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歷史軍事小說 - 曹賊最新章節 - 網友上傳章節 第247章 青梅煮酒(二)1/3

曹賊 網友上傳章節 第247章 青梅煮酒(二)1/3

作者︰庚新書名︰曹賊類別︰歷史軍事小說
    “叔父,您這是要帶我去見誰?”

    沿著虎賁府後hu 園的林蔭小徑一路走過來,曹朋心里的疑惑,越來越重,忍不住開口問道。

    “就要到了!”

    典韋呵呵一笑,也沒有正面回答。

    穿過hu 園小徑後,就看到一個小小的拱門。兩扇木門緊閉,典韋走上前,伸手就把門推開來。

    “阿福,隨我來。”

    曹朋可是記得,這拱門後面,就是曹操的司空府hu 園。

    以前典滿和他提起過,而且還曾見到夏侯真,從這道拱門後跑過來。

    典韋帶我來曹操的hu 園,又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他剛才所言要帶我去見的那個人,就是曹操?

    心里面,不由得有些忐忑。

    不過又一想,自己近來又沒有招惹什麼禍事,怕什麼?

    但一想到要直面曹操,曹朋的心里,又是一陣沒由來的緊張。雖然他一家人都為曹操效力,而且曹朋也見過曹操。但見歸見,卻沒有過正面的接觸。這種感覺,就好像前世剛上班,去見領導時的感覺一樣,緊張、忐忑,同時還有一絲絲的疑慮︰曹操好端端,為何要見我?

    隨典韋穿過拱門,就听hu 園里有傳來絲竹歌舞之聲。

    在hu 園小徑入口處,曹朋看到了許褚。

    “佷兒見過叔父。”

    曹朋上前行禮。

    許褚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與曹朋點了點頭。

    “阿福,快些過去主公已等候多時。”

    果然是曹操!

    曹朋只覺得心里面猛然抽了一下。

    他深吸一口氣,邁步走上小徑。典韋在他走進小徑的時候,停下腳步和許褚一起值守在外。

    歌舞聲,越來越近。

    遠遠可以看到一個亭子,曹操正跪坐于榻上,身前擺放著一張條案。

    亭子前,有歌舞伎翩翩起舞。

    不過對于這種舞蹈,曹朋大都是看不太明白。

    “阿福,來坐。”

    曹操看到了曹朋哈哈大笑,向他招手示意。

    曹朋連忙加快步伐,來到亭子里,卻發現在亭子里並非曹操一人,還有曹真和一個少年,正坐在旁邊。

    夏侯真守著一排壚,正專心致志的溫酒。

    壚是一種溫酒的工具,在兩漢時極為流行。一般的酒肆里,都設有壚台。而看守壚台的,多為女人。

    一方面是可以溫酒照拂生意,另一方面可以招攬客人。壚台最初多為黑色但在權貴富豪家中會增添一些點綴。比如這亭子里的壚台,外面瓖嵌一層白沙卵石,頗為雅致。

    說起壚台,本是市井中的擺設。

    不過自卓文君和司馬相如的故事發生之後,許多權貴家中,也會架設壚台以附風雅。

    所以,又衍生出了一個職業,名為壚女。

    能燙得一手好酒也是一門技藝。許多女子在修習女紅的同時,也大都會學習這燙酒的技巧。

    夏侯真抬起頭朝著曹朋微微一笑。

    看到夏侯真臉上的笑容,曹朋心里的緊張,一下子消失無蹤。

    他相信,如果真的有事情,那夏侯真一定會暗示他。既然夏侯真神色輕松,那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大事。

    “卑職曹朋,叩見司空。”

    曹朋上前,恭恭敬敬的行禮。

    其實,在東漢時期,三跪九叩之說還未出現,人們相見,也多顯得隨意。即便是在朝堂上議事,也非後世電視劇中那般的列隊森嚴。大都三五成群,而且可以隨意走動。或坐或立,非常隨意。

    曹朋如此鄭重其事的行禮,讓曹操一怔。

    他啞然失笑道︰“阿福,這是家中,何必行如此禮節,快坐下吧。”

    但曹朋還是鄭重的行過了禮節,而後微微欠身,在一旁坐下。

    “呃………我叫你阿福,沒問題吧。”

    曹操笑呵呵的看著曹朋,面帶和藹之色,輕聲同道。

    “自然可以。”

    “子丹,我無需介紹,小真你也認識︰這是吾子丕,比你小四歲,年已十二。說起來,你們也算是一輩。我今日找你來,也沒什麼事情。主要是感謝你,這一路護送祖母周全。”

    曹丕?

