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長媳最新章節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真相大白

長媳 第一百五十三章 真相大白

作者︰初落夕書名︰長媳類別︰玄幻小說
    收費章節(20點)

    汪氏被接至榮安居見了君老夫人,或許是因為心底的疑心,還真擔心女兒的身份被人識破,亦或者到底是因為瞞騙了整個君家,此時有些停不直身。沒有了方才在門口時的氣焰和怨恨,看到對方的時候反而還客套地先行了禮堆笑,「親家老夫人,許久沒見了,您身子可好?」

    老夫人面色不動,似乎根本沒有親戚間應有的禮儀,說實在的她亦很想對眼前人發怒,簡直是不識好歹,竟然如此玩弄自家孫兒和她,簡直是可惡至極。自顧自地吃了口茶,她望向旁邊的谷媽媽,後者識得眼色,就揮手帶著屋內的婢僕退了出去。

    汪氏見狀,心里就「咯 」了一下,這是真的出事了?

    事情嚴重,她亦朝著旁邊的「徐媽媽」遞了個眼色,讓其跟著退了出去。而她本身,根本不敢落座,只是站在原地,手中攪弄著帕子,似乎略有緊張。而君老夫人,倒是悠閑自得,依舊不慌不急,甚至都沒正眼拿眼色去瞧對方。

    她在努力克制著心底的怒氣,克制著那股恨不得讓人將她趕出去的沖動。

    可是,她的孫兒,離府前叮囑了她,要自己替原先的楚氏留著「大*奶」的位置。這話很是明顯,就是面上,和楚家的這段婚姻,他想留住。即便是如此,對方不要臉,自家卻還想要些體面,咽了幾口茶水,好不容才讓自己平靜些,終是開口悠悠道︰「楚太太,請坐吧。」

    終于有的坐了……

    汪氏長長輸了口氣,在君家大門口就站了許久,跟著進府走了不少路,方才又被人打量了許久,真是好不容易才能坐下。可她方沾到位置,手習慣性的往右邊摸,空空的,居然沒有給自己上茶?

    她坐不住了,急忙就立了起來,不是想興師問罪對方的「待客之道」,而是心里的那個疑惑當真是被證實了。此刻,她真恨不得立即跑掉,趕緊離開君家,可是如若回頭對方去找自家老爺可怎麼辦?再說,漣兒現在到底怎麼樣了,即便她不關心,回府還有個等著答案的原仲軒呢。

    于是,她不得不繼續留下,腳下步子卻慢慢往對方挪去,賠笑般討好的口氣說道︰「親家老太太,听說漣兒身體不太好,我可否去見見她?」

    好似除了這話,她已經不知該怎麼道了。

    這平城內外,對君家的老夫人可都是敬畏的很,尤其是經商之家。

    老夫人卻只是淡淡的瞥了眼對方,將茶盞放下,沒好氣的回道︰「親家太太好深的心思,如今這屋里沒人,難道不該給我府上個交代嗎?」。

    是真假的事嗎?

    可若是被試穿了,君家大爺怎麼還會有心思離開去談生意?

    或許是不願承認失敗,汪氏做最後的辯解,堆著臉裝糊涂,「不知老夫人您指的是什麼?」

    「哼,到了這個份上,你還要跟我含糊?」老夫人瞟看著對方,「這聲親家,我可是承擔不起!」

    這話落下,汪氏就慌了,亦明白了對方當真是知道了真相,忙道︰「親家老夫人,您別動怒,听我解釋。」

    「好啊,我還就等著你們楚家個解釋呢?!我君府是如何待你們的,從兩府結親以來,生意場上可有虧待過你們?便是你家老爺回城做事,我還關照了我家老三照顧你們,可你們呢?」

    老夫人越想越氣憤,過去是因為對孫媳婦的滿意才不願發作,不成想如今什麼都是謊言,這些事自然而然就被翻了出來,「你們打著我們君家的旗號,在外面如何如何,你以為我們府里不知曉?親家太太?這話可真是虛偽的緊!」

    「您這話嚴重了,其實、其實那,當時是因為……因為……」

    楚太太吱唔了半晌,都沒說出個緣由,因為什麼?

