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神座最新章節 - 第一卷 五雷降臨 第三十九章 日夜兼程

神座 第一卷 五雷降臨 第三十九章 日夜兼程

作者︰皇甫奇書名︰神座類別︰玄幻小說
    生嚼草藥,是無奈之舉。雖然有些不雅,但總比喪命好。來的時侯,林熙原本是計劃煉制一些丹藥的,不過,煉丹需要時間,林熙最沒有的,就是時間了。所以身上搜集的,都是一些有療傷效果的草藥。

    這種療傷類的草藥,非常珍貴。比提升功力的草藥,還要珍貴的多。是煉制上好療傷丹藥的材料。

    咀嚼了一點凶獸山脈中的草藥,少女氣s 明顯好了許多。

    “少掌門,三長老她……”

    少女抬起頭來,眼中已是一片濕潤。

    林熙眼中顯出一抹血s ,狠聲道︰

    “姑姑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這趟回去,就將孟鈞那個老匹夫碎尸萬段!”

    “什麼!”

    少女一驚,猛的抬起頭來︰

    “不不不!……少掌門你不能回去,三長老拼死讓我出來送信,就是讓你不要回去,也不想你去救她。三長老讓我告訴你,走得越遠越好,永遠都不要再回五雷山了!”

    林熙身軀劇震,心中徹底有種流淚的沖動。他沒有想到,姑姑在這個時侯,還在為自己這個佷兒考慮。

    前世的時侯,林熙身為國術家族的繼承人,更多的時侯,感受到的是身上沉重的責任和來自四面八方的威脅。唯獨沒有感受到,這種真摯的親情。

    然而這一世,在這個剛剛降臨不到四個月的世界,林熙卻在另一個人身上,感覺到了這種彌足珍貴的親情。

    “孟鈞,我會讓你付出最沉重的代價的!”

    林熙眼中射出深深的仇恨的火光。

    “告訴我整個事情的經過。”

    林熙沉著道。

    車廂里靜悄悄的,少女頓時把事情完整的說了一遍。一切都如韋不平所說,孟鈞等人利用林熙做y u餌,把林茹雲騙了出去。

    由于林茹雲出去的非常倉促,誰都沒有通知。所以連大長老都不知道她的去向。誰也不知道,孟鈞和韋不平已經對她下手。

    林茹雲知道孟鈞和韋不平不會放過自己,所以拼死拖住兩人,讓少女前往凶獸山脈,帶信給林熙,讓他不要回來。

    這名少女本來就受了傷,中間長途跋涉,更是傷上加傷,非常嚴重。而且凶獸山脈,茫茫無邊,根本不知道林熙在哪里。所以,她選了一個取巧的方式,就在凶獸山脈外極遠的驛道上,通往五雷山的必經官道上,等待林熙。

    “師姐,你再想想當時的情況,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

    林熙道。

    他有種直覺,這件事情絕對不這麼簡單。

    孟鈞和烈陽宗勾結,所謀非小。

    林熙已經知道,孟鈞和韋不平,聯合烈陽宗,想要對付大長老,將五雷山納入烈陽宗門下的意圖。

    林熙開始的時侯,頭腦中只有震驚和憤怒。但現在冷靜下來,立即發現,孟鈞和韋不平對付姑姑林茹雲,根本就沒必要,不在計劃之內。

    畢竟,一旦事情出了紕漏,不但對付不了林茹雲,反而要驚動大長老,得不償失。除非——,他們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甚至比對付大長老還要重要。

    “對了!”

    少女眉頭一展,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

    “我听到他們提起掌門夫人,似乎和當年你母親出身的皇室有什麼關系。”

    “什麼?!”