    曹朋詫異的向那少年看概卻見曹丕,也正好奇的打量他……

    曹丕的身材不高,可能不到,的公分。但卻有一種少有的沉穩氣度,不似普通的同齡少年人。

    兩人目光接觸,曹丕微微一笑。

    曹朋也笑了一下,旋即和曹真的目光相觸。

    曹真的目光里,似有一些羞愧,連忙低下頭,不敢和曹朋相視。

    這不禁使得曹朋,有些奇怪。

    “阿福,我曾听人說,你在廣陵時,曾作《陋室銘》?”

    “啊……那是卑職閑暇時,偶然為之。”

    曹操笑了,“都說了,此乃家宴,你無需拘謹。不用,卑職,卑職,的自稱。說起來,你也算是我的子佷輩兒“……放輕松一些。我本來想請雋石來,可他如今在滎陽督造兵械,一時抽不開身。昨夜小雨,辰時散步于園中,適見枝頭梅子青青,忽感去年爭張繡時,途中缺水,將士們皆感口渴。我心生一計,以鞭虛指說︰前方有梅林…“軍士聞之,口皆生唾,于是不渴。今見此梅,不可不賞。正逢閑來無事,故邀三五子佷,煮酒賞梅,亦為樂事。”

    曹操這番話語,隱隱已承認了曹汲乃他族人的事實。

    只是這件事,還需待曹汲返回,再做認證。

    曹真和曹丕連忙起身,“謝父親(叔父)厚愛。”

    唯有曹朋,沒有反應。

    呆呆坐于條案後腦袋里亂成了一片。

    青梅煮酒論英雄?

    我勒個去的怎麼會是這樣子?

    青梅煮酒論英雄,取自三國演義第二十一回。在後世,可謂是婦孺皆知。不過青梅煮酒論英雄者,是曹操和劉備。可是現在,劉備沒有坐在這里,反而換成了自己和曹真曹丕?

    劉備呢?

    “阿福,阿福?”

    “啊,司空…“”

    “嗯?”曹操粗眉擰在一起,沉下了臉色。

    夏侯真忙對著曹朋使眼色曹朋立刻醒悟過來,忙改口道︰“叔父!”

    曹操笑了,“我听祖母言,你乃平陽侯四世孫共侯之後。說起來,你也算是我族中子弟,當年平陽侯宗因受太子牽連,而使曹氏蒙難。共侯四子輾轉定居譙縣,而你祖上一支則流落南陽。我曾命人查過族譜,你祖上曹確有其人一一一一阿福,我說過今日乃家宴,切莫拘束。

    “佷兒明白。”

    曹丕突然道︰“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友學哥哥,我曾聞休若先生說,你詩文雙絕。今日園中景色怡人,歌舞美不勝收,何不賦詩一首?”

    曹丕,後世建安文風的創始者。

    曹氏父子三人,可為文采飛揚。曹操就不必說了”曹植更是聲名赫赫,就連曹丕”一樣文采出眾。

    他開口邀詩,頓時使曹操來了興致。

    “是啊,阿福,何不賦詩一闋?”

    “這個………”

    曹朋搔搔頭,有些頭疼。

    這可是應景詩文,可不是隨隨便便盜竊一首詩詞便可以蒙混過關。

    他閉上眼楮,片刻後起身,在亭中徘徊幾步,猛然睜開眼楮︰“人人盡說洛陽好,游人只合洛陽老。春水碧于天,樓閣听雨眠。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需斷腸。”

    而後,曹朋重又坐下。

    曹丕愕然,看著曹朋,片刻後道︰“春水碧于天,樓閣听雨眠……好是好,可是似乎不太應景啊。”

    哪知道,曹操卻長嘆一聲,撫掌道︰“阿福之心意,我已明白。

    然歸宗之事,非同等閑,還需你父返回之後,從長計議。不過阿福,你莫要擔心,我總會記在心上。”

    這首菩薩蠻,出自唐代詩人韋莊之手。

    曹朋將原詩中的,江南,改為,睢陽,。東漢年間,睢陽為帝都,而今呢,睢陽殘破,許縣為都。這睢陽,有暗指許都之意。

    人人都說帝都好,人們適合在帝都老去。

    春天的水碧藍,壚台旁邊的女子,光彩照人………,恰恰應和了夏侯真此時的寫照。夏侯真下意識的,將衣袖垂下,一張小臉通紅。

    不到年老時,不要返回故鄉;回到家鄉後,又會思念帝都。

    這兩句詩詞,其實是反寫。在曹操看來,曹朋所表達的,是想要歸宗認祖而不能的愁苦悲傷。

    對曹丕而言,正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年歲,不免有些深沉。

    但曹操,還是能夠理解。

    曹朋笑了笑,在條案後微微欠身,算是回應。

    “小真,為阿福添酒。”

    夏侯真答應一聲,為曹朋滿上一爵。

    曹朋道了聲謝,舉杯滿飲。

    “阿福,劉備跑了!”