    因為當初真正的楚家大姑娘失了貞C,所以不得不讓人頂替?

    我們楚家沒有騙你們,因為嫁過來的楚景晨和她是同胞姐妹,其實也算是自家的姑娘?可對方若問起為何一個從來都沒有听說過,那要怎麼解釋?景漣非自己親生的事必然就瞞不住,而她家老爺若知曉了,還不得清楚當年金氏的事?

    汪氏此刻才覺得,這真是沒理說不清,亦是無話可說。

    然望著對方越發僵硬的神色,不得不給個答案,于是只要垂下了腦袋,「其實親家老夫人您有所不知,當時漣兒她身體不好,擔心嫁過來不吉利,便……」

    她的話尚未說完,君老夫人就重哼了接道︰「所以就不知從哪尋來個替身,然後代你家姑娘出嫁?汪氏,你這是愚弄我們家子浠,這種行為,可等同是騙婚!若是尋常人家,肯定是要拉了你們去見官的!」

    「見、見官?」

    汪氏重復了聲才反應過來,什麼,見官?

    騙婚,可是犯罪的。

    而這平城的官老爺,還不正是眼前人的孫女婿?

    汪氏嚇得倒退兩步,臉色刷的就白了,急急求道︰「您听我解釋,其實景晨那孩子跟景漣是姊妹,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兒。我就是覺得親家是個好歸宿,疼我那閨女才讓她嫁過來的,是想彌補她。」說著還配合式的紅了眼,低泣道︰「那孩子雖然過去流落在外,卻是個十分聰明的孩子,當年被人收養,這也是當做大家姑娘教育的。老夫人,您跟她是處過的,她的能力和品德,想必您也是信得過去的。」

    楚太太雖然好奇景晨的學識,不過此刻已經沒心思去計較那是如何學會的,只是想著先糊弄了眼前人再說。她聲情並茂,說得可是動情,「老夫人,我們府里雖是騙了你們,可終究只是妾身的一片苦心。想著彌補我那在外吃苦多年的女兒,才讓她嫁過來,若說是騙婚,可真非蓄意,可別鬧那麼大。」

    君老夫人自然不會當真去見官,這種有損家聲的事,怎麼能傳出去?即便楚家不在乎被人論道,她還不想變成人家茶余飯後的話料呢。此時听到汪氏說景晨和景漣是對雙生姐妹,也是楚家的閨女,這讓極其重視門第的她好奇了些,開口問道︰「你說,過去的楚氏,和現在這個,是孿生姐妹?」

    「是是是,她們可是親姐妹。」

    楚太太應著又抹了抹淚水,望著對方甩了帕子便道︰「老夫人,您想想,這門親事能成,我可是實在歡喜,怎麼可能故意想著破壞?就是漣兒當時身子不好,怕過來不能伺候姑爺,反倒是給你們添麻煩,才要晨兒上轎的。」

    「是這麼回事?」

    對上眼前人狐疑的目光,汪氏連連點頭,「就是這樣。」

    「那當初為何不明說?」不待對方再答,老夫人跟著再問道︰「何況,既然景晨已經是我們君家的人,你們又為何要將她調換了帶走?如今塞過來個這樣的女子,這就是你們楚家的嫡長姑娘?可真是好教養!」

    「老夫人您說這話,是何意?」

    「是何意?你身為她的母親,難道都不知道自己女兒做了些什麼?」似乎不想看對方演戲裝無辜,老夫人冷冷再道︰「她每次回娘家,都見了誰,做了些什麼事,難道還能討得了你這個主母的眼?」

    這話說得可真透徹,汪氏來狡辯的言辭都省了。

    原來君家竟是這樣大的本事,連漣兒和原仲軒的事都被查出來了嗎?這還真是糟糕,這要她怎麼解釋,能怎麼解釋?