    林熙心中狠狠一震,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起了母親畫像卷軸中,藏著的神秘“萬皇圖”。母親出身皇室,毫無疑問,萬皇圖的最終來歷,也只可能是皇室。

    “……三長老當時怒罵,說他們是烈陽宗的走狗。似乎這件東西,最後是要交給烈陽宗的。”

    少女說道。

    林熙腦海中此起彼伏,轉過許許多多的念頭。他前世做為國術家族的繼承人,能從眾多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並不僅僅是只有武力而已,智慧同樣不可或缺。

    “姑姑暫時還不會有危險……”

    林熙心中迅速的得出一個結論。事情涉及到了林熙的母親,涉及到了萬皇圖,在沒有得到準確的消息之前,可以確定,孟鈞等人不會殺掉姑姑林茹雲。不過,這件事情也並無萬無一失,一旦孟鈞等人確認,姑姑林茹雲確實什麼都不知道,就會毫不猶豫的痛下殺手。

    所以,林熙必須趕在事情惡化之前,迅速的解決孟鈞,找到姑姑的下落。

    “師姐,姑姑的事情,我會一手處理。至于孟鈞,你不必擔心。——你或許還不知道,韋不平和烈陽宗的長老勾結,已經被我所殺!”

    林熙沉聲道。

    “啊?!”

    少女吃了一驚,不敢置信的看著林熙。

    林熙沒有說話,只是舉起一只手臂,瞬眼之間,林熙的手臂就在這名五雷派女弟子的眼中,變成金屬s ,散發出黃銅的光芒。

    “金剛不壞之身!”

    少女失聲驚呼,目光呆滯,幾乎都喪失了思考的能力。若非親眼所見,她絕不敢相信,短短數月,林熙的武功居然會精進到如此地步。

    林熙安慰了姑姑門下的這名女弟子,便不再說話。全部心神都沉浸到了武道之中。

    可以預期,到達五雷山後,必然是一場大戰。林熙必須保證體能和精神,都處在巔峰狀態。

    時間一天天過去,每一天對林熙來說,都格外的漫長。

    到了第六天的傍晚,林熙終于坐不住了︰

    “師姐,我先走一步。你隨馬車過段時間再上來。”

    說完,也不等她答覆,便在一陣驚呼聲,嘩的掀開車門,化為一道殘影電射而去。

    武道六重,達到神行境便擁有快俞奔馬的速度。林熙如今達到第八重金剛期,速度風馳電掣,奇快無比,體力更是悠長,只是一眨眼間,馬車外風聲崔嵬,林熙卻已經不見了蹤影。

    此去五雷山,還有一天的路程,但林熙已經等不了了。在馬車上的每一天,他都心急如焚。越靠近五雷山,這種情緒越強烈。

    “希望孟鈞沒有等到韋不平回來,還不會動手。”

    林熙現在的唯一的寄托,就是希望自己殺了韋不平,打亂了孟鈞的計劃。

    韋不平前往凶獸山脈,目的是奪取天地異果,送給孟鈞的那頭虎吃,以讓這頭凶獸脫胎換骨,實力暴增,增加對付大長老的希望。

    現在林熙殺了韋不平,奪取了虎所需的天地異地。毫無疑問,打亂了他們的計劃。但是這並不是萬無一失的。

    烈陽宗對五雷派滲透的太厲害了。凶獸山脈中有龍力境的長老幫助韋不平,五雷山上,對付大長老的行動,肯定也少不了烈陽宗的高手。

    天空越來越暗,周圍的景物稍遠一點已經不清楚。好在五雷山有官道相通,只要沿著官道,就能到達五雷派,並不會m 路。

    林熙使勁全力,趕往五雷山。

    呼呼!

    兩側風聲呼嘯,林熙感到體力漸漸有些衰弱,心念一動,林熙立即運起“君臨天下勢”的心法。

    “君臨天下勢”是站勢時的功夫,但當林熙嘗試運行心法的時侯,卻意外發現,君臨天下勢在奔跑中也能運轉。

    一縷縷的天地元氣,聚成白霧,從四面八方,涌入林熙的體內。雖然依舊不如林熙靜止時,吸納的天地元氣強大,但也並不遜s 太多。

    這些天地元氣,不斷補充著林熙消耗的體力。

    嗡!

