤一眼,擔心人家畢竟在一起過,說這種話總是不好︰“吃飯吧!”

    “她還是每天往南宮家老宅跑?”陸允澤皺眉問道。

    喬歡尷尬的笑了笑︰“沒什麼,她就是想跟南宮家保持有關系而已!”她知道李天藍想要什麼,她的功利心不比簡潔少,簡潔對付喬歡還是為了爭一口氣,李天藍卻只是不服氣而已。

    “她是越來越不要臉了!”陸允澤也不高興,李天藍還在跟他糾纏,他一直不願意跟她在一起就是因為她的心計太多,女人心機太重了,遲早要惹麻煩的,何況李天藍本身就是一個大麻煩。

    “她不是喜歡你嘛,要不然你就收了她唄,這樣你前女友也少了個威脅,多好!”姚諾還玩笑的說著。

    喬歡在桌子下面狠狠地給她一腳,這種話怎麼能亂說。

    陸允澤更是深深地看著喬歡,他知道喬歡的性子,但是姚諾這句話卻到了他的心里。

    “李天藍成不了小歡的威脅,允澤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以寬還真怕允澤較真。

    “怎麼說?”姚諾好奇。

    “因為南宮凌在在國外一家知名的餐廳當眾跟喬歡表白了,三個字對著同一個女人說了幾千遍的南宮凌,你覺得他的眼楮還能看到別人身上嗎?”以寬對南宮凌對喬歡的心意是真的沒什麼好懷疑的了。

    這一點喬歡很認同的垂了眸,但是臉上的笑意卻那麼深,那麼幸福。

    “我當然知道南宮凌跟喬歡的感情,但是我擔心的是李天藍會不會對喬歡下手,萬一像是上次懷著騰兒的時候那樣,那這次可保不齊她還有這麼幸運!”

    其實喬歡擔心的也只是這個。

    說的也是,不過若是人家有心要害你,你可真要處處提防,不要大意,不僅是在家里!“以寬看著她認真的提醒。

    喬歡點了點頭,然後笑著說︰”沒你們想的那麼復雜,這次給她幾個膽她也不敢在做那種事情了,她就是想在K城找個靠山而已,以前的那麼多年都因為南宮家讓她在K城很多名媛熟女中展露鋒芒,我猜想她也不過是不想走下坡路罷了!“”才怪,我跟你說,女人一旦妒忌起什麼人來,真的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姚諾好心的提醒她。

    這點她信,就如簡潔因為想讓她跟南宮凌分開甚至用那種下三濫的伎倆,還好之凡夠堅定,不過看姚諾的樣子,那件事情姚諾也肯定不知道,不過不知道正好,知道的太多有時候更是對一個無辜的人的傷害。”這不是喬總嗎?“是肖紅,似是來飯店應酬的,正好走到他們的包間門口,也不知道誰夾著尾巴進來的,竟然沒關門,正好被肖紅看到坐在門口對面的喬歡。

    喬歡抬眸看向已經走進來的肖紅︰”肖總!“淡定中。”沒想到這麼巧,你們也在這里吃飯啊,我跟南宮總裁還有幾個老總也是約在這里吃飯,你要不要一起過去啊!“

    該死,竟然當著她的同學啊前男友的說這種話,這不是故意讓人誤會嘛。”哦,不用了,我們就簡單吃點,下午還要去市南呢,那不打擾你們工作了!“

    喬歡言外之意就是你可以走了。

    肖紅笑不露齒︰”那好吧,那待會兒再來討杯酒喝,先走了!“

    然後挎著她昂貴的包包就往外走。

    喬歡心里一陣胸悶,姚諾也皺了眉︰”走了一個簡潔又來一個肖紅,哎呀,小歡你的情敵眾多啊!“替死黨犯愁中。”若不然我分你幾個?“喬歡玩笑的說道,她老公的心在這兒就好,她撞著膽子安慰自己。”我才不要!“什麼都可以要,情敵……還是算了吧。

    他們正在聊著呢南宮凌就走了進來,她還什麼都沒等說,他已經在跟以寬握手,然後坐在她一側︰”我在隔壁跟客戶談生意,你要不要過去陪我敬杯酒?“”不了吧,我現在也不能喝酒!“她笑著說道,知道他的心思。

    但是不用這麼告訴大家了,反正他們是夫妻已經是事實,她心里很踏實。”那好吧,那你先吃飯,等我應酬完一起走!“

    他還是那麼溫柔細語,讓旁邊的男女都羞愧的皺了眉。

    喬歡卻只是點點頭,輕輕地說︰”去吧,我等你就是!“

    然後他就走了,姚諾被酸的差點吐了。

    以寬也在笑,只是允澤的臉上不怎麼好看。

    只是當姚諾他們走後喬歡獨自在下面的大廳里等著他,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吃飯的人,只有服務人員在算賬的算賬,打掃衛生的打掃衛生,躲貓貓的躲貓貓。

    正在她倆手撐著額頭就要睡著的時候听到從電梯里出來的爽朗的女聲,喬歡漸漸地抬起頭,就看到肖紅挽著她老公的手臂正在跟幾個肥頭大耳的老總說著客套話︰”那是,幾位請放心,改天我一定單獨再請每人一次,這次真的是因為南宮總裁也在,我可不想在這麼優秀的男人面前丟了臉!“”那是,天下女人有哪個不喜歡南宮總裁的,也難怪我們幾個沒這個艷福。了,不過明天的事情千萬不要忘記啊,我們先撤!“

    然後那幾個男人才一起走在了他們的前面。

    南宮凌雙手插兜,看著喬歡正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里看著他這邊所以就走了過去,似是從她的眼里能看到些醋意,他笑了笑︰”寶貝,可以回家了嗎?“

    回你個鳥啊……讓別的女人摟著你的臂彎,那是我的專用好不好?

    喬歡還沒等抱怨肖紅已經走了過來︰”剛剛只是為了打發那些色鬼老總,希望喬總不要介意啊!“

    喬歡使勁的扯出一個笑的表情,直到肖紅走後她才翻了臉也丟下他揚長而去,不管出于什麼原因,總之看到這一幕讓她很心寒了。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