    屋里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老夫人緊緊瞅著汪氏,似乎就在等待她還有什麼話能說,盯了半晌都不見回應,自己倒是越想越煩心,重新端起了手邊的茶潤了潤嗓子。跟著沒打算再說話,亦不讓她走,就徑自閉目養神起來。

    楚太太心知,若不給個答案,君家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然要怎麼承諾呢,楚景晨亦早就跑了個沒影,難道自己還能變個人給她們?

    這挖空的腦筋再琢磨,最後卻是無奈的只好自己同情自己,這君家便是與她命中不和,真是來一回倒霉一趟。

    這哪里是親家?明明就是冤家!

    「親家老夫人,這是漣兒的事,是我教女無方,可跟晨兒無關。她是清清白白進的你們家,可從來沒做過什麼對不起姑爺和君家的事,這您不能冤枉了她。」一派的「慈母」作風,替那在外的女兒強調。

    老夫人卻絲毫不見動容,只冷冷的反道︰「清清白白?呵,正兒八經的媳婦,如果老實本分,怎麼就突然就不見了?你家景漣既然沒有嫁進我們府里,那此刻怎麼會出現在我們家?汪氏,你這位做母親的,可是要給咱們君家個明白的解釋?」

    解釋?

    怎麼解釋?

    汪氏心里著實慌亂,最後只好避而言其他,「妾身一定會將晨兒尋回來,交還給你們的。」

    「交還?」

    老夫人冷笑,「你即便肯交,我們府里還真的就要?」

    「怎麼?難道姑爺他……?」

    「別提我們家子浠,你這個岳母欺騙了他那麼久,好意思說他是女婿?!」老夫人突然眼神凌厲,話語間沒有絲毫松動,嘆息道︰「這半年來,我們全府被你們娘幾個是弄的團團轉,如今倒是好意思上門來要人?你這是惦記你家景漣呢,還是替旁人來問的?」

    這個旁人,自然是藏匿在楚家的原仲軒。

    汪氏頓了片刻,倒是亦沒有遲鈍到反應不過來的境地,她很是尷尬的站著,真想什麼都不顧就離開。可是,現實嗎?在心里暗道無奈,早知道進來是這般局面,方才在君家門口就不費那番唇舌,搶著進來怎麼辦?

    此時在對方如此犀利的目光下,她根本沒有其他話好說,最後吱唔著錯亂答道︰「不、不是,我沒想替漣兒說話,就是做娘的惦記,想來看看她。」絲毫不敢提及楚景漣和原仲軒。

    「我看,是當初你家景漣就不貞了吧?」

    君老夫人原是沒有證據,隨意誆了對方,卻不想對方那般慌亂著急的望向自己,當時就反應了過來。原來還真是楚氏女婚前做了見不得人的事,難怪不好嫁過來,這是故意蓄謀送景晨入府?

    她越想越深入,不由問道︰「我想,你是不是也沒想真將景晨給咱們府里?是不是很早就打算讓她們換回來,所以一早就不肯說明真相?」

    「我、我……」汪氏百口莫辯,心道這老太婆怎麼腦子轉的這麼快,居然什麼都被她知曉了?

    如此,要鬧怎樣?

    她的沉默,老夫人就知曉自己說的是對的,勃然大怒就重拍了手邊桌案,「好你個楚太太,居然早就在算計著我們君家?你若是不滿這門婚事,當時說明真相,難道還非得逼著你交個清白的女兒嫁過來?你如此蒙騙在前,算計在後,真當我們君家的人都是傻子嗎?!」

    「不不不,我怎麼敢有這個念想?老夫人您真是誤會了。」

    汪氏此刻再沒有嘴硬,亦不敢再提見景漣的事,完全只好上前討好逢迎了對方,就希望對方可以顧著親家的情面息事寧人。可是她給忘了,這親家的關系,是提醒著對方所受的屈辱和欺瞞,老夫人哪里肯給好臉色瞧?