    空氣如氣浪劃開,林熙沿著官道,迅速消失在五雷派的方向。

    …………

    華燈初上,林熙到達的時間,比預期中的要快了許多。

    遠遠的,一座山峰矗立在大地上,點點燈火,在山峰上燃起。和以往不同,山上的火把近乎多了一倍,火把聚集的光芒,化為焰光沖霄,映照出一幢幢大殿的輪廓。

    “不好!”

    林熙心中一跳,盡管距離山上還有一段距離,他卻清晰的听到了鼎沸的人聲。

    五雷山上平常到了這個時侯,都會很安靜,根本不會有這麼多人。

    “出事了!”

    林熙心中一沉,加快速度,全速前進。

    五雷山下。

    “站住!”

    一聲暴喝,幾道人影一字排開,阻擋在林熙面前。身上的衣服,光焰燦燦,一條烈焰的標志,十分醒目。

    這些人是烈陽宗的弟子。

    “找死!”

    林熙雙手一拍,攪起一股狂暴的氣流,猛然的拍了過去。

    轟!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卷起無匹的氣浪,向著前方轟了過去。只听轟的一聲,一排烈陽宗弟子,慘叫連連,頓時被炸得四分五裂,尸骨全無。

    “有人闖山,快攔住他!”

    黑暗中,有人驚叫道。

    “我是五雷派少掌門,誰敢攔我!”

    林熙怒氣勃發,聲音有如洪鐘,響徹虛空。

    “什麼!是少掌門!”

    黑暗中,有人驚呼,顯然也認出了林熙的身份。

    “哼,什麼少掌門。現在已經不是了。二長老很快就是掌門,誰是少掌門,由他來指定!”

    有人冷聲道。

    “找死!”

    林熙目光一寒,唰唰兩步,立即出現在黑暗中,說話的那名弟子身前。手掌一伸,立即像抓小雞一樣,把這名孟鈞一系的弟子抓了起來。

    “啊!放開我。——大家上,殺了他!”

    這名弟子也沒料到,林熙說上就上,一下就把他給抓出來了。第四重鐵骨期的修為也算是不俗,但是在林熙面前,依然沒有反抗的余地。

    “五雷派門規,以下犯上,欺師滅祖,死!”

    林熙五指一收, 嚓一聲,就像擰雞脖子一樣,把這名弟子擰死。

    “五雷派所有弟子听令,所有現在置身事外的人,將不予追究。所有繼續攻擊,試圖造反的,統統視作圖謀作亂,欺師滅祖,按門規處死!”

    林熙的聲音,隆隆如雷,響徹整個五雷山。

    對于孟鈞來說,想要掌握五雷派,擊殺大長老。毫無疑問,晚上是最好的時機。如今,烈陽宗弟子出現在五雷山上,情況的嚴重x ng,已經不言而喻。

    林熙並不是好殺,濫殺之人,但是這個時侯,還心慈手軟,就是f 人之仁了。

    “哼!別听他胡說。大家一起上,事後二長老必然重重有賞!”

    七、八名弟子一起圍了上來,這些弟子有的是孟鈞的門下,有的是韋不平的門下,統統都是極為死忠。在林雄不過問派內事務的幾年,統統被孟鈞收羅成了自己的勢力。

    換句話說,他們雖然穿著五雷派的服飾,但已經不是五雷派的弟子了。

    “想要找死,我成全你們!”

    林熙雙目一凜,全身爆發出一股森森的煞氣,腳踏連環,欺身上去,幾掌扣下去,立即像拍西瓜一樣,把幾名死不回頭的弟子腦海,拍得粉碎。

    砰砰砰!

    林熙仿佛殺神降世,一路沖上五雷山巔,神擋殺神,佛阻殺佛。現在的五雷派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五雷派了,亂世當用重典,現在只有以殺止殺。

    C!。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