    一直沉默寡言的曹真,突然開口。

    曹朋一口酒沒來得及咽下去,被曹真這一句話,給嗆得一陣劇烈咳嗽。

    “子丹哥哥,你不會等一會兒再說嗎?”

    夏侯真忍不住給了曹真一個白眼球,讓曹真苦笑連連,又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劉備跑了?何時?”

    曹真說︰“就在前日,他說是狩獵,所以大家都未曾留意。不成想他帶著人離開許都之後,便一路南下。叔父得到消息的時候,立刻命人追擊。卻在鈞台遭遇關羽張飛伏擊,“劉備和他的家眷匯合之後,便逃匿而去。據說,他帶著人往青州方向走,似是投奔袁紹。”

    說完,曹真深吸一口氣,站起來朝著曹朋一揖到地。

    “此前阿福你曾提醒我說,要我多留意劉備。

    我還以為,你是因為和劉玄德之間有仇怨,所以才說出那些話來。而今看來,你說的不錯。

    此人能隱忍,懂得掩飾自己。

    我被他表面所欺騙,還誤會了你……,…阿福,我向你道歉。”

    曹丕在一旁坐著,一雙眸子好奇的看著曹朋。

    曹朋連忙起身還禮,“哥哥這話從何說起,那天也是我態度不好,以至于………劉備此人,有梟雄之姿。你沒和他交鋒過,所以不了解他。被他欺騙,也算不得什麼,倒是我有些任性了。”

    曹操在一旁,默默無語。

    突然,他一擺手,示意亭外的歌舞伎退下。

    “子丹,阿福說的沒錯,此事也怪不得你,就連我也險些被劉備迷惑。

    只是,劉備這走的太匆忙,以至于我來不及做出反應。阿福,你說說看,劉玄德為什麼要走?”

    曹朋坐下之後,心中恍然︰怪不得……,原來劉備跑了!

    不過,對于劉備為什麼會突然逃離,曹朋也想不出一個緣由。他依稀記得,劉備種菜時,而後發生青梅煮酒論英雄。再後來,劉備是曹操徹底消除了疑心,借口阻擊袁術,重佔下郊。

    不過沒有多久,便被曹操打到了汝奄。

    可是現在,他為何要逃?

    听到曹操的問話,曹朋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衣帶詔,肯定是衣帶詔“……此事已經發生了,但不知是什麼緣由,使得劉備提前離開許都。

    “叔父,中陽山有一句古諺︰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

    劉備寥然間逃離許都,必然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而且此事後果很嚴重,他害怕被叔父知曉,故而“……”

    話說到一半,曹朋閉上了嘴巴。

    曹操眼楮半眯起來,突然沉聲喝道︰“來人!”

    只見一員小將,匆匆來到亭外,單膝跪地。

    “密令公達,徹查劉玄德在許都這段時間里,和什麼人走動頻繁,又和什麼人有過接觸。”

    “喏!”

    小將起身,匆匆離去。

    此時,突然間陰雲漠漠,似驟雨將至。

    “阿爹,快看!”

    曹丕突然遙指天外一道龍掛,曹操和曹朋曹真,紛紛起立,憑欄而觀。

    “子丹,友學,可知龍之變化?”

    來了,來了,來了……

    曹朋心中暗道,脫口而出︰“未知其詳。”

    曹操一笑,“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行;升則飛騰于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方今春重,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阿大,子丹,阿福,今考校爾等,論數當今之世,誰可以為英雄哉?”

    曹朋聞听,不由得頓時啞然。

    這問題,幾乎和演義中青梅煮酒論英雄相同。

    曹操言*論,龍,的時候,那種恢宏氣度,令人折服。可同樣的問題,劉備可以那樣回答,自己又該怎樣回答呢?

    曹朋沉吟片刻,輕聲道︰“朋以為,當世英雄,惟司空耳!”

  (最好的全文字小說網︰自在讀小說網 www.zizaidu.com