    若說早前還是刻意壓抑著惱怒,現在在得知一切後,還真是絲毫收不住,劈頭蓋臉對著汪氏就是大罵,「我們君家跟你們楚家可做不了親家,你們家到底有多少個姑娘,我老婆子不清楚亦不想弄明白。不管如何,這親家的關系算是到了頭,等到我家子浠回來,定是要休了楚氏,甭管是哪個,誰都留不得!」

    君老夫人氣喘噓噓,早已忘記了當初答應孫兒的事,楚家人的行為根本就是欺人太甚,指著汪氏就怒道︰「你們家的什麼景晨還景漣的,我們君家供不起,我這就讓人領了你給帶回去。這事,別說休妻想鬧的如何,就你家女兒那身子,就是個十足的證據,都做了些什麼不要臉都勾當,簡直是有辱婦德,唉!」

    不知怎的,听到君老夫人要她將景漣領回去,汪氏反倒不樂意了。領回去,怎麼面對著平城老少,怎麼跟自家老爺交代?

    她忙上前,哪里還顧得及腿酸還是口渴,就想著哄了對方開心和息怒,「您消消氣,這事是我們楚家不對,可我家景晨可真是清清白白跟了姑爺的,這點老夫人不好冤枉了她,否則就太對不住她了。若是姑爺當真不喜歡她,也不會留她在身邊這麼久,您說是不是?至于漣兒的事,若是鬧得大發了,不替咱們楚家,就是對府上的名聲也不好。

    老夫人,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這等無知的婦人計較。您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這事確實是我的錯,是我教女無方。可當初,其實嫁過來的就是景晨,跟漣兒沒啥關系,她亦算不得背叛姑爺……」

    話才說到這兒,汪氏就被對方給瞪了眼,忙改口道︰「是是是,漣兒是行為不規矩,可怎麼都是事實了,還請老夫看在咱們兩府過去都十幾年交情的份上,寬容下小婦人。」

    雖說訂了親,楚景漣就該是君家大爺的女人,可她的貞C,是在定親之前就失了的,哪里能真算她的錯?

    可這樣的話,汪氏開不了口說不出去啊,這等事只會越描越黑。她這輩子,在君家面前,算是永遠都抬不起頭了。

    而事實上,方才老夫人脫口而出的「休妻」什麼話,亦是氣話。雖然她是這麼想的,可她的長孫怕是不會同意,這不事情都這樣了,還親自跑出去找她?便是自己逼了他舍棄那個女人,基于孝道他許是會遵從,可就怕這今後都怨著自個。

    老夫人只好慢慢平復了心頭的雜緒,听著汪氏說的話,不由抬頭,「那你說怎麼辦,難道就當真什麼事都沒發生?汪氏,別怪我是的話說得難听,就你們這樣的門第,能給我們家做媳婦已經是了不得、抬高了你們,可如此不知好歹、再三愚弄,想讓我們就吃這個啞巴虧?!」

    「自然不是,老夫人您別氣。」

    汪氏亦似乎琢磨出了些什麼,對方說話總留著情面,這自然不是看在自家的面子上,那就是還有隱情。既然老夫人知道了真相,那姑爺就不可能不知道,按理說這事關他枕邊人,怕是再如何都不可能還能平心靜氣,可他卻急急離開了平城。

    這就是說,他許是去尋找楚景晨的?

    越發覺得這個想法合理,汪氏就不由端詳眼前人的神色,是不是就是因為如此,所以對方才沒有早早發難?

    到底還是景晨有法子,這勾男人的手段不錯啊,如此,自家就不會走投無路。

    故而,楚太太想著就彎腰,取過旁邊的茶壺替對方滿上,然後笑著勸道︰「老夫人,我知曉您心里氣憤,這是我楚家的不是,可終究親戚一場,還請您網開一面。這個,我回府就讓人去找晨兒,等尋到她交給您處置,如何?雖說這場親事是個錯,可她好歹跟了姑爺段日子,還請您念念舊情,收留她。」

    「舊情?」老夫人語調怪異。

    聞者就湊近了點頭,「是啊,您看,等晨兒回來,若是姑爺喜歡就留在身邊,我們楚家絕不要任何名分,便算是賠罪。若是老夫人和姑爺看不上眼,如何安置都由您說了算,可好?」(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手機網(qidian.cn)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